切换到宽版
精彩推荐:
  • 385阅读
  • 9回复

蝉鸣暮秋之剩女日记(持续更新中)
[复制链接] [复制手机版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蝉鸣暮秋
 
发帖
4
精华
0
奖学金
10
威望
36
注册
2018-03-07
登录
2018-04-27
在线
7小时

微信分享到朋友圈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03-07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大金华论坛。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床头柜上的电子闹钟显示已到了凌晨三点,但我却没有丝毫的睡意。难道,我真的会像任贤齐在歌中所唱的那样“独自一个人,流泪到天亮”?我想我不会,尽管此刻我的心里的确堵得慌……但我觉得我应该是个“坚强的姑娘”。既然毫无睡意,干脆,我起床坐到了电脑桌旁。
  数小时前,我终于拨通了他的电话。电话打了不到半分钟,但打完电话我却蓦然觉得惘然若失。我自认自己是个很放得开的人。可是今天……我的心真的好痛。
  电话的那头是个男人。一个深爱着我也让我深爱的男人。可是……他成了别人的新郎……
  我知道我们迟早会有这一天,但我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突然。(其实也说不上突然)。我想,这,也许是他对我的报复吧。
  这个傻瓜……
  你家太有钱——至今我也想不通,这五个简单的字眼会成为我们分手的理由。
  昨晚(应该是昨晚)我打通了他的电话。电话的那头似乎很吵。沉默了片刻。我轻轻地说了句“新婚快乐”。也许那边太吵。他并没有听清我说什么,回了我一个“啊”。我又大声地重复了一句“新婚快乐”。他略一迟疑,说了声“谢谢”。
  说完那句“新婚快乐”。我觉得自己想哭。
  又是难堪的沉默后,我按了挂机键。
  仰在沙发上,我竟然真的哭了……
  午夜,我收到了他的一条短信。三个字:对不起。
  对不起?也许,说这三个字的应该是我。
  我和他是中国药科大学的同班同学。也许都是浙江人的缘故吧,在班里,我和他走的最近。爱情这个东西有时真的很神秘。说实话,我们都不知道我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相爱的。反正,我和他一起在热恋中走遍了南京的山山水水。玄武湖,中山陵;夫子庙,鸡鸣寺……满满的,都是我们幸福的回忆。
  大学毕业的前一年暑假,我带他回了稠州。当我把他带到我稠州郊区的家中时,他感到有些吃惊。因为我一直没有和他说我家的真实情况。他也一直以为我生活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
  头两天还好,他只是显得有点拘谨,但在第三天,当我准备带他去我的乡下山区老家黄山时,他竟然说不去,还说要回湖州。(他的家就在湖州)。我拗不过他。只得送他去车站。临上车前,他只说了一句话:你家太有钱。
  我家有钱,也能成为我们分手的理由?我愕然。这真是个傻瓜。再说我家有钱。这也不是我的错呀。就像他家没钱,也不是他的错一样。看着班车载他远去,我感到了一阵莫名的心悸。我想,这其中肯定有隐情。问题应该是在我的老妈身上。
  果不其然,回家后老妈告诉我,那天在我去沐浴间洗澡的半个多小时里,她与他谈了话。至于谈些什么,老妈不说我也已经猜到了。
  我马上给他打电话。可这个傻瓜竟然关机。
  我很生气,但却不知是在生谁的气。第二天我就收拾起行囊回了南京。在我离开家门的那一刻,我看见老妈哭了。我也哭了。我知道老妈疼我。可是……我不要这这样的母爱。不过在心里,我还是说了许多声的“妈妈对不起”!
那天我回南京的时候,老爸并不在家。途中,老爸给我来了电话,说老妈一个人躲在房间哭泣。他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只是,他不便表态。狡猾的老爸!  
几天后那傻瓜也回了南京。但却总躲着我。终于有一天他告诉我,那天老妈跟他说,家里已经为我物色了对象。我和他交朋友他们没意见,但结婚,是绝对不可能……我对他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哪还讲究什么门当户对。只要我们真心相爱,这些都不是问题。但他说他已经考虑很久了,爱情都是美满的,但生活总是残酷的。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子弟,而我……家庭的严重不对等让他很有压力。他不想为了所谓的爱情而用一辈子来承担。
难道这就是他超现实的爱情观么?难道我就不是一个农家的女孩么?自我父辈以上,我们家也是代代务农的呀。或许,这只能说是我们爱得不够彻底!
