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精彩推荐:
  • 15393阅读
  • 753回复

灵异悬疑 >>44号棺材铺(更新中)
[复制链接] [复制手机版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730楼 发表于: 10-12
   夜深了,他带着他的“客人”跨进了一家店。
        “呼。”他松了一口气,摘下了斗笠,擦了一下头上的汗。唉,六月的天气已经足够热了,在这个时节里赶尸,真的太难了。
        店老板迎了上了,他打量了一下赶尸匠身后的尸体,不由得一怔,然后挤出一抹笑容,说道:“哟,青爷,这次走脚走这么大的活儿呀?”
        赶尸匠谦虚地说道:“不多不多。”
        店老板有些羡慕,问:“这回能赚一大笔吧?”
        赶尸匠叹气说:“是,你也知道我们这一行的规矩,我们夏季是不会走脚的,这个时节走一趟可难了,秋冬时节走那才叫个清清爽爽,这个时节走可不容易啊!我是熬得住,可‘客人’们就不一定能熬得住这么大的太阳了!我本来不想走这一趟的,但顾客开了三倍的价钱,我这才肯走。可……唉,越走越是后悔,顾客开的钱数高是高,但是等到了地方,我的货要是有那么一点点损伤,顾客不满意了,那可是要扣钱的,唉!”
        说完,他走进店里面,在柜台上给自己倒了一碗水,走了这一路,他可热死了。
        店老板说:“是啊,这么多具死尸,真是辛苦青爷了。”
        “不多啊……噗!”正在喝水润喉的赶尸匠抬头一看,顿时喷了店老板一脸!
        “做啥子咧?!”店老板生气地叫了起来!
        赶尸匠指着自己的“货”,脸色吓得一片白,上下牙齿不停打颤,而手指抖个不停!
        “货……”
        “你的货怎么了?很好啊。”
        赶尸匠哭了:“多了!”
        店老板回头看看排队卡在门口外面的死尸们,帮忙数了一下:“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他叹了一口气,说,“确实是太多了,不够赚得也多,不是说了顾客开了三倍的价钱吗?你赶这么多尸体,这次赚大发了,到时候应该足够你养老,从此之后再也不走脚了,对不对?”
        “是多了!”赶尸匠着急地跺跺脚,这个时候他已经冷静了下来,他冲过去,检查自己带来的货,把前面三具尸体给挪开了,然后告诉店老板说道:“我带来的死尸只有三具!”然后又指着后面的尸体说道:“剩下的这七具尸体不是我的!”
        “啊?!”店老板也惊呆了。
        店老板赶紧走过来,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后面那七具尸体,说道:“我在这儿开店,遇见了多少个走脚商人,可从来没有看见过会带来其他货物的走脚商人啊!”
        赶尸匠急得快哭了:“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我走了十年的脚,可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
        店老板又看了看那八具尸体,说道:“你先别着急,我帮你看看。”
        “唉!”赶尸匠一屁股坐下,把手里面的斗笠狠狠地摔到地面上,可见他心里面究竟有多么的郁闷。
        店老板打量那后面的尸体,他从后面开始捏起,一具一具地捏过去,脸色变得可严重了,说道:“这可不得了!青爷,你看这些尸体都是僵的!他们是僵尸!”
        “啊?!”赶尸匠呆了。
        随后,赶尸匠赶紧跳起来,过去把所有尸体捏了一个遍,脸色变得更糟糕了,说:“我……我怎么会引来这么多僵尸呢?我们一般运的都是一般的尸体,都是刚死不久的,从来没有人运过僵尸!僵尸……僵尸怎么会盯上我了呢?”
        店老板叹气:“我在这里开店这么久,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僵尸。”
        “白天的时候还是好好的,没有这些僵尸跟上来……难道是那片林子?”赶尸匠说,他努力地回想自己这一路遇到的情况,可是越想就越不能理解,“可是林子里面怎么会有僵尸呢?”
        店老板说道:“你路过了什么林子?”
        赶尸匠指着他走来的方向,说道:“就是那边的林子。”
        店老板说:“那是清玄宗山脚下的林子,清玄宗是大门派,大门派下没有妖魔鬼怪,所以他们山脚下的林子应该没有僵尸才对呀。”
        赶尸匠纳闷了:“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也许是别人带来的吧?听说那清玄宗举办了大会,邀请了天下玄门正宗前去参加盛典,所有玄门正派的人都去了,也许就是他们的客人带来的吧!啧,也不对!”店老板说说又改口,“清玄宗邀请的都是正派,他们那些玄门正派最不屑和我们这种游走于阴阳两道的人打交道,应该不会宴请养僵尸的人去才对啊!”
        店老板又指着僵尸们说:“你看他们,穿的衣服都一样,应该是被人圈养的僵尸。”
        赶尸匠叹气说道:“我可不会运僵尸,那我该怎么办呢?”
        店老板说:“你把僵尸留在我这儿吧,如果是养僵尸的人走丢的,那他应该会来我这个死尸客店来找。你继续赶你的路,把僵尸留在这儿,他们的主人找来了,我再把僵尸还给他们。”
        “好……也只能是这样了。”赶尸匠忧愁地说。
        店老板说:“你把他们都叫进来吧,搁在外面,要是再走丢,那可就麻烦了。僵尸可比你要送的货还要凶,放跑一个都会出大事!”
        “我不会啊。”赶尸匠茫然。
        店老板说:“他们都跟你走了一路了,你还不会怎么搬他们进来?就用你赶尸的那些功夫,把他们带进来就是了。”
        “……我试试吧。”赶尸匠走过去,给所有僵尸的脑门上都贴上一张符,然后敲响阴锣。
        噹的一声,僵尸跳了一步。
        “有效果。”赶尸匠于是就这么把僵尸给带进来了,店老板指了一处墙脚,让他把僵尸赶到墙脚边上,他照做,等他把僵尸都紧贴着墙壁站好之后,他回过头来,看见店老板正在打量他的“女客人”,这让他有点儿不开心,他走了过去。
        店老板叹息着对他说道:“好可惜的一个女娃娃,长得这么漂亮,这么年轻,就死了。”
        赶尸匠看了看他的“女客人”,说道:“这不是女娃娃啊,都三十多岁的一个婆娘,你怎么会说她是女娃娃呢?得了,别看我的货了,给我准备一间干净的房间吧,我要休息了。”
        “嗯。”店老板指着右边的房间说:“那间房干净,去吧,休息吧,吃的等会儿我会送去给你的。你今夜好好休息,明日赶路,别人给你开了三倍的价钱,你总得好好运货啊。”
        “嗯。”赶尸匠敲阴锣,把自己带来的三个死尸带进了客房里。
        店老板看着走在最后的“女尸”,不由得叹气:“多漂亮的小姑娘啊,怎么就死了呢……”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731楼 发表于: 10-12
   翌日,赶尸匠从房间里面出来了,领着他的这一批“货”,正准备上路、他看了一眼还静立在墙脚边上的僵尸,不由得感到失落,说道:“怎么,还没有人找来吗?”
       店老板说道:“没有。”
        “唉!”
        “你走吧。”店老板说道,“你还要赶路呢,现在六月的天气实在炎热,你再不上路,小心这一批货在路上便就被太阳晒坏了。”
        赶尸匠叹气说:“你放心吧,我自有分寸,他们在我的手里,没有那么容易坏掉。只不过……”
        店老板问:“你可是顾虑那些养僵尸的人会上来找我麻烦?”
        赶尸匠点点头,说道:“你我都知道,僵尸都i不是好养的,比养鬼还要难,也就是说,谁敢养僵尸,那个人不是性格凶残暴戾,就是法术极其高强,我担心养僵尸的人看见僵尸在你这儿,他们会为难你!”
