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精彩推荐:
  • 15389阅读
  • 753回复

灵异悬疑 >>44号棺材铺(更新中)
[复制链接] [复制手机版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100
精华
0
奖学金
10
威望
290
注册
2016-02-01
登录
2018-10-12
在线
0小时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04-10
点此下载APP,随时随地评论互动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04-11
       “是你,放我出来的?”嘶哑、深沉的声音仿佛穿越了无数个世纪,悠悠地来到了朔月的身边。    朔月惶恐地看着这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它比黑夜还黑,比鬼更可怕!她后退了一步,撞到了一个**的身体上,这令她更加崩溃,因为,她撞上的不是人,而是那个死去多时的“爷爷”!
    她尖叫着退到一边去,贴着墙站着,眼睛一红,就要掉下眼泪来。
    尸体朝黑云走去,朔月发现,那尸体竟然双手合十,僵硬地挪着脚步,就在离黑云十步远的时候,尸体忽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因为他的下跪,僵直的膝盖发出“咯嘣”一声清脆的声音,触得朔月身子一紧,所有的神经也全都绷紧了。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尸体一步一磕头地朝黑云拜跪过去,样子很虔诚,似乎在哀求着黑云什么。
    朔月看不懂了,她本来很害怕,但是现在自己更像是一个贴在墙脚边上的看客,看样子这黑云和尸体才是主角,现场根本就没有她的什么事情嘛!
    所以,黑云可不可以挪一下,让她出去?她眨眨眼,天真地想。
    就在这时候,她感觉到一股视线移到了自己的身上,那黑云模模糊糊的,看不出一个具体的形状,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她感受到黑云里有一道冰冷而犀利的眼光射到她的身上,那眼光很冷,冻得她直哆嗦;那眼光很犀利,似乎能让她的身体万箭穿心!
    “你希望我放过她?”黑云冷嘲着问。
    尸体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朔月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听起来好像是在哀求着黑云高抬贵手,饶她一命。听出了这层意思,朔月的心里似乎有一股暖流流过,直到这个时候,她终于相信了,眼前的这个老人真的是她的亲生爷爷。
    一切的不平静,是从她打开密道开始的。
    爷爷撬开棺材,其实是为了阻止她走进密道,真正危险的不是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尸体,而是密道里封印的净瓶!只有她会傻傻地以为那净瓶是阿拉丁神灯,能满足她的一切愿望,而现在看来,那个净瓶里面封印着邪恶的鬼魂,他的出场是要杀人的!
    果然!黑云冷冷一笑,愤怒地质问:“凭什么?你们刘氏一族将我封印千年,就在我被封印的的那一刻起,我就发誓,我重见天日之时,一定要将你们刘氏一族全部杀光,以报我千年不见天日之仇!我的身体被你们所杀,我的灵魂被你们封印,此仇不报,又怎能平息我心中的仇恨!”
    话音一落,黑云朝朔月冲了过来,朔月吓了一跳,连连后退,哪知后脚跟绊住了什么东西,她一屁股跌坐了下去,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瘦小的身体挡在了她的面前,朔月瞪大了眼睛,眼睁睁地看着黑云穿过了那瘦小的身体!
    她爷爷替她挡住了黑云!这是亲爷爷啊……
    尸体倒了下去,在摔到地上的时候,朔月听到了骨头一寸寸断裂的声音,震得她的心都颤抖了。
    “轮到你了。”黑云对她说。“不要!”朔月下意识地叫着,手脚并用向后爬去,黑云却像个可怕的魔鬼一样,迅速地冲到她的面前,她哭着伸手去挡,她闭上眼睛,感觉到掌心一痛,似有什么尖利的刀片割破她的手掌,血沁了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了一个飘渺而温柔的‘女’子的声音:“一千年,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谁?这又哪位?
    朔月睁开眼,眼前有一团光,刺得她睁不开眼睛,她吃力地睁开眼缝看去,只看见光里面有一个女子绰约的身姿,像个天使一般美丽、神圣。
    黑云愤怒地吼道:“是你!”
    女子温柔地说:“对,是我,你还记得一千年以前我们的约定吗?”
    “不记得!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是你杀死了我,并将我的魂魄封印在了狭小的瓶子里面!为此,你们刘氏一族都将要付出惨痛的代价,我要让你们知道,得罪神灵的下场!”
    女子幽幽地叹息,黑云虽然愤怒,虽然恨,但是却没有再蛮横地发起攻击了,在这个女子面前,他似乎变得温柔了。
    “一千年前,在你沉睡之际,我曾对你说,我教不会你什么叫感情,但是我用我的性命与命运做了交换,我曾做出预言,你破除封印之时,将会有人教会你什么叫做感情。”
    那道冰冷而犀利的眼神落到朔月的身上:“你说的是她?”
    “不是我不是我,我连什么叫做感情都不知道呢,怎么教你啊,你别赖到我身上!”朔月赶紧摇手说道。
    “哼!一个小不点!”黑云发出了不屑的微笑。
    女子温柔地说:“你可以选择和千年前一样屠戮众生,把天下人都当做玩具一般玩耍,可是你也将会和千年前一样,生无可恋,永生永世如行尸走肉般活着,你不知道花有多香,这个世界有多美,人之所以生而为人的意义。”
    “……”黑云犹豫了。
    女子微微一笑,消失了。
    光陨灭在黑暗中,视野再次沉入了浓浓的黑暗中。
    过了许久,朔月的眼睛再度适应黑暗,她看见黑云仍然漂浮在她的面前,似乎在做着什么艰难的决定。
    又过去了一段时间,黑云终于做出了决定:“好吧,反正我的一生那么漫长,不妨就留在你这个小不点身边,看看你能有何作为!”
    说完黑云朝朔月袭来,朔月吓了一跳,尖叫一声,以为自己的身体就要被邪恶的亡魂给夺走了,但是过了好久她都没有感觉到什么,她睁开眼,发现那黑云不见了,随之而来的是她的挎包里动了动。
    她绷紧了身子!