我们的关系就这样一直僵着。直到他有了新的女朋友……
  大学毕业,我本来可以留南京工作,但老妈死活不同意,并为我联系好了稠州中心医院。因为她只有我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她不想我离她太远。尽管我在心底埋怨着她对我的不尊重,但还是觉得应该迁就她。我是个孝顺女儿,我不想让她伤心。就在毕业的前夕,我得到了一个宝贵的机会:家乡的婺城市安康医院来学校招聘,我得到了那个唯一的名额。
  我的家乡稠州隶属婺城市,两地相距也仅仅数十公里,我先斩后奏,等一切手续都办妥了才告诉老爸老妈。无奈中,老妈让步了。我很开心,开心的不仅仅是因为我“反叛“的胜利,更因为我因此而穿上了"警用蓝”。安康医院,其实就是我们婺城市公安局所属的公安医院。我不要求什么专业对口,因为这个单位我喜欢。我知道老妈不喜欢我穿警服,但我喜欢,而且老爸也不反对。二比一,老妈没辙。
  ……
  天快亮了,明天我还得上班。事已至此,再想也没有用。我,该睡了……
     (本文纯属虚构。)
0
离线zjjh1976
发帖
1386
精华
0
奖学金
18
威望
2425
注册
2017-04-28
登录
2018-12-08
在线
30小时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3-07
这男孩的选择是正确的!
点此下载APP,随时随地评论互动
离线蝉鸣暮秋
发帖
4
精华
0
奖学金
10
威望
36
注册
2018-03-07
登录
2018-04-27
在线
7小时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3-07
Re:蝉鸣暮秋之剩女日记(2)
       今天老爸来婺城开会,中午我们一起吃的饭。其实,老爸的会议安排有午餐,但老爸还是溜出来陪我。呵呵,我觉得,这才是世界上最好的老爸。我中午有两个小时的午休时间。是老爸自己开着那辆旧尼桑车来单位接我的。我带他去了江北大世界边的一家小餐厅。这家餐厅开在弄堂里。规模不大,却很干净。也许,这也是这家餐厅生意不错的原因之一吧。
  在餐厅大堂坐下后,老爸赞许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他对这家餐厅很满意,也对我的做法很满意。如果我带他去什么高级餐厅,他肯定不会对我说什么,也乐意掏钱,但绝对不会这么开心。呵呵,知父莫若女。别看他现在是什么大集团公司的总裁,但一直以来他都很节俭。就说他开的车吧。以他现在的财力,买个十辆八辆顶级车开开,绝对不成问题。可他就是对这辆旧尼桑情有独钟。当然老爸也有好车,是一辆黑色的雷克萨斯。并有专职的司机。但那车他只在外出开会或接待重要的客商时才用。老爸说做人不能太高调,不过有时也不能不摆显。尤其是初次与客商洽谈业务,没有一辆好车,人家会说你实力不济。呵呵,我觉得老爸的话不无道理。我老爸其实是个很好的人,待人接物特随和。但有时却是“狡猾狡猾”的。所以在家,我偶尔会戏称他“老狐狸”。他的反应就是笑笑,说我没大没小。
  我点了四个小菜。都是老爸喜欢吃的。低脂肪低蛋白。每每有我在身边,老爸的食谱都得由我安排。呵,谁让他有我这么个学医的女儿?
