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精彩推荐:
  • 21752阅读
  • 1003回复

灵异悬疑 >>44号棺材铺(更新中)
[复制链接] [复制手机版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610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9104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9-04-19
在线
3659小时

只看该作者 1000楼 发表于: 昨天 11:10
        朔月从包里面掏出一把纸钱,用力一撒,小巷里面的孤魂野鬼立马蜂拥而至。
        孤魂野鬼们畏惧于朔月身边小樋和黑猫的气势,于是不敢靠近,只能聚拢在朔月面前1米处抢钱,朔月并非只是撒了一把钱,她面无表情,也不将孤魂野鬼们的贪婪放在心上,而是冷静地将挎包里的纸钱肆意挥洒。
        人间的纸钱,到了阴间,再多也不够用。
        直到她把所有纸钱都挥洒完,所有孤魂野鬼都眼巴巴地看着她。
        她说:“没了。”
        孤魂野鬼们愣了一下,才有一个鬼魂问:“你……你看得见我们?”
        钱都撒完了,才来问这种基本问题?
        朔月翻了一个白眼,“嗯。”
        “你不怕我们?”孤魂野鬼们将自己的面容凑得更近,苍白的脸庞上浮现出血迹、尸斑、崩坏、腐烂,这是他们临死前的样子。
        朔月一声冷笑:“应该是你们怕我吧?”
        她拍一拍手,迅速施法拉起早已布置好的法网陷阱,这是她白日里面在小巷里布置下的陷阱,以朱砂绳为基础布下的法阵,没有触发法阵的时候,任何鬼魂都看不出来,现在所有孤魂野鬼因为纸钱的缘故全部聚拢到了朔月的面前,一收拢法阵,就将所有孤魂野鬼都收入套子之中。
        孤魂野鬼们慌乱成一团,但是朱砂红绳令他们无法触碰,法阵又严严实实,不露任何缝隙让他们溜走,他们最终只能是挤成一团,恐慌不已。
        他们很快就认清楚了目前的困境,有一个胆子比较大的鬼魂问道:“你想做什么?”
        朔月说道:“我有话要问你们,问完之后,我就放你们走。”
        那鬼魂说:“你既然是想问我们,那就跟普通问话一样问好了,为什么一定要设套将我们捉起来呢?现在我知道你是法师了,难道你是想要显摆你的法术吗?”
        朔月说:“绝无此意,我十分明白你们这些漂泊在人世间的孤魂野鬼的性子,如果我只是洒冥币,冥币没有了,你们就会一哄而散,又有谁会愿意留下来回答我的问题呢?现在把你们套起来,是不得已之举动,希望你们能体谅。”
        那鬼魂说:“现在我们都知道你厉害了,你把我们放了吧,我们不跑,我们愿意回答你的问题。”
        “不,我更喜欢现在的说话方式。”朔月的声音的冰冷无情,没有一丝回转的余地。她的态度摆得很明显:要问问题的人是我,我不需要平等地位的谈话,我需要的是你们乖乖回答我的问题就行了。
        但是朔月对待这些已经入套了的鬼魂还是很宽容的,她说道:“你们放心,我不会亏待你们的。只要你们乖乖回答我的问题,回答得越多的鬼魂,我明天还会再送一箱银钱过来,只奖励给那一个鬼魂。”
        孤魂野鬼们心动了,被朔月设套捉住的不满立刻消散得无影无踪。
        作为孤魂野鬼,他们是没有后人供奉的,可以说是阴魂贫民中的最贫民级别,只能是每年的七月十四晚,若有好心人在路边祭拜鬼魂,烧到的纸钱是无主的,他们可以抢到手。
        但是,这样的冥币又能有多少?
        活人的供奉实在太少了,远远不如朔月这一次送出的冥币多,所以当朔月说“明日还会再送来一箱纸钱”的时候,他们都愿意相信,朔月第二日送来的“一箱纸钱”只会比今夜的更多!
        冥币对于“贫民”而言,实在是太稀罕了。
        看见所有鬼魂都没有意见了之后,朔月松了一口气,倚靠在墙壁上,说:“第一个问题,我想知道,七天前的夜晚,这里有没有活人凭空出现,又从此处离开?”