    挎包里装着小可的尸体,而现在挎包里那异样的滚动是什么?是小可吗?小可复活了吗?小可要复活了!
    她惊喜地打开挎包,喊了一声“小可”,却见到黑猫从挎包里挣脱了出来,金黄色的眼眸藏不尽的嘲笑,唇角微微一勾,勾勒出一丝不屑的微笑,仿佛在嘲笑着她的无知……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04-11
     “小可……你是的小可吗?”朔月‘激’动地问,但是黑猫冷冷一笑,一扭身,甩着屁股走了出去。    “小可!”朔月着急地叫,赶紧爬起来追出去,黑暗中她被什么绊了一下,她靠墙扶稳身子,低头一看,是爷爷的尸体。现在爷爷的尸体已经安静下来了,他已别扭的姿势倒在地上,双眼永远地合上了。
    朔月心一酸,如果是从来都没有见过爷爷的面容,她觉得是他们故意抛弃了她,可是刚才他替她挡了一下,如果不是他,那个可怕的邪灵恐怕就要把她吃掉了!这么多年来她习惯了一个人,可是也因此格外地期盼亲情,虽然与爷爷只是匆促见了一面,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可是就凭之前爷爷对她的保护,就弥补了她心中的空缺。
    “小可。”朔月转头,朝黑猫离去的方向喊了一声,可是她的小伙伴并没有回过头来,黑猫与黑暗融为一体,也不知道此刻走到哪里去了。朔月没辙,也不想就这样抛下爷爷的尸体,自己跑出密道去。她蹲下来,托起爷爷的身体,虽然这是一个干瘦的老人的身体,但是对于14岁的孩子而言,却也是难以承受的重量。
    她大汗淋漓地把尸体拖出暗道,她看见黑猫趴在棺材边缘上,黄金色的眼眸似笑非笑地瞅着她,当她看见黑猫面前跪拜着的人的时候,她吓了一跳,然后下意识地看看手中拖着的尸体,当发现他们长得一模一样的时候,她吓得松开了拖动尸体的手!
    一具尸体,还有一个淡得如空气的鬼影!
    有两个爷爷……
    恐惧再次席卷了她,她贴在墙壁上,不知所措地看看黑猫,又看看脚边的尸体,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黑猫面前的鬼爷爷就和在暗道里的时候一样,不停地拜着黑猫,似乎是在向黑猫乞求着什么,他不是僵硬的尸体,而是鬼魂,所以动作看起来比在暗道里面灵活多了。
    黑猫似笑非笑地看了朔月一眼,忽然站起来,一瞬间,朝鬼爷爷扑了过去,朔月眼一花,眼前的一幕吓得她连连尖叫!
    它,小可……吃了鬼爷爷?一只猫,吃掉了一个人。朔月瞪大了眼睛,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黑猫缓缓地朝她走了过来。
    “不要吃我!”朔月恐惧地闭上眼,抬起手,挡在面前。
    许久,不见动静。
    忽然,一个温热又粗糙的舌头舔在掌心上,猫舌头上的倒刺滑过裂开的伤口,刺刺的,微疼。
    熟悉的触觉令朔月放下了恐惧,她睁开眼,犹豫地问道:“小可?”
    但是,黑猫抬眼看了她一下,金黄色的眼眸冷冷地、流露出不屑的笑。
    一个冰冷的男子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你爷爷用他的灵魂作为交换的代价,将你交托给我了。以你的血为媒,契约已订,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奴仆。”
    “……”朔月毛了。她没有听错吧?
    什么事情都没有,她就是被猫舔了一下,就变成了别人的奴仆?
    还有,这声音是谁的呀?
    “什么契约?”朔月大声地问,但是那个声音没有再回答她,而黑猫也转过身去,朝门口走去。朔月说:“等等,那个门在外面被关住了,你出不去的。”
    黑猫鸟都不鸟她一下,走到门口,抬起小小的爪子,按在门口,砰门倒了!
    朔月瞪大了眼睛,这还是她家的小可吗?
    黑猫瞅着伸手不见五指的前方傲慢地哼了一声,一瞬间,来时的路忽然亮起了一盏一盏绿油油的灯火,朔月仔细一看,看见来时的路两旁站满了人,他们惊恐地贴着墙站着,努力地不让自己占去一点空间,而他们的双手之中都捧着一团绿色的火苗,因为这些火,而照亮了原本来时的路。
    朔月深吸了一口气,难怪她走过来的时候一直感觉到身后有什么人在跟着她,只要她退后一步,就会有人在她的脖子后面吹一口凉气,原来她走过的路上有这么多的鬼,而他们手中的火就是鬼火,可恨的是在她走过来的时候,他们竟然没有一个人为她点灯!
    黑猫走了出去。
    “等等我!”朔月看了一眼爷爷的尸体,心里忍不住说,对不起,我实在没办法再抬你了,你自己保重。然后追着黑猫跑了出去。
    再次走这条路,朔月很快就发现这条路并不长,第一次走的时候她觉得很长,也许是因为她太害怕了,每一秒钟都显得很折磨,所以她才会误会这条路很长的。
    她们走回了棺材铺,黑猫依然是一爪子拍到了挡在面前的大门,在大门轰然倒下的时候,朔月吓得傻愣傻愣的,脑子里再次响起了之前的声音,那声音感叹道:“好多鬼啊!”
    然后黑猫张开口,嗷呜一下,把所有坐在棺材盖上的的鬼魂全都吃了。
    朔月再次毛线了。
    拜托,就算那些人是鬼,你也不用全部吃掉吧?给鬼一条活路吧!做鬼了,至少还可以去投胎的,你就这么吃了,简直就是斩尽杀绝,不留一点后患啊!