  我们边吃饭边聊天。老爸又提起了想调我回稠州的事。这事,老爸都不知提多少回了。最初他是想让我去他的公司,说副总以下的职位任我选。我没答应。后来又说让我去稠州中心医院。我也没答应。今天他又说他联系了稠州公安局,只要我点头,马上就可以办手续。我对老爸笑笑,说是不是妈妈让你来问的?老爸也笑了,说我鬼精灵。
  我对老爸说,我理解你和妈妈的心情,但婺城与稠州并不远,我三天二头可以回家的呀。走四海大道,就几十分钟,挺方便。老妈常说家里人在一起有个照顾,话虽不错,可我有我自己的想法。我不想做被人说三道四的“富二代”。老爸你的光环罩着我,我还能做成什么事吗?其实老妈也是这样想的。要不,她为什么不来你的公司帮你,而去她闺蜜的公司做财务主管?她也想自己解放自己呀。
  听了我的话,老爸笑了笑,无语。
  那车开着还行吗?喝了口汤后,老爸问我。
  还行,不过还是那辆“别克”顺手。我说。那辆别克车是我老妈的坐骑,但这几年一直是我在用。上个月我的肩章上多了一朵花,老爸奖了我一匹马。X6,红色的,我挺喜欢。
  我给老爸的碗里加了点汤。
  你怎么了,我看你今天的气色不是很好呀。老爸突然问我。
  我一惊,忙圆谎说前天晚上单位加班,没休息好。
  老爸说父母不在身边,要我自己照顾好自己。
  我点点头。心里有点发酸。谢谢老爸。我在心底说。
  吃完饭,老爸说他先走了,要我自己打车回单位。望着见老的老爸,我忽然有了一丝调回稠州的念头。老爸太辛苦了。真的该有个人好好照顾他……
  
1条评分威望+1
蝉鸣暮秋 威望 +1 来自手机客户端 03-07
离线蝉鸣暮秋
发帖
4
精华
0
奖学金
10
威望
36
注册
2018-03-07
登录
2018-04-27
在线
7小时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03-08
Re:蝉鸣暮秋之剩女日记(持续更新3)
     今天的晚饭是我自己在家做的。饭后不久,我的手机就响了。
  是老妈给我打了电话,她问我中饭是不是和老爸一起吃的,还问我老爸跟我说了什么。我知道老妈的意思,她就是想让我回稠州工作。我直截了当地告诉老妈,说我还没回稠州工作的打算。至少目前没有。老妈忙解释说她没这个意思。呵,可怜的老妈……
  老妈是个很有个性的女人。在她们公司,也算是个女强人。在家,老爸常常什么都让着她。但拿我,她却完全没有办法。在家里,我才是真正的一个说一不二的人。其实,在我的个人问题上,老妈早已做了妥协。只是那个傻瓜自己不争气。既然真的那么喜欢我,又何必呢?
  有时,我真的觉得老妈很可怜。唯一的女儿不肯呆在自己的身边,这样的痛苦没有经历过的人想必是难以想象的吧?所以,经常,我的心里也觉得特内疚。但我想我又不得不这样,老妈有时的无微不至会让我觉得窒息。我已经长大了。我要我自己的生活。
  老妈如今是稠州一家画材公司的财务总监。去年三月,她们公司在瀔水市办了家分公司,叫什么“凯特画材”吧。老妈被她的闺蜜朱阿姨派去做常务副总经理。至于总经理,听说是她们公司新近提拔的。这样一来,老妈就更忙了。每个星期,她的工作都安排得满满的。三天在总公司,三天在分公司,余下的一天,那是铁定要在家的。老爸老妈的感情很好,难得的这一天,老爸都对我说他们过得很快乐。
  今天在电话里,老妈跟我说她们公司换总经理了。她们公司换总经理于我何干?我不解。我对老妈说,你是不是在新的总经理手下工作得不顺心?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干脆辞职回家算了。能天天在家陪着老爸,那多好呀,老妈笑着说怎么会。新总经理很好,对她也很尊重。老妈还说新总经理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人也很能干,才比我大一岁呢。
  听了老妈的话,我的心“咯噔”一下,老妈有企图。我没等老妈把话说下去,就借口说有单位的女同事登门,蓦然挂断了电话。我知道此刻的我显得特无教养。可是老妈,你为什么总想安排我的一切呢?
  挂断电话后,我打开笔记本,登陆了QQ。那傻瓜的头像还是一直都灰着。都很久很久了,我再没见他上过QQ。是把我拉进黑名单了吗?也许。我觉得他做得对,我应该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想着想着,我忽然觉得自己特凄惨。心爱的人离我而去,而且绝不给我一丝解释的机会,我都快要崩溃了……
  离开电脑,我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原味的,特浓的,没加糖。咖啡苦,但苦得过此刻我这颗破碎的心吗?