        “有!有!有!”所有鬼魂都争先恐后,生怕那“一箱纸钱”被别人抢走。
        朔月扫视了一眼他们,挑选出了一个看起来比较老实的鬼魂a:“你,出来。”
        那鬼魂a往前飘了一步,他也就只能飘出来一步,因为朔月布下的法阵实在太小了。
        朔月问:“从这儿走出的有几个人?又分别长什么模样?”
        鬼魂a答:“一个人,那个人看起来年纪很轻,大概二十五六岁模样,没有双腿,坐着轮椅,从那儿出来。”他指着一面墙,朔月之前就是从那面二次元墙壁里走出来的,但可惜那是单向通道,从这一边是回不到黄泉1路的。
        一说“没有腿”,朔月就明白鬼魂a说的是谁了,她皱眉,这怎么会是只有一个人出来呢?那其他人呢?
        她问:“这个人从这里走出去之后,你看到他往什么地方走了吗?”
        鬼魂a说:“那人走到巷口,巷子口就有一部车等着他了。他走到车子面前,车上下来一个人,把他扶上车,又把轮椅折好放在后车箱里,然后就开车走了。他是往右边的方向开车走的,但最后开车去了那里,我就不知道了。”
        有人开车把白三叶接走了?
        别小看了白三叶。
        他虽然宅,但是他的纸人三叔却不宅,三叔的业务几乎遍天下,认识了各行各业的人,而三叔的记忆是属于白三叶,三叔的业务也是属于白三叶的,所以也就等同于白三叶提前和自己认识的人打了招呼,然后那人就先在这里等着白三叶,再把白三叶接走了。
        这,也意味着,白三叶目前和朋友在一起,很安全。
        朔月挥挥手,让这个鬼魂a回去了,她问:“除了这个没有腿的人,还有没有其他人从这里走出来?”
        “没有!没有!没有!”所有孤魂野鬼一起叫,每个人都使出最大嗓门来后,仿佛是希望朔月能点名提问声音最响亮的人。
        好吧,朔月不负众望,果然没有点名提问。
        “那有没有从外面来过这里,做过什么奇怪的事情?”
        “没有!没有!没有!”
        “……”朔月叹气,看起来那就没有什么可以问的事了。
        别人应是不能从这条暗道走出来的,老僵尸表示过,这条通道的暗门只有渡缘世家的人可以打得开,别人没有这个血统,那就不能从暗道里逃出。无名有这血统,但看来,他并没有来得及从这条暗道里出来。
        一想到那木炭堆里的华为p8,她心里莫名地揪疼。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610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9104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9-04-19
在线
3659小时

只看该作者 1001楼 发表于: 昨天 11:16
      夜晚22:50。
        “都饿了吧?我去给你们买点夜宵,你们继续盯着。”方大警官细声耐心地叮嘱着自己的同事,他们正在盯梢一窝贩 毒犯罪分子,所以注定这一个晚上都搞个通宵了。目前还没有到犯罪分子行动的时候,所以他们还可以稍微放松一下神经。
        他走出警局,刚把自己的车开出来,忽然间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走进警局附近又旮旯的小巷。
        “咦?是那丫头?”他把头伸出车窗外,朔月的身影早就消失在巷子里面了,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下车跟了过去看看那丫头到底在搞什么鬼。
        一个未成年少女,深更半夜的不在家里面待着,竟然还在街上乱逛,而且还是在警局附近瞎晃悠,肯定有鬼。再加上他总觉得这孩子神神叨叨的,有点奇怪,跟她沾边的基本没什么好事。他觉得这少女是柯南体质,他不知道她怎么样,但至少每次见到她都有命案发生,对吧?
        方大警官轻手轻脚地跟进了巷子里,警察的脚步声一般都很轻,免得在跟踪嫌疑人的时候被发现。
        所以朔月没有发现有人偷偷地跟进了自己。
        于是,方大警官在巷口外面看见了这么一幅神奇的画面。
         朔月倚在墙边上,对着空气练习演讲:
        “第一个问题,我想知道,七天前的夜晚,这里有没有活人凭空出现,又从此处离开?”
        “你,出来。”
        “从这儿走出的有几个人?又分别长什么模样?”
