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精彩推荐:
  • 14817阅读
  • 710回复

灵异悬疑 >>44号棺材铺(更新中)
[复制链接] [复制手机版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05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746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9-25
在线
3614小时

只看该作者 40楼 发表于: 04-18
      手心的契约?    朔月一怔,马上很快就想了起来,那时候黑猫在她手心上‘舔’了一下,马上就对她宣称说她是以后就是它的奴隶了,难道……难道说的是那个契约吗?那个契约有什么用?反正她至今没有感觉到来自契约的压力,可是却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契约在这个危难关头,竟然救了她?
    果然,找到朔月手心上的契约之后,山羊胡马上想办法破解她身上的契约。
    刚开始,朔月很担心,要是这个契约被打破了,那该怎么办?这个山羊胡道士看起来是有点儿本事的,想办法破除契约看起来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
    但……
    “噗!”山羊胡忽然喷出一口长长的血,像是火箭喷火似的,身子狂向后飞了很远,撞到了墙上!
    朔月呆了,这个效果……略显夸张啊有木有?一个好端端的人竟然能飞出去四五米远,而且吐血……朔月低头,地上一条血迹从她的脚边延续到山羊胡倒下的墙脚下,这效果夸张到简直让人无法相信的程度!但是,它就是这样真实地发生了。
    很快,朔月就反应了过来,挺直腰板,冲山羊胡吐舌头:“牛鼻子老道士,现在知道自己做错了吧?我才不是普通的小孩子呢!你一定要抓我来成冥婚,招惹我师叔和师兄也就算了,你现在还妄想破我的契?我告诉你,跟我定下契约的可是了不得的万年老妖怪!你敢单挑万年老妖怪吗?”
    山羊胡撑着墙站起来,用力一擦嘴角边的血,恨恨地说:“年纪小小,就知道吹牛皮!你当万年老妖是那么容易见的吗?我们寻常连一只千年老妖都很难见到了,更何况是万年老妖?我破不了你的契,那是因为跟你定下契约的妖是个道行强横的妖怪,但这不代表我拿你没办法!阿木,你去厨房拿菜刀来!”
    “是。”小道童马上跑出去,再回来的时候手里面拿了一把菜刀。山羊胡一拿到菜刀,就走过去,割开朔月的绳子。
    朔月心里小小得意,心想这个牛鼻子臭道士怕了自己,这是要放了自己呢。没想到,得意不了多久,山羊胡就把朔月的小手往棺材上一按,而两个小道童扑了上去,紧紧地抓住朔月身体不让她动弹,而这时候山羊胡则是高高抬起了菜刀,刀刃上寒光一闪!
    “道长你要做什么?”
    “臭道士你要做什么?”
    两张嘴异口同声地大喊,喊“臭道士”的是朔月,而喊“道长”的是老王。
    山羊胡瞥了一眼老王,问:“你还想不想要你儿子复活了?”
    老王顿时犹豫了:“想……”
    “想就闪一边儿去,这个小妞的契约定在手心上,只要把手掌斩下来,她的契约就作废了,到时候我就可以给你儿子结‘阴’亲了。”
    朔月吓了一跳,使劲地挣扎了起来,这个歹毒的道士竟然想要砍下她的手臂?
    老王于心不忍:“道长,要不……要不就算了吧?他们家还有另外一个女娃子呢,这个女娃子要是这么难弄,我们就换另外一个女娃子吧!”
    话音一落,阿花妈妈马上就跳起来摇头说:“不行不行!那是我亲闺女儿!我不能让她嫁给你家的死儿子!”
    山羊胡也说:“对!现在换人已经来不及了,我已经得罪这个小丫头了,她师父和跟她定契约的妖怪很快就会找上门来,如果不把她的契约断掉,那我们所有人都会没命!鬼生性阴险,而妖则是天性凶残啊!听我的,把她的手砍下来,然后烧成灰,再割掉舌头,这样子这小丫头就没有什么能耐把妖怪招来了!”
    朔月吓了一跳,大嚷道:“你砍我的手就砍我的手,为什么还要割我的舌头?”
    “不割你舌头,难道要你出去乱说话吗?而且看你的样子,是懂些门路的,割了你的舌头,这样你就没办法默念口诀施法逃脱了!”
    我靠!太阴险了!
    朔月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就在山羊胡狠着心要砍下朔月的手的时候,忽然,一阵阴风卷了进来,吹迷了所有人的眼睛,棺材盖一弹,砰的一身,忽然翻了起来,把靠在棺材旁边的人都撞到了一边去,一道身影从棺材里直挺挺地站了起来!
    朔月被弹了开去,她反应很快,看见小道童和山羊胡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也没有抓着自己,立马爬起来朝门口跑去。
    “捉住她!别让她跑了!”山羊胡大喊。
    屋子里其他人都反应了过来,阿花爸妈连忙冲过去挡住朔月,把她给捉了回来。
    当他们回过头来的时候,发现……
    棺材盖掀翻了,一个涂着白油漆,穿着白色寿衣的少年紧紧闭着眼睛站在棺材里可不就是朔月看见的那个附身在公鸡身上的那个鬼吗?
    被绑住双脚的公鸡蜷在角落里,歪着头,不解地看着那具尸体。
    良久,山羊胡最先反应过来:“时间……”他惊喜而又紧张地转头对自己的两个徒儿说,“你们快看看时间!”