    断腿的白三叶和钉棺材的人就在棺材铺里,傻愣傻愣地瞅着她们。
    黑猫吃饱喝足,砸吧砸吧嘴巴,意犹未尽。
    朔月和白三叶等人大眼瞪小眼瞪了好一会儿,忽然意识到这些人都是反派啊,特地弄了一个小纸人,跑去学校里对她甜言蜜语,把她糊弄来了这个晦气的棺材铺,肯定是有什么惊天动地的阴谋!
    这些人,一个一个的身怀绝技,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朔月想也不想,弯腰捡起黑猫,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出棺材铺!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04-11
     在陌生的街道上,朔月左看看,右看看,没有看到棺材铺里的人追出来,她松了一口气,把黑猫放了下来。    黑猫慵懒地躺在地上,长长地打了一个呵欠。
    朔月蹲在它面前,问:“你是谁?你肯定不是我的小可!”脑海里的声音说:“我是你主子!”
    朔月指着黑猫问:“是你在跟我说话?”黑猫不屑地笑了。
    如此作妖,肯定就是脑子里的那个声音了。
    “你不许盗用小可的身体!你快滚出来!”朔月气愤地大叫。
    黑猫扭头!朔月气极了,但她又拿黑猫没办法,她跺跺脚,说:“不理你,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说完气呼呼地转身就走,她安慰自己说,小可至少已经和自己告过别了,它走的时候了无牵挂,那空下来的身体也没什么用了,而且她本来的打算也就是见了爷爷之后,就把小可的尸体埋了或者火化了。
    一想今日的事,她就难过,她在来到棺材铺之前,还幻想着有一个和蔼可亲的爷爷,幻想着有一栋豪华的房子,房子里有一个美丽的花园,她从此以后就和爷爷住在一起了,于是她就把小可的尸体埋在花园里,每天去浇浇水,最后小可变成了一棵大树,拔地而起,依然和她在一起。
    然而,赤裸裸的现实告诉她,这一切都是她的幻想。
    上天从来没有可怜过她,即使给她一个希望,也会在下一秒狠狠地掐破!
    “你去哪儿?”脑海里响起了那妖孽的声音。
    朔月回头看,看见黑猫还趴在原地,并没有跟过来。她哼了一声,说:“你少管我,小可的身体你拿去好了,我想去哪儿,你别跟着!我已经把你从瓶子里面放出来了,从此以后,我跟你桥归桥、路归路,总之我们毫无关系,你不要跟着我。”
    “傍晚了,希望你能在天黑之前,平安地走出这条街吧。”  “我会的!”
    即使隔得远远的,朔月也依然看得清,黑猫那双金黄色的眼眸带着高高在上的嘲笑,是那般的阴沉与邪恶。
    朔月心里有着不详的预感,她谨慎地盯着黑猫,后退了几步,看见黑猫没有起身跟过来的意思,于是她飞快地转身,迅速地跑开了。
    她来时是睡在白三叶的车上过来的,所以她并不知道这条街是怎么进来的,又是怎么出去的。但是庆幸的是,这条街似乎并没有什么分支,房子都整整齐齐地排列在街道的两边,所以她只要顺着街道走去,那就应该能走到尽头,走得出去吧?
    她是这么想的,但是她走了很远很远,都依然没有走出这条街。
    这条街,明明只是一条直线,可是她却不停地、不停地经过44号棺材铺!
    第一次路过的时候,她是猫着腰,借着障碍物的遮挡,迅速地跑过去的,生怕棺材铺的白三叶走出来,把她捉回去!
    可是每次、每一次,她都经过44号棺材铺,不仅如此,周围的每一栋房子、每一个景物都不断地重复,周而复始,她就像是在走着死循环路,根本就走不出去。
    在第十次经过44号棺材铺的时候,她冷汗冒出来了,她走不动了,她口干舌燥,肚子饿得咕咕叫,脚一软,跪在了棺材铺的门口!
    就在这个时候,太阳收敛起了最后一缕光辉,在这一刹那间,朔月眼一花,面前的街景似乎发生了变化,但是又很快变回了正常。
    整条街的房子都变成了纸房子,而停留在44号棺材铺门口前、原本载她过来的白三叶的车,竟然变成了纸车!
    但这仅仅只是一瞬间,仅仅只是出现在天地光与暗交接的一瞬间!
    一眨眼,就变回了真正的土砖房子,比阳光消失之前更加真实。
    朔月瘫在地上,一个可怕的念头升了起来……
    如果说,她刚才看到的那一瞬间,一切都是真的话,那么她现在根本不是在正常的街道上,而是在纸做的街道上,没有什么白三叶、没有什么爷爷、没有什么44号棺材铺、没有什么车子、没有什么街道她现在看到的一切都是假象!
    就正因为是假象,所以她才没有办法离开这个地方!
    难怪,那个抢走小可身体的鬼说希望她能在天黑之前平安地走出这条街,原来这条街是这么难走出去!而如果那只黑猫说的都是真话的话,那么,天黑之后,这条街将会变得不再平静……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04-11
   夜幕降下来了,街边的路灯点起来了,朔月发现,这条街的路灯与平常见到的路灯是不一样的外面的的路灯是白炽灯,灯光是白‘色’;而这条纸做的街里亮起来的是鬼火,每一盏路灯灯笼里点起的都是鬼火,就如她走出灵堂时,那些鬼手中捧着的火是一样的。
     “吱嘎”
    一个推门的声音,朔月吓了一跳,飞快地找到一条可以藏身的地方,藏了起来。
    那“吱嘎”的声音,是刚才她站的那门口被推开的声音,一个人走了出来,幽绿的鬼火照下来,那个人竟然没有影子!
    那是一个头发苍苍的老奶奶,她拄着拐杖走出来,眼睛里没有瞳孔,都是白色的。再仔细一看,朔月发现她是踮着脚尖走路的。朔月想起来,听说鬼走路是没有声音的,那是因为他们的脚后跟是不着地的,如果有一天在路上看见有一个人踮着脚走路,那极有可能是他被鬼上身了!