  我喜欢咖啡。因他而喜欢。他说过,他原本就是一杯苦咖啡。没有果汁的艳丽色彩,也没有果汁的甜蜜腻人,可以苦得让人皱眉,但细细品后,却能给人一种无穷的回味。事实上,他真的就是这样一杯苦咖啡,他让我至今还在细细地回味……
  清清冷冷酸酸,凄凄惨惨戚戚……
  但我无悔,也不怨恨老妈。我已经努力了,老阿妈也默许了。是他自己不要我。这一点,他又有点让我看不起。爱就大声说出来,爱就大胆做出来,这才是我真正喜欢的男人。可他……但我同样也恨他不起来。
  我在心里祈祷。祈祷新婚燕尔的“苦咖啡”在没有我的日子里更加幸福与美满……
离线蝉鸣暮秋
发帖
4
精华
0
奖学金
10
威望
36
注册
2018-03-07
登录
2018-04-27
在线
7小时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3-09
Re:蝉鸣暮秋之剩女日记(4)
       早上起来,天下着蒙蒙细雨。婺城的早晨让我感觉空气很清新。骑着我的那辆“爱玛”电动车,我到了单位。今天有省厅领导来单位检查,我们院长让我也一起陪同。承蒙领导的信任,几个月前,我受领了一个“所长助理”的头衔。这在我们戒毒所,也算是个不小的官了。检查了院里的其他一些工作后,我又陪同检查组去了戒毒所。看到那些曾经如花似朵般的女孩如今这般憔悴,我打心眼里为她们感到惋惜。远离毒品,真不该只是句口号,毒品,害人不浅呀。
  检查组没接受院里安排的午餐。所以检查完以后,我也得以脱身。
  老天有眼。中午时分,小雨停了,太阳来了。莫非,它也知道我下午要去瀔水?雨天开车,会让我觉得很郁闷的。
  去院里向领导请了一天半的假,我骑车回了我租住的“阳光绿洲湾”。
  明天是我爷爷的八十大寿,我得赶回稠州去。但回稠州之前,我还得去趟瀔水。瀔水的小表哥前段时间开车不小心出了车祸,所幸问题不大,但右腿骨折,正在住院。这次爷爷寿辰他去不了。昨天他打我电话说真想去躺稠州,我说你这样子怎么去。爷爷知道你受伤了,你不去他不会怨你的,等你好利索再去看爷爷好了。表哥说,外公寿辰外甥不去,心里不好受呀。他让我去瀔水,把表嫂和小侄女带上。让她们先去给外公拜寿。我想这样也行,所以,就向单位多请了半天假。
  “阳光绿洲湾”位于江南丹溪路的东侧,是个挺不错的小区。我住在三楼,电话电视宽带太阳能等等一应俱全。但我不知道这房子的房东是谁,租金是多少,一切都是我爸的司机(说是司机其实是老爸最得力的助手)小徐来婺城帮着办妥的,我也懒得去管这些,反正,有的住就行。
  走丹溪路八一路宾虹路至330国道,过沈村马公滩横山大桥,我很顺利地就到了瀔水。我不禁为自己绝佳的方向感而骄傲。要知道,这是我第一次单独驾车来瀔水呀。自从姑丈姑姑去世后,我就再没到过瀔水,一晃也小十年了吧?不过下来横山大桥后的第一个路口,我犯难了。我知道表哥的家也在一个叫“绿洲湾”的小区,但具体位置我却搞不清楚。我不得不停车拨打表哥的电话。表哥说现在表嫂也在医院。我说那行,我过来医院好了。
  我问了一下,中医院,过路口后右拐左拐后直走就成。
  终于到了瀔水中医院。在医院的骨伤科住院部,我见到了表哥的一家。表嫂见了我很开心,拉着我的手一个劲地叫“小妹”。我说表嫂,你还是那么年轻那么漂亮。表嫂听了很是开心。
  不过说真的,表嫂的确很漂亮。她和表哥结婚时我在南京上学,没赶回来。是那年春节表哥表嫂来稠州时我才见到她的。那时我就在想,我表哥够厉害,娶个老婆这么漂亮。
  表哥的女儿小草很可爱,也很大家子气。今年六岁。不一会她就粘上了我。还说“姑姑你真漂亮”。我听了也好开心。
  聊了会天,表哥让表嫂带我回家休息,顺便准备买菜做饭。我说好的,表哥,再来看你。就随表嫂出了病房,下楼时,小草就一直搀着我的手不放
离线蝉鸣暮秋
发帖
4
精华
0
奖学金
10
威望
36
注册