    两个小道童马上看手表,然后一起抬头对山羊胡说:“师父,时辰到了!”
    “来不及了,就差开眼了……”山羊胡激动地说,他跑到朔月的身边,把她拉到尸体旁边,又拿起了菜刀。
    一看到菜刀,朔月就紧张得很,不停地想要逃,但是山羊胡的力气大过朔月,挣扎之中,刀子么有能砍下朔月的手,而是割破了一小刀口子。山羊胡这个时候也管不了多少了,把菜刀丢到地上,自己跳到棺材里,也把朔月抱了进来,抓着朔月受伤的手,嘀嘀咕咕吟唱着什么口诀,一边握着朔月的手比划着。
    吟唱第一句的时候,山羊胡把朔月流血的手点到尸体的眉心处。第二句的时候,点到左眼皮上,第三句点在右眼皮上,第四句点在嘴唇上。
    “王开,此时不活,更待何时?”山羊胡大喝一声,话音一落,尸体咻地睁开了眼睛!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在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05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746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9-25
在线
3614小时

只看该作者 41楼 发表于: 04-18
     朔月倒抽了一口气。    她不是没有见过鬼,可是,在她心里面,尸体比鬼魂更令她心里犯怵!
    这是为什么呢?那是因为黄泉路上的白面鬼看起来都还算是干净啊,鬼魂的身上是冷香,而尸体是什么?就是一坨死去的肉,搁久了,会长满尸斑,而且还会散发臭味……所以,尸体比鬼魂更恶心!
    尸体睁开眼,对着朔月就是盈盈一笑,开口喊道:“娘子!”
    朔月感到一阵寒意,说:“你别乱喊,谁是你娘子?”
    尸体说:“你与我拜堂成亲,你不是我娘子,那谁是我娘子?”
    “谁和你拜堂成亲啦?最后一拜明明就没有拜下去!”
    尸体只是含笑着盯着朔月,没有说话。
    这时候,山羊胡拍了下手,松了口气般地说道:“不论如何,这亲事都是结成了,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说完,山羊胡朝尸体走了过去,拿小刀割开了尸体的手心,那明明是一具尸体,但是却能流出鲜血来。山羊胡把尸体的手和朔月的手合在一起。
    朔月吓得尖叫,不停地甩手,但是根本挣脱不开。
    她感觉,似乎有什么的东西污去了她手心上的契约。
    当山羊胡松开手的时候,朔月看见自己的手心变成了青黑色。
    “这样子,你的契约就被抹去了,这是新的契约,我也不怕你的妖怪找上门来了。哈哈。”山羊胡大笑,拉着别人走了出去。
    大门合上。
    朔月回头看了看蜷在角落里的公鸡,那是王开的魂躲在里面了,那公鸡在瑟瑟发抖。而尸体从棺材里跳下来,看起来像是活的一样,但朔月知道,那肯定不是真的王开。
    这也许是王开的身体,但是绝对不是王开本人!
    因为王开的魂躲在公鸡里。
    那么,现在占据王开身体的,又是谁呢?
    尸体朝朔月走去,朔月赶紧后退,一直退到门口边退无可退,这才停下来。
    “臭妖怪!你停下来!不然……不然我打你!我也会对付鬼的。”说完,朔月摆出了奥特曼的姿势。
    尸体停在她面前,含笑说:“你要是真的懂点道法,那你早就能对付得了天一了,又怎么会乖乖地任由他借你的血给我复活?你应感谢我,若非是我,那天一早就砍下你的手、割下你的舌了。他糊涂,我可不糊涂。”
    朔月并不知道天一是谁,但是看样子,应该就是那个山羊胡了。
    “你想做什么?”朔月高声质问。
    “我想做什么?”尸体饶有兴趣地重复朔月的话,忽然抬起手,对准角落里的公鸡,公鸡高高啼叫一声,似乎有股引力把它吸进了尸体的手中。
    尸体含笑着盯着朔月,扯着公鸡的脖子递到嘴边,公鸡似乎明白他想做什么,挣扎得更厉害了。
    他张口。
    白森森的牙齿一合。
    “咯!”公鸡最后一声啼叫,眼睛永远地合上了。
    朔月捂住嘴,连尖叫声都忘记了。
    她看见,尸体喉咙咕噜咕噜地喝着血,少年的魂落到地上,无助、无力、无奈地看着自己的身体生喝鸡血,魂转过头来,绝望地看了朔月一眼,张张口,转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但是朔月看清了魂的嘴型,他在说:帮我报仇!
    可是,她又有什么能力报仇?
    她什么都不会,在棺材铺那几天,白三叶递给她的法术书,也仅仅只是道法入门,是讲解一些鬼的名字、种类、习性,以及道法的一些基础知识,简单来说,就是没有一个对付鬼的招式!
    她现在落入了尸体的手里,说不定,下场就和那公鸡一样,被尸体咬破喉咙,然后喝光血而死!
