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精彩推荐:
  • 14820阅读
  • 710回复

灵异悬疑 >>44号棺材铺(更新中)
[复制链接] [复制手机版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05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746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9-25
在线
3614小时

只看该作者 30楼 发表于: 04-17
    “朔月,你是一个坚强的孩子,未来两天就辛苦你了。”白三叶摸摸朔月的头,朔月脸一红,低头说:“我会努力的。”    尽管左手在疼,但是朔月心里却暖暖的,她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从今以后绝对不做让师叔白三叶失望的事情。
    忽然,白三叶话锋一转,问道:“朔月,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挨这一刀吗?”
    “因为班主任割我。”朔月眨巴眨巴大眼睛,心想这明明是白三叶冲进食堂里救她的,为什么却问她这么明显的事情呢?
    白三叶说:“不对。”
    “就是班主任割我的呀!”朔月执拗地说。
    白三叶问:“她为什么割你呢?”
    “她……”朔月想了想,想起了她升旗台下的捉弄,不知道为什么心虚了起来,低声嘟哝道:“她不喜欢我呗。”
    “你在学校里这几天所做的事情,我都有看得到,这事情的始末,我也都知道了。”白三叶低沉着声音说,声音里透出一股严厉:“你为什么要在班上告诉她,她背后有鬼?为什么要骗她去升旗台自诉罪过?”
    “我……”朔月想要开口狡辩,但是话到嘴边,却又退了回来,她好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子有种做错事被长辈捉到的感觉了。
    白三叶叹气:“在回黄泉路的前一天晚上,我有对你说过,不管你过去过得有多辛苦,有多少人欺负你,但是那一天晚上,欺负你的人都得到了他们应有的报应,而你就应该放下了过去的仇恨,只有这样子,你才能得到真正的快乐。”
    朔月委屈地咬紧了下唇。
    “朔月,你年纪小,报复心却这么重,若是你改不掉这个性,日后很容易陷入邪道。”白三叶缓缓地说,“日后你是要继承你爷爷的衣钵的,你以后遇到鬼可能会比人还多。人,是很难看透的,可是鬼却是住在人心里面的,孩子终需要长大,老人也将会逝去,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了呢?你又该怎么去应付这些事情?”
    他伸出手指,轻轻戳着朔月的心口,说:“你唯有扶正自己的心性,日后行走在黄泉路上才不容易受到邪鬼的侵扰啊!”
    “你比一般的孩子都要成熟、坚强和聪明。现在我说的你可能还不太明白,但是你以后总会明白的。这也是我对你三位师兄的最基本的要求,你明白吗?”
    “明白了……”朔月明白,白三叶之所以会提到三位师兄,就是让她知道这个要求的重要性,今晚上白三叶对她的斥责并不是只针对她一个人的,而是对他们师兄妹的要求。
    “我送你回学校,明天好好考试。”白三叶站了起来,摸摸朔月的头。朔月站起来,焦急地说:“还有黑猫,猫不见了!我同学把它卖掉了!”
    “你是想要我把它找回来?”
    “嗯。”
    “你考完了,你自己去找。”白三叶微笑着说,“你和那黑猫有缘分,上天既然安排你们刘家看守了它一千年,而却在你这一代打开了封印,那一定是冥冥之中早有定数的。你要想把握好你们的缘分,那就不能假手于别人。在考试结束之后,你再自己去找吧,真有缘的话,你一定会找得到的。”
    “哦……”朔月闷闷不乐地应了下来。
    年纪小小的她不明白她和黑猫究竟有什么样的缘分,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去把握住这个缘分,不过她知道,既然白三叶这么说了,那她照做就是了。
    回学校去之后,一切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为了让学生们能安心参加中考,学校把吃 人 狂 魔的消息给压下来了,直到初三学生考完、并且搬离学校,也没有人提起吃 人 狂 魔的事情。
    朔月咬着牙、忍着手臂的疼痛熬过了这两天的考试,面对这么平静的学校生活,如果不是手臂上的伤提醒着她班主任曾经对她做过什么,她简直难以相信曾经一个媚俗的老师竟然会变成那样丑陋的样子。
    那天在回来的路上,白三叶告诉她,那些附身在班主任身上的饿鬼最多也就只会把班主任吃成胖子,等某一日班主任再也提供不了什么吃食给他们的时候,他们就会自己离开班主任的身边,而那个时候班主任已经不会再是原来的样子了。
    可是朔月回到学校里,每一个举动都刺激了班主任内心的恐惧以及怨恨等负面情绪。人内心的负面情绪是恶鬼一类最好的食物,感受到了班主任内心的阴暗面之后,那些饿鬼将班主任同化了,从吃普通食物到最后什么都吃,再到最后,就是吃 人。
    所以归根到底,还是因为朔月想要逞一时之气而导致了班主任的变化。
    白三叶说,鬼是最接近人内心的存在,更偏向于阴暗面,是以只要有一丝微小的邪念,都会促使他们邪化,因此在与鬼打交道的时候,一定要千万小心才是。
    白三叶还说,这次的伤疤会跟朔月一辈子,也正好能时时刻刻提醒着朔月,以后千万不要再做坏事了。
    在考完试之后,朔月回到宿舍,舍友们已经开始收拾行李,准备搬离学校。
    朔月找到李兰,拉着她问:“你究竟把我的猫弄到哪儿了?”
    李兰瞥了她一眼,说:“不知道。”
    朔月很想生气,但是想起了班主任的事情,于是就忍下火气,对李兰说:“猫咪是我最重要的家人,我不能失去他,希望你能告诉我,你把它送去哪个宠物店了?”
    “我告诉你,我能有什么好处呀?”李兰冷笑着问。
    “那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吃芝士蛋糕,你能请我吃吗?”
    “……”朔月羞愧地低下了头。
    李兰哼了哼:“就算你有这个心,也没办法请我吃蛋糕啊!你就是一个穷鬼,就算你找到了你的猫又怎么样?那已经是宠物店的猫了,你能把它买下来吗?我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说完,李兰幸灾乐祸地走开,就在她经过的时候,用力地撞了一下朔月的胳膊,那正好是朔月受伤的地方。
    疼痛迅速地钻上朔月的脑海里,她恨恨地盯着李兰离开的背影!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05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746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9-25
在线
3614小时

只看该作者 31楼 发表于: 04-17
    “请问,两天前的晚上,有没有一个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子送一直全黑的黑猫来你们店里面?”朔月考完试之后,就到学校附近的宠物店去找黑猫,她沿着街道,在找到第三家宠物店的时候,她总算是有收获了。    宠物店的店员回答说:“是的,两天前的确有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初中生抱来一只黑猫。”
    “那黑猫现在在哪儿?”朔月着急地问。
    “黑猫……现在应该在手术室里面吧,在我们店里面放了两天,刚总算是有人要买走了。”店员喜滋滋地告诉朔月,朔月吃了一惊:“手术室?你们想要对我的猫做什么?”
    “做节育啊。客人要求的……”
    话音一落,朔月就冲了进去。乖乖,她刚才听到了什么?“节育”他们想要阉了黑猫?那可不是一个普通的黑猫啊!
    朔月很快就找到了宠物店里面所谓的“手术室”,那只是一个小小的单间,房间门闭合着,也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手术室外面有一个大约三十岁的大婶在不停地张望着。朔月问那大婶:“里面是不是有一只黑猫?”