        “这个人从这里走出去之后,你看到他往什么地方走了吗?”
        “除了这个没有腿的人,还有没有其他人从这里走出来?”
        “那有没有从外面来过这里,做过什么奇怪的事情?”
        方大警官嘴角抽抽,觉得这孩子病得不轻。
        看起来,这女孩的演讲就要结束了,准备要走出来了,他得赶紧撤。

          就在方大警官转过身,准备撤退的时候,忽然听到巷子里面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宝贝儿,你的事办完了,现在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你,其实从刚刚开始到现在,附近一直有个男人在偷·窥你。”
        “卧槽!这种事应该早点说,为什么要等到现在?”
        那男人的声音说:“我看你在办正事,不宜打扰。”
        “这种事应该提前说!”
        后面传来奔跑的脚步声,方大警官吓了一跳,撒腿就跑,他绝对不要跟那奇奇怪怪的女孩扯上关系,不然一定会有很麻烦的大事情发生的!
        “小贼别跑!看暗器!”
        身后一声暴喝,下一秒,“砰”的一声,方大警官后脑勺受到重重的一击,顿时脑子一震,化为一片空白,“噗通”一声,他两脚一软,软软地栽倒在地。
        黑猫从他的身上跳起来,甩甩脑袋,但是还是有点儿晕:“我要给乖徒儿弄点什么好用的专属暗器备着才行,不然每次都是我……呜呜……非得撞破地球不可。”
        朔月从后面赶了上来,她还以为是什么鬼鬼祟祟的人在跟踪她呢,结果追上来一看,发现是老熟人,顿时嘴角一抽,毫不客气地抬脚踹了踹晕死过去的方大警官,没好气地说:“怎么什么事都有他?正事不见他做一件,这种事就见有他!”
        黑猫娴熟地拿着指甲刀挫指甲,不客气地说:“也许他是收买了作者君,所以才有这么高的出镜率的。”
        “不管怎么说,人不能就这么放着不管。”朔月蹲下来,抓住方大警官的衣服,啪啪啪几巴掌扇过去,结果方大警官都没有被扇醒,朔月无语:“要不,给他叫120?”
        她掏出手机,刚拨出120,方大警官就正好醒了。朔月说得对,这家伙总是在一个很不恰当的时机插进来。
        “卧槽!”方大警官一醒过来,看见面前放大的脸,反应比见了鬼还更惊恐!
        朔月没好气地说:“你在这里到底是干嘛的?”
        方大警官冷静下来,同样也没好气地说:“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在街上乱逛做什么?难道你不应该是在家里面好好待着,这个点应该洗澡睡觉了吧?”
        朔月掏掏耳朵,无语极了:“你是不是傻?白天里我不是就已经告诉你了吗?我家被烧了!烧得一点渣都不剩,你还让我回哪儿睡觉去?”
        “你说得都是真的?”
        朔月呵呵:“敢情你当我白天说的都是逗你玩的?”
        方大警官脸一红:“我同事按照以前的路线去你家查看情况了,但是他们都说,他们照着你画的地图去走,走进平安小巷之后发现那里根本就是个迷宫,他们在里面转了大半天,手机信号全无,连gprs定位功能都没有办法打开,无法通过导航走出来!幸好在里面碰见住在里面的人,有人指路才能走得出来的!”
        朔月呵呵:“你逗我玩呢,你以前不是到我家里面把我拉到警局里面过吗?现在说我家是不存在的,你他喵的在逗我玩?”
        方大警官说:“以前跟我去的那个女警官,她也去了一趟,她凭着记忆走,本来应该是能走得出去的出口,走到地方的时候,却变成了一堵墙!”
        朔月纳闷了:“难道有人施工改路了?”她记得她考完试后和苏扬走那路,那路还通的啊。
        方大警官脸色很不好,像是生气又像是妥协一般,没好气地说道:“我也以为那条路是后面有人施工堵上了,但是我同事回来说,住在那巷子里的人说那里一直都是墙,那墙已经存在20多年了!”