    “娘子,我想洞房。”喝完公鸡血,尸体把公鸡的尸体抛到一边去,舔舔嘴巴,说来也怪,他嘴上沾满了公鸡的血,舔干净之后,嘴唇上那一抹朔月点的血迹却没有舔掉,那血迹就像是烙印一样,清除不去。
    他俯下身子。
    朔月尖叫着,挣扎着,只听到耳边有一个冰冷却又温柔的声音:“他是天一献给我的祭品,必死无疑。而你,则是的天一给我挑的妻子,你听话,跟我洞房,我可保你一世平安、事事如意。”
    “我不要!”朔月尖叫,拍打着尸体。但是尸体好像一点都不觉得疼痛,亲着她的脸颊,慢慢地往下移。
    当尸体亲到朔月的脖子的时候,忽然被弹了起来,而朔月也感觉到有一股怪力在和尸体相冲,她跟尸体呈不同的方向冲开,她撞到门板上,竟然将两页门板硬生生地撞倒了!
    紧闭的小院子里,那些恶人都还在,正在数钱,异变发生的时候,所有人都吓得一愣。
    尸体撞到棺材上,很快就站了起来,指着朔月大声质问:“你身上有什么东西?竟然阻挡着我?”
    朔月很快就想到了,她脖子上系着一块木牌,明诚给她之后,让她不要摘下来,没想到,竟然保住了她一命。
    看来,那木牌是能对付鬼的。
    她马上把木牌摘下来,对着尸体喊说:“你别过来,我这牌子能克制鬼!”
    “天一,抢过来!”尸体气急败坏地喊。
    朔月傻了,那山羊胡马上过来抢她手里的木牌,没想到,这木牌克鬼,可是人却不怕这木牌,没一会儿,木牌就被山羊胡给抢走了,并呈递到尸体面前给他过目。
    尸体是不敢碰木牌的,但是他看见木牌之后,脸色顿时变了!
    “黄泉令!”尸体抬头,震惊地看着朔月:“你是黄泉哪条路上的人?”
    朔月壮着胆子回答:“黄泉一路!怎么样,你怕了吧?怕了,就赶紧把我放了!”
    “黄泉一路,哈哈哈!”却想不到,尸体哈哈大笑起来,“人与鬼界之间的第一路!通往幽冥地府的大门!好,太好了!”他拍着山羊胡的肩膀说,“你眼光不错,给我挑了这么一个麻烦,不过,我若成为黄泉一路小东家的丈夫,那我也就能摇身一变,变成黄泉路东家,到时,黄泉一路全由我来掌控了!”
    接着,他目光一寒,说:“把牌子收好,日后我们去黄泉路时再用。”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在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05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746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9-25
在线
3614小时

只看该作者 42楼 发表于: 04-18
   “开儿,你在说些什么?”老王夫妇一愣一愣的,朔月连忙冲他们喊道:“他不是你们的儿子,你们的儿子被他吃掉了,他是个鬼!你们不能相信他的外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尸体咯咯一笑,说:“爸、妈,你们别相信她的话。
    朔月焦急地喊:“你们要相信我,他是鬼,不是人,更不是你们的儿子!”
    但是老王夫妇看了看尸体,眼神是慢慢地变得柔软了起来,而阿花爸妈看尸体的眼神却是很迷茫的,显然根本没有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最终,没有人相信朔月的话,尸体走到朔月身边,手在朔月嘴上一抹,朔月就再也发不出声音了。
    而其他人也散了去,阿花爸妈回去之前,老王叔亲自将阿花爸妈送到门口,叮嘱他们千万不要把今日的事情说出去,朔月这才知道,原来老王夫妇没有把儿子死去的消息告诉别人,只说是生重病,而今天布置的这个灵堂是听道长安排的,但人其实是没事的,等道长办完法事,他儿子的病也就能好起来了。
    送走阿花父母和山羊胡三师徒之后,老王夫妇关上了院子们走了回来,尸体甜甜地喊了一声“爸爸妈妈”,就这么一声,可就老王夫妇什么都顾不得了,应了一声,整张脸就跟开花了一般灿烂!朔月一看就知道这下可糟糕了,这两人为了让儿子复活就什么都不顾了,尸体喊一声爸妈,更是让他们义无反顾地站在了尸体这一边。
    老王夫妇开心得不得了,闲谈了几句之后,老王婆就要下厨张罗儿子平常最喜欢吃的菜,而老王叔则是出门去看看风声,他们在家里面办冥婚,是秘密办的,对外都是说儿子生病了,并没有说出儿子死去的消息。
    在出门前,老王特地找了一根绳子,把朔月的的手给绑了,还绑在床脚,叮嘱儿子说不管怎么样,都千万不能放朔月走啊,这可是花了3000元买回来的媳妇呢!
    等老王走后,朔月就不安分了起来,跳起来,指着尸体大声问:“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尸体挠了挠头,说:“现在我占据的身体名字叫王开,你不妨也叫我王开。”
    “就算你披了人皮,你还是个鬼!”朔月气愤地嚷。
    尸体呵呵一笑,问:“名字有那么重要吗?”