    大婶点点头,兴奋地说:“对啊,我刚买的猫,可惜它的前主人没把它绝育啊,做了这个手术,我带回家,也就不怕它会到处尿尿了。”
    “那是我的猫!”朔月焦急地跺脚,就要伸手推开门,进去救黑猫。但是她忽然间想到了一件事……
    “我为什么要救它呀?它又不是小可!”朔月嘟囔着。
    你说啊,她一个猫主人一日三餐都得吃学校的大锅饭,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吃好吃的,但是那该死的猫却要她一定要煮鱼给它吃,而且不好吃就得重做。如果不做的话,就跳上她的床上,挠破她的被子,她这几天都是盖着破洞被子睡觉的,幸好她身强体壮没有感冒,不然这几天考试可就要着凉感冒了,感冒了可就不能好好地考试了。
    那种任性又不乖的猫,她为什么要去救?
    就算要救……还是等它阉完了再救吧!
    好主意!
    朔月想想黑猫被阉割的景象,就忍不住笑了出来,她捂住嘴,默默地退后了一步,退到大婶身边,转过头,对大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谢谢阿姨!”朔月双手合十,对大婶深深地弯腰鞠躬!
    大婶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不明白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了。
    朔月一边偷笑,一边坐在大婶身边,她已经做好打算了,等黑猫做完阉割手术,她再出面和大婶说这是她的猫,请大婶还给她,这样子她连手给黑猫做阉割手术的费用都不用出了,而且,她只要一想到那偷偷占去小可身体的家伙没了蛋蛋,光是一想到这个画面,她就好兴奋呢!
    这种坏家伙,就活该被切蛋蛋,嘻嘻!
    朔月的坏心情一扫而空,她的脑海里面一下子闪现出好多好多黑猫没了蛋蛋之后的反应画面,她越想就越高兴,好期待手术快点结束,然后她把没有蛋蛋的黑猫师父带回棺材铺去……嘻嘻,想到师父师兄他们的反应,她笑得肚子疼了!
    忽然,手术室里冒出东西被撞碎的声音,朔月吓了一跳,本能地跳起来,朝手术室里面张望:“里面发生什么事了?”
    “md!竟然想阉我?”手术室里传出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朔月怔了。
    她记得这个声音!
    想在她脑海里的黑猫的声音就是这个,只不过脑海里的声音低沉暗哑,似乎的混杂着很邪恶、很可怕的声音,但是这个声音听起来更清脆,更像是个人的声音!而且……朔月歪着头,认真地分辨了一下刚刚听到的声音,没有错,她是用耳朵听到的声音!以前,这个声音是直接响在脑海里的,而不是用耳朵听的!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朔月赶紧推开门,当她看见手术室里的景象之后,她惊讶地合不拢嘴!
    穿着白大褂的宠物医生倒在地上,一个黑衣少年一脚踩在医生的肚子上,手术刀还掉在医生的手旁边上,倒映着森森的寒光……
    而那黑衣少年……
    朔月忽视掉那皮肤比女孩子还要吹弹可破,唇红齿白,似仙更似妖的脸庞,她看看少年头,就算他头发再黑,也盖不住头顶上那两只猫耳朵,而且那两只猫耳朵不是道具,是真的猫耳朵猫的习惯就是在受到惊吓或者是提高警惕心的时候,耳朵就会由竖的变成平的,养猫的人都知道,那叫“飞机耳”……
    朔月低下头,少年屁股上好长好粗一条猫尾巴,而且还一甩一甩的,猫尾打到旁边的铁制桌子,桌子竟然裂开了……
    好可怕……
    朔月脑子里响起红色警报,她僵硬地把眼睛从少年屁股上移开,当她对上少年的眼眸的时候,她吞了吞口水,几乎可以确定,这是她的黑猫变的了。因为少年的眼瞳就和黑猫一样,黄金色的眸子,中间一条竖瞳,美丽得像是透明的玻璃珠子似的……
    那眼眸里,有杀气。
    “你这臭小孩,刚才你脑子在想什么?”少年紧紧盯着朔月,脚用力一踩“噗!”他脚下的宠物医生吐血跟喷泉一样,吐完血之后,脑袋一歪,昏死过去了。
    朔月身子一抖,害怕地倒退了一步,贴在墙上:“我没在想什么啊……”
    “胡说!”少年踢开宠物医生,朝朔月走了过来,每一步,都像是一把刀子在慢慢地朝朔月‘逼’近一样。“你跟我签了血契,你在想些什么东西,我全都能感受得到!”
    “我想什么你都知道?”朔月瞪大了眼睛。
    “对,也是你来了,我才知道这里是做什么的……”一想到刚才像是只蠢猫一样被五花大绑绑在手术台上,少年就恨得牙痒痒的!这种耻辱,他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
    壁咚!
    朔月转过头。
    少年单手撑在她脑袋旁边这是出现在多少少女梦里面最帅的“壁咚”姿势啊,男的很帅,“壁咚”的姿势很邪魅,接下来就应该是霸道而浪漫的告白了,可是……少年的手掌拍到墙壁上,墙像豆腐渣一样崩了……
    看着崩坏的墙,朔月哭了。
    这样的“壁咚”一点都不帅啦!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05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746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9-25
在线
3614小时

只看该作者 32楼 发表于: 04-17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会被人送上阉割台……”少年恨得咬牙切齿,手一抓,墙壁被他捏碎了。他眼眸一沉,妖异的猫瞳折射出杀气!    朔月抖着嗓子,说:“这不是没事吗?你看起来……还挺好的……”
    “叫师父!”
    朔月咬紧嘴,眨巴眨巴眼睛,不知道为什么,这“师父”两个字,愣就是喊不出来。
    少年挠挠头,咬着牙说:“怎么?到现在,还是不肯喊我师父?这个时候,不乖乖跪下求饶,可是会死得很惨的哟。”
    朔月最讨厌被别人威胁了,忍不住顶撞说:“那你就杀吧!反正我什么都没有,杀了我,也没有什么损失,也更不会有人为我流一滴眼泪的。你要是真生气,那就杀了我好了!我不怕死!”
    “好……”少年忽然变得轻柔起来了,他伸手抬起朔月的下巴,轻声说道:“先杀了你,把你变成鬼,永远只能生活在黑暗里,我会让你品尝到永远得躲着太阳走的滋味!等你变成鬼,我有的是办法,慢慢折磨你,让你知道,死,并不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那我还是不死了!”朔月后背一凉,赶紧大声说道。她突然想起黄泉路上的那些鬼居民,于是她觉得,人死后,似乎不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尤其是,死后灵魂会落入恶魔的手中……
    朔月眨眨眼,心想这个时候服个软没什么关系的,黑猫好歹硬要她做他徒弟,做师父的总不会真的杀死自己唯一的徒弟吧?于是她捧起微笑,乖乖地认错:“我错了,你说吧,你要我怎么做,你才能消气呢?你说,我都做。”
    “我要……”少年危险的目光朝朔月的裤裆瞄了下去,朔月双腿一紧,赶紧伸手挡住少年的视线,说:“我不是男的!”
    “我知道!我自己有眼睛!”少年不耐烦地说,他收回往下瞄的视线,没好气地瞪着朔月。这个小鬼实在是太可恶了,他活了那么多年,记忆中还从未有人胆敢这么挑衅他的尊严!要是别人做了这样的事情,他肯定是要把那个人阉了,以报了这个仇!可是……该死的,敢做这样事情的人竟然是个小丫头!没蛋蛋怎么阉?
    少年的目光落到了朔月的脑后。
    14岁的女孩子头发很黑、很亮,也很长,简单而朴素地在脑后扎了一个马尾……
    他想到了一个主意,手一抬,空气中划过一道小小的气刃,朔月头一轻,马尾掉了下来,落到了少年的手中。少年唇角一勾,拿着朔月的头发在朔月面前晃了晃:“下不为例。”
    朔月看到马尾,先是一呆,然后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摸摸后脑,她摸到了平秃秃的头发……
    “啊!!”
