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精彩推荐:
  • 15388阅读
  • 753回复

灵异悬疑 >>44号棺材铺(更新中)
[复制链接] [复制手机版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20楼 发表于: 04-16
   朔月看那地上的血,头皮都发麻了。明诚‘唇’角一勾,含笑问:“你不是说你不怕鬼吗?”    “我心里是不怕的,但是生理上是害怕的,所以我没撒谎!”朔月不服气地说,惹得明诚噗嗤一笑,笑声惊动了厉鬼,厉鬼转过头来,低低怒喝一声:“谁?”
    明诚不动声色地挪了挪身体,利用自己高大的身体挡住朔月,他没有显露出一丝害怕,沉声说道:“我是来收房租的。”
    女鬼皱眉,匆匆忙把断手接回了手臂上,说:“我不是已经交过了吗?”
    “不,你没有。”
    “我怎么会没有!”女鬼恼怒,此时她已经把断手接回到手臂上了,双手一抖,袖子落下,挡住了她的手。
    明诚走进屋里面,走到镜台前,那面镜子就和棺材铺门口右边的镜子是一样的,上面只映出了女鬼娇艳如花的面容,却照映不出明诚的模样。朔月这才知道,原来明诚是个人。
    明诚压低了声音的,显得格外的温柔:“每个月的14日是交房租的日子,原房主是交了房租的,但是,你没有。”
    女鬼脸色一变,此刻再也按捺不住了,抬起手一划,红光一闪,仿若利刃般朝明诚的身体划去,明诚躲了过去,女鬼那一击,并没有让他受到任何伤害。
    明诚拍拍衣服,唇角勾出一抹魅惑的微笑,他得意地说:“你觉得,能在这条黄泉路上为东家做事的人,会不长一点本事吗?”
    女鬼脸色发青,她站起来,怒问:“你们究竟想做什么?”
    “把眉毛还给朔月,还有,滚出黄泉1路,黄泉1路有规矩,不准厉鬼入住!”明诚沉下笑容,冷冷地说。
    “休想!”女鬼厉声叫道,她的身影消失了,朔月心里咯噔一跳,升起一个不详的预感,她抬起脚,就要冲进去和明诚汇合,但门“啪”的一声,明明门背后没有人,但是它却像是被人用力地关了起来!
    “明诚!明诚大哥!”朔月慌张地拍门大叫。
    “朔月,我没事,你别害怕!”明诚好像就站在门背后,抓着门把手想要打开门,但是门口晃动了很久都没有打得开。过了一小会儿,明诚放弃了开门,隔着门板对朔月说:“朔月,别管我了,你现在外面,厉鬼拿你没办法,你快逃跑!”
    “哦。”朔月点点头,刚转身,天上降下了一道血红的身影,女鬼的衣服是破烂的、镂空的,风一吹,衣服就不停地飘。她徐徐降落到朔月面前,微微一笑,五官竟然流出血来了。她问:“你为什么要把这个讨厌的阴差带过来?你知不知道,我的住处被阴差知道了,我就不能再在黄泉1路住下去了!”
    朔月心里发毛,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但却撞上了门,没有退路。
    “明诚大哥说了,这条路不收容厉鬼,你本来就不应该住在这里!是你自己先违反了这里的规定,所以你怎么能怪我把明诚大哥带过来呢?”朔月怯怯地说。
    女鬼伸出手,勾起朔月的下巴,她的手很冰、很冷,没有一点温度:“你害怕我?”
    “我不怕鬼!”朔月嘴硬地说,但是看到女鬼七窍流血的面容后,她惊慌地移开了眼睛,说:“我只是怕血而已。”
    女鬼轻轻地说:“可是你看,我的手,都是血。”
    朔月听了她的话,下意识地低下头去看,女鬼勾着她下巴的手掌竟然溢出了鲜血,鲜血沾上了她的脸!
    朔月呆了,旋即尖叫出来!
    “哈哈哈!”女鬼猖狂地大笑,沾满鲜血的手掌下移,一把抓住朔月纤细的脖子,将她提了起来!
    朔月吃力地挣扎着,双脚踩空,不停地踢女鬼,但是脚却踢了个空!
    这是鬼,人是碰不到鬼的!太狡猾了,这太不公平了,鬼可以杀人,人却杀不了鬼!
    “朔月,你怎么了?”明诚拍着门,着急地叫。
    这时候,朔月的眼角余光瞥见街的对面慢悠悠地走出一只黑猫,那只黑猫悠闲地路过,转过头,看了她一眼。
    是它!它一呼吸,就把整个棺材铺的鬼都吃掉了,就连白三叶也说它很厉害,所以它一定能救自己的!
    “救……我……”朔月朝黑猫伸出手,吃力地对黑猫说。
    黑猫看了她一眼,就真的是看她一眼,然后别过头,迈着悠闲的猫步,走了。
    ‘毛’线?这是肿么了?
    不是说好了有契约的吗?契约都定下了,竟然还见死不救?这不科学吧?
    女鬼转过头,看见了刚才那一幕,直到黑猫走了之后,她才转过头来,冲朔月露出一丝狞笑,说:“哈哈!你刚才在向一只猫求救?猫能听得懂人话吗?说到底,猫也不过是一只没有智商的畜牲罢了。”
    朔月快没气了。黑猫停住了脚步,竖起了耳朵。它没听错,绝对没有听错!
    那只愚蠢的女鬼竟然背着它说:猫也不过是一只没有智商的畜牲罢了!!
    我靠!黑猫火了,猫影一闪,出现在女鬼的身边,一猫爪拍了过去,拍飞了女鬼。
    朔月贴着门板掉了下来,痛苦地咳了几声,这才发现面前站着一只炸毛猫。
    女鬼跪在前面二十米处,捂着被猫爪拍到的脸颊,含泪问:“为什么打我?”
    朔月脑海里传出了一个声音,她马上转译了出来:“它说你才没智商,你全家都没智商,你祖宗十八代都没智商!”
    等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朔月低下头,无语地问黑猫:“你不是来救我的吗?”
    黑猫哼了一声,拧过了头。
    朔月在这个时候,特别想对自己的救命恩人(猫)竖起两根中指!
    但是她没有这么做,而是指着女鬼对黑猫说:“既然那蠢货骂你没智商,那你就去把她给吃了啊,就像你在棺材铺里把那些鬼都吃了一样。”
    黑猫哼:“不吃!”“为什么?”