    鬼街的门口一个个打开了,不少人走了出来,他们有老有少,整条街都穿着样式相差无几的寿衣,很多人的面容都涂抹着浓厚的白漆,眉目如画,但是有些人他们的面容是用浓妆艳抹也遮盖不起来的,比如说,有个人,他缺了半个脑袋,于是用石蜡填了进去,远看像正常人一样,但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他缺了半个脑袋……
    那个鬼奶奶朝44号棺材铺走了过去,但她不是走着的,她走路的时候,身子朝前飘,而点在地上的脚尖却像是被拖着的累赘,她就这样拖着一双脚朝44号棺材铺飘了过去。
    不止鬼奶奶,从其他纸房子里走出来的鬼都拖着脚朝44号棺材铺飘了过去,朔月吞了吞口水,她就知道这家棺材铺有古怪!如果她现在还留在棺材铺里面,说不定就要被这些鬼给吃掉了!
    不过他们都去44号棺材铺做什么呢?
    紧接着,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所有的鬼都排成了一条长龙,从街头排到巷尾,规规矩矩、安安静静的,不知道在排队做什么。
    14岁的朔月毕竟还是个孩子,好奇心很重,她忍不住朝棺材铺靠近了一点点,但还是藏在一个所有鬼都看不叫的角落里面,偷偷地观察着。
    不一会儿,一个个鬼从棺材铺里走出来了。
    朔月看见,他们兴高采烈的,嘴角咧到了耳根子旁,有个鬼笑得特别瑟,嘴巴弄不上来,那一口大白牙显得格外阴森。他们之所以兴高采烈,那是因为他们手中都拿着祭拜用的香火蜡烛,当看到一个贪吃的鬼一边走一边嚼着白蜡烛,朔月的下巴都快吓掉在地上了!
    敢情呀,这些鬼去44号棺材铺就像是人去包子铺里面买吃的一样!
    这么一看,感觉这里就和凡人的世界是一样,并没有那么可怕,还充满着人情味。
    也对,鬼也是人变的嘛。
    朔月松了一口气,放下了心中的恐惧,倒退了一步,心想还是在天亮之前躲起来吧,尽量不要被鬼发现,否则,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可怕的事情。
    她退了一步,撞到了一个人。
    “啊!”她发出短促的尖叫,然后迅速地盖住了嘴巴,免得惊动了那一整条长龙鬼!
    站在她身后的是一个穿着破洞红裙子的女鬼,从衣服的破洞里,白皙的肌肤若隐若现。
    她低着头,苍白的眼珠子往上抬,似乎在看着她。
    鬼只有眼白没有眼黑那他们能看得见人吗?朔月一直都很好奇这个问题。
    女鬼抬起手,她的手掌中静静地躺着一支眉笔,她说:“就差眉毛了。”
    朔月退后一步,她就向前一步。朔月往左走,她的手就挪到左边。不管朔月往那边走,那只眉笔始终都对着朔月。
    朔月忍不住问道:“你是希望我帮你画眉吗?”女鬼点点头。
    朔月这才发现,女鬼的脸上已经涂抹过,嘴唇抹过口红,眼睛描过眼线、戴上了假睫毛,整张脸都画了细腻的妆,却唯独少了两条眉毛。
    朔月眼珠子一转,说:“好,我帮你画眉,不过你也要帮我一件事,可以吗?”女鬼点点头。
    “我被人带来了这个地方,我想离开,可是我却不知道要怎么样做才能离开这个地方。我帮你画眉之后,你能不能带我离开这里?”朔月诚恳地哀求着。
    女鬼点点头。
    朔月笑了,她伸手拿下女鬼的眉笔,招呼女鬼蹲下来。她只是一个初中生,没有化过妆,也没有学过化妆,所以她并不知道该怎么化妆才好,但是她想画眉应该就像是画画一样简单吧?她脑海里浮现出女孩子最柔美的柳叶眉,心想就照着柳叶眉去画,一定能顺利成功。
    她很快就为女鬼画好了眉毛,说“好了”,女鬼点点头,从怀里面掏出一面小镜子,看了看。
    朔月满心欢喜,说:“我已经为你画好了眉,现在,你可以带我离开这儿了吧?”
    女鬼摇摇头。
    朔月心一沉,忙问:“为什么不行?”
    女鬼呵呵一笑,声音就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一样,她笑着说:“因为,我是厉鬼!”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04-11
     身穿红衣、饱含怨气而死者,在死后将会化成厉鬼索人性命!    朔月这才想起来这件事,她吓得小脸苍白,连连后退了好几步,问道:“等等!就算你是厉鬼,你也不能够不讲理吧?我并没有害你,也不是你的仇人,而且我还帮你画眉了,按理说,你应该……应该是平等交易,你应该满足我的一个需求!”
    女鬼呵呵笑,手里握着镜子,她的眼珠子猛地转了起来,竟然充满了鲜血,并且还冒着血光!
    鬼街的鬼都是踮着脚尖飘的,但是这个女鬼的脚后跟却是完全着地的,走一步便从脚步里散出暗红色的的光,就像是踩出来的一样。
    原来,这个女鬼的怨气实在是太沉重,以至于她的脚能砰地。
    朔月倒退走了几步,磕磕碰碰的,弄出了不少声响,她慌乱地说:“等会儿!你至少要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杀我?我总不能死得不明不白吧?”
    “因为你给我画眉了。”女鬼说。
    朔月脸一黑,心想这多无理的说法呀!明明是她帮了她,没想到她居然因此而要杀她?太没逻辑性了吧?厉鬼这么凶,以后谁还敢帮厉鬼啊?
    她踉踉跄跄地后退出小巷子口,女鬼一步步跟了上来,朔月再也不管排成长龙的队伍的那些鬼了,她转身冲了出去,大喊“救命”!
    她一路跑就一路喊“救命”,那些排长龙的鬼转过头来,看见了她。朔月的出现扰乱了鬼街的宁静,不少鬼骚动起来,也有不少鬼发现了朔月,有一个尖锐的男孩子尖叫声喊了出来:“你们快看,她有影子,她是人!”