    宠物店里面爆发出了一声惨叫!

    ***

    15分钟之后,朔月闷闷不乐地坐在街边的长椅上,而让她不开心的原因当然是翘着二郎腿,大咧咧地坐在她旁边的人了!
    她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一直留着长发,从来都舍得剪过一次,可是呢?却被一个可恶的家伙一刀剪了,而且还是贴着头皮,平根剪掉的!现在她的头发长短不一,可丑死了,这还要她怎么出去见人啊?
    少年轻轻踢她的脚,说:“喂,饿了。”
    “没钱!”朔月没好气地说。
    少年:“管你有钱没钱,你都得给我弄吃的来。”
    “你又不是人,你干嘛还要吃饭啊?你被关在瓶子里一千年,也没见你要吃东西啊!”
    “不是我饿了,是这个身体饿了。”少年无奈地说,“怎么说,我附身的都是猫的身体,普通的猫平常都要吃喝拉撒吧?”
    “哼!”
    “哼什么?”
    “没钱。”
    少年不说还好,一说,朔月的眼角余光就忍不住不停地朝少年的耳朵、尾巴瞅去,这个猫妖,竟然就这么大咧咧地和她一起坐在街道边上长椅上,也不怕吓到别人。
    而且这条路还不是偏僻的小路,一到夜里,就摆出了也是,可热闹了。不少人从他们身边路过,没注意看的人就没有留意到少年的耳朵尾巴,有人留意到了,眼神就变得格外暧昧,还拉着身边的同伴,悄声说:“你看,你说那人是在玩cosplay,还是在玩**呀?嘻嘻!”
    朔月耳朵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都黑了。
    “钱……到底是什么东西?”少年问,“没钱就不能吃饭吗?”
    “对。”
    “那要怎么样才能弄到钱?”
    “打工,赚钱。”
    “那你还快去打工赚钱?”
    朔月瞪眼,不满地问:“为什么要我打工赚钱?你看起来比我还大,你有手有脚还有尾巴,你为什么不自己去赚钱?”
    “因为你是我徒弟。”少年淡定地说,“做徒弟,就应该要伺候好师父!”
    “我不!”
    朔月话音刚落,就被少年掐住脖子,他是用了手劲的,掐得朔月无法呼吸。惊恐之下,朔月赶紧说:“好好好!反正都放暑假了,我去打工赚钱,我去给你买好吃的!”
    “要鱼。”
    “嗯嗯,我买鱼。”
    “要新鲜的。”
    “嗯嗯,要新鲜的。”
    少年松开了朔月,满意地摸摸她的头,说:“乖。”
    “哼……”朔月委屈地鼓起了小脸,师叔还要她好好和这个护身符相处呢,可是……可是找这个样子看来,她怎么可能和他好好相处嘛!什么八字轻命格弱容易招鬼,必须得找个厉害的人物保护……现在看来,她没有先被鬼弄死,就要先被这个可恶的家伙弄死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呀?”朔月忽然想到,她到现在还不知道他是谁呢。
    少年看了她一眼,说:“你只要记得叫我师父就可以了,至于我的名字,你没资格知道。”
    而在此时,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一处地方,有个黑衣人睁开了眼睛,眼睛里全是仇恨!
    “一千年了,我再次感受到了他的气息!他复活了,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不过我一定会找到他的……月姐姐,我一定会杀了这个混蛋,为你报仇的!”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05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746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9-25
在线
3614小时

只看该作者 33楼 发表于: 04-17
   中山福利院。    “先生,您只需要把这份合同签好,就能把孩子领养回去了。”福利院院长堆起笑容,转过头来,对朔月说:“朔月,你到了新的家庭里,一定要记得要听爸爸妈妈的话,还有……”院长看了来领养朔月的男子,微微一笑,说,“还有,记得听哥哥的话。”
    “……不想。”朔月撅起嘴,满心的不乐意,因为来领养她的人是……
    最讨厌的那家伙。
    少年拿着笔,笔尖点在纸上,皱着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十分钟过后,少年依然没有动笔。
    朔月等得不耐烦了:“喂,你要写就快点儿写啊!写完了就走啦,三叔都在外面等很久了!”因为在别人面前喊师父师叔很奇怪,所以在来的路上,白三叶就告诉她,以后在外行人的面前,要喊他为“三叔”。
    而这一次,白三叶还是为了能够让他们聚集在一起,所以才让他跟朔月进福利院来办领养手续,这样子,在法律上、社会上,才能是他们家的孩子。
    但是,少年拿着笔,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喂!”朔月等不到回应,用力地推了一下少年。
    少年抬起眼,瞪了她一下,然后拿起合同,板着脸问:“这纸上什么鬼画符啊?”
    朔月呆了三秒,终于反应过来了:“你是文盲吗?!”
    少年脸上飘起可疑的红晕:“一千年前,这字不长这样。”
    “……”也是,一千年前,那是唐朝吧?唐朝的文字估计和现在的中文简体字有些不一样。
    少年忽然手指用力一戳朔月的太阳穴,“嗷!”朔月一痛,还没来得及发火,少年就淡定地说:“知道了。”他回到纸上,下笔如飞,好像就戳了一下,他就全明白了现代简体字。
    “对了,你姓什么?”忽然,少年问。
    朔月说:“我没姓。”
    “你不是有个爷爷吗?你不是跟你爷爷姓吗?你爷爷姓什么来着了?”
    “刘。”
    “好吧,我跟你姓好了。”说完,少年就淡定地在姓名一栏上写下了一个“刘”字。
    朔月:“啥?”
    “你们凡人的名字不是都得有一个姓的吗?我起名总得有要有个姓吧?”少年很快把所有资料都填完了,朔月好奇地看了一下,这臭屁的家伙昨天晚上还和她说,她没资格知道自己的名字呢,现在还不是乖乖地把名字写上去了?
    “辰旭?你的名字叫辰旭?”朔月歪着头问。
    少年打个哈欠,漠不关心地说:“随便取的。都过去一千年了,谁还记得以前叫什么。”
    “……”所以,才不是她没资格知道,而是他自己早就忘记自己的名字了吧!
    少年把领养合同填写好了,交给了院长,院长笑眯眯地审视了一会儿合同,脸色忽然变得奇怪了起来。朔月问怎么了,院长奇怪地看了少年一眼,试探地问:“刘……辰旭……先生?”
    “嗯?”
    “你……您在领养人关系上填写的是……”
    “父亲。”
    “噗。”朔月喷了。
    院长尴尬地说:“这样,不太合适吧?您看起来……也不太像是能做朔月父亲的人呐。”
    少年倚着桌子问:“那我看起来像几岁?”
    “您……看起来像18岁。”
    少年满意地点头:“没错,我永远十八岁。”
    “您永远十八一枝花!”朔月没好气地说。
    少年不冷不热地笑着,伸手用力地捏住朔月的包子脸:“你这小孩嘴巴怎么这么没规矩呢?现在我可是你爸爸!”
    “偶八要……”朔月辛苦地说道。
    院长尴尬地笑着,低头看到年龄这一栏上……“10000岁以上”。她默默地把朔月拉到一边去,低声问道:“朔月,你带来的这个人,你真的要跟他走吗?他看起来脑子很不正常啊!”说完,就把年龄指给朔月看,朔月看了也很无语,她一直都以为这老妖怪最多也就一千岁,没想到竟然是一万岁以上了?