    “因为吃饱了。”
    “……”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21楼 发表于: 04-16
   女鬼见势不妙,趁着朔月和黑猫说话的时候,爬起来就要逃跑。而就在这个时候,明诚破门而出,看了朔月和黑猫一眼,便急匆匆地朝女鬼冲了过去:“妖孽,别跑!”    明诚的速度很快,冲过去,抬手一撒,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拿出来的红色大网,撒到了女鬼身上。女鬼很害怕这个红色大网,看见大网的时候,脸色一变;当大网罩住她的时候,网住她的地方忽然爆  炸了,炸得她血肉模糊,尖叫声不断。

    鬼的叫声是十分凄惨和‘阴’森恐怖的,厉鬼的叫声就更加,朔月听得刺耳,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丝害怕,于是赶紧把耳朵给盖住了。
    她看见明诚和黑猫都若无其事地围观女鬼在地上打滚、哀嚎,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他们一点都不觉得女鬼的叫声很凄厉吗?
    大网炸得女鬼气息奄奄,趴在地上,再也不动弹了,她合上眼睛,一行清泪流了下来。
    明诚走过去,蹲在女鬼身边问:“现在你已经落入我的手中了,我随时可以让你魂飞魄散,你是要服从我的安排,保住一条鬼命呢?还是要魂飞魄散?你自己选吧。”
    女鬼咬牙说:“我走!”
    “还有朔月的眉毛,把朔月的眉毛还给朔月!”
    “我的眉笔……当初她是用眉笔给我画上眉毛的,也就只能用眉笔另一端的清洗液才能将眉毛换回去。”女鬼无奈地说。
    明诚问:“那眉笔呢?你放在哪里了?在不在你身上?”
    “在梳妆台第二个小抽屉里。”
    明诚马上转过头来,对朔月说:“朔月,还不去拿来?”
    “哦!”朔月回过神,赶紧起身朝屋子里面走去,她在进屋之前,犹豫了一下,对黑猫说:“我走开一下,但是你别走哦!我等会儿有话要对你说呢!”
    黑猫冷冷地看着她,没有应声。
    朔月急匆匆地走进屋子里,在梳妆台第二个小抽屉里面找到了她当时给女鬼画眉的眉笔,她走出来的时候,黑猫已经不见了。她四下张望,也没有找寻到黑猫的身影。“它又走了!”朔月跺跺脚,心想出门前,白三叶还交代她说要把黑猫找回去的,但是没想到,黑猫竟然说走就走,不,是连说走都没说一句,就离开了。
    她郁闷地搁下黑猫的事,拿着眉笔朝明诚和女鬼走过去,把眉笔递给明诚,说:“眉笔拿来了。”
    明诚接过眉笔,但是他鼓捣了一下,也不知道该怎么用。女鬼对他说:“眉笔的一头是画眉的,另一头是清洗液,能把眉毛擦掉的。你只要在我的脸上涂去眉毛,那眉毛就会回到她的脸上了。”
    “好。”明诚把眉笔笔盖另开,一头是笔,一头是刷,想来那个笔刷上的水就是能擦去女鬼眉毛的清洗液了。
    就在明诚想要将女鬼的眉毛擦掉还给朔月的时候,女鬼忽然叫了起来,担心地说:“你……你要记住,只能擦掉眉毛!我只欠这个小姑娘眉毛而已!”
    明诚眉毛一挑,似乎明白了什么。他说:“你的意思是,这个笔头是用来给你画五官的,而这个笔刷则是能擦掉你五官的?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不!!”女鬼的惨叫声,划破黄泉1路的黑夜!
    ……
    5分钟之后,明诚把女鬼的五官擦得一干二净,他说这肯定也是骗别人画上去的五官,一旦她觉得画出来的不好看,她就去抢别人的鼻子、眼睛和嘴,所以把女鬼的五官全部擦掉,也算是对女鬼起的一个小小惩戒。
    在擦掉女鬼五官之后,明诚左手捏起了法诀,打在了女鬼的脸上,女鬼一声惨叫,在他们的面前消失了。
    “她去哪儿了?她又跑了吗?”朔月紧张地问。
    明诚笑着摇摇头,说:“不是,是我把她逐出黄泉1路了。这个送你吧,算是你来到第一次捉鬼的胜利品吧。”他笑着把眉笔递给朔月。
    朔月却不敢要,摇摇头说:“不要不要,我不要!这个眉笔是那个女鬼拿来做坏事的,我才不要呢!”
    明诚说:“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东西没有好坏之分,只是看使用的人是否能使用得当。”
    这么一说,朔月心动了,她低声问:“那这笔有什么用呢?能打鬼吗?”
    “一个小玩意罢了,总会到有用的时候的,先收着吧。”
    “谢谢!”朔月坦然地接下了眉笔,她第一次收到礼物,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明诚牵着她的手往棺材铺的方向走,在走回去的时候,朔月问:“对了,刚才那个女鬼说你是阴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阴差不是鬼吗?可是你明明是个活人呀!”
    明诚笑着说:“为阴间办事的人,通俗一点说是阴差,全称应该是叫做阴阳代理人,是专门处理阴间和阳间两方的事情。这为地府办事的,有阴差和鬼差,这两者都不是一样的哟,阴差是人,鬼差是鬼。”
    “白三叶也是吗?”
    “我们棺材铺的人都是。”
    朔月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她以后也算是棺材铺的一份子了吧?那她也是阴差了?
    明诚笑了笑,似乎默许了。
    “那,那你刚才和女鬼说你是来收房租的,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朔月问。
    明诚说:“我们棺材铺是阳间和阴间的交接点,在这条黄泉1路上,”他点了点朔月的鼻子,宠溺地说,“你是这条路的小东家,这条路上的居民都由你来管、你来负责,他们住在这里,就是要要交房租的。记得呀,以后每个月的14号,你要记得去收房租。”
    朔月睁大了眼睛问:“那是不是有很多钱呀?”
    “是很多。”
    朔月开心地拍起手来,激动地说:“那太好了,这条路上那么多鬼,那我岂不是就要成为百万富翁了?太好了,这样子我就可以买好吃的零食,还有买漂亮的衣服!太好了,我要做,我要做这个收房租的小东家!”
    明诚微笑,眼底里浮出一丝狡黠。
    对,收房租的的确很多钱,只不过,是冥币。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22楼 发表于: 04-16
    朔月以为,那只可恶的猫走了就走了,以后再见面就要看机缘吧,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当她和明诚回到棺材铺,就看见了那只可恶的猫!    她呆呆的站在棺材铺门口,下巴掉到了地上。
    这是怎么一回事?
    黑猫蹲在一具棺材上,低头,在……在吃鱼?
    白三叶也在,但是他的身边多出了两个男孩子,一个看起来是高中生的模样,还有一个看起来跟朔月一样的年纪。
    他们都围在黑猫旁边,默默地围观黑猫……吃鱼。
    虽然说猫吃鱼,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可是为什么搁在这个老妖怪身上,朔月怎么看,就怎么觉得这个画面很违和呢?