        店老板说:“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如果真的出了事,我自己会有应对的方法的。”
        “真的?”
        “真的。”
        赶尸匠松了一口气,说:“那我先走了。”
        “快走吧,再不走,你的货就要烂掉了!”
        赶尸匠叹了一口气,对店老板说:“保重。”
        店老板摇摇手,挥别了赶尸匠,赶尸匠在柜台上拿走店老板给他准备好的包袱,垫付了一点钱,这就敲着阴锣、带着他的货朝外面走去了。
        等他走后,店老板这才转头看向那几句僵尸,忧愁地叹了一口气。

        ——【我是姗姗来迟的小分队】——

        “前面有个店!”谢九云说。
        “看到了。”辰旭拍拍小樋的脑袋,欣慰地说:“看来这个小僵尸还是有用的,他能感应到僵尸所在的位置,只要找到那些僵尸,我们就能找到小月月了。”
        “嗯,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意外。”谢九云说道,他也同样松了一口气,还以为这一路找来,他们会遇上各种各样的问题呢,现在看来,只要赶到死尸客栈,他们就能找到朔月,这下任务就圆满了。
        小樋无精打采地耸着脑袋,吐着发白的舌头,看起来情况很不好。
        “小樋,你怎么了?”谢九云问。
        无名代替小樋说道:“现在太阳出来了,他感觉到很不舒服。”
        “哦,原来是这样呀。”
        但是他们都爱莫能助,因为现在是夏季,他们自己穿的衣服都很少,就更加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给小樋遮挡太阳了。
        他们走到了死尸客栈。
        当一进到阴凉的地区,小樋精神一振,立即冲进客店里,缩在太阳晒不到的地方恢复元气。
        店老板是最先看见冲进来的小樋的,刚想这哪儿来的孩子,但转眼间就有三个人并排走进客店里来了,他赶紧迎上去:“抱歉,我们店里不接待活人……”然后,他说不出话来了,看着谢九云,他整个人都懵逼了。
        变态啊!
        谢九云朝他抛了一个媚眼,娇滴滴地说:“讨厌~,大叔你不要这样看着人家嘛,人家已经有男朋友了~!”
        店老板身子一抖,抖落无数鸡皮疙瘩,然后赶紧退后三步,远离菊花危险区。
        “那个,我们这里是死尸客店,向来只接待赶尸匠和死尸,不接待活人的。你们请回吧。”店老板看见这一行人目光在店里面扫了一圈,当他们看到站在墙脚边上静立的僵尸的时候并没有任何停留,于是就肯定他们和僵尸没有多大的关系,于是就打算请他们离开了。
        无名说道:“不,其实我们也是赶尸匠。”
        店老板:“咦???”然后他看了看进门来的这三人,三个人长相都很上镜,要知道赶尸匠是要看满十六岁,而起都要挑选长相最丑陋的人来赶尸,这样子死尸就不会为难长得丑的赶尸匠了,就外型上,进门来的这三人都不达标啊!而且三个活人……赶的是什么尸?
        无名指着躲在角落里恢复元气的小樋说:“我们赶他。”
        “赶他?”店老板又是一怔,下意识地朝小樋看去,只见那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少爷……当他看见小樋穿的是民国款式的寿衣时,他就明白了,这确实是个死尸。
        小樋对他露出了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
        “啊!”店老板吓得脚一软:“他……他笑了?”
        “笑了就是笑了,没见过会笑会哭的僵尸呀?你信不信我等会儿让他哭给你看?”辰旭说。
        一听这话,小樋就扁嘴了,委屈了。
        “啊……”店老板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见表情如此丰富的死尸……不,僵尸!
        “不说废话了,”无名走向前,扶住脚软的店老板,指着站在墙脚的那些僵尸,问:“老板,你有没有看见跟这些僵尸在一起的一个小女孩?她十五岁,长得很漂亮,还有,扎着丸子头!”
        “啊?”店老板又是一怔,这个形容怎么那么耳熟?他有种不详的预感,因为这个形容让他想起了一个人,那可不就是昨天晚上他看见的那个小女孩吗?他想起了昨天晚上自己和赶尸匠的对话,他在感叹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死得太早的时候,那赶尸匠却皱着眉头说:这不是女娃娃啊,都三十多岁的一个婆娘,你怎么会说她是女娃娃呢?
        三十多岁的一个婆娘?
        难道是哪里出错了吗?
        他心里感到惶恐不安,难道说赶尸匠带走了另外一具“女尸”而不自知?搞不好那还是一具僵尸!
        养僵尸的人法力高强,内心变态,要是他们找的是那个“女尸”,那赶尸匠就糟糕了!
        于是他小心翼翼地问:“这些僵尸都是你们的?”
        “嗯。”
        看见来人没有动怒的迹象,他又继续问:“你们养僵尸来做啥呢?”
        “没做啥,”无名答道,“这些人死后变成僵尸,为天地不容,无处可去,所以我们就收容了他们,给他们提供一个场所进行修炼,我们不会特意去使唤他们,他们如果想离开我们家,我们也不会拦着他们。”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732楼 发表于: 10-12
“收容……”店老板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也是感到吃惊得很,这人家得有多大的胆子,才有勇气去收容僵尸呀? “别说这么多了。”无名心急地问道:“老板,你到底有没有见到我刚刚说的那个小女孩?”
        店老板警惕地问:“你那么着急地找她,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无名说:“她是我女儿!”
        辰旭伸出一脚,把死光头踹到一边去,挤到店老板面前说:“她是我家乖徒儿!”
        谢九云无语中,请问这有冲突吗?为什么要抢着说呢?
        店老板感觉到更加不妙了,因为这两人的语气听起来不像是来找僵尸的呀!他连忙问:“难道,她是活的?”
        “废话,我宝贝徒弟当然是鲜活鲜活的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呢?”辰旭听到这句话,表示心里超级不爽!
        “哎呀!”店老板一拍大腿着急地说道:“那你们就得赶紧去追了!我那老哥们是位赶尸匠,他昨夜里来到我这儿落脚,他要运的是三具尸体,回头一看,发现身后还跟着跟着这些僵尸!那时候,他带的那三只死尸里,最后一个……我留心了,就是你们说的那女孩子!但我那老哥们却把那女孩子当做了三十多岁的婆娘,看起来是中邪法了。当时我没有多问,现在你们来了,我看事情是要闹大了!你们快追去吧,不然我老哥们要把那女孩子带去交差了!”
        辰旭紧张地问:“那人他朝哪儿去了?
        店老板说:“我没问。”
        辰旭急了:“你怎么什么都不问呀?”
        店老板叹气说:“干我们这一行的,本来就是不应该多问生者来路,死者去路,最好就是什么都不管不顾,这样子我们才能平安过一世。”
        “老纸现在就不让你平安过一世!”辰旭暴走,谢九云赶紧冲过去从后面拦住了他,着急地叫道:“喵神!冷静!深呼吸,深呼吸~!别发脾气,你发脾气,就更不能找到小月月了!”
        辰旭一听到朔月的名字,顿时就冷静了下来,他心情很不好,说道:“可是这个老东西一问三不知,我们又怎么可能会知道小月月现在身在何处?!”
        谢九云安抚他说:“我们现在问他那赶尸匠是往什么地方走了,他确实是不知道的。但是我们可以问他附近的死尸客栈在什么地方呀!那个赶尸匠不管往哪儿走,都应该是要赶往死尸客栈去落脚的,你说是不是?”