    “你真的还要跟他走吗?”院长问。
    朔月回过神来,正色回答她从小就尊敬的老院长:“是的,我要跟他走。”
    福利院外,白三叶还在车里面等她,她想起了位于黄泉路上的棺材铺,她之前是很不喜欢这个全是棺材又阴森森的地方的,但是现在只要一想起棺材铺,一想到铺子里的人,她的内心里就升起一丝淡淡的温馨感。做了14年的孤儿,她每一日都在期盼着有人能来把她领回家,当幻想变成真实,却又多出了另外一种幸福的滋味。
    她一定要去的,她也相信,那里会是她一辈子的家。
    “那好吧。”老院长担忧地看了少年一眼,她眼睛里就写着三个字“神经病”。
    不过,她还是很尊重朔月的选择。她摸摸朔月的小脸,不舍地说:“小朔月,你等了14年了,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院长嬷嬷祝你幸福,到了新的家庭里之后,你一定要记得,要听话,不要顶撞大人,手脚勤快点,多做家务,这样大人才会喜欢你。还有,如果……如果他们欺负你了,你一定要记得回来告诉嬷嬷,嬷嬷一定会去把你要回来,不让你在别人家里面受半点委屈的!”
    朔月本来好好的,当她听到老院长不舍的叮嘱,心里一酸,眼泪就涌出来了。她说:“不会的,他们不会欺负我的。”
    “也是……”老院长瞥了少年一眼,看到他的耳朵的时候,她欣慰地说:“这个要把你领回去的哥哥虽然看起来奇奇怪怪的,不过他看起来童心未泯,和别的男孩子不一样,别的男孩子调皮会欺负女孩子,你看他戴的那猫耳朵,多可爱啊!有这种少女心的男孩子,是绝对不会欺负女孩子的!”
    “噗!”朔月又喷了,那是真耳朵啊,院长嬷嬷!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05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746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9-25
在线
3614小时

只看该作者 34楼 发表于: 04-17
   办好领养手续之后,朔月就回自己房间里面去收拾行李。福利院的小孩子睡的都是大宿舍,一个宿舍里可以睡上三十多个人。    朔月收拾东西的时候,房间里的其他小孩子都羡慕地看着她,朔月明白她们在想些什么,因为过去的14年里,她每一年里都可以看到有小孩子住进这间宿舍里,又有人离开这件宿舍,而当她看见有人离开的时候,她也会用和她们一样的眼神瞅着离开的人。
    她的床对面坐着一个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子,那女孩子扎着两条麻花辫,圆圆的脸蛋,长着一口龅牙,穿着洗得发白、又明显比身体小了一点的衣服。她忧伤地盯着朔月收拾东西的背影,说:“朔月,你真的要走了吗?”
    “嗯。”
    “你说过,你会一直陪着我的,你说过,要走我们一起走的。”女孩委屈地说着,眼睛一眨,眼泪就掉下来了。
    朔月心一揪,停下了收拾东西的举动。
    是,她是说过,她不会丢下阿花不管的,她们要做一辈子的好姐妹,如果有人要领养她而不领养阿花的话,那她宁可不要去新家里。可是……可是这一次是她真正的亲人浮出水面了呀,而且黄泉路那个地方……她想到那些白面鬼,就觉得如果阿花跟着她一起走,一定会被白面鬼给吓死的,阿花的胆子可小了。
    “阿花,这一次……不是陌生人领养我的,是我的亲爷爷要把领回去的。”朔月转过身,歉意地对阿花说。
    阿花咬紧嘴唇,问:“是亲爷爷的话,那你就更容易让他也一起把我领回去啊!”
    “那个地方不合适……”朔月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黄泉路的事情。出门之前,白三叶就叮嘱过她,千万不能和普通人提起黄泉路的事情,否则会引起大麻烦!
    “我知道了……”阿花低下头,眼珠子在眼眶里打转,“其实你不应该管我的,你长得好看,学习又好,人聪明,而且也知道怎么保护自己。要不是因为我,你早就有人领回去了。”
    “不是这样的,是我性格不好,就算有人领回去了,他们过不了多久也会把我送回来的。我受不了被人领走又送回来,所以我就不愿意被人领养了,这和你没有关系。”朔月在她身边坐下,安慰她说。
    “那你陪我!”阿花忽然拉住她的手,四处看看,看见别的孩子离自己都很远,这才放心地凑到朔月的耳根子边说:“朔月,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其实……其实我找到我老家在哪里了!但是院长嬷嬷不让我去,她说她会派人去我老家找我亲爸亲妈,可是……可是这都过去三个月了,一直都没有消息。院长嬷嬷骗我说她没有找到我爸爸妈妈,她是骗我的!我有一次听到她和一个阿叔说话,那阿叔说他找到我爸妈了,但是他们就是骗我说没有找到!”
    朔月吃了一惊:“嬷嬷为什么不告诉你真相呢?”
    “不知道。”阿花吸了吸鼻子,她越发用力地抓着朔月的手臂,抓得朔月的伤口都疼了。“朔月,我们是好姐妹,是吧?你陪我去找我爸妈,好不好?我一个人……不敢出去的!”
    “好,我陪你去找。不过,我要回去和我三叔商量,我让他陪我们去找你爸爸妈妈,好不好?我三叔是有车子的,他可以载我们去。”在朔月的心里面,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是一件好事,如果大人们不帮他们找爸妈,那就自己找去,阿花是自己最好的姐妹,她找到了自己的亲爸亲妈,那就应该回到自己的家里面去,而不是继续留在福利院里,一日一日地等待着陌生人来,像是去宠物店挑宠物一样,那个长得好看就带走哪一个。
    来领养小孩的人,哪里够有血缘关系的爸妈亲呢?
    “我一定会帮你找到你爸爸妈妈的!”朔月对阿花说。
    收拾好行李,离开福利院,坐上车的时候,诺一已经变回黑猫,在副驾驶座上昏昏欲睡。白三叶开车把她送回了棺材铺。
    在开车的途中,朔月把阿花的事情告诉了白三叶,但是白三叶却摇头说:“不行,我不能答应你。”
    “为什么?去找阿花的爸妈,用不了多长时间的。而且你有车子,你可以送我们过去找阿花的爸爸妈妈。”朔月着急地解释说,“阿花跟我不一样,我是一个月大的时候就被丢在福利院门口了,可是阿花是四岁的时候,在城市里面和爸妈走丢了才会被人送到福利院去的,她记得自己的家在哪儿,也记得爸爸妈妈长什么样子,只要去到地方,阿花很快就能找到自己爸妈的。”
    白三叶摇头,温柔地对朔月说:“朔月,我不答应你,不是因为怕麻烦,而是我做不了主。你知道的,其实我并不是真正的白三叶,我只是一张纸,上面附了一点白三叶的神识,所以才能代替他出门做事的。我不答应你,只是因为我做不了这么大的主,你必须得回到铺子里,去问真正的白三叶。”
    “我不敢和他说话。”朔月委屈地扁嘴,说:“他跟你虽然长得一模一样,但是他很凶!”
    白三叶微微一笑,说:“对啊,所以我才会出现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和一个女孩子相处,说话重了怕你哭,说轻了怕你不信。你都不知道,换做是你那三位师兄,早就挨皮鞭了!他把我做出来啊,就是用来专门照顾你的。”
    朔月说:“我倒宁愿你是真正的白三叶。”
    “那是不可能的。”白三叶微笑着说,“小丫头,你回去以后,好好和主人说话,他只是严厉了一些,但并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
    “嗯……”想起店铺里轮椅白三叶,朔月就觉得,他不会答应自己的。
    但是,人要信守承诺,答应了阿花的事情,不管白三叶答不答应,她都一定会做到的!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05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746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9-25
在线
3614小时

只看该作者 35楼 发表于: 04-17
  回到棺材铺之后,白三叶拒绝了朔月的请求,理由有二,第一,他的纸人不是万能的,不能去到太远的地方,纸人一旦沾水,法术就会破灭,到时候如果出了事,远水解不了近渴,谁也救不了她;第二,朔月手臂上有伤,一周后要去医院拆线,出远门了,恐怕不能及时赶回来拆线。    朔月什么都没说,转身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坐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安静了好一会儿,越想越是不甘心。她答应过阿花一定要帮她找到父母的,就一定会做到!