        朔月终于明白为什么方大警官看见她就像是见了鬼一样了。
        不,
        应该说是外星人,或者是不明未知生物。
        “那条路被封死了,两个月内都不会再开放了,看来我这两个月内,是连黄泉1路都回不去了。”朔月无奈地叹息。她大概知道平安小巷变成那样子是为什么了,黄泉公车不能开进黄泉1路的时候,司机就告诉他们,黄泉1路封闭了,起码要等暑假结束后再开放。
        不能回黄泉1路,那她未来两个月,该何去何从呢?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610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9104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9-04-19
在线
3659小时

只看该作者 1002楼 发表于: 昨天 11:28
      这个时候,朔月的眼神瞄准了方大警官。
        她现在知道了,这家伙出镜率那么高,不一定是收买了作者君的,说不定就是作者君专门安排来给她碰瓷的。
        她露出一个阴险狡诈的笑,看着她这么笑,方大警官的头皮都麻了。
        “伟大的警察蜀黍,你不会舍得让祖国的花朵流浪街头,吃不饱睡不好吧?”朔月甜甜地说道。
        方大警官立马说道:“我会尽到一个警察的责任,送你去收容所!”
        朔月也立即说道:“我会告诉他们,你是我亲爹!”
        “what?”方大警官懵逼了。
        朔月对他呵呵一笑,他的心都凉了。
        “你不能那么做,”方大警官捂着凉拨凉拨的心,说,“没有人会相信你说的这种鬼话的,我连老婆都没有,又怎么可能有孩子?”
        朔月笑笑:“以你这个年纪,有我这么大的孩子是正常的事。现在这个年代,生孩子还需要领个什么结婚证啊?现在没领证没结婚就生孩子的多了去了。”
        方大警官倒抽一口凉气!
        马勒戈壁,大半夜的,竟然被碰瓷了!
        半个小时后——
        方大警官再次回到警局的时候,不仅拎着n份宵夜,还拎着两个半大不大的孩子,和,一只猫。
        他的脸色很不好,手里提着的香喷喷、只要闻到味道就能勾起人们食欲的宵夜,但是脸色却臭得跟吃了shi一样。
        警察们看见老大脸色不好,没人敢吱声,分了宵夜就赶紧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去了。
        朔月、小樋、黑猫也有他们自己份的宵夜,方大警官在这点上并不吝啬,连猫都请吃宵夜了。
        “你们给我到我办公室里呆着去,是整理桌子还是拼椅子睡觉,自己看着办,等会儿我跟同事借个空调被给你们,你们吃完了宵夜就好好睡吧,天没亮就别离开我的办公室!”方大警官说。
        朔月不满:“你把你家钥匙给我,告诉我地址,我自己去你家睡觉。有床不睡,谁会傻乎乎地睡办公室啊?”
        “你以为我会那么蠢的引狼入室吗?”
        “把一个花季少女形容成‘狼’,实在太失礼了。”
        “……”
        两人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服谁,那眼神里彷如千军万马在交战。
        最后,还是朔月让了步,接下来的暑假,她可能都要住在这个男人的家里面做米虫,所以还是给他一点面子吧。
        她拿了宵夜,准备乖乖进办公室里睡觉,她知道方大警官不让她出办公室的原因是什么,因为看重案组这个架势,应该是有重要任务要执行,所以整晚都要通宵盯梢。这可能是机密任务,不能泄密给外人知道的,方大警官还能把她领进来,就已经算是很信任她了。
        “等等,那是什么?”朔月发现……警察们的仪器好像监视器啊!
        “监视。你快进去吧!”方大警官不耐烦地把这个问题儿童往办公室里赶。
        但是朔月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些仪器,这让方大警官感到担忧,生怕朔月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又泄露出什么不该泄漏的。
        朔月问:“你们警察局附近是不是安插的摄像头会比较多一些?”
        方大警官焦虑地把她推进房间里面去:“这当然了。”
        “今晚我们见面的小巷子口有没有安摄像头?”
        “有的。”
        “帮我调出那个监控,只要七天前夜晚的就好!”朔月兴奋地说,她终于体验了一回做警察的爽点了!
        方大警官问:“你要这个来做什么?”
        “我师叔……哦不,我爷爷……卧槽!我那个叔叔!”朔月一连换三个称呼,最后真的爆粗了,现在对白三叶的称呼真是大写的尴尬啊,怎么称呼就怎么不对!说爷爷都没有人相信她会有那么“年轻”的爷爷!“我刚刚得到情报,他最后一次出现的地方就是那个巷子!”