        “对哦!”辰旭这才冷静了下来。
        谢九云松开他,好声好气地问:“老板,你知道这附近的死尸客店位落于什么地方吗?”
        店老板说:“往南走三十里有一间;往北走四十里有一间;往西走五十里有一间。”
        “……”
        你他喵的,这是要他们三人分头行动的说法啊!
        “我往南走。”辰旭第一个抢答。
        无名对他嗤之以鼻,说道:“真不愧是懒猫,就连选一个方向都选择一个最短距离的走。哼,那我也就只有勉为其难地朝西走了!”
        谢九云对这两人的怄气感到很无语,往那边走有什么关系吗?反正最终目的还不都是为了找朔月?只要人能找到,那路程走长走短都没什么关系吧?他看看这两位大爷,无奈地叹气:“好吧,我好像没有别的选择……我往北。”
        “走!”
        谢九云眼疾手快,连忙抓住那两只说走就走的大爷:“喂!至少先约好见面方式吧?如果你们去到下一间死尸客栈,都没有那个赶尸匠的消息,马上就往回走!如果我们失散了……嗯,首先!你们两个听好了,我们是要去找人的,不要因为找人而把自己弄丢了!所以我接下来和你们说的话十分重要!你们两个都给我听仔细了!”
        辰旭蔑视:“你觉得本大爷会迷路吗?”
        谢九云:“非常有可能。”
        无名得意:“蠢猫出了门,可能会迷路,但是我可不会,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怎么可能会迷路?”
        谢九云蛋疼:“你比喵神更有可能迷路。”
        无名大囧!
        “大叔啊,你都避世15年了,15年后人世间究竟变化成了什么模样,你根本就不知道。最重要的是,你口袋里面一毛钱都没有。在你的观念中,15年前1元钱可以买一碗粉吃,但是15年后1元钱掉在地上都没人捡,连搭公车都不够……”谢九云捂脸,忽然间明白了为什么白三叶要叫他来盯紧这两人了,因为这两人如果没有人盯着,就是:
        超大龄问题儿童!
        现在最大的难题不是找不找得到朔月,而是:别找到了朔月,反而把这两人给弄丢了。
        谢九云的心也是很累的……
        “大叔,喵神,如果万一,不幸,你们迷路了,找不到回家的路了,然后又没有钱买东西吃,我有一条建议给你们……”
        “什么建议?”
        “去找当地警察。”谢九云黑着脸说,“就算你们没有身份证,警察也会收容你们这两个流浪汉,并提供吃的、住的。”
        辰旭撇嘴:“我讨厌警察。”
        无名也不爽:“走我们这一条道的,从来不和警察打交道,免得被他们的气给影响了我们的气。”
        “……”谢九云扶额,“还有第二个方法。”
        “什么方法?”
        谢九云黑着脸说:“请记住这一串数字:(444)4149414!如果迷路,请尽快找到手机打电话回店铺里,店铺里会有人专门给你们指点方向的!”
        “这个可以有。”无名点头。
        辰旭多想了一层,问:“如果借不到电话呢?”
        “那还有最后一个办法……”谢九云露出了一个绝望的笑容,“拿起刀子,往脖子一抹,你们肉身死后,灵魂会立马飞往黄泉1路的。这是最快回家的办法了。如果你们都不愿意使用前面两种办法的话,请使用这最后一条办法!”
        辰旭和无名听到这句话,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733楼 发表于: 10-12
    他们分头行动了。
        辰旭和无名一前一后地离开了死尸客店,谢九云还留下来。
        谢九云眼泪汪汪地对客店老板说:“叔,你有没有衣服能不能借我一套?我知道你们这种客店,一般都是为赶尸匠提供方便的,你们店里面还给他们准备了赶尸材料,为了补充他们在漫长旅程中的损失,所以你们这里应该是有给赶尸匠准备的衣服,是不是?”
        客店老板无奈地看了看他这一身“奇异装扮”,说:“对的,不过我们不是为了赶尸匠而准备的衣服,而是为了死尸准备的裹尸布……”
        “裹尸布也行!”谢九云迫不及待地说,“只要能让我换的这一身衣服,你让我穿什么都行!”
        于是10分钟过后,一个全身被包裹得密不透风的谢九云闪亮登场。
        “叔,有剪刀吗?这衣服……好热!”谢九云泪流满面,这6月的天,伤不起啊!这裹尸布太严实了,闷得他快成烧猪了!
        客店老板很好人,拿出一把剪子,咔嚓几下,就帮谢九云剪成了短袖和短裙……
        “呃,为什么我感觉我还是在穿着裙子呢?”谢九云无奈地说,这个裹尸布其实就是一个连帽长袍,把腿部、手部的布料剪开……那也就是从长裙变短裙的区别。
        “不过也无所谓啦,这套衣服比较符合我的风格。”谢九云捂脸,之前的那套太小女生了,而且还是粉红系!套在他身上,硬生生把他逼成伪娘,这一套“衣服”虽然不是精心设计的,款式也不能看,颜色也跟屎一样,但至少看起来不女性化。
        出门在外就不要要求那么多了。
        “谢谢大叔,我走了。”谢九云挥挥手,这就出门去。
        客店老板赶紧叫住他,问:“等会儿,你们都走了,那这些僵尸怎么办呀?”
        谢九云指着缩在角落里面躺尸的小樋,说:“放心吧,入夜之后他会把僵尸赶走的。”
        “僵尸赶僵尸?”客店老板一怔,这可真是闻所未闻。等他回头再找叶九云问话的时候,发现谢九云已经走远了。
        他看着空荡荡的门口,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他们怎么走得都这么急呀?我话都没说完呢,就算他们赶往下一个死尸客店,万一青爷走的不是那些路,他们也是一样找不到那女孩子的,唉!青爷啊青爷,你这一次,惹大麻烦了!”

        ——【我是凌晨的l形桌子!】——

        又,到了傍晚时分。
        “唉……”山林小路间飘来一声叹息,一个长相极其丑陋的男人领着三个“人”出现在山林小路的尽头。夕阳西下,渐渐地隐没山头,男人从肩包里拿出了干粮和水,一边慢腾腾地走着,一边吃着干粮。他嘀咕着:“这一次真不应该接这个任务,这路实在太长、太受罪了!”
        他看见有一块大石头,于是就坐下。
        他敲敲阴锣,指着旁边说道:“你们到那边站着去,我们歇歇脚。”
        那三具死尸便听话地站到旁边去。
        他吃一口干饼,喝一口水,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听到了很奇怪的声音。
        “咕噜噜……”
        他耳朵动了动。
        “咕……”
        这是什么声音?
        他的心提了起来,他朝那奇怪的声音走过去,发现这奇怪的声音,是他带来的最后一个女尸肚子里面传出来的声音。他吃惊得很,把耳朵凑上去听,但不敢贴上去听,虽然现在就三具死尸已经是归他管了,但是他也不能够逾越男女的规矩,轻薄女尸,那也是一项禁忌呀!
        “咕……”
        女尸的肚子咕噜咕噜叫。
        他吃惊极了,抬头看了看女尸,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人死了,还想吃东西?”
        “咕噜……”
        “不会吧!”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他看着女尸,越来越惊恐,但是这么久,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想吃东西的尸体!如果尸体饿了,那有发生什么事情?
        吃 人?
        这荒郊野岭的,大活人除了他一个之外,就没有别的!
        oh~!no~!
        “不……也许,这个女尸还活着……”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他伸出手,轻轻地探女尸的鼻翼,他的心情很复杂,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在期待着她是活着还是死的。
        如果女尸还活着,他交不了差,拿不到钱,而且这荒郊野岭的,他也不好带一个女人上路啊,是不?