    “当然重要!不……我想问的是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要借尸还魂?你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我……我是尸妖,上一具身体坏掉了,所以我换了一个身体。”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在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05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746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9-25
在线
3614小时

只看该作者 43楼 发表于: 04-18
   尸妖是什么,朔月并不懂,但看起来,尸妖应该鬼魂附身在尸体身上并进行修炼的坏鬼。而眼前的尸妖看起来是有些道行了,能只会一个道士为自己做事,而且还能盖去黑猫与自己的契约。    现在朔月感到很无助,原本,她想只是出来转一转,把阿花送回家就马上回家去,谁知道一转眼,新闻报纸里的女孩被拐卖进山村里做村民老婆的事情竟然会在自己的身上上演!就跟新闻报纸上说的那样子,女孩被卖进山里做人家媳妇之后,那家人就会用绳子绑着她,关着她,不让她出门,直到那女孩为那户人家生下小孩之后……
    难道她就这样子要给人生小孩了?
    呜呜呜,她不要。
    朔月嘴一撇,委屈得就要哭。
    王开吓了一跳,说:“你哭什么哭?我可什么都没做呢!”
    “谁说你什么都没做的?你没做绑着我做什么?”朔月把被绑着的手朝王开面前一递,说:“你松开,我就不哭。”
    “你……”王开忽然笑了,说:“你这小丫头有些骄横,不过你真的不怕我?”
    朔月瞪眼:“怕,我也不能让你知道我怕啊。我警告你,你不要妄想对我做什么,不然等我师父他们找了来,你就知道错了!我师父真的是万年老妖,像你这样的小尸妖,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不,你连做他对手的资格都没有!你连他的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
    “那真是好可怕啊……”王开笑着凑近朔月。
    朔月往床里面躲了躲,问:“你想做什么?”
    王开将她缩在了床角里,阴笑着说:“小丫头,‘生米煮成熟饭’这句话你听说过了没有?只要我们成了真正的夫妻,你师父就算不承认也会承认我的。你明白吗?我想要你。”
    说完就动起手来,朔月吓坏了,尖叫着推王开的身子:“你变态啊!我才十四岁,对一个小孩子你也下得了手?”
    “我这身体也是小孩子。”王开笑嘻嘻地抓住朔月的手。他并没有打算伤害朔月,虽然抓住了朔月的手,但并没有使上力气,弄痛朔月。
    怜香惜玉的心,他有,但是他却也没打算因为朔月的拒绝而放弃生米煮成熟饭的念头。
    就在他要剥开朔月衣服的时候,忽然!
    “喵~~”
    一声猫叫,王开顿时僵住了身体,惊慌失措地松开了朔月的手,他的样子就像是有敌人来了一样。
    朔月也吃了一惊,她四处张望,看是哪儿来的猫。
    是黑猫。
    那坏家伙也来了?朔月惊喜地想。
    不过,她很快就否决了这个想法,因为,紧闭的房间里就像是发生了猫患一样,一只黑猫、两只黑猫、许许多多只黑猫不知道打哪里冒出来一样,慢慢地朝王开走来。
    “黑猫!”王开气急败坏地跳起来,他看到黑猫,顿时原形毕露,双眼血红,嘴里长出了獠牙,他扯着自己的衣服,痛苦地大喊求救:“爸爸!妈妈!快进来!我们家里有好多黑猫,快来救救我!”
    他怕猫!
    朔月很快就发现这个事实!
    老王婆马上冲了进来,她进来的时候,王开已经变回了人的样子,抱着手臂,站在床上瑟瑟发抖,似乎很害怕的样子。老王婆心疼极了儿子,赶紧找根棍子把黑猫都赶走,但是有些黑猫身体十分的灵活,东窜西窜的,赶也赶不走。老王婆实在没办法了,就冲进来,拉着儿子把他给带了出去。
    等两母子出去之后,朔月这才松了一口气,拍着胸口,心有余悸,幸好忽然出现了这些黑猫,不然她今天可就要**了!
    她跳下床,房间里还留着十几只黑猫,大小不一,外表也不一。
    “师父,师父是你吗?”朔月对着黑猫问。
    黑猫喵喵叫,集体卖萌。
    “……”肯定不是那个爱摆臭脸的黑猫!那只臭猫根本就不会卖萌,也不会喵喵叫。朔月泄气地坐回床上去,心想自己这一次完了!
    而她不知道的是。
    屋顶上,有只黑猫在数脚趾头。
    “你连他的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哎呀呀,徒儿,为师脚趾头那么多,你说的到底是哪根脚趾头呢?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在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05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746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9-25
在线
3614小时

只看该作者 44楼 发表于: 04-18
      从此,朔月在牛湾村过上了有惊无险的“婚后生活”,那附身在王开尸体上的尸妖总是对她虎视眈眈,想要剥光她的衣服,不过……这似乎构不成什么威胁。自从尸妖房间里涌进大大小小会卖萌的黑猫,朔月急智地勾搭上了其中一只最会卖萌的小黑猫,从那以后起,她就抱着黑猫寸步不离。    从那以后起,朔月就变得乖巧许多了,正是因为她变得听话了,所以王家夫妇对她的看管也松了,但是依然没有让她出门走动,而是把她关在房间里面。朔月不哭不闹,只是和黑猫玩耍,王家夫妇见这女孩子不闹腾了,也就不去管那些黑猫是从哪里来的,权当是养一两只黑猫给朔月打发被囚禁时的无聊时光了。
    而尸妖恨得牙痒痒,他很想让溺爱儿子的王家夫妇把黑猫全都赶走,但没想到的的是原来真正的王开生前是个热爱生活的三好少年,所以当尸妖说要清除猫的时候,反而让王家夫妇感到可疑,于是也就不敢再说一句要把黑猫赶走了,因此他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朔月抱着黑猫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而自己却是不敢再走进房间里面一步。
    不过让朔月感到尴尬的一件事就是老王婆有事没事就进房间里面来,来着她的手对她灌心灵鸡汤,对她说嫁到他们家里来并不算是什么坏事,他们老王家在整条牛湾村里是最富的一户人家,在以后的日子里绝对不会亏待朔月,所以朔月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快点给他们老王家生个乖孙子。
    这尴尬得朔月满脸通红,说不出一个字来!