    “怎么样,事情办妥了?”白三叶发现了站在门口的他们。
    明诚走进了铺子里,点了点头,说:“妥了。朔月还得了一个小玩具。”
    听了明诚的话之后,白三叶的目光落到的朔月的手中的眉笔上,微微一笑,说:“这个小玩具很有意思,朔月,你好好存着,总有一天会使用上的。”
    “嗯!”朔月点点头,小跑进棺材铺里,跑到猫的身边,看了看黑猫,又看了看其他人,问:“你们是谁?”
    白三叶说:“他们都是你的师兄。”
    朔月撅起了嘴,嘟囔道:“那我的师父是谁?”
    白三叶说:“当然是我。”说完就转头吩咐明诚:“阿诚,你把铺子门关了,我们要好好地欢迎一下你们的小师妹。”
    “好。”明诚转身去关门,那个和朔月差不多岁数大的男生冷冷地瞅了朔月一眼,就跑过去帮明诚的忙了。只留下那个高中生模样的少年。这个少年看起来很喜欢猫,他的视线全都落在了黑猫的身上,还是不是荡漾起一个柔软的微笑。
    朔月奇怪地看了这个少年一眼,抬头问:“猫是怎么回来的?”
    “我带回来的。”没想到,回话的是那个少年。
    朔月吃了一惊,问:“你是怎么做到的?它能跟你走?”
    少年咧嘴一笑,乐呵呵地说:“我跟它说,你跟我走啊,跟我走,有鱼吃,于是它就跟我回来了。怎么,这只猫是你的吗?”
    朔月摇头,不想承认自己认识这只可恶的黑猫。
    白三叶远远地就喊她:“朔月,你过来,我们要拜祖师爷了,等拜过祖师爷之后,你就是我白三叶的徒弟了。”
    “嗯!”朔月点点头,就朝白三叶走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她脑袋一重,有什么玩意跳到她的脑袋上了。
    “拒绝他!”黑猫站在朔月的头顶上,冷冷地下令。
    “凭什么?”朔月生气地把黑猫抓下来,说:“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
    黑猫说:“因为你是我的奴隶,我不允许你拜别人为师!”
    “切!”朔月把黑猫扔开,根本就不管这个凭空多出来的主人,跟着白三叶走了。
    拜师,对朔月而言只是一个仪式,让她开心的是,从此以后,就有人愿意接纳她了!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23楼 发表于: 04-16
  朔月跟着白三叶走进了一个房间里,那个房间是看起来像是宗祠,因为一进门,就看到台上摆了很多灵牌。    其他人也跟着进来了,而那个高中生模样的少年强行抱着黑猫走进来,他笑得很开心,但是黑猫满脸的不爽。
    明诚点好了三支香,递给白三叶,白三叶对着灵牌拜了三拜,把香递给明诚,明诚代替行动不便的他,把香插在了香炉上。
    白三叶转过身,问朔月:“朔月,我问你,你愿意拜入我的门下吗?”
    朔月问:“拜入你门下,有什么好处?”
    “你可以叫我师父,而这三人则是你的师兄。换句通俗的话来说,就是师父如父,师兄如哥,你可以把我们当成自己的家人。”白三叶非常明白朔月的软肋,从他看见朔月的第一眼,就从这个孩子明亮的双眸中看出来,作为孤儿长大的她非常渴望有一个温暖的家,为了这一个小小的愿望,她愿意收起自己的棱角,变成一个傻傻的姑娘,跟他的纸人替身来到这个不吉利的地方。
    朔月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地问:“那……那我需要做什么吗?”
    白三叶微笑:“你要乖乖地听师父、师兄的话,最重要的是听师父的话,师父说什么你就要做什么,你愿意听师父的话吗?”
    朔月鼓起脸,掰着手指认真地考虑了一下,好像听白三叶的话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这么多次以来,每次听白三叶的话,自己都能转危为安。白三叶帮她报复了那些可恶的仇人,还帮她找回了影子,他似乎懂很多好玩的法术,所以拜他为师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那好吧,我要拜你为师。”朔月微笑着说。
    白三叶含笑点头,说:“好,我一定会代替你爷爷,好好照顾你一辈子的。你跪下来,对我磕三个响头,行过拜师礼之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朔月提了一个小小的建议:“我可不可以小小地磕一下?我看见电视里面的人磕头,每次都把头磕破,都流血了,看起来好疼!”
    “可以,你的头轻轻地碰一下地就好了,弄伤了自己,我们还得给你上药呢。”白三叶温柔地说,他的温柔让朔月的心暖暖的,她就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有人打她,她一定会打回去,可是面对温柔的时候,她也会变成一个温柔的小孩子。
    她跪下来,手放在地上,对着白三叶,磕下头去。
    然而,就在朔月认真磕头而没有注意到其他事情的时候,黑猫忽然飞了起来,一脚把坐在轮椅上的白三叶一脚踹飞了!
    把白三叶踹到墙角里的时候,黑猫以最快的速度摆好姿势,昂首挺胸,蹲得直直的,接下了朔月的磕的三个响头。
    朔月抬起头来的时候,没有看到温柔帅气的师父,而是……一只可恶的黑猫?
    这个时候,在朔月的脑中响起了黑猫邪恶的声音:“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徒弟了。作为徒弟,就要听师父的话,所以你每日三餐都要做鱼给我吃,要给我洗澡,给我修指甲,还有给我买好多好多好吃的猫粮!”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24楼 发表于: 04-16
   “怎么会是你!”朔月气愤地跳起来,她刚刚做了什么愚蠢的事情?那就是对着一个黑猫磕头,拜它为师了?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她竟然拜一个小畜生做师父?    黑猫蹲在台上,舔了舔爪子,问:“怎么,拜我为师不好吗?我比那老头厉害多了。
    “一点都不好,我不喜欢你,你抢了小可的身体,我就是要学习法术,把你这个可恶的鬼赶出小可的身体的!”朔月气呼呼地说。
    黑猫狂笑:“哈哈,那你试一下啊,让那个老头来打我啊,要是我赢了的话,我就是你师父,要是我输了的话,你就可以拜他为师。”
    “好……”朔月一冲动,就要接下黑猫的挑衅,但是她脑子转得飞快,马上改口说:“才不呢,就算你打赢了白三叶,我也不要拜你为师!我讨厌你,拜你为师,没有一点好处,出事的时候你根本就不会救我。”
    黑猫伸伸趾甲:“谁说不会的?”