    幽绿色的鬼火将朔月的影子拖得很长、很长!
    “她有影子!快去抢她的影子!”有鬼兴奋地叫了起来。
    影子?关影子什么事?朔月吃惊地想,但是也正是因为鬼的那句话,其他的鬼都兴奋起来了,朝她追了过来。
    白三叶和那钉棺材的人从44号棺材铺里走了出来,瞧见她,白三叶冷着脸冲她招手说:“朔月,过来!”
    过泥煤啊,棺材铺就和整条街一样危险,她过去,等着白三叶把她做出白蜡烛,送给鬼吃吗?
    忽然听到背后有一个霸气的声音在吼:“滚!她是我的,谁都不许抢!”
    朔月擦擦汗,那霸气的声音可不是救她的,而是刚才那个要她帮忙画眉的厉鬼!
    她无奈,只好顺着这条看似直线实际上却是无限死循环的路不停地跑啊跑,她跑到原来和黑猫分别的地方,看见黑猫还在原地呵呵冷笑,她又气又急,要强的性格又让她拉不下脸来向黑猫求助。当她第二遍跑过棺材铺的门口的时候,她发现白三叶还在棺材铺门口冷冷地看着她,但这一次并没有再招手让她过去,而他身边那个钉棺材的人却不见了!
    她继续跑,跑了三圈,实在是跑不动了,再经过棺材铺的时候,她拖着沉重的脚步、气喘吁吁地朝白三叶走过去,她整个人就像是在水里面刚捞出来的一样,全身都是水,拧一拧衣服,还能拧出一把水来。
    “不跑啦?”白三叶问。
    朔月摇摇头,她又累又饿,喉咙干得冒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忽然,她的脚似乎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她始料未及,“啊呀”一声就倒了下去。
    她跪在地上喘着气,转过头一看,看见那些鬼正在抓着她的影子,兴奋地撕扯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朔月的影子竟然被无数个鬼撕裂成一小块一小块的东西!
    她的影子,被撕裂了?影子可以被撕裂?
    朔月虽然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被鬼撕影子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她扭过头来,吞口水润润冒烟的喉咙,对白三叶说:“是你把我带到这个地方来的,你不能不管我!”
    白三叶说:“可是我并没有让你到处乱跑。”
    朔月一听到“乱跑”两个字,更绝望、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拜托,她无缘无故被人骗来跟死人关在一起,你不害怕,她还害怕呢!不跑还留在原地,那才叫一个奇怪呢!她郁闷地喘着气,眼泪从眼角挤了出来。
    白三叶问:“以后还跑吗?”
    “不跑了不跑了!反正,我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了!”朔月悲愤交加地说。
    轮椅滚到她的身边,白三叶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朔月猛地擦了一把脸,手上全是水,说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
    白三叶好像变回了那个温柔的白三叶,把她扶起来,抱在膝上,并且从轮椅上挂着的小水壶递给朔月,朔月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喝完之后,她慢慢地缓过劲来了。她回过头,看见那些鬼还在撕扯她的影子,她的影子只剩下一点点了,踩在脚下像是快破烂的抹布一样,看起来可怜得紧,而那些鬼竟然为了抢别的鬼手中的影子而打起架来了。
    朔月问:“你怎么不制止他们呀?”
    白三叶摸着她的头说:“他们不听我的。”
    “啊?”朔月感到很失望,她一直以为白三叶就是这条鬼街的主宰者呢,这条街上的大鬼小鬼都得听他的,没想到却根本不是这样子。
    她无助地问:“他们抢我影子!我没有了影子,会变成什么样子呀?”
    白三叶安抚她:“别担心,再等等。”
    “我会死吗?”
    “再等一会儿,别怕。”白三叶温柔地说。
    朔月根本不听,更加急躁地问:“等什么呀?”
    “再等一下。”
    朔月泄下气来,白三叶三缄其口,根本就不回答她的问题,她低下头,看看脚下那残破的影子,就忍不住沮丧。
    这,都什么破事啊!
    不一会儿,一个人从店铺里钻出来了,就是那个忽然间不见的钉棺材的人。他手里捧着一个积灰尘的小木盒,看起来很老很旧,还没来得及擦干净。他看见朔月,就把盒子打开,从里面取出一块小木牌子递给朔月。
    白三叶示意她收下,并对她说:“拿着牌子,去和那些抢了你影子的鬼说,让他们快把影子还给你。”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04-11
       朔月低下头,看了看,那是一个掌心大小的木牌,很小巧玲珑,她看一眼就喜欢上了。    白三叶用眼神鼓励她,她鼓起勇气,站起来,朝那些鬼走过去。也许是因为影子被撕裂的缘故,朔月走起路来,感到有气无力的,这更坚定她必须要把影子抢回来的决定。
    她蹒跚地走到鬼魂的面前,举起木牌,高喊一声:“你们,快把我的影子还给我!”
    就在这时候,木牌里忽然发出一道金光,罩在了所有鬼的身上,在那些鬼油白色的面容上出现了恐惧!
    朔月不可思议地看了看木牌,没想到这么不起眼的小木牌子竟然对鬼魂有这么强大的约束力!
    那些鬼惧怕木牌的力量,就矮着身子,把黑色影子一点一点地堆在朔月的脚下,影子就像是液体一般,很快就融合在一起,慢慢地汇聚到她的脚下,朔月的力气和精神也一点点地恢复了。
    那些鬼把影子都还给了朔月之后,就灰溜溜地转身就跑。朔月看到自己的影子恢复了,也没有再管他们,笑得开心极了,她忽然感觉到有道视线落到了自己的身上,她抬起头,在鬼群里面有一道红影闪过,虽然那道红影一闪而逝,但是她还是看清楚了是那个要她帮忙画眉的女鬼!
    她消失了,可是那最后一眼的冰冷却落到了朔月的身上,让她感到很不安,总觉得这事没完!