    生个毛线孙子啊?她才十四岁,才初中毕业!自己都还只是一个孩子,又怎么能去做别人孩子的妈呢?而且她才不想去给一个尸妖生孩子!
    不过呢,现在朔月扮演的是一个乖孩子……不,乖“媳妇”所以不管老王婆给她灌的“心灵鸡汤”让她有多么的难以下咽,她都只能打碎银牙和血吞,强打起笑容,点头说“是”!
    生泥煤的孩子啊!
    从今以后,“生孩子”绝对就是朔月最不想听到的三个字!
    她发誓,先忍气吞声熬过这段日子,等所有人都以为她是乖孩子,对她放松警惕,不再提防着她逃跑的时候,她再找机会逃跑。
    而且不仅是自己要跑,还要带上阿花跑,阿花的那对父母做人贩子的生意,现在卖的是她,以后说不定连亲生女儿都会卖!如果他们把阿花卖了,那阿花的生活绝对不会比在福利院时好,她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好朋友过上不幸的生活的。
    在被囚禁的第三天,朔月发烧了。
    她手臂上的伤口没有能够及时拆线,原本是缝合伤口的手术线,现在留在朔月的身体里,反而变成了害她伤口感染而导致高烧的病因。
    迷迷糊糊间,她听到老王夫妇在房间门口吵起来了。
    老王叔:“那孩子发高烧了,必须马上送去医院!”
    老王婆:“不行啊,我们要是把她送去医院了,那很快就有警察上门来捉我们的!”
    也是,像他们这样子买小孩来结婚的,最害怕的就是被警察找上门,这样子,到时候别说是村里面的首富,是村里面最善良的村民也都于事无补了,在警察面前,也只是犯罪。
    老王叔和老王婆在门口吵了一番,老王婆胆子比较小,不愿意把朔月送出去治病,一来怕惹麻烦,二来不愿花钱给朔月治病。而且老王婆以为这只是简单的发烧,到村里面诊所里拿点退烧药就行了。
    但他们完全没有想到,朔月这不是简单的发烧,而是因为伤口受到感染而引起的发烧,简单的退烧药只能是暂时地压制住朔月的高烧,烧退后不久,朔月的体温又升高了,没有一个平息下去的劲头。
    于是老王叔和老王婆都慌了起来,照朔月这样子发烧下去,如果真的再不送去医院,说不定烧到最后,不死也得变脑残!
    在朔月发烧差不多又过了三天的时候,老王婆和老王叔又在门口外吵起来了,他们一个人认为这好歹也是条人命,不救自己良心过不去;而另外一个人则认为这是别人家的孩子,买回来也只是为了救自己儿子的命,现在儿子活了,她也就没用了,别人家的孩子,自己救来做什么?趁着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时候,赶紧把这小丫头送走,省得以后警察来找麻烦!
    他们吵了一个晚上,吵得朔月头疼得厉害,心想自己真的错了,不应该偷偷跑出来的,现在她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山旮旯里面,也不知道师叔师兄他们有没有来找她?
    如果能再回家去,她发誓,她一定要做个听话的好孩子,一定乖乖地听师叔的话,再也不乱跑了!
    “都别吵了!”男孩子的声音插了进来,是王开的声音。他对老王夫妇说:“你们把房间里的黑猫都捉出来,我有办法救她!不会给你们惹麻烦的,如果救不回来,就把她给埋了吧!”
    然后,老王夫妇就进房间里面来,把房间里那些黑猫都给赶了出门。
    接着,王开进来了,把房门关上。
    朔月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见他越走越近,就撑着病重的身体朝床里面挪了挪。
    这个没人性的尸妖,该不会是想趁她生病的时候,对她“生米煮成熟饭”,然后摇身一变,就变成黄泉路的东家吧?
    王开捉住了朔月,手扣在朔月的手臂上,疼得她嘶嘶抽着凉气。
    “你想死,还是想活?”王开问。
    朔月委屈地说:“活……但你别乱来!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我还不如死了算了!你不要救我!”
    “好……我不对你怎么样……”王开被这小丫头气得咬牙,没想到自己在她心目中竟然是这个样子的!
    他掀起朔月的衣袖,对着伤口,俯下头去……
    “啊!”朔月叫了起来,拼命挣扎!