        方大警官明白了:“所以只要拿到那个时间段的监控,你就能知道你那个叔叔去哪儿了?”
        “对滴~~”朔月高兴地比出剪刀手。
        方大警官说:“哦,那等明天吧。”说完就要关上办公室的门,要把朔月反锁在里面。
        朔月着急地阻断他关门的举动,说道:“不要明天,就要现在!”
        方大警官无奈地说:“这片地区的治安不归我管,那摄像监控也不归我管,管那个的同事还没上班呢,你想要监控,就得等明天,今晚不行了。”
        朔月立马转头冲方大警官的同事大声喊:“喂!我告诉你们一个重大新闻……唔唔……”
        话没说完,就被方大警官捂着嘴巴,强行抱进了办公室里面,方大警官关了门,黑着脸把朔月往桌子边一摆:“你这熊孩子!给我在这里好好吃面!我去给你调监控!”
        “嗯嗯~~”
        方大警官摆着一张苦逼的脸,苦逼地离开了。
        朔月愉快地比了一个剪刀手,庆祝抗战胜利。
        她跳下桌子,愉快地拆封夜宵,在监控调来之前,她打算好好享受这一顿夜宵。她发现小樋捧着夜宵到空调下,好像在利用空调的风把夜宵的热气给吹散。
        他的样子有些奇怪,竟然是那厚厚的书本垫在手掌上,夜宵是放在书本上的,有了书本的隔阂,他的双手不至于碰到夜宵。
        哦哦,僵尸是不吃热食的,不然会闹肚子。
        朔月跟黑猫干了干碗庆祝:“干杯!”这才不紧不慢地吃起夜宵来,等她吃完夜宵,方大警官也把监控录像调进来了,他打开电脑,教会朔月怎么调控监控录像之后,他才仔细地叮嘱朔月:“我们没有多余的人手来帮你搞这些事情,你要的这七天内的监控全都在这里面了,你自己慢慢翻,真的看到了你想要找的东西,你再来通知我。知道了吗?”
        *注释:别的僵尸(特质开荤)是除了新鲜的血肉之外,什么都吃不了,不然会闹肚子或者食物中毒;但是小樋能随便吃,但是他还是尽量避开吃热食。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610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9104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9-04-19
在线
3659小时

只看该作者 1003楼 发表于: 昨天 11:32
      “嗯嗯!”朔月点点头,她觉得方大警官在某些方面对她还是不错的,不仅带她进来了,还给她弄了七天内的监控摄像,她明明说了只要七天前一个夜晚的监控录像就行了,但是他还是给了七天的量。
        “你要是真的找到了线索,咱明天再说,好吧?”方大警官拿了钥匙,准备就走。
        朔月说:“我找到了,马上告诉你,不行吗?”
        方大警官不耐烦地说:“小祖宗,我们这里是重案组,有自己的工作要忙。你的案子是由别的部门负责的,现在我能让你自己弄监控录像就已经不错了!你真的当我是专门为你一个人服务的呀?”
        朔月委屈地努了努小嘴,无奈地点点头,说:“好吧!”
        方大警官松了一口气,但看她这样子又有点于心不忍,于是忍不住问:“你那个叔叔,他短期间内有性命危险吗?”
        “没有。”
        “那不就得了?就一个晚上,他不会死的。”说完,方大警官就走出了办公室,把房间门反锁了起来。
        朔月看向电脑,心想白三叶应该是和他自己的朋友在一起,看起来不像是有危险的样子。她觉得白三叶就是黄泉1路的头头,找到他,自然就能找得到其他人了。
        于是,她开启了检查监控录像的漫漫长夜……

        ——【天亮说晚安】——

        方大警官叫醒了朔月,她睁眼迷迷糊糊地才发现一个晚上就这么过去了,坐在椅子上睡了一夜……全身酸得难受!
        方大警官递给她一瓶矿泉水,指指窗口的一盆绿萝,简短地说:“漱口,浇花。”
        节约用水,传统美德。
        朔月听到方大警官的四个字,想到的就是这么一句名言。她依言照做,漱口的时候,她想到,外面通宵监控的警察不会就是这么漱口的吧?嗷,可怜的警察同志!