    她跳起来,跑去反锁了门,然后回来偷偷地把衣服收进了背包里,放在床上。做好了这件事之后,朔月这才打开门,她去到店里面,尽管黑猫刚把铺子里的客人吃掉了,但铺子的生意似乎永远不会衰落一样,现在棺材铺又变阴凉了,依稀能看见有十几来“人”坐在棺材头上,等着钉棺。
    现在初中生都中考完了,所以苏扬回到店里面之后,也帮着明诚钉棺材、做纸人。
    朔月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两位师兄的神情,看见他们都在忙着钉棺材,都没有注意自己,于是溜到柜台下,偷偷打开了柜子。
    柜台里有两个柜盒,朔月都打开了看,发现左边柜盒装着一沓冥币、以及纸元宝;右边柜盒里装的才是粉红毛爷爷。
    朔月一边盯着两位师兄工作的背影,一边偷偷地拿出了五张粉红毛爷爷和一点冥币,她把柜盒推好之后,又很害怕会遭报应,于是双手合十,对柜子小小声地说:“我这是帮助朋友,我不贪多,以后赚了钱一定会还回来的!”说完,这才敢把钱放进口袋里,匆匆地离开。
    在走的时候,她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些坐在棺材头上的客人,暗示他们别乱说出去!
    她回到房间里,把钱从口袋里拿出来,装进背包里层里,这才抱着背包蹑手蹑脚地离开了棺材铺。
    出了棺材铺之后,她知道要离开黄泉1路,必须得以特殊的方式才能离开,单凭自己用双腿是走不出去的。所以她去寻找黄泉路里的公车站在这里住了三天,阿诚告诉她,要离开这里,是可以坐14号公车出去的,这公车是冥车,只在夜里出行,在凌晨0点钟,死者的世界和活人的世界重叠的时候,活人也会看到冥车,如果不幸搭上,那车将会带他来到终点站,而他也就再也回不去活人的世界了。
    朔月找到公车站,当她看到公车站牌的时候,她懵了。
    她一直以为黄泉路只有一部车通向外面的世界,但是公车站牌却有10块,标着14号公交车的牌子就是阿诚告诉她的唯一能通向活人世界的车。那车的路线上写的都是朔月认识的地点,那是阳间的路。
    而其他9块牌子都和14号公车牌是不一样的。
    14号公车牌是白面黑字,而其他车牌是黑面白字。
    14号公车牌上写的发车时间是6:00-23:00,而其他车牌则是19:00-6:00。
    即只有14号公车牌是白日发车,是开往阳间的。而其他车则是夜里发车,通往……其他黄泉路。
    看了这公车牌,朔月这才知道,原来黄泉路不止是自己脚下的这条黄泉1路,还有黄泉2路、黄泉3路……黄泉9路!
    她是黄泉1路的管理者,那其他路上是不是也有其他的管理者?其他的路又会是什么样的景象呢?
    原来,她并不是最特殊的。
    正想着这从未听说过的其他黄泉路,14号公车到了,朔月赶紧上车,塞进了一张冥币。
    “放多了。”司机说。
    司机脸色很白,嘴唇发紫,但他和别的白面鬼不一样的是他是有眼珠子的,所以当他看着朔月说话的时候,朔月并不觉得像是面对其他白面鬼一样难受,只会觉得这个司机顶多是一个化妆比较浓的人而已。
    朔月不敢说话,因为她始终记得阿诚以前叮嘱过她,千万不要和黄泉路的鬼说话,否则会酿成大祸。而且在黄泉路住的那三天,她也发现了,人类和鬼说话的声音是不一样,她只要一开口,就会暴露自己是活人。现在的她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所以最好还一切都遵照阿诚和师叔说的话去做。
    司机的目光落到朔月脖子上挂着的小木牌上,似乎明白了什么,笑了,踩了油门,开启了车。
    车子开了之后,朔月这才找了个位置坐下,她不敢离鬼司机太近,怕司机会害她。
    “你是新来的小东家吧?你年纪好小啊!”鬼司机一边开车,一边对朔月说话。朔月很尴尬,车子里什么鬼都没有,谁都知道司机是对她说的话,如果她不回答,就太奇怪了。
    鬼司机说:“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是不能随便告诉鬼的,朔月记得这一点。
    “小当家,别怕,我这车子就是为你们活人准备的。黄泉路里,可不止你们棺材铺里住着活人呢!”
    “什么?黄泉路里还有别的活人?”话一出口,朔月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和鬼搭话了,真想抽自己一嘴巴!
    鬼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后视镜有两块,应该是和棺材铺店面的那两面镜子是一样的,一面照鬼、一面照人,所以这部14号车应该不止是搭载活人,也搭载死人。
    “当然有。”
    “都有谁?”反正都开口了,就干脆直接聊到底好了。
    “好多人呢,都很厉害。”鬼司机笑呵呵地说,“你以后会认识他们的。小东家,你还没有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叫什么呢?”
    朔月说:“对不起,我师兄告诉我,不能随便把名字告诉给鬼听。”
    鬼司机也不怪她,笑一下,说:“也对,交出名字,那是定契约的时候。住在黄泉路的人,一般都用化名,告诉给我们听的也都是花名,小东家,你可以试试用化名。”
    “谢谢。”没想到鬼司机竟然是哥好鬼,竟然告诉她这些!
    鬼司机问:“小东家,你要去哪儿呢?”
    “中山福利院,可以去到吗?我看到路牌上没有去中山福利院的。”
    “没事,我可以送你过去。”
    “谢谢!”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05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746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9-25
在线
3614小时

只看该作者 36楼 发表于: 04-17
朔月到了福利院之后,就把阿花叫了出来。阿花出来的时候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朔月让她回去打包行李,之后就匆忙去了车站,买了最早的那班车,坐上去就走了。阿花问她为什么这么着急,她说她是偷跑出来的,晚一点儿肯定会被家里人捉回去。    “朔月,你才刚到新家,都还没有和新家里的人混熟,你就偷跑出来,那你回去会不会挨骂啊?”阿花问。
    朔月说:“不会的,你别管了。”
    “嗯。”在福利院其他人看来,朔月是被亲爷爷领养回去,所以不管朔月做得再怎么过火,亲爷爷也不可能像别的的人一样,孩子不听话就送回福利院吧?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朔月的亲爷爷早就过世了,这一次领养只不过是借了亲爷爷的名义罢了。
    “阿花,我们都已经14岁了,如果再没有家庭收养我们,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入住新的家庭了,所以这一次,我一定要帮你找到你的家人!”朔月握紧拳头,认真地说。
    大巴车缓缓行驶,渐渐开进了山里面。
    阿花的家住在大山里,山里有个村子,叫做牛湾村。
    阿花的父母因为太贫穷,所以结婚后就一起到了云起市里打工赚钱,他们在云起市里生下了阿花,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会把阿花带回老家去。但是在阿花4岁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的,她爸爸给她买了一盒雪糕,让她坐在路边吃雪糕,然后就再也没有出现了,之后阿花就被送到福利院里,而院长嬷嬷派人去阿花父母打工的工地找阿花的父母,却是怎么找,都找不到了。
    但是那时候阿花已经记得老家长什么样子,在慢慢长大的过程中,她没有放弃寻找记忆中的老家,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在地理杂志上看到一片报告,她感觉长得很像自己的老家,于是就去和院长嬷嬷说了。通过后来院长嬷嬷和大叔的秘密谈话,更让阿花确定,那个村庄就是她的老家!