    这个尸妖……这个尸妖竟然在吃她的肉!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在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05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746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9-25
在线
3614小时

只看该作者 45楼 发表于: 04-18
      王开一点一点地啃噬掉朔月手臂上腐坏的肉,腐坏的部分被他咬下来,吞进肚子里,而完好的部分被他细细地****着。    唾液站沾到朔月的伤口上,渐渐的,她觉得不疼了。
    像是涂了一层麻 醉 药一般,她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这个尸妖……难道是在帮她缓解疼痛?朔月吃惊地想。
    而这个时候,王开也吃完朔月手臂上的坏肉,他爬起来,擦一擦嘴角上沾上的血,舔了舔嘴巴,说:“不必谢我。我们尸妖本就是以腐肉为食的,我现在只不过是填饱肚子而已。”
    朔月没有说谢谢,她睁大眼睛,看着王开甩头走出门去,直到现在她才反应过来,在王开走出门之前,小声说道:“谢谢!”
    王开顿时脚一个趔趄,绊在门槛上,差点儿就摔下去。
    这小鬼,反射神经也太长了吧?
    他哼了哼,说:“我只是不想我妻子那么快就死掉而已。”
    “我们最后一拜没成呢!”朔月马上打起精神来叫唤,什么事情都好商量,但唯独这一点,是绝对不能是退让的!
    王开哼了哼,掩上房门,走了出去。
    朔月躺了下来,手臂上清凉凉的,还有一点麻麻的感觉,她一点都不感到疼痛,她看了一看手臂,残缺了一小碗肉的手臂的确很丑陋,但是伤口平整,上面似乎还有一层光泽在闪亮,以一种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在复原。
    嗯……那个尸妖还不算坏,当然如果能除去脑子里那些黄色思想的话,那就更好了……
    朔月还在发着烧,受到感染的伤口已经不再构成威胁了,她合起眼睛,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迷糊中,她感觉到老王婆走进来,喂她喝了点水还有一粒退烧药,然后就走出去了。
    接下来,她好像看到那远在云起市里的她家那只可恶的黑猫慢悠悠地走了进来,幻化成人,不过这一次已经没了猫耳朵与猫尾巴。
    他坐到她床边,拿起她的手臂看了看,冷冷地笑了。
    有什么好笑的?臭黑猫,以前老说会罩着我的,怎么这一次我受苦受难,也不见你来救我?!朔月气呼呼地想。
    他拿出绷带,悠哉悠哉地给朔月缠了上去。
    缠好伤口之后,他掐了掐朔月的脸,说:“小丫头,别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尸妖以腐肉为食物,却不会救人。他们若是救一个人,那便会杀一个人,若不是你有黄泉路在背后撑腰,那尸妖早就把你当做祭品吃掉了,别人对你好一点,你就傻哔哔地去上当。为师对你那么好,怎么不见你乖乖孝敬我?”
    屁!谁说你对我好了?还我头发来!
    朔月昏昏沉沉的,感觉家里那只臭黑猫似乎来过,又似乎没有来过,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床脚下趴着好几只黑猫,就是没有一只跟家里的长得一模一样。
    不过,她手臂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过了,是谁包扎的呢?
    尸妖吃腐肉,却不会救人,还……救一人,杀一人?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在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05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746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9-25
在线
3614小时

只看该作者 46楼 发表于: 04-18
   尸妖,救一人,杀一人……意思就是说那个尸妖要杀人了吗?    朔月马上精神起来,跳下床,跑去找王开,这几天王开实在太安分了,安分到她都快忘记了这人是尸妖,尸妖究竟是好是坏的她无从考究,但从直觉上她就感觉尸妖不是什么好东西!逼良为娼、还喀嚓生喝公鸡血的的尸妖能是什么好东西?他现在安分,但以后肯定是要害人的!
    朔月跑去客厅,看见王家夫妇在吃饭,却没有见到王开,顿时心里一咯噔,暗道一声“糟糕”!
    “王开呢?”朔月着急地问。
    王家夫妇看见朔月下床了,不由得一怔,老王婆问:“你下床?你病好啦?”
    朔月摸摸自己的额头,点头“嗯”了一声,依然问道:“王开呢?”
    “说是要去给你买药,就出去了。”老王婆说完,露出一个欣慰的笑,说:“你终于开始想念自己的丈夫了?”
    想你个大头鬼啊!
    朔月翻了一个白眼,她才不会去想那个整天脑子里充满黄色思想的臭尸妖,她是担心那妖孽出门害人!
    “我要去找王开。”说完朔月转身就走。
    王家夫妇吓了一跳,赶紧放下碗筷跑过去捉住朔月,老王婆紧张地说:“你不能出去!”
    朔月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是个囚犯的身份呢!
    “好吧,我不出去。我饿了,我可以吃饭吗?”朔月问。
    王家夫妇这才松了一口气,说:“可以。”
    朔月坐下来吃饭,她始终没有把梦里面听到的那句话说给王家夫妇听,这两个人就是个溺爱孩子的父母,尸妖就是利用了他们对儿子的溺爱才会被弄出来的,她跟他们说王开是个尸妖,恐怕会先挨老王婆一巴掌。
    暂且,先等王开回来吧,这里是他的据点,他肯定还会回来的。
    吃过饭,没多久,王开回来了。
    他走进家门,手里提着一个小塑料袋,里面装的是药。而他走路的姿势是慢悠悠,甚至有些慵懒的,脸上带着一个神秘而又满足的微笑。
    朔月迎过去,捉住他的手,问:“你上哪儿去了?”