    朔月外头:“你真的会救我吗?”“看心情。”
    “那你这样的师父,要了和不要有什么区别?我不要你做我师父!”朔月气呼呼地跺脚。
    这个时候,一双手搭上了朔月的肩膀,把她的火气压了下去,她回头一看,原来是明诚。
    “师父让你过去,他有话对你说。”明诚压低了声音对她说。
    朔月点点头,回头看了黑猫一眼,用力地哼了一声,这才走过去。她在白三叶面前停下脚步,含着泪,换上了委屈的小脸。
    白三叶摸摸她的脸颊,把她眼泪给拭去,对她说:“朔月乖,既然你都已经行过拜师礼了,那它以后就是你的师父了,你就跟着它吧。不管你喊谁做师父,这里都是你的家,我们都是你的家人。”
    听到这么温柔的话语,朔月更加忍不住闹别扭了:“我不要它做我师父,我想要你做我师父。”
    “朔月,你还记得晚饭时候我对你说过什么话了吗?”白三叶问。
    朔月想起来,白三叶对她说,她的八字很轻,命格很弱,容易招鬼,不适合继承祖业,所以需要找到一个强大的靠山,那只黑猫就不错。可是她越来越讨厌那只黑猫了怎么办?今天黑猫打跑女鬼的时候,竟然不是为了救她,而是因为那只女鬼骂了它,这样的黑猫根本就靠不住。
    白三叶安慰她说:“乖,朔月,听我的话,你认它做师父,总好过被它当做奴仆来的好,对不对?师徒关系比主仆关系好上许多,最重要的是,有了这层关系,你才可以名正言顺地把它带在你的身边,让它保护你,这样子以后我们也就可以放心多了。”
    “以后,我会教你法术,让你变得和明诚一样厉害。”白三叶想了想,说:“我比你父亲小一岁,你以后就喊我师叔好了。”
    “嗯。”朔月撅着嘴,心不甘情不愿地答应了下来。
    白三叶搂着她,把她带到黑猫的面前,对着黑猫谄笑地说:“这位黑猫大爷,我知道你能听得懂我们说的话,既然朔月已经对你行过拜师礼,那你以后就是朔月的师父了。这个做徒弟的,的确应该听师父的话,但是做师父可不是白做的哟!”
    黑猫站直身子,朔月的脑海里出现它的声音:“你问他,做师傅还要做什么?”
    朔月把黑猫的话转达给了白三叶,白三叶笑眯眯地说:“什么都不用做,但是师父要和徒弟住在一起的,这样才方便指挥徒弟做事情。”
    “那挺简单的,他说得对,我得跟你住在一起,我才能让你听话,哈哈!”黑猫在朔月的脑子里哈哈大笑,朔月委屈地别过头去,她才不想拜这只可恶的黑猫为师呢,到时候肯定是要被它欺负得死死的!
    知道黑猫和朔月都妥协在这层师徒关系下之后,白三叶把其他人介绍给了朔月。这三个人都是白三叶的徒弟,他们和朔月一样,从小就是孤儿,因为命格奇特,适合修炼法术,所以白三叶就把他们收养了,一直当做儿子养到今天。
    最大的叫做明诚,今年19岁,朔月已经认识了,是一个很稳重的人。
    二师兄是把黑猫带回来的人,叫谢九云,今年16岁,上高二,他看起来很爱笑,是一个阳光活泼的青少年。
    三师兄叫做苏扬,比朔月大一个月,念初三年级,在三位师兄弟中,他的五官长得比较精致,但是看起来很不爱笑,浑身都散发着怪人的气场。
    “好了,你们这样子就算是认识了,从今以后,你们师兄妹四人要团结互助……九云呢?”白三叶还没叮嘱完,就发现四人里面少了一个人。
    那个谢九云竟然跑到黑猫的面前蹲着,拖着脸,傻呵呵地问:“你好像不会说话,但是小师妹能听到你的声音,好神奇哟!你能不能也让我听到你的声音?对了,你是妖怪还是鬼啊?”
    黑猫挠耳朵,没理会他。
    “对了,你是公猫还是母猫呀?”谢九云天真地问。
    黑猫放下了爪子,“……”这,似乎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黑猫立马抬起脚,看了一看,当它看见双腿之中的蛋蛋的时候,它放心了,幸好,没有附身到一只母猫的身上,不然那可就乌龙了。
    不过……为什么屋子里那么多人都在盯着它看呢?黑猫掉下了一滴大汗……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25楼 发表于: 04-16
    在棺材铺子里住了三天,白三叶送给朔月一本适合入门新手修炼的法术书,在三位师兄的指点下,朔月勉强学会了一些法诀的起手式。    在第三天的时候,白三叶忽然把朔月找了去,让她回学校去,继续读书。她懵了。她以为来到棺材铺以后,她就不用再回到那个恶心的学校里面去了。白三叶对她说:不管那个学校对她有多么的不好,但是朔月在学校里的学业并没有完成,还有一个星期就要中考了,他希望朔月能坚持过最后的一个星期。
    “我为什么还要读书?”朔月委屈地问,“我现在不是要继承爷爷的工作吗?既然如此,那我也就没必要去学校读书了呀。”
    白三叶摸摸她的头,指着谢九云地对她说:“你看,九云哥哥为什么还要念高中?那是因为学校是一个有趣的场所,也是我希望他们三兄弟都必须要去做的事情。你们走这条路啊,接触到的都是鬼,都是阴气,刚开始没什么,你们小孩子觉得新奇,是好玩。但是久了呢,脱离人群太久,对你们始终是不好的。”
    明诚在上大学,谢九云在上高中,苏扬在上初中……朔月想了想,觉得师兄们都去上学了,那自己又怎么能搞例外呢?
    她很不开心,不想回到自己最讨厌的学校里面去,可是呢,她转念一想:回到普通人群里面,但是只有我自己能够看得见鬼,和鬼说话,还有让鬼帮忙做事,当同学看到我这个样子的时候,肯定会被我吓一跳!嘻嘻!
    这么一想,她就决定回学校里面去,好好学习。
    又是那个纸人白三叶把她送回学校里面去的,白三叶对她说,等中考完后,他就会回来接她。
    朔月点点头,背着书包快快乐乐地朝学校里面走去。
    书包里,有她的黑猫师父。
    按照早就做好的约定,黑猫要与她寸步不离,这样才能方便保护朔月的安全。

    ***

    “朔月回来了!你们知道吗?那个打人的朔月回来了!”
    朔月刚回到座位上,放下书包,就听到这些细小的声音,从小,她的耳朵十分敏锐,再细小的说话声她都能听得见。
    同学们都还在说她前几天打王小明的事情,把她当成恶人来说她坏话,忽然,她听到,有个女同学在和另外一个女同学说:“你说奇不奇怪?朔月失踪的那一天晚上,王小明就死了,虽然班主任不让我们私下里面胡说八道,怕影响了我们中考的情绪,可是……可是你就不觉得奇怪吗?说不定朔月就是杀死王小明的凶手。”
    这句话,让朔月的心情一下子变得美妙起来了。
    对了呢,她都给忘记了,王小明死了,他杀死了小可,最后小可杀死了他这个消息对朔月来说,是一个百听不厌的好消息!