2018-03-07
登录
2018-04-27
在线
7小时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3-09
Re:蝉鸣暮秋之剩女日记(5)
        其实,表哥家居住的“绿洲湾”就在我昨天去中医院路过的地方。可当时我却不知道。不过就是知道也无济。因为表哥他们都在医院。
  “绿洲湾”的前面有个小小的“圆盘”。通往中医院的应该是叫什么“兰荫路”吧?我记不确切。但我知道这里离兰江很近,我还去过堤坝欣赏兰江夜景呢。在去堤坝之前,我还去了市府广场。
  昨晚吃完饭,表嫂给表哥熬了骨头汤送去医院。本来我也一同前往,但表嫂说小草天天跑医院不好,今天趁我在,就让小草待在家里看电视吧。她还把家里的钥匙也给了我,说如果小草在家呆不住,就带她下楼走走。
  表嫂去医院了。活泼好动的小草竟然真的在家呆不住,她说姑姑我们去市府广场玩?我说我不认识路呀。小草说我认得。很近的,一下就到。我想想也好,夜色瀔水,我也想亲近亲近。
  小草说的没错。果然下楼走没多远,我们就到了市府广场。也许时间还早,广场里的人并不是很多。不过一些游玩设施还是摆放出来了。广场边的行人道上,也排满了各式各样的小摊。
  广场的对面是瀔水市政府,看那大门,还是挺气派的。广场里也蛮干净,总之,久违的瀔水给我的印象还算不错。
  姑姑我要做沙画。小草对我说着,并跑向一个放着小桌子小凳子的摊点。我一看,这里这样的摊子有三个。
  靠西边(我相信自己的方向感)的摊主三个四十多岁的男子,他斜挎着一只黑色的皮包,可能是还没生意的缘故吧,他显得无所事事。中间的摊主是个小姑娘,大不过二十左右吧。低着头,她正在玩着手机呢。小草奔过去的大概是个刚刚起步的摊子。看那桌凳还是挺新的。摊主是两个人,我不知道是兄妹还是恋人,总之男的帅女的靓。
  见我走过去,那男的对女的说小莉(音)你去招呼小妹妹。说着面带微笑对我点点头。
  我听见他们说的是普通话,所以我断定,他们不是瀔水人。
  你好欢迎光临。男摊主彬彬有礼地对我说。
  我感到有点好笑,就这么个小摊,还欢迎光临。
  通常,我对主动与我打招呼的男人都怀有戒心,尽管有些男人其实很绅士。但今天不同。今天他是为了做生意。所以我也微笑着对他点点头。但并没搭理他。其实,他不是个让人反感的男人。看他年龄大概和我差不多吧。穿西装系领带,很有风度。就气质而言,还真像个老板。当然不只是这个简陋的沙画摊的老板。人,真的不可貌相。有些大公司的老板长得就是熊样,哪怕他穿得再好,还是“本山大叔”的形象,—个十足的乡镇企业家。而眼前这位老兄,如果不是站在这个摊前,我是绝不会相信是位街头沙画的小摊贩。
  能麻烦您配合做个调查吗?沙画摊老板问我。我摇摇头,我说我不明白你想做什么。
  老板笑笑,说您别误会,我只想知道您对沙画的看法,或者说您对沙画有什么要求,或者说您认为目前的沙画还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我说对不起,我根本不懂什么沙画。这玩意也是今天才看见的。老板还是笑笑,说那真是不好意思。没关系。希望您和您的孩子能经常光临我的小摊。
  老板很客气,笑容也很灿烂。或许他是真心想做好做大这个沙画摊。我想:出门在外还真的是不容易呀。我说对不起,我帮不了你什么。老板说没关系。恰时又有别的顾客来,老板忙着过去招呼了。
  看着这小小的地头摊,我想起了我在南京也摆过的地头摊。
  大二那年,我和我的“苦咖啡”在我们学校门前不远的那条小马路上,摆了近三个月的地摊。那时钱赚的不多,但我们很开心。他的家庭经济条件实在不怎么样,尽管我变着法子想资助他,但他死活不肯接受。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会深深地爱上他的吧?