        漱完口,她发现方大警官连早餐都给他们买好了,真贴心。她走回去,方大警官指着站在空调下吹冷风、闭着眼睛睡觉的小樋问:“他以前也这么睡觉吗?”
        朔月就呵呵了:“他基本上天天都这么睡觉,不必管他,他这样睡才香。”
        老僵尸活了那么多年,什么睡觉方式没尝试过?躺在棺材里睡(传统僵尸睡法)、站着睡,倒吊着睡(模仿蝙蝠啊?)、还有什么睡法……反正都很吊的样子。
        “有什么线索了吗?”方大警官很快就把话题转移到了重点上。
        朔月点点头,说“有”。她把电脑打开,画面早就定格了,她把有白三叶的那一段录像播放给方大警官看,监控录像显示,有一辆车停在巷子口等了几分钟,然后白三叶出现了,车上走下一个中年男人,那男人穿着正正经经的西装,看起来对白三叶很尊敬,他小心翼翼地把白三叶扶上车,收了轮椅之后,就开车走了。
        朔月把她昨晚上就搞好的截图调了出来给方大警官看:“这里有两张截图,一个是这个司机的脸,有了正面,你们找人应该很容易吧?第二张图是车牌号,凭车牌号,你们找人应该更快!”
        看她多聪明,理出了这么重要的两条线索,她感觉很快就能和白三叶见面了,~\(≧▽≦)/~啦啦啦!
        哪知,一转头,看见方大警官嘴角抽搐。
        “怎么啦?”朔月问。
        方大警官指着男人的截图问:“你的意思是,这个人是绑架你叔叔的绑 架 犯吗?”
        朔月摇摇头,说:“我可没这么说过,这个人应该是我叔叔的朋友吧?你看他们关系多好!”
        “哦……”方大警官松了一口气,然后他说:“行,你先吃早餐吧,吃完之后,你就出去,随便找个人问我们局长办公室在哪里,然后你去找他,这个案子就这么结了啊!”
        朔月懵圈了:“啊?结案?结案是什么意思?”
        方大警官指着截图说:“这是我们局长!”
        “……”
        然后,两人相对无言了。
        朔月到这个时候才想起来,白三叶和这里的警察局局长关系好像很铁啊,以前她被方大警官为难的时候,白三叶一个电话过去,说放人就放人,说给两天时间给他们查案就给了两天时间……这关系铁到让人想不到。
        朔月觉得,这一天里的担心真他喵的是白担心了,白三叶那老油条过得滋润着呢!
        她低下头,默默吃早餐。
        方大警官走出去,默默关上门。
        这个案子就这么结了哈!
        朔月叫醒黑猫和小樋,两人一猫吃完早餐之后,这就出去找局长办公室,在警察局里找局长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只要报出方大警官的名,便就免除了所有手续,直接就能进到局长办公室见局长了。
        警察局局长和监控录像里长得一模一样,朔月一下子就通过了面孔认证,确认这就是接走白三叶的男人。只不过监控录像里,局长穿着西装,显然是下班了要去接见重要人物的样子;在这里,他穿的就是警服,看上去的很严肃,特别有官威。
        他看见朔月,皱了一皱眉,显然是在等朔月开口做自我介绍,看她是来做什么的。
        “你好,我是来找我叔叔的,他叫白三叶,你知道他在哪里吗?”朔月开门见山,问。
        警局局长一听到“白三叶”这三个字,脸色明显缓和许多了,但是脸上的警惕还是很明显的:“可是我并没有听说他有过什么亲人。”
        朔月心里那个囧了,过了好一阵子才缓过劲来,说道:“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和你介绍我的,不过我知道他应该和你在一起,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你可以先联系他,问问他认不认识我,到时候你再带我去见他也不迟。”
        反正她不急,因为她确信白三叶他们目前是安全的。
        警局局长看她不像是说谎的样子,迟疑了一下,这才说道:“好吧,我相信你说的话,但是,老白说,他这段日子里面谁都不见,你请回吧。”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fastpost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

      电话:0579-82133668
      工作日 8:30-17:30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