    叮铃铃
    上课铃声响了。
    朔月看了一下课程表,正好是班主任的语文课。
    不一会儿,教室外就传来了高跟鞋的踏踏声,初中的女老师大多数都是穿平底鞋或者是运动鞋的,绝对不会打扮自己,出现在学生的面前,这是为了给学生们塑造一个朴素的榜样。但是朔月的班主任就是一朵奇葩,女老师里面的战斗机,每天都要浓妆艳抹,穿紧身性感的裙子,以及14厘米高的高跟鞋,将自己弄得不像个女老师,而更像是朵交际花。
    朔月在班上不受老师待见,所以不管她的学习成绩有多么的好,老师都将她安排在最后排。不过也正是在最后一排,她才看得清楚,在上语文课的时候,很多男同学盯着班主任的身体,手放进了裤裆里,脸色绯红,咬着牙,压抑住了可以的细喘声……
    但是,今天走进来的……是谁?
    朔月不认识这个走进来的女胖子,她浓妆艳抹,但是挡不住满脸的肥肉;而身体肿得跟大肥猪一样,紧身的衣服都被撑开了好几个纽扣,将她的胸露出来了,但是她依然坚持着穿着瘦子才能穿上的小号衣衫;她踩着细跟高跟鞋走了进来,不少女同学在幸灾乐祸地说小话,那些小话全都落入了朔月的耳朵里:“你说班主任那么胖,她穿那么细的高跟鞋,会不会断?”
    那女同学话音刚落,“啪嗒”一声,女胖子脚一崴,摔倒在地,臃肿的脸庞正好磕到讲台的边缘。
    “哈哈哈哈!!”朔月忍不住了,她趴在桌子上,锤台大笑!
    该!就该这样!
    当时白三叶告诉她,班主任会变胖,她还不信呢,没想到,短短三天时间,就把一个瘦美人变成了肥猪,哈哈哈!
    “谁?谁在笑我?”班主任捂着鼻子爬了起来,鼻血从她的指缝里面流出来,她很快就锁定了大笑的人,大声喊道:“朔月,你竟然回来了?!”
    朔月站起来,腰背挺直,抬起下巴,骄傲地说:“对,我回来了!”
    “你为什么回来?”
    “福利院给我交足够了学费,所以我要回来上学,把最后一周的课上完。再说了,我是班上的第一名,如果我不回来,谁来帮你拉高班上的平均分?”
    班主任气急败坏地站起来,她脚实在疼极了,索性把高跟鞋摘了下来。她把摔倒的怒火全朝朔月身上撒去:“我不要你回来,我不想要你这个学生!”说完,就把高跟鞋狠狠地朝朔月砸去!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腾空而起,叼住高跟鞋,在公众翻出了一个完美的弧度,最后落到了桌面上。
    它把高跟鞋吐掉,朔月的脑海里响起了黑猫的声音:呸,有脚臭!
    朔月噗嗤一声,笑了。
    班主任看见黑猫就像是见到鬼一样,后退三步,被讲台给绊住了脚,差点儿栽倒:“鬼……那只猫不是已经死了吗?它怎么复活了?”
    “啊!”班上许多同学发出了恐惧的尖叫,那一天,王小明拿着猫尸逗朔月的那一幕仿佛重现了,所有人都回忆起了那一天,那一具悬吊在竹竿上摇曳、还在滴着血的黑猫……
    在恐惧声中,朔月站得笔直,她的目光穿过所有同学,直勾勾落到班主任的身上:“老师,你身后有好多人哦,他们抓着你的肩膀,在说好饿啊……”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26楼 发表于: 04-16
     叮铃铃……下课了。    朔月抱着书本走出教室,她从未觉得学校会是这么的可爱,曾经蔑视她的视线在这一次全化为了惊恐。
    “小东西,别太得意,你让那么多人恐慌,将会遭到更恐怖的报复。”黑猫对她说。
    朔月哼了哼,说:“就剩下最后一周时间了,下一周就要中考了,考完我就要离开这个学校,进入高中了,他们就算想报复我,也没有时间去报复我呀!而且,你不知道,我以前被他们欺负得有多厉害,现在只是让他们害怕一下,没要他们的命就算是轻的了,他们应该谢我。”
    黑猫嘲笑:“你还能要他们的命?你有什么能力要他们的命?”
    “我……”朔月停住脚步,这个时候她想起来,杀死王小明、弄疯王大明,将班主任变成肥猪这些事情全部不是她亲自动手做的,而是白三叶做的。其实,她现在还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她决定以后一定好好修炼驭鬼法术,等她强大起来了,就不会再借助任何人的力量去报复那些欺负过她的人了。
    在学校里的最后一周里,朔月成了全校最不受欢迎的人。
    她的身边围绕着无数的流言蜚语:
    朔月失踪了三天,再回到学校里,她变了一个模样,阴沉沉的,浑身散发着不详的气息。
    她的猫死了,却又复活了。
    曾经得罪过朔月的王小明死了,经常体罚朔月的老师在短短三天内从一个90斤的性感美女变成了160斤的肥猪……这一切不诡异吗?
    没有人敢接近朔月,朔月也乐得清闲,比起蔑视,她更喜欢活在别人恐慌、惧怕的眼神里。
    在回到学校里第三天晚上,朔月下了晚自习,在所有同学都走之后,她才起身离开,刚把教室的灯关上,就有一只从她的背后袭击上来,掩住她的口鼻,将她推进了自习室里面!
    “唔……”是班主任。
    现在班主任已经胖得像个球一样了,她卡在教室门口,挤都挤不进去。但是她也堵住了朔月的去路,不让她离开。
    朔月打开灯,插着手,不开心地问:“你做什么?干嘛挡我的路?”
    班主任的脑袋肥得跟个篮球一样,曾经的大眼睛被肥肉挤成了绿豆眼,这样看上去,她显得更加的可怜。
    “朔月……小朔月,你……你是不是看得见鬼呀?”班主任颤抖地问,她的声音压得低低,似乎在害怕什么。
    朔月看了一眼班主任背后趴着的鬼,马上就明白了班主任为什么过来找她,她咯咯一笑,说:“你说呢?”
    班主任立马抓住她的手,眼泪流下来了:“朔月!你救救我!那天见到你说我身后有好多人,我……我也渐渐地感觉到了!我时时刻刻都觉得好饿、好饿,怎么吃都吃不饱,一个人走路的时候总是听到身后有吞咽口水的声音,晚上睡觉的时候,听到有人在翻我的冰箱找吃的东西!朔月,你告诉我,我身后是不是有鬼?”
    “你说呢?”朔月嘻嘻笑。
    班主任着急地说:“朔月我知道错了!以前打你都是我的不对,你说……你说我该怎么做,你才能消气?我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不想跟王小明一样死掉!我……我也不要再这个样子下去!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死掉的!朔月你知道吗?我现在吃东西完全没感觉了,不管吃多少,都觉得好饿好饿!朔月,你放过我吧!”