    “朔月,回来。”白三叶叫道。
    朔月收敛起心中的不安,转身回去,她说过她不会再逃的,而且她也不知道该怎么逃出这个地方。
    她跟着白三叶走回棺材铺,也许是因为棺材铺里的鬼都被吃掉的原因,铺子里的冷气消失了。白三叶将她带到饭桌边,饭桌上摆了三菜一汤,还冒着热气,白三叶温柔地说:“吃吧。”她马上扑上去,饿了一整天了,她再不吃点东西,真的会饿死!
    她扒了几口饭之后,白三叶忽然幽幽叹道:“反正那些朋友不在了,本来拿来招呼他们的饭菜也都可以让你吃了。”
    “噗……!”朔月喷了!
    那些朋友……哪些朋友?是不是白天她来到的时候看到的那些棺材盖子上坐的朋友?
    白三叶侧头瞅着她,笑容满面。
    那钉棺材的人唇角勾起一抹冷笑,似乎是在笑她的天真。
    朔月呆了一会儿,决定不管这是什么饭,先填饱肚子再说。
    看着她吃了几口,白三叶含笑着问:“你不怕?”“怕什么?”“鬼。”
    “长得丑,还出来吓人,这能怪谁不会被吓到。”朔月哼哼。
    白三叶笑了笑,忽然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一张红纸条,上面用黑色毛笔字写了时间,朔月看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于是继续吃饭。白三叶说:“这是你的生日,我以前算过,你的八字很轻,命格不硬,不适合做我们这一行。你们刘家九脉单传,到了你这一脉却是女子之身,说明你们这一脉到你这儿就要绝了。”
    朔月听得不开心,她对她的家人一点都不熟悉,但女孩子又怎么了?好像说得女孩子不能传宗接代,不能传宗接代还能怪到自己的头上来?
    “你爸爸去世了,就在你出生的前十天,随后你和你妈妈就失去了音讯。”
    朔月忽然没胃口了,米饭塞在嘴里面变成了最难嚼的食物,她鼻尖一酸,眼泪就涌了上来。她低下头,不让白三叶看到自己的眼泪,她说:“我不想听这些,你们找我来,想要我做什么就直说吧,如果只是为爷爷守灵的话,我看不用了,他的灵魂已经被我的猫吃了,鬼魂都不在了,那守灵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如果我说以后,我希望你能留在这里,接手你爷爷的工作,你愿意吗?”
    “我可以选择吗?”“你不能选择。”
    “那就不选了,只要你管我吃管我住,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朔月嚼着没有味道的饭菜,低声说。
    她就是一个孤儿,哪怕有一天知道自己爷爷是谁了,也依然是个孤儿。这个世上没有一个人会同情她、包容她,经历了14年的冷眼对待,她终于明白,这个世界不是你眼泪汪汪地看着别人,别人就会愿意为你付出一切的,不管是什么,都得自己去争取。
    她无处可去,只想有一个能管吃饭的地方。
    “你知道你爷爷是做什么的?”白三叶问。
    “棺材铺老板。”
    “对,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替人收尸的。你愿意去收尸的吗?”
    “……”
    “有些人,他已经死了,但身体还活着,要收;有些人,他卖了自己的命,要收;有些人,尸骨被弃在郊外,无亲人问津,要收;徘徊世间百年、千年,都无法安心转世投胎的,也要收;僵尸、行尸、血尸,都要收。你敢吗?”
    朔月啪嗒一声放下碗筷,气呼呼地瞪他:“我在吃饭,你能不能不说恶心的?”
    白三叶微微一笑,说:“你要继承家业,以后还有比这更恶心的。”
    朔月脸色铁青,说:“我吃饱了!”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敢不敢。”
    朔月深吸一口气,挣扎了许久,才回答说:“干活有钱拿吗?”
    白三叶回答:“活人的钱,我们赚;死人的钱,我们也收。”
    “那就好,有钱拿,我就做,这世上还没有什么我不敢做的!”
    白三叶点点头,赞同地说道:“好,我没看错你。在灵堂密道里,我看到尸体被拖动的痕迹,显然是你把你爷爷的尸体拖了一路的,看得出来你心中对尸体并不恐惧。”
    “……”
    “不过,你要记住一件事情。” “什么事?”
    “你的八字很轻,容易招鬼;命格不硬,容易夭折。所以在你成年以前,你需要一个跟你八字命格完全相反的人,换句话来说,就要一个八字重、命格硬的人守在你身边,这样你才能平安长大。”
    朔月撅起小嘴,说:“我不想要你跟着。”
    白三叶摇头:“我说的不是我。”
    “那你说的是谁?”
    “我看你的那只猫就不错。”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04-11
     “它?”朔月似乎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说:“你在逗我吗?那家伙根本不知道是打哪儿来的妖魔鬼怪,他很凶残,见到什么鬼就吃什么鬼,你要他跟着我?简直不可能!说不定,他跟着我,哪一天他饿了,把我给吃了!”    白三叶点点头,说:“没错,正是因为他能吃鬼,所以让他守在你的身边,这才是最好的选择。而且我看得出来,你和他之间是有契约在的,只要有契约,他是不会轻易背叛你的。”
    “那你就更是大错特错了!”朔月忍不住翻白眼,她把在灵堂里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白三叶,当白三叶听完之后,眉头皱起来了,脸色也变得凝重了。
    朔月说:“你现在明白了吧?我跟他之前的契约根本就不是你们所想的那种契约,不是以我为主,他必须得听我号令的契约,而是相反的,他是主人,我是奴仆,所以根本不是他要跟着我,而是我要跟着他!现在他放我走,难道还要我傻乎乎地回去做他奴仆,去伺候他吗?”