        如果女尸是死的,肚子却饿得咕噜咕噜叫,那她下一秒是不是要张开嘴巴,咬断他的手指头,然后把他的手指头当成是好吃的食物细嚼慢咽?!
        所以,赶尸匠很害怕,害怕女尸会忽然睁开了眼,张开嘴咬他的手指头……
        手,
        慢慢地凑到了女尸的鼻翼下。
        一个温热而绵软的呼吸喷到了他的手指上。
        赶尸匠一下子就哭了,为了他交不了的差,和离他而去的money。
        当然了,不管女尸是死是活,他都会哭的。
        “活的,怎么就是活的呢?”赶尸匠欲哭无泪地说。
        而就在这个时候,女尸张开了眼。
        他眼一花,好像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他揉揉眼睛,再仔细的看女尸,这一下惊呆了。
        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变了一个人?!”赶尸匠揉揉眼睛,又揉揉眼睛,没错!他没有看错,就在女尸睁开眼睛的时候,一个30多岁的婆娘女尸竟然变成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子!
        赶尸匠完全就傻了,他想不明白这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这一路上平平稳稳的,也没出过什么差错啊,怎么忽然间就掉包了呢?这又是什么时候掉包的呢?难道是……昨天晚上?昨天晚上,他引来了7具僵尸,可是,那些是僵尸,这个是活着的小女孩啊!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赶尸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咕噜噜。”
        一老一少,一丑一美,大眼瞪小眼,半晌,他们开口了,异口同声,就问了一个问题:“你是谁?”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734楼 发表于: 10-12
     “你是谁?!” 异口同声,两人同时愣住了。
        朔月呆了一呆,说实话,她有点儿害怕这张脸,没有一个人的脸能长成烟枪这张脸一样,一半鬼脸,一半人脸,而且不管是拆开那一半张脸来看,都是那么的可怕……这个人虽然活着,但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鬼一样……
        朔月揉揉快要贴到后背上的肚子,她好奇地问:“大叔,你能先分我一点吃的东西吗?”
        她的声音清脆悦耳,有着少女独有的气息,赶尸匠愣了一下,他做赶尸匠已经很多年了,入了这一行后,就很少和正常人说话,就更别说是年轻女孩了。所以他愣了一下,但还是顺从地把干粮的送了出去。
        朔月吃了几口,她从来都不挑食,所以干粮再干,她也能吃得下。
        “水。”她一点都不怕生地伸手。
        赶尸匠把水袋递给了她。
        她咕噜咕噜狂喝不止。
        吃饱喝足之后,朔月问:“大叔,这是什么地方?”
        赶尸匠说:“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但是再往前走一点,就是墨龙村了,女娃娃,我送你到村里面吧!”
        朔月问:“你为什么要把我送去那个什么村?我又不认识那个村子,也没去过那个村子!”
        赶尸匠说:“那你总不能跟着我吧?那个村子虽然是你不认识的地方,但那里好歹有人呢!你去到那里,总好过跟着我,是不是?对了,你知道我是我是什么人吗?”
        “你是……”朔月想了想,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说:“我确实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我肯定,你是一个很奇怪、但是心肠很好的大叔。”
        赶尸匠冲她使了使眼色,让她去看看另外两具死尸,说:“你再看看他们,看看他们是什么人。”
        “不用了吧……”朔月嘴角尴尬地抽了抽,说道:“不就两具死尸吗?我早就知道他们是死人了!不过,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呢?我那时候明明躲起来了,不想和你们碰面的,我和我的队伍在一起,藏得好好的,我怎么睡一觉就在这儿了呢?”
        朔月努力地回想过去的事情,想了很久,才慢慢地想起来了:“我知道了,那个时候你队伍里的那个女的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我就失去意识了!大叔啊,那个女的怎么不在这儿了?我要找她算账!如果不是她,我现在还跟我的人在一起呢!”
        赶尸匠怔了一下,问:“你……你不害怕我吗?”
        朔月说:“你有什么好害怕的?”
        “那个……我长得……”赶尸匠支支吾吾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和活力四射的女孩说话,所以不禁口吃起来。
        朔月说道:“大叔你长相奇特,骨骼清奇,非平凡人也!”
        “呃……”赶尸匠心头一暖,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打趣他,顿时忍不住笑了出来。
        朔月说:“大叔啊,那个,我见到你们的时候,是在那个林子里面的。你走过那个地方,你应该记得吧?我家里人应该还在那片森林里面,你能把我送回去吗?”
        赶尸匠一怔,马上联想起了那七具跟他一块儿走的僵尸,于是问道:“女娃娃,你……你是不是还带着7个僵尸呀?”
        朔月点头:“是呀!”
        “那些僵尸是你的?”赶尸匠震惊了。
        朔月点头:“是我家的。”
        赶尸匠吃惊地说:“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你会养僵尸?”
        朔月说:“我叫朔月,家住黄泉1路,那个地方你不认识的。至于我为什么会养僵尸,这个我也不知道,因为不是我养的,是我家人养的,我没出生之前他们就养了,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那么喜欢收藏僵尸。不过僵尸好卖,我看见过他们把僵尸卖出去能赚一大笔钱。”
        “卖僵尸……”赶尸匠脸绿了。
        难怪这个小女娃娃根本就不害怕他,也不害怕死尸,原来她做的事情比他的更恐怖……(t^t)
        “对了,大叔,你叫什么名字?又是什么人?”朔月问。
        赶尸匠说:“我叫王青,家住湘西,是一名走脚的。走脚,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吧?”
        朔月摇头:“我不知道。”
        王青感到很为难,他以为朔月这样的小女孩连僵尸都拿来养、拿来卖,那就是同道中人,应该是知道走脚是什么的,但是看朔月的表情,显然就是不知道的,于是他只好解释说:“有人死在异地,他们死后要回到家里面安葬,我们的工作就是将客死异乡的人带回他们的家乡去,好好安葬。”
        朔月说:“哦!我明白了!这一次师叔说我们要做的工作跟你的工作好像,我们家的僵尸也是被人偷偷运出来,现在我们要把他们带回去,可费劲了。不过我师叔说我们这样的工作比较像是赶尸匠做的活。赶尸匠和走脚有什么区别呀?”
        王青说:“我们对外的名头是赶尸匠,但是我们不喜欢这么叫,所以我们一般都说是‘走脚’的,一般人跟我们说让我们赶尸什么的,我们听了会很不高兴,所以别人来请我们出活,都是跟我们说请我们走一趟,不敢提这三个字。”
        朔月好奇地问:“那我提了,你怎么不生气呀?”
        王青哈哈一笑,说:“我看你长得可爱,所以不和你生气。”
        朔月想了想,忽然间一个主意冒了出来,她跳到王青身边,问:“大叔,我问你一个问题哟!你这一趟走脚,是想要去什么地方?”
        王青指着东北方向,说道:“往那方向再走个100里路,我就到地方了,那地方叫做桂花乡,我把这货送过去,我的任务就完成了!”
        朔月笑嘻嘻地问:“能不能带我一程?”
        王青诧异:“我跟我走做什么?”
        朔月说:“我不想回家,所以你就带我一程呗。等我玩够了,我再自己回家。你放心吧,我知道回家的路。”
        王青问:“你家人不担心吗?”