    朔月别过脸,不说话,她才不愿意去救班主任这个恶人呢。
    班主任跪了下来,摇着她的手,说:“朔月,我是你的班主任啊,我带了你三年的班了,你总得看着一点师生情谊……”
    “住口!”朔月受了刺激,用力地把手拔了出来,气愤地指着班主任的鼻子臭骂:“你还有脸说你是我的班主任?你经常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打我、骂我,是不是欺负我没有爸爸妈妈?你打别的同学,他们的爸爸妈妈会来学校告你的状,就只有我不会,对不对?”
    “就因为你打我,所有的同学都看不起我,觉得我是可以被欺负的对象!所以他们都孤立我、欺负我,你敢说王小明的死就跟你没有一点关系?他是受了你鼓励,欺负我最厉害的人!”
    “你没有资格当我的老师。我记得很清楚,初二那年有一场语文竞赛,明明我都已经进入复赛了,你竟然把我的名额换给了教育局局长的儿子!这就是我老师?还有……”
    “别说了!”班主任惶恐地哀求道:“朔月,以前做的事情都是我的错!我求求你,原谅我吧,你要我怎么做,你才肯原谅我呢?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愿意做,只要你把那些鬼收回去,不要整我就好!”
    “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朔月及时地刹住了口,她眼珠子一转,勾起一抹笑:“好,我有一个条件。”
    班主任迫不及待地说:“你说!”
    “我要你明天早上,在我们做早操的时候,拿着扩音喇叭,站到升旗台下面,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向我道歉。还有把你做老师的这些年里面做的错事全部都说出来。我知道你欺负的绝对不止我一个学生,还有好几个女生,你也要向她们道歉。”
    “不……不行……”班主任惊恐地说,“这样子我会被毁掉的!如果那样做,校长知道了我做过什么事情,他一定会开出我的!”
    朔月挑眉:“命和面子,你选一个,反正受苦的是你,又不是我。”
    说完就转身从教室的另一道门口走了出去,她走下楼梯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班主任仍然在跪在学校门口,那肥硕的身躯显得是那么的可笑……
    她说过,她会报复回来的,不管是十年、二十年,终有一天她会报仇的,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日竟然会这么快到来……
    朔月带着笑,走下了教学楼。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27楼 发表于: 04-16
  周四,清晨6点30分,就在所有学生在操场上排好队伍,准备做早操的时候,忽然,有人发现升旗台上站着一个庞大的身影。    “那不是初三6班的班主任吗?她好像比昨天又胖了一圈了。你说她有200斤了吗?”离升旗台最近的一个同学小声地问。
    她深吸一口气,拿起扩音喇叭,而就在这个时候,学校的喇叭也响起来了:“第八套广播体操,现在开始,一、二、三、四……”
    “我是初三6班的班主任夏曼曼,我做老师做10年了,这10年里面,我勾-引校长,跟校长保持性 伴 侣关系已经有7年了,校长每个月给我1万元,让我做他的二奶。校长允诺我,下个月就把教务处黄主任给炒了,把教务处主任的位置让我做。”
    “我不仅做校长的二奶,还经常对学生使用暴力,我对不起朔月同学,我看见她没有爸爸妈妈,不会有家长过来找我告状,所以我经常找借口打她。朔月同学,我对不起你!”
    “还有,那些家里人都是乡下农民的同学,我也经常打他们,这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们……”
    校园广播体’:“八、二、三、四、五、六、七、八,广播体操结束。”
    广播体操已经结束了,但是学生们并没有散去,而是聚集在升旗台附近,好奇地打量着这个胖女人如何自诉罪行。女人说着说着,肚子忽然咕噜咕噜叫了起来,跟她带着哭腔的自首话语通过广播传遍了整个校园。
    “哈哈哈!”学生们哄笑了起来。
    女人羞耻地哭了,但是她还在继续说下去,生怕说不够,就不能让朔月开心,就没有办法救自己的性命了。
    她不停地说,直到校长派人把她拖走,她走的时候,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娇弱的身影。
    她看到了她的笑,她想,自己做到这个份上,她应该原谅自己了吧?

    ***

    第一堂课下课之后,朔月的教室门口被一个胖女人给堵住了,那个胖女人现在已经没有办法挤进教室的门口了,一周的功夫,已经让她胖得快走不动路了。
    朔月走了出去,那胖女人艰难地挪开了一步,腾了一个地方给朔月站着。
    “小朔月,你看,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去做了,现在学校已经把我开除了,我做到这个份上,你现在可以把跟着我的鬼收回去了吧?”胖女人可怜巴巴地眨着绿豆小眼镜,可怜巴巴地对朔月说。
    朔月咯咯一笑,说:“老师你在什么傻话啊?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鬼呢?您平时可是教导我们要破除迷信,不要去相信怪力乱神的事情,不是吗?”她是刻意拨高了音调说的这句话,让教室里的学生全都听见了。
    胖女人脸色一变,惶恐不安地瞪着朔月:“你……你在说什么?昨天晚上你明明答应我的,只要我在升旗台下说出自己以前做过的事情,跟你们道歉,你就会救我一命的,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
    朔月说:“我没答应你什么,只是让你把你自己以前做过的错事说一遍,但是我没想到的是,老师你以前竟然做出了那么多的错事,现在遭到报应,也不能怪谁啦!哦,不对,你现在已经不是我的班主任了,也不是学校的老师了,阿姨……不,大婶,麻烦你离开,不要堵在走廊里,挡住其他学生的下课活动。再见~!”
    说完,朔月就一蹦一跳地走进教室里了。
    许久,胖女人才反应过来,她被一个14岁的黄毛小丫头给耍了!
    “不!朔月!”胖女人尖叫着朝朔月扑去,但是她达到下半身卡在门口里,她冲不进教室里,扑通一声,栽倒在地,整栋楼好像震了一震!
    “咕噜、咕噜……”
    这个时候,胖女人的肚子再次不争气地叫起来了,所有学生怔了一下之后,意识到这是什么声音,马上哄堂大笑。
    胖女人平常是一个骄傲的女人,但是当肚子咕噜叫起来的时候,周围的嘲笑声似乎离她远去了,她的眼睛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吃!她要吃!
    她好饿,所以她要吃很多很多的东西!
    她手掌一勾,勾到教室的门板。
    “好饿……吃……我要吃……”她呢喃着,忽然张大口,啃起了门。而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木质的铁门竟然被她啃掉了一块!