    白三叶沉默了,像这样的契约情况还是头一次听说,一般契约都是以人为主的,如果被奴役的那一方过于强大则会反噬到其主,进而契约作废,而如果是将自己的灵魂出卖给魔鬼,进而换取自己想要得到的权势,那则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有些事情,他还是必须要告诉朔月的。
    他告诉朔月,这条街叫做黄泉一路,许多逗留在世间的鬼魂都会想要有个地方落脚、定居,于是黄泉路是他们定居的最佳选择。黄泉路有很多条,而这条则是最接近人间的路,他们44号棺材铺定在这里,收死人的钱,也赚活人的钱,他们就是一个货商,为人鬼两界提供货源,而棺材在鬼界里是最畅销的奢侈品,几乎每个鬼都会来订一个棺材,价格有高有低。
    他并不是44号棺材铺的东家,真正的东家是朔月的亲爷爷。
    朔月一家,定居在此处,已经有了一千多年的历史了。白三叶在落难的时候,被朔月的爷爷救济,于是就留在了棺材铺里面给朔月的爷爷打下手。在这么多年的相处,白三叶也渐渐地了解到,朔月的家族驻守在这个地方,是有秘密使命的,据说是为了看守一个封印,封印里关押着一个强大的恶灵,当那恶灵破除封印之时,人世间将会发生大灾难!而现在看来,那个封印已经被破了。
    朔月是刘家的血脉,所以她有义务去找回这个恶灵,即使封印解除了,她也要看押着他,不能让他为祸人间。
    朔月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翻了一个小白眼儿,她才不想去管那个讨厌鬼呢,救世主什么离她太遥远,她才不想当呢!
    不过,她已经答应白三叶,只要他管吃管住,要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于是只好鼓着脸,无奈地答应了下来。
    白三叶见经历过今日的颠簸之后,朔月变得乖顺了许多,这次没有反对就答应了下来,于是就松了一口气。
    他刚松一口气,笑容刚在脸上浮现出来,眼角余光忽然发现了什么不同,他脸色一变,抬手拂开朔月的刘海,当看清朔月的眉毛的时候,他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朔月你的眉毛怎么了?”“我的眉毛?我的眉毛没事啊!”朔月疑惑不解,伸手去摸摸眉毛,但是摸到是皮肤,而不是眉毛!
    她的脸色一变,叫了起来:“镜子!我要镜子!”
    “店门口哪儿有,你快去看一下。”白三叶提醒,朔月马上跳起来,跑去门口照镜子。
    从棺材铺的入口处左右两侧各摆着一面镜子,这是为了在客人进入铺子里的时候,能一眼就判断出来是人是鬼如果是人,那么左面的镜子会照出人的面容;而如果是鬼,那么在右边的镜子上会照出鬼的面容。
    朔月在左边的镜子里看清了自己的脸,她气得快疯了,她的眉毛就像是被人剃掉了一样,光秃秃,可难看了!
    这个时候,她的脑海里只升起一个鬼的面容,那就是今天要她帮忙画眉毛的厉鬼!
    只有那个厉鬼,才和眉毛有关系!
    那个厉鬼太过分了,她帮她画眉,她不但不感激,还要杀她,现在杀她不成,就偷去了她的眉毛,太过分了!一想起之前见到的最后一面,那女鬼阴森森的笑容,她就不寒而栗。
    白三叶推着轮椅走过来了,他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朔月把女鬼的事情说了一遍。白三叶脸色一变,说:“这可糟糕了,黄泉路有黄泉路的规矩,像厉鬼这样残暴的鬼是被禁止进入黄泉路定居的,你说的那个厉鬼,我认识!她的名字叫做崔浮生,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是一个没有脸的厉鬼。老东家拒绝了她入住黄泉一路,我以为她就此离开了,但没想到她一直都没离开过,而且看样子,她骗了不少女孩子为她画五官……”
    “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只剩下眉毛没有画了!”朔月着急地说,“不,我已经给她画了眉,现在她什么都不缺了!”
    白三叶叹气说:“她面目俱全,可以到人世间去随意行走,去害人了。你为她画眉,她却要杀你,那是因为她不想让黄泉路的人记住自己的样貌,以此躲避开鬼差的追捕。而现在你的眉毛不见了,肯定是她觉得你给她画的眉毛不好看,而她又喜欢你的眉毛,所以就把你的眉毛拿走了。”
    “那我还能再长出眉毛吗?”
    白三叶摇了摇头,朔月气得跺跺脚,那可恶的女鬼!
    白三叶柔声安慰她说:“别着急,那女鬼是施法偷走你眉毛的,那应该就是要把她脸上眉毛换过来给你,现在你的眉毛消失了,而她的眉毛没有出现在你脸上,也就是说她的法术还没完成,她还在黄泉一路里,而且就在棺材铺不远的地方。朔月,现在你有两个任务比较去做,第一件,你要在明天太阳出来之前找到那个女鬼,把自己的眉毛要回来,阻止她出去害人;第二件事,就是把你的猫找回来。”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04-16
朔月着急地跺脚:“我要怎么去找呀?我根本就不熟悉这个地方!而且鬼躲起来,我就看不见她,那我该怎么找呀?”    “阿诚会带你去的。”白三叶安抚她,把她带回棺材铺里面。把棺材铺的里门打开,则是棺材铺的后院,棺材铺的后院里看起来都是住房,白三叶把她带进了一个房间里。
    房间里的人在洗脸,门开的时候,他满脸是水,但是却掩盖不住白净秀气的脸。
    朔月今早上刚进棺材铺的时候,看见他全身脏兮兮的,脸上也抹着锅灰,现在他把脸洗干净,竟是出乎意外的帅气。
    白三叶把来意告诉了他,他皱起了眉,不悦地说道:“这么晚了,我不想出去。”
    “帮个忙,朔月以后就是自家人了,说不定会是你的小师妹呢。”白三叶说。
    阿诚看了朔月一眼,无奈地说:“好吧。”
    “那朔月就交给你了,我希望明早之前,你要把朔月的眉毛找到,还有那只猫。”
    “嗯。”
    白三叶交代清楚之后,转身就离开了。房门关上之后,阿诚对朔月招了招手,说:“你过来,我帮你弄一下。”
    朔月走过去,阿诚让她坐好,转身拿了一盒红色染料过来,细毛笔蘸蘸染料,就要给朔月画上。朔月吓了一跳,抬手挡住,问:“你做什么?”