  我们卖过牛仔服,卖过内衣裤,也卖过袜子和小电池。我说赚来的钱全归他,我一分也不要。他就给我买这样那样的小礼物。但有一次,他偷偷地卖同学“袖珍雨衣”。这事被我知道了。我很生气。或许我是过于传统。我一个礼拜没和他说话。他找我认错,说以后再也不做这样的事了。我原谅了他。我说我们节俭点,别再练摊了。把精力用到学习上去吧。自此以后,我们也真的再没摆过地摊。
  小草拿了个卡通的白雪公主沙画给我看。我说很不错呀。小莉也过来了,我问几多钱,小莉说老板说今天这个就送给小妹妹。我说这哪成。我递给了小莉二十元。但小莉就是不肯收。我觉得是好像不敢收。我就问小莉,那老板是你的哥哥还是恋人呀?小莉笑笑,说我们是同事。原来,他们是白天在单位打工,晚上出来摆摊赚钱的。
  表嫂打来电话,她已经回家了。问我们在哪。我说就回。我把钱硬塞给了小莉。我说你们赚钱也很辛苦。谢谢你,也谢谢你的合伙人。
  小莉笑了。找了我十块钱。
  表嫂在“绿洲湾”门前等着我们。她说我们去堤坝看看吧。兰江的夜景还是很不错的。
  在兰江堤坝,江对面的灯饰的确漂亮。虽然婺城和稠州的沿江也搞得很不错,但瀔水自有瀔水的风景。我用我新买的“华为”手机拍了很多的照片。对于这部新手机,有许多的功能我还不会用,但拍拍照片还是“得心应手”的。
  本来今天是想赶回稠州的,但表哥说晚上开车不方便,反正他住在医院,就让我随表嫂小草住他家,第二天早上再回去。我想表哥说得也在理。就住在了瀔水。
离线蝉鸣暮秋
发帖
4
精华
0
奖学金
10
威望
36
注册
2018-03-07
登录
2018-04-27
在线
7小时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3-10
Re:蝉鸣暮秋之剩女日记(6)
        早上,我们先去了下中医院,然后便驱车去稠州。出中医院后,我对表嫂说我想去看看姑姑以前住的老房子。我记得是叫什么“大学士巷”。表嫂笑笑说那里早拆了。不过我们也可以往那边去转的。远不了多少路。
  上了兰江大桥,我问表嫂这就是瀔水著名的圆盘大桥吧?我记得小时候来过。很有特色的。不过那时好像是双车道。表嫂说就是,但圆盘早拆除了。其实蛮可惜的。我觉得也是,那时这座大桥很有名,是瀔水的面子工程呢,好像是号称“全国第一座圆盘公路大桥”。不过那时我很小,是不是真的“第一”也就不得而知了。
  走在桥上,前面的车子排成了一长溜。桥上也堵车?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看看车窗外,我停车的位置还没到江对岸呢。这事要搁稠州,就很正常,因为稠州车多。看来,近几年瀔水人民的生活水平已经有了大大的提高。
  车子走走停停。按时间推算,我想前面应该是个红绿灯。果不其然,桥头就是个有红绿灯的十字街口,从一个汽车司机的角度来看,我觉得这个设计不够合理。不过我们没有过红绿灯。按照表嫂的指点,没到红绿灯我就右转调头沿桥边的小路走了。我们到了中山路。这里就是中山路?我有点不敢相信。中山路解放路,在我的记忆里是很深刻的。也就小学一二年级的事吧?有一年暑假,我在瀔水呆了一个多月。那时经常与小表哥满街疯。
  眼前的中山路两边都造了新房子,房子很漂亮,但路却没宽多少,且行人稀少,多的却是车子。但不是开着的,而是停在两边。昔日繁华的中山路,如今却成了路边停车场?见我有些不解,表嫂嘀咕了一句:活了一座桥,死了两条路。是的,表嫂说的没错,我真“佩服”瀔水当时主管城市建设的领导。发展交通为什么不另外选址造桥而非要毁了这标志性的建筑呢?