        朔月想也不想,就说道:“我家里没人!”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735楼 发表于: 10-12
     “你家里没人是什么意思?”王青问,但他很快就提朔月做出了解答:“我知道了,你是个孤儿对不对?入了我们这一条道的都是孤家寡人,要是家里人都健全,那就是太穷了才会入这道的,谁没病没痛,会进入这一条道活受罪啊?”         “嗯。”朔月笑着点点头。
        王青说:“但你跟着我走也不好呀。”
        朔月说:“大叔,你一个人多寂寞呀?有个人陪你说说话,那不是很好很舒服吗?你就让我跟着你吧,我保证我会帮你忙的,不会给你添乱的!我会很多东西,僵尸我也见过,普通的尸体我也见过,我什么都不会害怕的!你让我跟你走吧。”
        王青无奈:“这不太好……”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朔月连忙说,“大叔你不用费心照顾我,你只要给我一点吃的、一点喝的,我就可以了,我跟普通女孩子不一样,她们吃不了苦,但我吃得了苦,不会抱怨你。而且我会一点法术,你走夜路撞到鬼的时候,我可以帮你对付他们!”
        “你这么厉害,就更加不用跟着我啦……”王青嘴角抽抽。
        朔月说:“大叔你就带着我走一走,让我长点见识嘛~~”
        王青摇摇头。
        朔月无奈,她焦急地跺跺脚,忽然一个主意冒了出来,她说:“大叔,你一个人赶尸……哦不,是一个人走脚,忙得过来么?要不,你收我为徒呗!你带我走,我跟你学赶尸的功夫,好不好?”
        王青叹了口气,摇摇头。
        “为什么不好吗?”朔月着急地毛遂自荐,“我告诉你,我很有天赋的,我学什么都很快,要不,要不你教我一招,我学给你看,你就知道我不是在吹牛皮了!”
        王青叹气,摇头说:“这不是吹不吹牛皮的问题,而是你根本就不适合赶尸……”
        “我怎么不适合呢?我只要学会你的本事,我就能赶了!”朔月拍着胸膛说,“只要本事在,做什么都容易,不是吗?”
        “你真的不适合!”王青说,他知道自己是这小女娃子缠上了,她也许是年纪小觉得好玩,所以才想要跟他学赶尸的本事的,但是光看朔月第一眼,他就知道朔月不适合这一条道了。为了让朔月死心,他决定把话和朔月说个明白:“小娃娃,我问你,你今年多少岁?”
        朔月说:“我今年15岁。”
        “15岁不行,我们这一行要看满16岁的,你年纪不够,我不敢收你!”
        朔月说:“再过半年,我就16岁了!就差半年!没有多少差别!”
        王青说:“差别大了,规矩不能坏。”
        朔月说:“规矩是人定的,打破规矩也肯定是由人来打破规矩的。大叔,你就别那么死脑筋,把规矩打破一下呗,你又不会吃亏,你还能白得一个聪明伶俐的徒弟,这样不好吗?”
        王青呵呵笑了一声,不置可否,他还有最后一招可以打消朔月念头的话:“还有一点,学我的本事还得有一个特点,在这一点上,你就不达标了,注定你和我们这一条道永远不搭边!”
        朔月好奇地问:“那是什么?”
        王青说:“学我这条道,还得有一个先天条件,如果不是先天……”他对朔月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说,“后天的也成,那就是一个字——丑!”
        “chou?”朔月没弄明白那个是什么字。
        王青笑着说:“对,美丑的丑。你长得这么漂亮,是不能入我们这条道的,你要真的想学我的本事,你就得把自己变丑。我给你把刀子,你把你那漂亮的小脸蛋横横竖竖切上十来刀,十来刀之后,你就变丑了,你也就有机会变成我的徒弟了!我这可不是骗你的,你看我的脸就知道,做我们这行就得要丑人来做,人不丑就做不了这行。”
        朔月惊呆了。
        王青嘿嘿地笑着,心想,这一下应该能吓得住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片子了吧?
        但那知道,朔月呆了3秒钟之后,开口问道:“大叔,为什么一定要丑的人才能做赶尸匠呢?”
        王青说:“俗话说,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这人长得越丑越凶悍,鬼就越怕。我们走这条路,是要与尸同行,谁也保不准会撞上什么邪事。你走在路上,你得镇得住尸体或者过路的鬼魂才行,你说是不是?”
        朔月点头:“是。”
        “所以我们才要长得丑,小女娃娃,你告诉我,你在看到我的时候,真的没有一点害怕吗?”
        “怕,”朔月很实诚地回答,“在看见你的第一眼,我是有点害怕的。但是你给我吃东西还有喝水,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我就不害怕你了。”
        王青微微一笑,诚心地说道:“乖孩子。”
        朔月郁闷地叹了一口气,眼睛骨碌碌地转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王青想,这下应该能打消小女娃娃的好奇心了,接下来就是该劝她回家去了,在这个世界上,又有哪一个女孩子不爱惜自己的容貌呢?又有哪个女孩子真的敢在自己的脸上动刀子呀?所以他觉得自己这一次是真的能吓得住朔月了。
        哪知道,朔月又想到了什么,她转头笑嘻嘻地对王青说:“大叔,你说赶尸匠要长得丑是为了震慑死尸和鬼魂,对不对?其实最重要的并不是美和丑,而是‘震慑’吧?如果我能吓得住死尸,那你能不能把你的本事交给我?”
        王青好像是听见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笑话:“你……?你吓得住死尸?哈哈!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说人要吓住死尸的!小女娃娃,你不会是把话给说反了吧?”
        “不是啊。”朔月认真范,“大叔,我们就打个赌,如果我不用任何法术,就能把你的死尸吓得后退三步,你就带我做,还有教我赶尸,怎么样?”
        王青问:“如果你输了呢?”
        “我输了,我就跟你说bye-bye,马上掉头回家去,再也不缠着你。”
        “好,那我就看看,你这小娃娃究竟凭什么能把死尸给吓住!”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736楼 发表于: 10-12
     得到王青的应允之后,朔月转过了头,“嗷!”的一声,她冲那两具死尸露出最狰狞的面容,发出了恐吓的声音!
        然后……
        死尸齐刷刷后退了3步。
        “就是这么简单~!”朔月搓搓鼻子,忍不住眉开眼笑,她看向王青,那一脸天真的笑容仿佛就是在说:我厉不厉害?快来夸夸我吧~!
        王青也是吓呆了。
        他呆了十多秒钟之后,这才缓缓地缓过神来,说道:“唉!命该如此吧,我刚刚那么和你说,便就在想,如果你真的能把死尸吓退3步,那就是天赋异禀,是天生就能吃我们这一碗饭的人,收了你也没什么不可以。现在,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能把他们吓退了吗?”
        朔月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可以把他们吓退,去年的时候我就发现我可以吓唬死尸啦!也许,是因为我被僵尸咬了好几次都没有死,所以才有的特殊能力吧。”
        “你被僵尸咬过?”王青又吃了一惊。
        朔月说:“嗯。”
        “没有事?”
        “后来治好了嘛~!”
        “哦……”王青这才松了一口气,再看朔月的眼神就多出了些许怜惜,他忍不住说道:“看你长得这么漂亮,我我还以为你是个有福之人,真没想到你经历了那么多坎坷的事情。真不容易。”
        朔月咧嘴笑道:“对啊对啊,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倒霉,我看平常那些女孩子只要长得清秀一点,就特别容易讨人喜欢,可是我就不知道为什么老是让人讨厌。嘿嘿,不过那也无所谓了,不喜欢我的人,我才懒得去为他们费心伤神呢。大叔,现在你可得遵守约定,收我为徒,教我你的本事!”
        “嗯。”
        王青愿赌服输,他打了一个响指,那两具死尸忽然躺了下去,朔月“咦”了一声,连忙问:“大叔,你这是做什么?”