    阿诚说:“我要给你画一下妆,你要和我出去,最好不要让鬼记住你的脸,不然以后会有接连不断的麻烦。”
    难怪他今天脸一直都是脏兮兮的,原来是为了防止鬼会记住他的脸呀。朔月说:“那你就随便拿点脏东西抹我脸上就好了,我不怕脏。”
    阿诚摇摇头,说:“不行,女孩子,说什么都要弄漂亮一点的。你等一下,很快就好了。”
    他在朔月的脸上描摹出美丽的图画,仿佛那是一个精致的艺术品一般。他很快用朱砂就在朔月的左脸上勾勒出一个精美的图腾,形似一只威武的野兽,勾在朔月白净秀气的脸庞上,平添一股威严之气。阿诚摸摸朔月的左脸,说:“你以后要住在这里了,出行多不变,今天我给你找来的那块凤凰木牌是老东家的贴身木牌,你带着它,可以在黄泉路上随意走动,而不被其他的鬼骚扰。日后得空,我会给你做一个面具,到时候你出门的时候戴上,免得被鬼记住脸面。”
    “谢谢。”朔月照着镜子,对脸上的图腾越看越喜欢,忍不住问:“这画的是什么?有什么作用吗?”
    “听说龙生九子吗?”
    “听说过,是龙生九子,各有不同。”
    阿诚微微一笑,说:“给你画的,就是我们传统神话里所说的龙的第三子嘲风,是一种瑞兽,能威慑妖魔、清除灾祸、辟邪安宅。给你画这个,你走在黄泉路上,一般的小鬼不敢轻易近身。”
    “那就太好了,可以省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呢!”朔月一开心,就对阿诚说:“对了,我叫朔月,你呢?”
    “我叫明诚,日月明,诚实的诚。”明诚伸出手,“走吧,我带你到街上走走,顺便找找那个女鬼。”
    朔月说:“你先帮我把眉毛画上,这样出门,我可不要!”
    明诚摇头:“这可不行,替你画了眉,我就不知道那女鬼的眉毛什么时候换到你脸上,对时间的概念没有办法拿捏的话,就不好去把女鬼找出来。我们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你知道吗?明天天亮,你给她画的眉毛就会长到你的脸上,而那个厉鬼也会离开黄泉一路,到时候,你就再也找不回你的眉毛了。”
    “好吧……”朔月泄气地拂拂刘海,认命地跟明诚出门去了。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04-16
    晚上的鬼市就和人类的夜市一样,热闹非凡,街道两边还摆出了小吃摊子,贩卖各式各样的寒食,原来鬼是不能碰一点带有热气的食物,所以只能是吃寒食。朔月还以为他们日落时分的时候就已经排队买蜡烛吃个饱了呢,没想到他们还会弄夜宵来卖。她看着一路小吃的,就忍不住流口水,但是明诚告诉她,鬼的食物是不能乱吃的,于是她忍住了。    明诚出门前就叮嘱她,在街道上走,一定要记住三件事:
    第一,不能随便和鬼搭讪,因为人和鬼说话的声音是不一样,朔月一开口就会露陷,会引上不必要的麻烦;
    第二,不能随便接鬼递过来的东西,比如说刚入夜时朔月接过了厉鬼递过来的眉笔;
    第三,千万不能随便答应鬼提出来的要求,有些鬼他们的要求是异想天开的,难以实现,一旦应下来,就容易陷入不必要的麻烦之中。
    第四,不要松开他的手,也千万不要和他走散。
    明诚手里端着一个巴掌大的罗盘,那罗盘向指南之,又像是八卦阵,在明诚的解说下,朔月才知道,这个东西叫做“搜魂仪”,是专门拿来寻找鬼魂的,而这个搜魂仪则是用来专门搜寻厉鬼的,有了厉鬼搜魂仪,他们一定能够找到那个厉鬼。
    他们跟着搜魂仪找到了一间民居里,明诚说厉鬼就在里面,要小心一点。朔月吃了一惊,问:“不是说了,这条黄泉路是不收容厉鬼的吗?她为什么还有房子住?”
    明诚压低了声音告诉她,说:“不,这不是厉鬼的住房,而是她抢了别人的房子来住!你要小心,她的五官都是倚赖别人画上去的,也就是说,她画一个脸部器官,就杀一个人,见过血的厉鬼就跟开过光的宝剑一样,十分凶残,她见到你,一定会杀了你的。那块小木牌你戴好,那是克制鬼魂的凭证!只要有它在,不管多么厉害的鬼,都打不过你。”
    “嗯!我戴好了!”朔月的心提起来了,呼吸也紧促了起来。早些时候,明诚拿一条红绳穿过小木牌的孔,挂在了她脖子上,方便她携带。
    明诚把桃木剑塞到她手里,小声叮嘱:“桃木剑你拿着,厉鬼冲到你身边,你就往她身上砍!不要害怕,你要记住一句古话人怕鬼三分,鬼惧人七分!你越是害怕鬼,鬼就越敢对你动手动脚,如果你不怕鬼,那鬼对你也就无计可施了。知道了吗?”
    朔月认真地点点头,说:“我记住了。”
    “乖。”明诚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的朔月的头:“我先进去,和那个厉鬼谈谈,也许会打起来,但是你不要害怕,就站在门口,有木牌和桃木剑,那厉鬼是不敢靠近你的。”
    “嗯!”
    明诚看她这么乖巧,点点头,放心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有一个美丽的女子背对着他们,坐在镜台前,温婉地梳头。她的头发丝滑柔顺,一梳到底,宛如瀑布一般。她的背影也是美丽的,腰肢纤细,宛若水蛇。只是,她梳头的动作不美丽。
    因为她把手拆下来了,两只断手飞在半空中,一下一下地梳头,当木梳梳到底的时候,一摊血也滴落到地……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fastpost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

      电话:0579-82133668
      工作日 8:30-17:30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