    王开略带惊讶地看着她,笑眯眯地问:“你什么时候关心起我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朔月不敢直视王开的嘴唇,他的嘴唇很红、很艳,像染了血似的。而王开本人面貌并不是很出众,但是现在的王开却浑身散发着一种妖冶的气息,似罂 粟 花,美丽但有毒。
    “你嘴唇为什么这么红?”朔月问。
    王开微笑:“我嘴唇本来就红。”
    “不不,你现在的嘴唇就像是抹了血一样!”
    “那也是你的血。”王开含笑着逼近,朔月忽然感到气氛互变,她红着脸后退了几步,直到后背抵到墙壁上,王开伸手架在她耳边,含笑柔声问道:“小丫头,你怎么关心起我来了?该不会是我救你一命,你就爱上我了吧?”
    朔月脸一红,伸手推开王开,说:“才没有!我用得着你救吗?随便来一个人把我送去医院,我就得救了,谁稀罕你的救命啦!”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在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05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746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9-25
在线
3614小时

只看该作者 47楼 发表于: 04-18
   “你说,你是不是爱上我了?”王开的脸离朔月越来越近。    现在的王开,仿佛被鲜血润色过了一般,容颜焕发出妖冶的光泽,举手投足间散发出诱人的气质,弄得朔月扑通扑通跳。
    就在她快要沉醉在王开迷人的气息之中的时候,忽然耳畔传来一声凄厉的猫叫,王开顿时弹了开去,咒骂一声:“该死的猫!”朔月这才发现,黑猫又再次出现在王家里,站满了每一个角落,数量……比以前更多!
    王开一边骂着猫,一边把药塞进朔月手里,说:“吃药用法都写在药盒子上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就退出家门口去了,看样子是要离开家出去避难一阵子了。
    等王开离开之后,朔月这才回过神来,拍拍自己的心口,暗想道:我怎么可能会对一个坏妖怪动心?不不不,我并不是在对他动心,而是那个时候他好像变得很吸引人似的,所以我才会脸红心跳的!难道妖怪都是这样子的?都会变得很吸引人,然后再杀人?这太可怕了!
    王开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朔月却敢肯定,这个王开刚才出门去,肯定没有做什么好事!
    他杀人了,肯定杀人了!
    不然嘴唇为什么会那么红那么艳?气质也从内而外改变了?
    他的变化肯定跟杀人有关系!说不好,杀的人越多,喝得血越多,他就变得更美丽更诱人!更说不好的是……到最后,王开会杀光整条村子的人!
    朔月想到这个可能性,顿时打了一哆嗦。
    老王婆一直在旁边盯着她,不让她出门去,她只好转身回房间去。就在她快回到房间的时候,老王婆忽然拉住了她,没什么好脸色地说:“怎么,吃完饭不洗碗吗?”
    朔月疑惑地看着她,吃完饭不洗碗,犯得着用这种脸色看着她吗?
    老王婆不高兴地说:“你都是我们家媳妇了,洗碗这事你还要公公婆婆干啊?我跟你说,我当时嫁给你爸的时候,我可是什么都做的!从明天起,你不能出门,你就把家里的碗洗一遍,衣服洗一遍,把柜子里的棉被都拿出来
,省得你忘记你做媳妇的本分!”
    “……”朔月很无语,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只能郁闷地应了一声。
    做泥煤的媳妇啊!真希望警察叔叔快点来把这些坏人捉起来!
    朔月不能回房间里面休息,只好去洗碗,她洗碗的时候,看了一眼院子里的黑猫,大大小小的都有,高冷傲娇卖萌撒娇的也都有。
    这真是奇了怪了,平常见到一只纯黑色的猫都很难,怎么现在老王家里面会一下子多出那么多只黑猫呢?而且数量是越来越多了……
    难道,这些黑猫是知道这里有尸妖,所以从四面八方都赶过来降妖除魔了?
    不过,如果能直接对尸妖发起攻击,那就是好了……
    一想到这儿,朔月就停下了洗碗的动作,因为,她好像想到了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在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05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746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9-25
在线
3614小时

只看该作者 48楼 发表于: 04-18
   洗完碗之后,朔月蹦进了客厅里,这个时候,老王夫妇都在客厅里面看电视。    “爸爸、妈妈!”朔月甜甜地喊。
    老王夫妇转过头来,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不过,听到她喊爸爸妈妈,二人的脸色都变得好一些了,在他们看来,朔月是已经嫁到他们家里面来了,本来就应该跟本地媳妇一样喊爸妈,但是朔月之前性格倔强,说什么都不愿意喊他们一声爸妈,但是现在愿意喊爸妈了,那他们心里当然舒服一些了。
    “什么事?”老王叔问。
    朔月站在门口,指着院子里的黑猫,笑嘻嘻地说:“爸爸妈妈,我们院子里的黑猫太多了,我感觉到王开好像很不喜欢家里面有这么多猫,要不……我们把猫捉起来,然后拿出去卖,还能小赚一笔呢,你们说好不好?”
    老王婆眼睛亮了起来,说:“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这段时间我们家里面来了好多猫啊,拿出去卖,一只卖个十几二十块,肯定赚一点。”
    老王叔没好气地说:“就二三十只猫,能赚多少啊?赶走算了!”
    朔月赶紧说:“不行啊,爸爸,我们院子里有二十七只猫,我刚才数过了。如果一只猫卖二十元,那就是五百四十元;如果一只猫卖三十元,那就是八百一十元。都是好几百元钱呢,爸爸你不稀罕这么一点钱,但是如果能有这么一点钱,拿去给开哥哥买衣服,那该多好啊!”