        王青说:“想要吃我们这一碗饭的,得修炼三十六种功。首先你要学的是站立功。”
        朔月问:“站立功是什么?”
        “就是让死尸站立起来。我示范给你看。”王青捏起法诀,果然,那两具死尸就直挺挺地站起来了,看样子,轻松得很。
        “这个我会~!”朔月说。
        “你会?”王青一怔。
        朔月点头,说:“对,以前我看见我大师兄用过,偷偷学了几招,就是让死尸站起来,还有让死尸自己跳进棺材里,还有让死尸走动的,我就会这三种。”
        王青震惊了:“你会??”
        “对,我会,我做给你看~。”朔月运起法诀,
        “走~”她笑嘻嘻地指使着,死尸就跟着她指的方向走了几步。
        “跳~”朔月手指上上下下指挥着,那两具死尸就一蹦一跳的。
        “我还可以分开来指挥。”朔月两只手做两种手势,左边的死尸往前走,而右边的死尸上下跳,这一切看起来显得十分轻松灵活,没有半点吃力。
        王青惊呆了。
        直到朔月玩够了,停下来了,他这才缓过劲来,低声叹气说道:“小女娃娃,我是不能做你师父了。”
        朔月脸色一变,连忙问道:“为什么不行?”
        王青说:“你看你自己都会那么几招了,也就是说你其实是有师父的。如果你改拜我为师,你的师父会不高兴的。”
        “对哦。”贪玩的朔月到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个师父。
        王青说道:“所以我就不收你做徒弟了,但是我会教你一些功夫,让你多会一些本事。我也可以带你走去玩玩,但是你说的,你自己知道怎么回家的,你玩够了就要回家,不要让你的家里人担心,知道吗?”
        “好~!”朔月愉快地应了下来。
        王青说:“那我们走吧。就剩下最后100里路了。”
        “现在就走?”朔月皱眉,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说:“大叔,天都黑了,你不停下来睡觉吗?”
        王青说:“哈,如果平常是我自己一个人的话,我停下来,可能会睡一二个小时,但现在多了一个小女娃娃跟在我的屁股后面,我哪里敢睡觉呀?我怕我打个盹,林子里就冒出一匹大野狼,把你给叼走了!”
        朔月说:“它们不敢叼我,我跟它们的大王是认识的!”
        王青笑了笑,以为朔月是在和他说笑话。
        “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得赶紧赶路的。”王青说,“现在是6月的天,日头说有多热就有多热了,这林子里吹的风都是热的。我们活人还能受得了,但是死尸可不一定能受得住了,我们还是得赶快把货送到地点去。免得这两个货烂在路上了。”
        “哦哦~”朔月这才意识到停下来休息是多么严重的事情,“你等等,我还有一件事要做。”
        王青听了一下,只见朔月从口袋里面拿出一根短箫,那短箫长得和普通箫不一样,好像是用骨头做的?朔月把骨箫放在嘴里面,吹了一下,却没有发出声音来,然后就把骨箫给收起来了。
        “好了,可以走了。”朔月说。
        王青问:“你怎么没有吹响箫声?”
        “不用吹响。”朔月笑笑,说,“好啦,大叔,我们走吧,不然死尸就要烂在半路上了!”
        王青敲着阴锣走在前面的,领着死尸往前走。朔月跟在后面,好奇地凑到死尸身上嗅了嗅,只有凑近了去嗅,才嗅到一丁点不是很美妙的味道,还有一股草药的味道,但总体上,那两具死尸还没有腐烂的。
        朔月问:“大叔,你带这些死尸上路,走了多久、走了多远了?为什么他们一点都不臭?”
        王青说:“当然是用了些防腐的手段。唉,这上路不怕功夫练不到家,最怕的就是尸体烂掉了呀!”
        朔月想了想,说:“也对。我们家是卖棺材的,经常有人买了棺材,就直接把死尸扔在我们家里面了,我们家也用了防腐剂,不然整间屋子都臭烘烘的。不过我就不知道师哥他们用的是什么防腐剂了,反正我从来都没有嗅到过奇怪的味道。”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737楼 发表于: 10-12
朔月偷偷地跟在王青的背后,看看他都去做了什么。
        但她很快就发现,王青真的是一个很实诚的人,他说自己去交差就是真的交差,交差完后还要请亲属回避,然后自己一个人摸索着处理好死者身后事,至少更换寿衣、入殓、封棺等等后事都是王青一个人做的。他做完之后又到下一家,在下一家也都做了一模一样的事情,并无特别。
        看来,王青并没有隐瞒自己什么。
        朔月在第二家门口等着王青出来,然后高高兴兴地上去欢迎他,但是就在她要上前去迎接王青的时候,却发现王青愁眉苦脸,背着双手,低着头再走路,似乎遇上了很不高兴的事情一样。
        难道,是因为第二户人家为难他了吗?
        朔月想上前去问个清楚,但是王青却像是没见到她一样,忽然拐了一个弯,朝另一个地方走去,这不像是去找她的样子。如果是一出来就找她,那应该是逮住人就问这小镇子里的旅馆在什么地方,可是王青没有,而是拐弯去了别个地方。
        他要去哪儿呢?
        又是要去做什么呢?
        朔月收敛住欢迎的心,悄悄跟在王青的身后。
        没一会儿,便看见王青走进了一间大宅院里面。
        朔月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觉得王青特意撇下自己、从第二户人家屋子里走出来后愁容满面的原因应该就是因为这一间大宅院。
        她得想办法进去。
        这个大宅院和前两家有一个共同的地方,那就是:门口上挂着白灯笼,灯笼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奠”字,显然,也就是说这户人家也在办白事。王青来这办白事的地方是要做什么呢?
        是了!
        因为那具女尸!
        朔月这才想起来这王青的赶尸队伍里面原来还有一具女尸的,那个女尸半路逃跑了,把她给替换了进来。她从赶尸队伍里面清醒过来之后,王青从来没有责怪她半句,也没有提女尸的事情,于是她就忽略掉了女尸的事情。
        现在想来,王青就是一个运货员,就相当于快递小哥,快递小哥半路上弄丢了快递,肯定是要挨顾客、老板骂的呀,原来王青不愿意她跟过来,就是不希望她看见他挨骂的样子。
        朔月担忧地看了看那大宅院,这户人家看起来比前面两户人家更加阔气,有钱人家为难起人来可不得了,看电视剧的都知道豪门恩怨多,现在王青交差不了的正好是有钱人家的差事,说不定王青进去可能是要被打一顿呢!
        不行,王青是个好人,在朔月心里面,对她好的就都是好人,她绝对不允许好人被别人欺负,于是她赶紧跟了上去。
        “站住!”门口有两个看门狗,伸手拦住了她:“你是什么人?”
        朔月指着已经就快要消失在视野里的王青,说道:“我是跟他一块儿来的,他是赶尸人,我是哭丧人,是他请我来帮忙处理后事的。”
        看门狗说:“我们这儿不需要你,哭丧人家主早就安排好了。”
        “我跟那些普通的哭丧人不一样!”朔月连忙说道,“你觉得能和赶尸匠走在一块儿的哭丧人能是普通的哭丧人吗?”
        看门狗说:“那你先哭一个给我看看。”
        “……”朔月无语,怎么一个看门狗都这么有智商?作者你就不能安排一点低智商的反派小喽啰吗?咬牙!
        “哭……”朔月眼珠子一转,两记直拳冲上去:“你们先给我哭吧!”