    她相信,只要回去到那个老家,就一定能找到她的家里人!
    经过一天一夜的旅程,她们转了好几趟车,终于,车子停在了牛湾村的入口处。
    她们下车,走进村里面,村口到人住的地方有一条很长的过路,在路的两旁是田地,田地里长满了甘蔗,甘蔗又粗又大又长,还长得很直。
    阿花看到田地里的甘蔗,就兴奋地指手画脚,对朔月说:“朔月,我记得这个地方!你看那块地!它是我们家的!小时候,我奶奶带我下田收割甘蔗,她就是让我坐在田的旁边,她自己下去割甘蔗!”
    “我记得这条路,这条路很长,我小时候可讨厌走这条路了,每次从村口进来,走到家里面,路太长,我腿又短,每次走,都差点把腿走断。我爸爸妈妈又不愿意抱着我走,因为他们也觉得走得累!”
    “顺这条路走,第一个分岔口转进去,会见到牛棚,过了牛棚之后就能见到我家了。如果我现在说的等会儿就能看见,那这里就是我的家!”
    “朔月!你看,牛棚!”
    当看到牛棚的时候,阿花激动地抓住朔月的手,她大笑着,眼泪却流了下来。她抓朔月的手很紧,牵动了朔月手臂上的伤口,扯得她很疼,不过朔月看见阿花这么开心,也就没有忍心让她松手。
    朔月的心里渐渐地升起了不舍,因为她知道,当阿花找到她的亲人,那阿花就不会再和她一起回到云起市里面了,而她也要失去自己的小姐妹了。
    过了牛棚之后,阿花傻了眼了,因为她认不出来了。过了牛棚之后,就是村民居住的地方,大多数都起了楼房,和她记忆里的样子都改变了。朔月安慰她说:“别着急,虽然房子的模样改变了,但是路是没变的,你都记得路怎么走,那你应该也记得回家的路。你想想路怎么走,不要去想房子长什么样。”
    “嗯。”听了朔月的话之后,阿花闭上眼睛,好好想了一下,但是她记不得了。
    她们只好挨家挨户地敲门去找,在找到第三家的时候,阿花看见门口外坐着一个白发苍苍、驼背、枯瘦的老人家,她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冲过去,抱着老人就喊“奶奶”。
    朔月的泪腺被这一幕刺激到了,眼泪也忍不住流了下来,只有像她们这样从小就离开家的孩子,才会懂得亲情的可贵,才会为亲情流下眼泪。
    在这一刻,她想起她的爸妈,她到现在也不知道爸妈长什么样子,铺子里没有父母的照片,她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把她扔到福利院门口。她还想起了只有一面之缘的爷爷,爷爷没有对她说过一句话,但是却为她挡下了恶灵的攻击,为她跪下求饶,如果不是爷爷,她活不到现在。
    老人好像也记得阿花,摸着阿花的小脸,也流下眼泪来了。她拉着阿花的手,把她带进屋子里面,还拿好吃的东西来给两个孩子吃。朔月和阿花坐了很长时间的车,这个时候也饿了,拿到吃的,就狼吞虎咽了起来。
    阿花一边吃就和一边和奶奶说话,奶奶听着孙女这几年在福利院的经历,听得心酸,眼睛里都含满了泪水,看着阿花的眼神也越发的慈爱了起来。
    渐渐的,时间过去了,夜幕降临,门口外忽然传来了动静。
    奶奶站起来,拉着阿花的手,笑吟吟地对阿花说:“是你爸爸妈妈回来了,走,我们去见爸爸妈妈。”
    她们兴高采烈地走出去看,只看见门口走进一男一女还有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三个人穿的特别朴素,皮肤晒得黑黑的,手里面都拿着农具,看起来就是经常下地干农活的农民。
    奶奶拍拍阿花的手,对那对男女开心地说:“我孙女儿回来了!”
    这本来应该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那对男女的脸上,朔月只看见上面写着三个字“见鬼了!”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05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746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9-25
在线
3614小时

只看该作者 37楼 发表于: 04-17
“她们是谁?”小男孩不开心的问。    奶奶把阿花推到面前,对小男孩说:“阿文,这是你姐姐!”
    朔月一看就明白了,那对男女在抛弃阿花之后,又生了一个男孩子,福利院里除去残障儿童,数量最多的就是女孩子了,因为有些家庭重男轻女,看见是女孩儿就不想要,为了生一个男孩,就把亲生的女儿给扔了。
    “我没有姐姐,她长得好难看!”小男孩气呼呼地拿着扁担走过来,对着阿花就打:“你滚开!这里是我家,不是你家,你滚!我们家只有我一个孩子,没有你!”
    朔月火气立马就蹭了上来,阿花被打也不知道反抗的,她生气极了,冲上去抓住扁担,立马就扇了那小男孩一耳光子,而且还狠狠地推到在地上:“她是你姐姐,你不能打她!”
    小男孩瞪大眼睛:“你又是谁?不要告诉我,你也是我姐姐!”
    “我没你这个弟弟!”
    奶奶心疼地“哎哟哟”叫了起来:“你们这是闹哪样啊!”她扶起小男孩,心疼地摸摸小男孩被打得肿起来的脸,说:“阿文,疼不疼?”
    朔月看见阿花孤零零地抱着手臂站在一边,眼睛里含着泪水,好像被全世界都抛弃了一样。
    同样是被打,可是却没有人去过问阿花,朔月忽然间有点后悔把阿花送回家了。
    闹了这么一出,但是最后还是平息了下来。阿花不管怎么说,都是这家里面的人,小男孩再怎么不开心,还是得接受这个姐姐。夜色已晚,朔月也走不了,只能是留下来吃晚饭。
    她总觉得这个家庭怪怪的,他们好像都不是很喜欢女儿,阿花回来也渐渐地感受到了家里人的轻视,说话也不如刚回到家里面来的时候那么激动了。
    晚饭吃得格外的沉闷,没过多久,有个人上门来闹了,那人被阿花的爸爸挡在大门,他们吵得很大声,说的都是牛湾村的客家话,嚷得虽然很大声,但是朔月却听不懂。
    她吃完饭,和阿花到院子里洗碗的时候,看了门外一眼,门外站着一个中年男人,跟阿花的爸爸吵得满脸通红,眼里像是恨不得要杀人似的,但是看到两个女孩之后,那男人安静了下来,一直盯着她们,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后来,那男人走了,听阿花的奶奶说,那是隔壁家的老王叔,阿花的爸爸好赌,输给了老王叔很多钱。最近老王叔的儿子生病了,老王叔特别需要钱,所以就来催债来了。
    奶奶说起这件事的时候,特别心酸,一边擦眼泪一边说“造孽啊!”到这个时候,阿花被抛弃的原因渐渐浮出水面来。原来阿花的爸爸好赌成性,虽然去城市里面打工,工资比种田的高,但是后来也赌输了不少钱,养不起女儿了,只好找个借口把女儿扔了,带着媳妇回村里种田了。
    尽管种田,但是阿花的爸爸还是忍不住手痒,经常背着家里人出去和别人赌钱,输了不少。而隔壁的老王叔就是阿花爸爸的最大债主!