  中山路这样,以前同样繁华的解放路也没有幸免。虽然停的车子没中山路那么多,但街旁的商店却是门可罗雀。我不知道瀔水的其他路段是不是也这样。有一句话叫“窥一斑而知全豹”。瀔水的城市建设……我不敢想象了。
  从解放路下到了江边。可惜,这么优越的地理环境瀔水却没有好好利用。路边应该是一片滩涂吧?难道就没有办法整治吗?瀔水以前洪水多,我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这样。但对付洪水我想应该还是有办法的。瀔水的领导怎么不去婺城的婺江边看看?怎么不去稠州的稠江边去看看?那两地应该有许多值得借鉴的地方。虽然说政府的财政是个问题,但不求奢华,弄得整洁点应该不难。哦,在靠南门大桥那一段路边,看上去弄得还可以,应该是刚刚开建的江滨公园吧?
  万事开头难。既然这里已经新建了江滨公园,相信瀔水市政府已经在考虑民生工程了。相信瀔水已经在加快城市建设的步伐了。相信我们的瀔水会更加地美丽起来了。
离线影轩
发帖
10174
精华
0
奖学金
67
威望
39611
注册
2015-07-17
登录
2018-12-09
在线
24小时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03-10
点此下载APP,随时随地评论互动
离线蝉鸣暮秋
发帖
4
精华
0
奖学金
10
威望
36
注册
2018-03-07
登录
2018-04-27
在线
7小时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03-12
Re:蝉鸣暮秋之剩女日记(7)
       爷爷的寿宴设在银都。场面不大,只开了五席。老爸说没必要搞得太隆重,最要紧的是让爷爷开开心心。
  来的客人基本都是亲戚。只有一桌是爸爸的朋友。而在我们这四桌亲戚中,唯一的外人就是朱阿姨,也就是我老妈的闺蜜。朱阿姨和我老妈都是稠州农村的畈田朱村人,自小一起长大。朱阿姨既漂亮又能干,四十多岁才结婚。虽然她现在有一儿一女。但却没有一个是亲生的。关于朱阿姨的故事,老妈曾对我说过。
  或许是朱阿姨太优秀,朱阿姨谈过多次恋爱,也有许多人追求过她,但鉴于我不得而知的原因,到最后都不了了之。朱阿姨的父亲在畈田朱开有一家榨糖厂。母亲体弱多病。有一年父亲不幸暴病身亡。没几个月,母亲也去世了,就留下了朱阿姨和她妹妹两个女娃。朱阿姨挑起了照顾妹妹的重担。她盘掉了父亲留下的榨糖厂。钱虽不算多,但聪明伶俐的朱阿姨还是很合理地利用起来了。她用父亲的钱在家乡开了间制作拖鞋的小作坊,且一日日地得以壮大。她像妈妈一样地照顾着妹妹,并帮她成了家。
  妹妹妹夫在稠州小商品市场帮人跑运输。但在朱阿姨三十多岁那年(我记不确切),一场车祸夺去了妹妹妹夫年轻的生命。他们留给朱阿姨的是一个八岁的女儿如仙。既是姨妈又是妈妈。朱阿姨悉心地照顾着如仙。如仙也很懂事,勤奋好学。中考进了稠州中学。
  有一段时间如仙的学习成绩直线下降。班主任何老师联系了朱阿姨。何老师原先是稠州大陈中学的副校长,浙师大美术专业毕业。后调来稠中任教导处主任兼高中部的班主任。如仙是个优等生,她的变化让何老师很着急。作为家长的朱阿姨去了几次学校,也真正地认识了善良正直极富责任心的何老师。
  他们一起找到了如仙学习退步的原因。为了照顾好如仙的食宿,朱阿姨在稠州城里买了房,搬到了稠州市区住。
  何老师丧偶,有一儿子比如仙大二岁,也在一中读书。几年前何老师的妻子去世后,何老师就一直单身。
  如仙高中毕业考上大学的第二年,何老师辞去了学校的工作,与朱阿姨合伙办了一家画材公司。同年,何老师和朱阿姨结婚了。