    她啃下门板之后,嘴部迅速地咀嚼,喉咙一动,很快就咽了下去。
    “班主任在吃门!”有个学生叫了起来。
    胖女人恍若未闻,疯狂地吃了几口之后,忽然把含在嘴里的木板吐了出来,她呸了几下,把和着血的木屑给吐了干净。
    “不好吃……”
    她抬起头,眼神扫了一圈围到她身边的、她曾经的学生。
    她伸手,朝学生的裤脚抓来,学生们吓了一跳,纷纷后退了好几步。她试图了好几次,都没有办法抓住学生,最后泄气地趴在地上,用贪婪的的目光,扫过一个个的学生的。
    所有人都听得见她吞咽口水的声音,是那么的洪亮,也是那么的饥饿……
    “好吃的……”她呢喃着。
    朔月看了一眼那个胖女人,然后漠不关心地整理桌面的作业,她抽屉里探出一只猫的脑袋。黑猫眯着金黄色的眼眸,慵懒地对她说:“你真的不打算管那个女人了?”
    朔月哼哼,小声地说:“她会变成什么模样,又与我何干?她以前那么欺负我,现在只是她的报应到了!”
    “那你的报应呢?”
    “我?我好端端的,又没有害过别人,又怎么会有报应呢?”
    “你真的没有害过别人吗?”
    “那当然!”不知道为什么,朔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应该能理直气壮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她看见黑猫含着嘲讽的眼眸,她莫名其妙地感到心虚了一下。
    黑猫看了她一眼,钻回了抽屉里,朔月的脑海里响起它的声音:“那女人再放任不管,很快就会出事。”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28楼 发表于: 04-16
   医院的夜,格外的宁静。    但是太平间很不平静,不时地传来“咯嘣”、“咯嘣”的声音。有一个停尸柜被打开了,一个人趴在柜子上,抓起尸体的手,一口,咬断小臂;再一口,嚼着手指头,她露出了享受美味的神色……
    第二日,a市有传闻,市内出现变态吃 人 狂 魔,在夜里面潜入医院的太平间里面,把停尸柜里的尸体吃掉了。那个变态吃 人 狂 魔 吃 人不是像正常人吃肉骨头一样,只吃肉吐骨头,而他却是细嚼慢咽,连骨头都不放过。据称,该医院的太平间看管员发现,现场有嚼烂吐出的秽物,疑似肉末与骨末的混合体。
    她穿着病服,站在医院的走廊上,歪着头,看人来人往,口水流下来了。
    “好吃……”她呢喃着,发出吞咽口水的声音。
    她抬起头,看见凌驾于夜空里的那一轮弯月,她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了,有仇恨、有怨怒。
    “朔月……”
    当天夜里,警方人员坚守医院的太平间,以为那个变态吃 人 狂 魔还会再来太平间盗窃尸体,但是他们守了一夜,在天亮的时候,却接到了别处居民的报警,据报警的内容称,在xx路发现了残尸,那尸体似乎被人啃嚼过,现场只剩下一只手,以及一些呕吐物,那呕吐物里似乎是肉末与骨头的混合体……
    那个吃 人 狂 魔,已经不满足于吃死人,而开始吃活人了……

    ***

    虹星中学。
    中午,朔月找遍宿舍内外,都没有见到黑猫的身影。
    “我的猫呢?”当舍友们都聚集在宿舍里面吃午饭的时候,朔月大声地问。
    所有人抬头匆匆看了她一眼,似乎在看到了什么危险的东西,又赶紧低下头去,继续扒饭。朔月知道这些舍友都不喜欢自己,平时也没有和她说话,但是现在黑猫不见了,她很着急!
    于是朔月又问了一遍,这一次,有个舍友不冷不热地说道:“你那只猫不是神出鬼没的吗?以前也没见你管过它。”
    “那不一样,现在它每次到饭点的时候都会回来找我要饭吃的,但是这一次我却没有看见它。”朔月气急败坏地说。
    “一只猫而已,你瞎紧张什么?你那只猫就是讨厌,以前总是发春喵喵叫,所以才被王小明给弄死了。现在还学会新技能了,那就是偷看我们洗澡,活该不见!”
    “你……算了,我不和你们说了,我自己去找!”朔月撅着嘴,打定主意再也不和这些同学问话了,她们不喜欢她,再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她郁闷地走出寝室,去别的地方寻找。
    就在朔月走出寝室的时候,之前那个回答朔月问题的女生眼神一闪,露出了狡黠的笑意……
    她找了一天,就连下午的自习课都不去上了。她把学校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搜了一个遍,也没有搜索到黑猫的踪迹。
    “这个该死的猫,说好了不离开我的,现在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我不找了,找都找一天了,累死我了,找不到我就不找了。明天我还要考试呢!”朔月气呼呼地说,明天就是一年一度的中考了。白三叶把她送回学校之前就和她约好了,等她考完试,他就来接她,还会请她去肯德基吃全家桶。
    去肯德基吃点零食,在城市里的小孩看来,是一件很平常不过的事情了,但是对于像朔月这样的孤儿来说,平常能在小卖部买根火腿肠都是一件奢望的事情,白三叶拿出肯德基来引诱她,对她来说可是天大的诱惑。
    她回去复习功课,准备明天的考试。但是她心里总是不宁静,总是会忍不住去想黑猫跑哪儿去了,她发现晚自习里,李兰不见了。李兰就是中午时在宿舍里回复她话的人,在最后一天里,所有学生都在忙着复习功课,备考明天的重要考试,李兰会去哪儿呢?
    朔月总觉得,那个李兰可能骗了她,她可能知道黑猫跑哪儿去了。
    如果黑猫是以前的小可,那她会很担心小可,害怕会再发生像王小明虐杀猫那样的事情。
    可是现在黑猫身体里住着一个身份不明的老妖怪,整条黄泉路上的鬼都怕它,普通凡人能威胁到它吗?
    晚自习过去了,朔月没有见到黑猫,但是回到寝室里的时候,看见李兰在宿舍里点蜡烛看书。
    初中的宿舍是统一开关灯,在学生上课、休息的时候是不供电的,有些勤奋的学生就会准备手电筒或者是蜡烛,这样在断电之后还能好好学习。
    李兰没有手电,所以只能点蜡烛。
    “李兰,你今天是不是说谎了?”朔月一见到李兰就问。
    “没有呀,你的猫跑哪儿去关我什么事?难道你以为是我捉了你的黑猫拿出去卖?”李兰说,她眼珠子一闪,又打起气势来说:“学校禁止学生带宠物进学校,你一直把猫藏在宿舍里面养,本来就是你的不对!”
    “你一定知道我的猫去哪儿了,不然你不会这么说的。”朔月没好气地说,说一句“不知道”不就可以了吗?为什么还要说那么多?而且还说得那么详细,好像李兰已经偷偷地把黑猫拿出去卖了。
    李兰这个时候也不掩饰了,她扶着桌子站起来,说:“没错,我就是把你的猫卖给宠物店了,你的猫总是喵喵乱叫,吵死了!”
    朔月一听就急了:“你把我的猫卖给哪个宠物店了?”