    这一次老王叔来闹,奶奶说她总觉得自己眼皮子老在跳,因为老王叔就一个独苗儿子,他儿子生病那么重,肯定是要催债催得很急的,可是他们家现在没有钱还债,所以奶奶总觉得好像要出什么事一样。
    晚上睡到半夜的时候,朔月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吵架,爬起来听了一下,是奶奶和阿花爸爸在说话,说得是客家话,她也听不懂,但是听起来,似乎不是很愉快的谈话,因为奶奶的声音里有哭腔。
    第二天起床,朔月说要走了,她这次偷偷出来,家里人肯定担心,而且离手臂伤口拆线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她担心再不赶回去,就赶不及拆线了。
    但是今天一起来,阿花家里人的态度变了,昨天吃完饭的时候,大家都还很尴尬不说话,但是今天忽然变得热情起来了。
    阿花妈妈不出门耕田了,而是热情地拉着朔月聊天,说要好好感谢她把女儿送了回来。而且阿花也拉着朔月的手,眼泪汪汪地说舍不得朔月回去,朔月回去之后她们就很难再见面了。朔月也很伤感,于是就点头答应留下来了。
    阿文不明白为什么家里大人们对两个外来人的态度转变那么大,他很不开心,因为他不想承认阿花是自己的姐姐,也讨厌打过自己的朔月。他闹脾气,却被妈妈赶出了门,让他到外面去玩耍,别在家里面闹。
    朔月感到奇怪极了,究竟是什么东西,让阿花一家人的态度改变这么大呢?
    她答应留下来,但是又担心家里人担心,于是就想打电话回铺子里。但是阿花爸爸却说家里面没有电话,可是她记得阿花家里面有的,就摆在客厅里面,可是等她想要找电话的时候,却找不到电话了。而客厅里却还有电话线,而电话座机却不见了。
    朔月觉得很奇怪,这种感觉很不妙。
    她在阿花家里住了三天,觉得阿花奶奶和阿花妈妈的态度怪怪的,几乎是跟她寸步不离,就连她去上厕所,都会有一个人会跟着她去,那样子,好像是在监视她似的!
    而隔壁的老王叔时不时地来串门,他儿子不是生重病了吗?他不照顾儿子,却不停地来阿花家串门做什么?不仅是老王叔来串门,就连老王叔的妻子老王婆也经常拿着好吃的糖果过来给朔月和阿花吃,不过更多的时候,老王婆都是拉着朔月的手,对她嘘寒问暖的。
    奇怪渐渐得变成不安,朔月觉得这两家人是有什么事情在隐瞒着自己,就在第三天的时候,阿花的弟弟阿文忽然跑进她们的房间里面来,关了房门对朔月说:“你快走吧,我爸妈准备要卖你了!”
    朔月吃了一惊,站起来问:“你说什么?”
    “你小点儿声!你想害死我吗?”阿文生气地说。
    朔月一呆,想起这两天的古怪,就觉得阿文说的话可能是真的,于是就压低声音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阿文说:“你们两个都走,我爸妈不卖你,就卖她!”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05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746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9-25
在线
3614小时

只看该作者 38楼 发表于: 04-17
“你们两个都走,我爸妈不卖你,就卖她!”    朔月吃了一惊,忍不住问:“不会吧?你爸妈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卖?”
    阿文不开心地说:“别太大声,我也是偷听我爸妈说的话,才知道的。我爸欠了王叔一笔钱,所以王叔打算跟我阿爸买个女孩子回去给他儿子冲冲喜。不过他们家觉得你比较漂亮,所以就比较想要买你。你要是走了,那他们就会捉我姐去冲喜,所以你们要跑,就一起跑吧,以后都别再回来了。”
    “你为什么要跟我们说这个?你不是很讨厌我们的吗?”朔月问。
    阿文说:“就算讨厌你们,也不能看着我爸妈做坏事啊!”
    “谢谢!”朔月不再犹豫,赶紧把东西收进背包里,拉着阿花的手就要逃跑。
    就在这个时候,阿花爸妈推门进来了,朔月停住手脚,转过身来,下意识就要挡住背后的书包,免得被阿花爸妈发现她要逃跑的意图。
    “你们要做什么?”阿花爸爸眼神阴沉沉地扫了一眼两个小女孩。
    阿花揪紧衣角,顿时紧张地说不出话来。
    朔月很快就反应过来,展颜一笑,故作平常地说:“没事,我们正打算换一下衣服,叔叔阿姨,你们能出去一下吗?我和阿花要换衣服了。”
    这是一个很好的借口,能打消阿花爸妈的怀疑,还能劝他们退出房间去,等他们一出去,朔月就会拉着阿花从窗户上逃跑。
    但是阿花爸妈好像识破了朔月的谎言,不退反进,朝朔月走了过来。阿花爸爸和颜悦‘色’地说:“去隔壁王叔家换吧,你王叔又给你买了好看的衣服。”
    “我不去!”朔月看他们越来越近,就知道大事不妙,想要撞开他们逃跑,慌乱中,左臂一疼,阿花爸爸竟然使劲握住她受伤的左臂,疼得她小脸苍白,身体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一样。
    阿花的爸妈把她拖出房间,把阿花关在了房门里,还打了阿文一巴掌,说他小孩子不懂事,就匆匆出门去了。
    进到隔壁王叔家,朔月发现王叔家变了一个模样,屋子里挂满了红白布条,里屋门口外左边挂着红灯笼,上面写着一个“”字,右边挂白灯笼,写着“奠”字。
    红白灯笼让朔月打了一个寒颤!
    奠谁死了?
    谁要结婚?
    阿花爸爸把她拖进老王家的厅堂里,只见老王家里摆满了纸人,好像是宾客似的。而厅中央停摆着一口小棺材,棺材前面摆着一张黑白遗照,上面是一个年纪比朔月大一点的男孩子,年纪约莫十五六岁。
    那张照片似乎有灵魂一般,看见朔月,眼珠子转了一转,笑容更加甜了。
    “这真的是你的亲闺女吗?”当阿花爸爸把朔月拖到老王的面前的时候,老王疑惑地问,阿花爸爸连忙点头:“是是是,14年前出去打工时生的崽子,今年忽然找回来了!”
    “谁是你闺女!唔唔……”朔月大嚷,却被阿花爸爸给捂住了嘴巴,她这才知道,原来阿花爸爸为了还清楚自己的赌债,就骗老王说她是他的亲闺女,只有这样,他才能把她卖给老王!
    老王也是心急儿子的,也不去分析这话的真与假了:“好好好,你快带你闺女去换衣服,我们要拜堂了!这吉时快到了!”
    于是朔月被带到旁边房间里面,阿花妈妈和老王婆一拥而上,帮她套上了喜服,梳了梳头,在朔月的头发上别上一红一白两朵小花,便绑着她出去了。
    她们把朔月推到老王面前,老王看了看朔月,见她不着胭脂,皮肤白净,五官精致,等再过一二年,模样长开了,肯定是个漂亮的女孩子。这毕竟是要成为他儿媳妇的人了,他看见儿媳妇越漂亮,当然就越喜欢。
    “道长,这时间快到了吧?”老王转过身,对一个山羊胡男人说道。
    那男人点点头,抬起手臂,身边两侧的小童子就给他披上道袍,戴上道冠,原来他是一名道士。
    那男人举着摇魂铃,嘴里念念有词,他绕着棺材顺着走了三圈,又反过来,逆时针走了三圈。他每走三、五、七步就会停下来,撒一把纸钱,看样子是有样有样的。
    爷爷死后,朔月就开了天眼,别人看不见的东西,她都能看见,她看见顺应道士的召唤,棺材里渐渐浮出一个人影,那人影就跟遗照上的少年长得一模一样,那少年对她甜甜地笑,眼睛里全是宠溺把她恶心得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道士忽然一甩拂尘,拂尘卷住少年的鬼魂,把他带出了棺材。
    道士手夹着拂尘,一边念念有词,一边弯下腰,拿起毛笔,点了一记朱砂,就走到小道童抱着的公鸡面前,念道:“今朝有我点天眼,王开魂魄附鸡身。”说完就在公鸡额头上点了一点朱砂。拂尘一甩,就把少年的鬼魂甩进了公鸡身上。
    看来,这个道士是有点儿道行的。
    道士转过身,对她们点点头,阿花妈妈立马推着朔月到棺材前,而小道童也抱着公鸡站到了朔月的对面。
    道士拿着两张黄纸,上面用朱砂写着小字,朔月依稀看到是年月日之类的东西。
    道士一剑插在其中一张黄纸上,把黄纸递到白蜡烛的火上烧:“夫,王开,生辰八字在此,敬谢判官月老过目。”
    接着,又一剑插在另外一张黄纸上,把黄纸递到红蜡烛的火上烧:“妻,王朔月,生辰八字在此,敬谢判官月老过目。”
    朔月听到自己的名字,翻了一个白眼。
    烧完生辰八字之后,道士转过身来,面对他们,点头说道:“可以拜堂了。”
    “一拜天地。”
    朔月被拧着对着门口的方向拜了一拜。
    “二拜高堂。”
    朔月被拧回去,对着王叔和王婆两夫妇拜了一拜,两夫妇看见她和公鸡拜自己,笑得合不拢嘴。
    “夫妻对拜!”