  我见过如仙,挺漂亮的。算起来她和我差不多的年纪。至于何老师的儿子,朱阿姨从未把他带来我家里过。我当然也不认识。不过听说是个帅哥。大学毕业后还去德国呆了四年。学的是什么专业,我也没去关心过。
  爷爷是宴席的主角,小草是大家的开心果。爷爷特喜欢这个玄外孙女。都八十岁了,还非要抱着小草一起吃饭。
离线蝉鸣暮秋
发帖
4
精华
0
奖学金
10
威望
36
注册
2018-03-07
登录
2018-04-27
在线
7小时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03-12
Re:蝉鸣暮秋之剩女日记(8)
        周日傍晚我送表嫂与小草回瀔水,想不到老妈却要搭我的“顺风车”,说瀔水还有些事情要马上处理。她的别克君威送去年检了。本来她们的公司可以派车。老爸也说让小徐送老妈去瀔水。可老妈却非要坐我的车。还质问老爸说我坐一回女儿的车你很难受吗?
  老爸笑笑,无语。
  这次到瀔水我是在上溪的入口上高速公路的。车速我控制在百码左右。总共也就一小时之余,我们就到了瀔水。
  我们一行四人先去了中医院。看了表哥后我送老妈去位于瀔水市经济开发区的画材公司。老妈在公司的办公室是个套间,里面是卧室。通常在瀔水时老妈都住在公司。
  老妈的办公室装修得很豪华。家用电器也一应俱全。只是……我忽然在想:一到晚上,我们一家三口分居在稠州瀔水婺城,个中的滋味还真的是不好受。我年轻,到还觉得无所谓。可老爸老妈……或许,我真的该调回稠州了。
  只在老妈的办公室小憩了一会,我便回了婺城。
  这次在稠州的家里,我专门从电脑中调出了瀔水市区交通图。回去婺城的路我不会像上次来瀔水时那样生疏了。到李渔路后右拐,我来到了府前路。在等绿灯时,我瞥了瞥左前方的市府广场。因为时间还早,这次市府广场的人比上次还少。突然一个念头跳了出来:那俩摆沙画摊的小老板来了吗?一时兴起,我左拐,停车在了市府对面。我没有下车。因为就在上次他们摆摊的地方,已经有几张小桌小凳就位了。有两人还在从一辆三轮车上往下搬东西。那女的我认识,就是小莉,可那男的,分明留着一头长长的黄发。他背对着我,看不清脸。我记得清清楚楚,上次的那个老板留着寸板头,黑而浓密,看上去很精神。才几天功夫,就长了一头黄发?不可能。好奇心顿起,我下得车来。当做闲庭信步,我走近了他们。
  他转过了身来。我看清了。还是他。
  他今天穿的是件浅灰色的羊毛衫。休闲牛仔裤,白的的皮鞋。羊毛衫的后背很是平常,与一般的羊毛衫并无异样,但他回转身时,前胸的图案却让我吃了一惊:一颗大大的红心上斜穿着一支利箭。让我恐怖的是红心鲜血淋淋。下边是一行美术体的英文“寻找丘比特”。类似的文化衫我倒见过,但这样的羊毛衫我真的还是第一次看见。真不知道他是从哪弄来的。他和小莉开着玩笑,让我看到的是一个十足的街头混混。真的就是他吗?我真的有点不敢相信。
  他也看见了我,与我打了个招呼。说今天一个人呀。然后就没再搭理我。
  就是他。我认识这张极富个性的脸。他不是也同样认得我吗?。
  我转身离去。我知道他今天是戴了个假头套。
  呵呵,这小老板,真逗。
  我回到了婺城。在小区门口的小店里,我买了碗康师傅泡面。回到家来,我懒得再出去吃饭。
  老爸老妈得知我吃泡面,肯定又得数落我。
fastpost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

      电话:0579-82133668
      工作日 8:30-17:30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