    “不告诉你。”李兰得意地说,“我是晚自习的时候把猫带出去的,宠物店的人说,纯黑色的猫很少见,虽然是只普通猫,但是还是有很多人愿意买的。你要是真的那么在乎那只猫,那你明天就出去找啊,一间一间宠物店找过去,肯定能找到的。只不过,这样做的话,你明天就不用考试了。”
    “你……”
    李兰傲慢地哼了一声,收拾好自己的书,转身回床上去了。
    朔月气得直跺脚,但是又拿李兰没办法。
    她们没有一个人察觉到,有一双贪婪而猩红的眼睛一直在紧盯着她们的宿舍门口……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29楼 发表于: 04-17
  这一夜,朔月睡得不是很安稳,她总是做噩梦,梦见小可死去的那一天的事情:跟在她身后的呼哧、呼哧的声音;悬吊在的居民楼顶上,鲜血滴答滴答地掉到地上,溅出一朵朵血花的模样。    还有白三叶那天对她说的话:“人心若正,就不会瞧不起脚边的小生命。”
    “朔月,这是第一次,也是你的最后一次,不管你过去的生活令你有多么痛苦,让你对这个世界多么的痛恨,但仅此一次,你要斩断你对过去的怨与恨,只有朝前看的人才能得到真正的快乐。”
    仅此一次……
    不知道为什么,白三叶话里面的这四个字一直在她的脑海里出现,冥冥之中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半梦半醒中,朔月感觉有人将她抱了起来,她睁开眼看,只见有一个庞大油腻的轮廓显露在黑暗的光线里。她认出来抱起她的人是谁,立即惊醒了过来,“救……”她刚要呼救,就被一双肥厚的手掌盖住了嘴巴!
    那人因为她的醒过来而露出慌张的神色,赶紧挪动着肥硕的身子朝敞开的寝室门口走去,她的身体已经比一扇门还要庞大了,但是当她挤过门口的时候,她全身的脂肪就像是海绵一般,圆润地贴着门缝滑出去了。她抬着朔月快速地抛下宿舍楼。
    “呼、呼、呼……”跑步对于女人来说实在太吃力了,她的脚步很沉重,整栋宿舍楼楼道里都是她的脚步声,但是所有人都睡得深沉,竟然没有听到她的声音。
    朔月“呜呜”地叫,使出全身的劲也挣脱不开女人的怀抱,她看见,趴在女人肩膀上的那些饿鬼都瞪着的绿莹莹的眼珠子,呼哧、呼哧地流口水,那口水沾湿了女人的肩头,正缓缓地朝她脸上滑下去。
    女人停下来了,朔月一看,原来是到了学校饭堂里面。
    朔月刚被放下,就问:“你想做什……”话音未落,忽然感觉到脑门上一痛,她眼前一黑,就软软地倒下去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朔月感觉到手臂上一疼,似乎是被刀子切割的痛楚,她痛醒来,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绑在饭堂里的长形方桌上,而手臂上的疼痛依然在继续,而且刀子在肉里面一挪一挪的,令她眼泪飚了出来!
    她想求救,但是嘴巴被堵住了,叫也叫不出来!
    女人垂涎着坐在她旁边,脖子上戴上干净的围巾,左手拿叉,右手拿刀,那姿势就像是在吃西餐牛排一样,正在切割着朔月的肉,似乎打算要把她吃了一样。
    “呜呜……”朔月眼泪不停地流,血也不停地流,血香味越浓,而女人的口水流得更厉害。
    朔月看见,趴在女人肩膀上的饿鬼从女人身上跳了下来,他们变得十分的小,像蓝精灵一样小巧,围在她正在被切割的手臂旁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开餐了。他们等不及胖女人迟钝的的餐刀切下一块嫩肉,纷纷伸出肮脏的手,抠进朔月的肉里面,往外开撕!
    “呜呜!”朔月疼得挣扎了起来,女人依然淡定地在切着她手臂上的肉,像是哄小孩一样,温柔地说:“小朔月别动呀,你动了,就会更痛。老师告诉你一件事哟,新鲜的肉永远比死掉的、冰冻过的肉美味极了。如果不是想要吃掉活生生的你,老师又怎么舍得你受苦呢?哦呵呵~~~”
    “呜呜……”朔月痛苦地闭上眼,谁能来救救她?
    就在朔月内心充满绝望的时候,一道风吹了进来,在风里面,轻轻飘荡着一个黄色的小纸人。那小纸人被风送到朔月的身边,忽然落到地面上,幻化成白三叶的模样。白三叶捏起法诀,点到女人的眉心上,大喝一声:“汝等作恶多端,竟为满足食欲,而动手伤人,再不离去,我饶你们不得!”
    只见白三叶指尖红光一闪,女人大叫一声,眼睛一闭,就往后一倒,倒在地上,四肢抽搐,口吐白沫,吐出来的都是这几日以来吃进去的人肉渣滓!
    而那些饿鬼发出惊恐的、犹如野兽的哀鸣一般的叫声,四处逃散开去。
    等所有鬼都跑掉之后,白三叶赶紧拿起女人丢掉的餐刀,割开捆绑朔月的绳子。刚喊一声“朔月”,朔月就扑进了白三叶的怀里,哇的一声,委屈地大哭了起来:“师叔,我好疼!”
    白三叶柔声安慰她:“别哭,我们这就去医院。”说完就背起朔月,快步离开了食堂。在他走出食堂门口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还在不停往外吐东西的女人,他的眼神一下子就变冷了起来,拿出手机就拨打了出去:“喂,警察局吗?这里是红星中学食堂,这几日新闻报道里的食 人 狂 魔就在这里,你们快点来捉她。”
    挂了电话之后,白三叶就匆匆带着朔月跑去学校附近的小医院里面。
    医生给朔月缝了36针,那缝合的伤疤在朔月手臂上围了一圈,像是戴了臂环一样。
    医生摸摸朔月的头,对白三叶说:“这小姑娘好坚强啊,缝针的时候,都没有流下一滴眼泪,比好多小孩子强多了。”
    等医生一走,朔月就扑进白三叶怀里,害怕地哭了起来。
    如果这一次不是白三叶及时感到,她可能就不是缝针那么简单了,说不定整只胳膊都要被班主任给卸下来了!
    如果白三叶再晚一点……那她就要被班主任活生生地吃掉了!
    朔月一哆嗦,不敢再往下想下去了。
    “害怕吗?”白三叶温柔地问。
    朔月擦掉眼泪,她伤在左臂上,左手打的麻 醉 药还没有过去,根本抬不起来,所以只能用右手擦掉眼泪说:“怕。”
    白三叶轻轻地抬起朔月的左手,看了看她手臂上的伤口,皱着眉说:“幸好割伤的是左手,没有伤到右手……朔月,明天的中考能参加吗?如果不能,那就只能等明年了。”
    “我能!”朔月坚定地说,“我不要留级,我不要再呆在那个学校里。我一定要考上高中,为你争气!”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fastpost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

      电话:0579-82133668
      工作日 8:30-17:30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