    一听到朔月提起王开,老王婆就开心得不得了,认为朔月心里面是有王开的,马上就站在朔月这一边了,说:“哎哟,这媳妇儿脑子活呀!算数可好啦,这把帐算出来了。好好!”她瞪一眼老王叔,说:“你不想要钱,我想!开儿还在长身体呢,多买点衣服备着,也是好的,你不卖,我卖!”
    老王叔无奈,说:“行行,随你吧!”
    之后,老王婆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弄来几个鸡笼,跟朔月在院子里捉起猫来了。
    说来也很奇怪,老王婆粗手粗脚的,没有几个猫敢靠近。朔月学喵喵叫几声,猫就自动靠过来了。朔月养过几年猫,她知道猫的一些习性,还知道城里面人当宠物养的猫是很亲近人的,但是乡下的猫却是对人抱有敌意的,说什么都不愿意靠近人,但是这些出现在老王家里面的黑猫却这么地听她的呼唤,这也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她们把院子里的猫都捉起来了,猫的数量又比朔月之前数的还多了三只,朔月还笑着说,看来家里面是个福气地,所以黑猫不停地过来,如果是这样,那他们完全可以靠黑猫赚钱啦!
    为了把猫能顺利地卖出去,朔月特地给所有猫都洗了一遍澡,老王婆觉得这是一件麻烦事,但是朔月说,猫洗干净了好看些,说不定卖出去的钱会多一些呢,老王婆这才释然。
    不过,在洗澡的时候,朔月发现有一只猫超级的不配合,而那只猫……竟然跟她家师父长得一个样?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在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05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746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9-25
在线
3614小时

只看该作者 49楼 发表于: 04-18
   她凑过去,引诱般地朝黑猫伸出了手。    “喵~~”她学猫叫,试图把黑猫诱骗过来。
    然而,黑猫满脸提防,甚至还朝后面缩了缩身子。
    “乖喵喵,我给你洗澡,不会弄疼你的。”朔月柔声哄说。
    黑猫满脸无语地又缩了一下。
    哦呵~~这还是一只有表情的猫呢!这世上有表情的猫……貌似……嘿嘿……
    “师父,是你吧?”朔月阴笑着问,“这些猫都是你弄过来的吧?我就说嘛,怎么可能会一下子就冒出这么多猫来?”
    黑猫:“……”
    朔月逗不了黑猫,就说:“你要是是我师父的话,我就不给你洗澡了,我也懒得给你洗澡呢!”
    黑猫:“……”
    “算了。这种会摆谱的猫,肯定就是我师父了。”朔月转头,懒得理会那只黑猫了,那可是个会变成男人的猫,她才不会帮男人洗澡呢!
    哪知道,刚一转身,脚边就传来柔软的猫叫,低头一看,刚刚那只摆谱的猫竟然在卖萌地蹭她的叫,还喵喵叫?
    朔月:“……”
    她的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喜欢装酷的男人的脸,嗯……那种喜欢装酷的家伙可能会卖萌吗?可能会学猫叫吗?
    当然不可能!
    “好吧……我猜也不是他。”朔月弯下腰,抱起黑猫,虽然心里面对那人吐槽千万遍,但是知道此猫非彼猫的时候,她还是感到很失落。她伤感地对手里的黑猫说:“我这次跑出来那么远,家里人都不知道我跑哪儿去了呢,他也不可能会跟过来吧!他跟过来……也不可能会救我吧?比起救我,他更喜欢看我出丑!唉……”
    她叹气,把猫泡进温水里。
    当黑猫浸入温水里的时候,满脸都写着:悔得肠子都青了!
    它究竟是犯什么蠢,来受这个罪啊?喵你个咪的!
    “喵呜~~!”澡盆里,发出了史上最凄惨的猫叫声!
    当朔月把所有的黑猫都洗完之后,朔月抱着那只跟自家师父长得很像、但是现在满脸很不爽的黑猫,她看了又看,总觉得很不舍。
    “小可……也不知道小可现在怎么样了,不知道它转世了没有,也不知道它下一世是什么……”朔月嘟哝着。
    然后她很快就打起精神来,对黑猫咧出一个笑容,说:“行,就留你一只了!长得跟我师父一样丑,肯定特别能辟邪镇宅,万邪莫侵!”
    黑猫立马一爪子拍在朔月的脸上!
    喵你个咪的,你才丑!
    决定好了之后,朔月就去和老王婆说要留下这只黑猫作伴,其他的黑猫都卖掉。其实她本来就有打算留下一只黑猫的,因为她也必须要留下一只黑猫来防身,不然那个王开肯定会找机会把她给吃了!而把黑猫全都卖出去,只要有人买了黑猫,放在家里面,那么那户人家也算是安全了,因为王开不敢接近有猫在的地方,这样,也就不至于整条村子的人都被尸妖给杀死了。
    老王婆看在她出了一个这么好主意、又勤快地给所有黑猫都洗澡的份上,想想留一个小猫陪着她打发无聊也没什么事,于是也就点头答应了。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fastpost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

      电话:0579-82133668
      工作日 8:30-17:30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