        啪啪啪,少儿不宜场面要打马赛克,马赛克过后,朔月拖着两个看门狗的脚进门,把他们扔在了门背后。然后又追着王青消失的方向走去。
        这大宅院太大了,朔月绕了好几圈,弄得自己稀里糊涂的,就在她快要被绕晕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茶杯破碎的声音,紧接着,看见一群家丁抄着家伙涌进了一间房子里。她吓了一跳,直觉告诉她要出事儿了,她连忙朝着人多的地方赶过去,一瞧热闹。
        她挤到家丁的背后,没有人留意到身后的她,她透过人肉缝隙往里面瞧,里面就是一个灵堂,但是却摆着两具棺材,一具棺材合着盖、另一具棺材开着盖,灵堂上红白绸布交杂,咦,这种布置的方式,为什么她瞧着有点儿眼熟呢?
        哦,是了,她以前送阿花回家的时候,也被人按到相差不大的灵堂上拜堂,现在看来,这是个冥婚的现场呀!
        王青赶的是女尸,开盖的棺材一定是为女尸准备的,那另外一具棺材里面躺着的应该就是个男尸了。
        据说人死之后,老爸老妈怕儿子孤单,就去找别的女尸,合一合八字,然后再放在一块儿结冥婚——真没想到,朔月又赶上第二次冥婚了。
        王青脚边上摔破一个青花瓷茶杯,人低着头,看不出喜怒哀乐。摔他杯子的是一个五十岁、双鬓灰白的男人,看上去穿得人模狗样的,应该就是这个大宅院的家主了。
        “走脚的!我这一次可是给你5000元呀!”家主伸出五根手指头,愤愤不平地说,“我什么东西都准备好了,钱也提前付了,结果你却跟我说,赵家的女儿丢了?!你把赵家女儿弄丢了,你拿什么赔给我?又怎么跟赵家做交代?”
        王青说:“这次是我的错,弄丢了货也是我的错,陈老爷,你想怎么罚我就怎么罚我吧,我认罚。”
        那陈老爷说:“来人,把他双脚砍下,让他以后再也走不了脚,运不了尸!”
        朔月脸色一变,心想怎么可以把王青的双脚砍下来呢?要知道,王青是个走脚商人,他要是没了双脚,以后就出不了活,以他这样的样貌,又怎么可能换行做别的工呢?砍了王青的双脚,就等于是砸了王青的饭碗,砸了王青的饭碗,就等于是把王青往死路上逼呀!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那些凶徒家丁就把王青给押住了,而王青却是一副认命的样子,朔月再也呆不住了,跳出来把家丁都推开,大声嚷道:“你们讲不讲道理呀?明明是那个女尸施邪法,自己逃跑了,怎么能怪得了我王叔呢?”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738楼 发表于: 10-12
“你来做什么?”王青脸色一变,把朔月拉到一边去,生气地呵斥她。
        那陈老爷看见朔月,眼神莫名一亮,问:“你是王青的什么人?”
        朔月说:“他是我叔,你要想动我叔,就得先过我这一关,我告诉你们,我可不是好惹的!”
        陈老爷问:“你跟王青真的是一块儿的?”
        “废话!”朔月无语极了,这么明显的事情还问她?他是不是一个笨蛋呀?
        陈老爷高兴极了:“那敢情好!”他对王青说:“王青,我不砍你双脚了,你把你侄女抵押给我,我就放你走。你放心,你侄女留在我们家里,我会好好照顾她,保管她未来衣食无忧!我供养她一辈子!”
        一听这台词,朔月就猜到了陈老爷心里面的想法,她呵呵一笑,说:“你神经病吧?棺材准备好了,是打算把我当成那个逃跑的女尸装进去吧?你确实是照顾了我的‘下半辈子’,因为我的‘下半辈子’在你这儿也就只剩下最后几分钟功夫了吧?我呸!你想得美!”
        陈老爷说:“你叔叔把我儿媳妇给弄丢了,自然得赔我一个儿媳妇。”
        “你这么蛮不讲理,信不信我打110报警把你们都给收了?”朔月也不是最初那个让人欺负的小女孩了,她叉着腰,不服输地大嚷:“我现在还是未成年,受未成年人保护法保护,你们不能伤害我!还有,现在国家不提倡包办婚姻,强逼人结婚,那是违法的。”
        哼哼,这都是托了某个愚蠢的方大警官的福,以至于她不停地学习法律知识,就是为了不被某天走在街上,忽然就被某个愚蠢的警察请去喝喝茶!
        但陈老爷说:“哟呵,小姑娘知道得还挺多的!不错不错,人长得漂亮又聪明,我越来越喜欢你了。你也不用怕,就是走个过场而已,你跟我儿子拜一拜,以后你想做什么,我都不管你啦。而且,为了弥补你,我会把你当做亲生女儿一样来看待,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甚至,我还可以改遗嘱,让你做我的遗产继承人,等我百年之后,我的所有钱财、所有产业全部都给你。”
        “我不稀罕。”朔月挥挥手,她才不相信那些虚的东西,就算陈老爷真的会把全部遗产都送给朔月,她要了也不知道能拿去做些什么,也许可能会为了装逼炫富而把刚到手还没焐热的遗产全部拿出去捐给希望工程呢!
        陈老爷说:“那你想要什么?”
        朔月笑嘻嘻地说:“我什么都不想要。”
        “不可能,只要是人,就一定是有想要的东西。”
        朔月捉了个鬼脸:“我有想要的东西,但是我更喜欢通过自己的双手去争取,而不是依靠别人施舍。你也别问我究竟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以前曾经有个化身为恶魔的sd娃娃问过我相同的问题,但是我就是没有想要的东西啊。就算有,我也不会向你要。笨蛋~,别把所有人都想得那么世俗。”
        “……”陈老板无奈地看着她。
        朔月得意不已,心想这笨蛋老头儿没话说了吧?没话说了就应该放他们走了吧?
        但是没想到的是,陈老板没话说了,就直接动手了。
        他挥挥手,让家丁们上。
        唉,为什么坏人总是有一群手下呢?
        朔月无奈地想。这些家丁都是小喽啰,哪里能是朔月的对手?朔月一拳一脚,哐铛铛没几下功夫就把家丁们给打倒了。
        “嘿嘿。你以为本姑娘是吃素的呀?”朔月哼哼,拉起王青的手,说:“叔叔,我们走吧。这帮恶徒还想要你的双腿?哼,货丢了,大不了把他们付的钱还给他们好了,反正又不是他们家的亲生女儿。你是把那女尸从湘西赶到这个地方里来的,那么远的地方,他们的关系能亲近到什么地步?”
        说完,她就要带着王青一块儿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门忽然啪的一声关起来了。
        不仅门关起来了,就连窗户也一同关起来了,电灯一下子熄灭了,很快整个房间里面就只剩下两簇火光。
        那是,
        棺材前的白色蜡烛点起的烛光。
        所有人一下子就变了脸色。
        朔月脸色一凝,目光落到那具棺材里,脸色也变得古怪了起来。
        王青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对朔月说道:“女娃娃,你知道为什么这个陈家一定要去找一具女尸来结冥亲吗?那是因为这户人家在闹鬼。他们家被闹得没办法,这才请了算命先生来合算合算,找了全国死去的女尸,才查得出那么一个八字忌日都十分相宜的女子,于是就让我把那女尸送了过来。你呀,本来就不该搅和进这件事里来,这少爷鬼,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朔月看到这么大的阵势,心里当然知道那个男鬼不简单,但她并无惧怕之色,轻哼一声,说道:“那死少爷不管有多厉害,我比他更厉害。我见过那么多鬼,也捉了不少鬼,还从来没有一个鬼敢和我做对的呢。”
        “唉!”