    朔月被拧向公鸡,她瞪着公鸡,那公鸡被鬼魂附上之后,眼神变了,像人一样,冲着她傻笑。而她却是冷笑,她倒要看看,这冥婚能不能办成!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05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746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9-25
在线
3614小时

只看该作者 39楼 发表于: 04-18
“夫妻对拜!”    话音一落,不等阿花妈妈强摁脖子,朔月就先低下头去,阿花妈妈“咦”了一声,正在想这小妞子怎么变得这么听话的时候,忽然公鸡啼鸣,拍打着翅膀,扇打小道童的脸,小道童被打懵了,手一松,公鸡跳到地上去。
    公鸡的双脚是被绑住的,所以一边叫一边拍打着只帮,只能在地上蹦蹦跳跳。
    朔月哈哈大笑起来。
    这场冥婚,变成了一场笑话!
    现场被公鸡搅得乱七八糟,山羊胡道士大叫:“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朔月抬起眼睛,笑嘻嘻地盯着山羊胡道士,问:“喂,臭老道,我问你,你真知道我姓名我的生辰八字吗?你觉得别人告诉你的生辰八字就是对的吗?”
    山羊胡道士一怔,指着朔月问阿花的爸妈:“怎么,这不是你们家的亲闺女吗?名字和生辰八字都不对?”
    阿花爸妈顿时尴尬了起来。
    朔月调皮地说:“你看看他们的样子,你觉得他们能生得出来我这样的女儿吗?我跟她们长得一点儿都不像!”
    这话一出,就让所有人更加尴尬了。
    “这怎么一回事!”山羊胡道士怒气冲冲地问阿花爸爸:“你知不知道你报错姓名和生辰八字,最后会害死我的吗?“
    阿花爸爸脸一红,赶紧说道:“我不知道她姓什么,不过……不过生辰八字是对的!不,她是没有姓的,她是孤儿院的小孩子,是没有姓的!她的生辰八字是我问过阿花,这个……这个生日一定是对的!”
    朔月做了一个鬼脸,瑟地说:“既然是个孤儿,那孤儿院里面记录的生日是对的吗?傻子!”
    这一下,更加尴尬了。
    朔月也是和师叔相认之后才知道自己的真正生日是早于孤儿院记录的生日三天的(孤儿院备案的生日是朔月被扔到孤儿院门口的日子与时间),而且那时候师叔叮嘱她,千万不能够随便把自己生辰八字透露给别人听,否则容易被坏人利用来做别的坏事。
    朔月当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今天出了这事的时候,她听山羊胡道士念出她的姓名和生辰八字的时候,她也就放心了,这个冥婚一定是办不成的,因为姓名、生辰八字,那山羊胡老道都没有说对!
    “那你的生日究竟是几月几日?”山羊胡道士急躁地问,他十分的生气,但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在现场所有人之中,王家夫妇知道这姑娘名字弄错的时候,不免露出失落的神情,但是却没有山羊胡道士那么急和生气。朔月觉得奇怪起来,这个道士急什么呢?
    朔月说:“我也不知道我生日是几月几日,你把我亲生爸妈找出来,也许就弄明白了,谁叫我是个孤儿呢?”
    “……”山羊胡道士瞪了朔月好一阵子,忽然阴阴笑了起来,说:“不碍事,女子出嫁后可随夫姓,生辰应当相差不多,一日一日去试、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去试,总有一日是能算对的。”
    竟然这么阴!
    朔月刚露出急色,山羊胡道士马上就发现了什么:“看来,你是知道自己生辰八字的。”
    “不,我不知道!”朔月赶紧说。
    山羊胡道士见问不出什么来,就转头向阿花的父母打听了一些朔月的事情,阿花的父母在这几天里没少跟阿花打听朔月的事情,朔月的生日就是从阿花那里透露出去的,只不过阿花也只是知道孤儿院备案的生日,而不知道朔月真正的生日。
    当山羊胡打听到朔月是出生两三天就被丢到孤儿院门口的时候,他就知道他该怎么做了。
    “出生两三天,也仅仅只是两三天而已,范围不大,慢慢搜索,也是可以搜索得到的。”山羊胡阴笑。
    朔月背后一凉,她最担心的事情就是这个,她真正的生日和孤儿院备案的日子只相差三天而已!很快就能排查得到她真正的生辰八字的。当山羊胡排查到她的生辰八字的时候,到时候,她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嫁给死人?
    但是山羊胡也不好受,他每排查一个生辰,就吐一口血,看来这随便排查人生辰八字的阴毒事情也是需要冒一定风险。但是究竟是什么,令他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呢?
    山羊胡很快就排查到她的生辰八字了,当公鸡不在灵堂里到处跳,而是安静下来的时候,朔月的小脸一下子就惨白惨白的了。
    这一下,谁来救救她?难道她真的就这样要嫁给死人为妻了吗?
    小道童把公鸡抓了起来,提到了朔月的面前。
    山羊胡清了清嗓子,喊道:“夫妻对拜!”
    小道童端着公鸡拜了下去。
    “快拜。”阿花妈妈押着朔月的脖子,就要把她的头强摁下去。
    “不!我不拜!我不要!”朔月憋红了脸,说什么都不肯拜下去!
    但是小孩子怎么比得过成日在田里面干农活的农妇?没一会儿,朔月就被阿花妈妈强按了下去。
    就在朔月低头的时候,公鸡忽然大叫了起来,拍着翅膀,跳到了地上!
    山羊胡顿时吐了一大口血,倒在了棺材上,怒骂:“这……这又怎么了?”
    朔月也迷茫,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道童扶起山羊胡,山羊胡含了一口水漱了漱口,他走过来,围着朔月转了好几圈,他也是满脸的疑惑,一直叨唠着:“怎么一回事呢?怎么就不成呢?按理而言,不该啊不该!”
    朔月哼了哼,知道山羊胡拿自己没办法了,她就挺直了腰板,说:“识相的,就放开我!你以为你是谁?学了一点道法,就可以胡作非为了?我告诉你,我也修炼道法,只不过我修炼尚浅,懂的不多,但是我师父师叔还有师兄们个个都有高强本事,你要是敢对我胡来,到时候我师叔他们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但是山羊胡听也不听她在说什么,眼睛一亮,掰开她的小手,高兴地喊道:“找到了!原来,你早就跟别人定了契约,难怪我奈何不了你!”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fastpost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

      电话:0579-82133668
      工作日 8:30-17:30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