        屋子里面阴风阵阵,那风声越来越响,像极了是个鬼魂的哭嚎声,声声凄厉,令人感到恐惧,家丁们跪了下来,对那棺材拜拜,大喊道:“大少爷!大少爷,请息怒!不要杀我,求你了,不要杀我们!我们……我们马上就去给你找个新娘子来!”
        这话音刚落,朔月就感觉到无数道视线落到自己的身上,朔月连忙撇清关系:“看我也没用,我不怕你们鬼少爷,他有本事就出来和我打一架啊,如果他真的能赢我,我就做他老婆。他要是赢不了我,就得放我们走!别以为你们装神弄鬼的,就能让我心软,答应你们……”
        话音未落,忽然间有一颗头颅高高抛起,鲜血如喷泉,朝天喷出几十厘米。
        朔月呆住了,嘴巴久久合拢不起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具手脚还在抖动的身躯缓缓地倒了下来,失去了动静……
        来,真,的?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739楼 发表于: 前天 14:59
  “啊——!”         灵堂上爆发出凄厉的尖叫声,那具无头尸的附近的人顿时闪开得远远的,害怕自己稍有不慎就会变成下一个丢掉脑袋的人。
        断掉了的头颅咕噜噜的,人群退散开了去,免得沾碰到那个头颅,招来不祥。
        那颗头颅最后滚到了朔月的脚边。
        朔月怔住了。
        她看向那个无头尸体,那无头尸和自己距离这么远,在没有外力的情况下,这颗头颅究竟是怎么样子滚到自己脚边来的呢?这绝非偶然,就好像是有“人”在那一边轻轻一脚,把头颅踢了过来……
        可是当朔月看过去,却看不见的有人站在那里,难道这一切都是她的错觉?
        “啊!”就在这个时候,右边忽然间又爆发出一声尖叫,但那叫声并不是叫了一声便停止的,所有人转头看过去,发现是一个人的手臂断了,他正抱着自己的手臂“啊啊”的惨叫着,无助的目光从所有人的脸上扫了过去,但是所有人都把他当成瘟神般的退避三舍,不敢接近他。
        “救我啊……”那断臂的人哭了,他伸出手,着急地想拉住一个人帮自己的忙,但是没想到的是,就在那人伸出手来的时候,他的手无声无息的断掉了,就像是被人用一把利刃利落地斩断了一般,伤口平整,鲜血如注。
        接下来,可怕的事情发生了,这个人并未死亡,但是他却一步步地步入死亡。
        所有人都看到了这可怕的一幕,但又没有一个人可以帮得了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失去双臂,接下来失去双脚,他就像是被一个无形的人玩弄了一般,最后被削去了头颅,倒在地面上,死亡。
        所有的伤口都只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很平整,切面很平整,就像是被人用刀子切开的一般。
        如果说这一切只是偶然,朔月想绝对没有一个人会相信,因为绝对不可能有人会在你眼前被活生生地肢解、最后死亡。
        这种画面既新鲜又刺激,是足以让人永生难忘的,噩梦。
        死亡、恐惧,犹如巨大的阴影一般,笼罩住了所有人。
        这时候有人对朔月说:“只有你才可以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朔月用脚趾头想都知道那人想说什么,她直接回了一句:“你神经病吧!我只是打酱油路过跑龙套的,跟你们这一家人有个屁关系!”
        话音遗落,又有人凄厉地叫了起来。
        朔月下意识地闭上眼,不忍直视了。
        陈老爷无奈而又绝望地告诉朔月说:“小姑娘,真的就只有你可以救我们了!我们都被诅咒了呀,现在躺在那棺材里的,其实不是我的儿子,而是……而是我的老祖宗!”
        朔月:“你祖宗是神经病吧?怎么谁都杀?”
        陈老爷说:“其实他也不是我祖宗,和我没有半点血缘关系!”
        朔月怒了:“卧槽!你有话就不能好好说个明白吗?说话颠三倒四的,究竟那一句话才是对的?”
        陈老爷无奈地说:“好吧,我告诉你实话!我们家族之所以能够有今日这样的富贵,全都是在三百年前,我爷爷的爷爷救了一只狐狸,那时候我们家还是十分贫穷的,穷到要吃草的地步。那只狐狸看见我们家穷得太可怜了,于是指点我爷爷的爷爷一条富贵路,那就是……”
        “啊!”
        突然的惨叫声打断了陈老爷的话,朔月无视掉了那些人、那些血、那些尖叫声,托着下巴到陈老爷的面前听故事:“你快说,长话短说,免得人死得越来越多。”
        在连续不断的惨叫声中,陈老爷的说话变得格外吃力起来,他说道:“那狐狸指点我爷爷的爷爷养小鬼,也就是挖了一个鬼王的坟墓,把他的尸身迁移到我们家里面来供养。鬼王保佑了我们家三百年来大富大贵,但是却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鬼王要迎娶新娘!”
        “呵呵……”朔月嘴角抽了抽,谁能来解释一下,人死了之后为什么还有那么多yin欲?为什么还惦记着娶老婆呢?
        陈老板在尖叫声中大声地说:“鬼王要的新娘都是我们家族里面直系血脉中的女孩子。每一代鬼王的新娘死了之后,就会换下一个新娘。可是我这一代没有女儿,所以只能在外地找合适的女孩。我花了很多钱,请了一个算命的来算,那算命的不愿意亏损德行,糟蹋了活着的姑娘,所以就建议我去找死人给鬼王做新娘。他算了很久,终于算到了在湘西那边有一户赵家的女儿,八字、忌日都和鬼王相匹配,只要能将两具尸体放在一起结成阴亲,合葬在一起,那我们陈家就永远都不会被鬼王为难了!”
        朔月抓抓头,无奈地说:“可是没想到那女尸自己逃跑了,把我换了进来。你找不到女尸,你就想糟蹋我啊?坏心眼的老头儿!”
        陈老板无奈地说:“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吗?你看看我们家,我们家里的人知道这事情,女眷、女仆全都逃跑了,就只剩下我们这群大老爷们了。我们也都想逃,但是没有一个人逃的开。我们的身上都有一个指印……”
        他撩开袖子,让朔月看到,他细皮嫩肉的手臂上有着一个五指印记,黑乎乎的,邪乎得很。
        “在这里的人身上都有这个印记,算命的说是鬼王留下的印记,我们这里所有人都逃不掉!所以我们才留下来的,我们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赵家女尸身上了,结果却出了这档事!”陈老板快哭了,“你看,鬼王等不到他的新娘,就开始启动诅咒,开始杀人了!如果你不愿意做下一任鬼王的新娘,那……那我们所有人都得死光光!”
        “好吧。”朔月于心不忍。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已经接连死去了七个人,再这样下去,真的会死掉所有人。
        她的良心过不去。
        于是她走到棺材面前,敲着棺材大声说道:“鬼王,我要和你谈谈~!”
        这时候,大堂安静下来了,无形的杀戮也停止了,无数双绝望而又带着点滴希望的眼神在看着朔月,在他妈恩严重,这个小女孩就如观世音转世一般圣洁。
        朔月认真地对棺材里的鬼王说:“那个,帅哥,我想和你说一件事。现在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人类的三观不停地在刷新下限,我觉得,其实你不能把目光都放在女孩子的身上。在现在的这个社会里,男男恋爱也已经变成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你不应该把这屋子里的人杀光,你实在找不到女票,可以考虑发展一下男票嘛~~”
        扑通扑通,晕倒一大片!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fastpost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

      电话:0579-82133668
      工作日 8:30-17:30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