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精彩推荐:
  • 15412阅读
  • 753回复

灵异悬疑 >>44号棺材铺(更新中)
[复制链接] [复制手机版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750楼 发表于: 10-15
     朔月托着下巴,怔怔地看着远方冒出来的“情敌”,“情敌”正在被他们刚刚收服的小宠按在水里面沉沉浮浮,洗刷刷搓泡泡,她的思虑万千。
        “媳妇~”辰旭撅着嘴唇凑了上去。
        就在嘴唇快要碰上朔月的时候,朔月脸一红,把他推开,问道:“师父你又在发什么神经?”
        辰旭摆出一副受到委屈的小媳妇脸,忧伤地说道:“媳妇你不爱我了,你竟然看那只蠢狗洗澡看得那么入迷!你都没有看着我,难道我不比那只娘炮狐狸更漂亮,更迷人,更具有魅力么?你的眼睛应该看着我才对。”
        朔月:“师父,你脱光了下去洗澡我就看你不看他了。”
        辰旭二话不说马上撩衣服。
        朔月一脚踹过去:“开玩笑的!谁要看你裸·体啊!”
        “你欺骗我的感情!”辰旭忧伤地指责!
        朔月红着脸,一本正经地说道:“师父别闹!我在想很严肃的事情呢。”
        “什么事情?”
        “你不觉得奇怪吗?作为地缚灵的他们是怎么样走出陈家大院去请王叔去走脚的?如果说陈家大院里面的鬼魂都是在重复着生前的最后一幕的话,那也就是说什么‘鬼王’根本不存在,他们的死亡是重复自己生前的最后一幕。可是狐狸却是存在的,而且还跟着我们出来了,这里面究竟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呢?”
        这时候,一直保持沉默的王青终于开了口,说道:“对,我也在想着一件事情,事情没有弄清楚,我始终忐忑。”
        辰旭撇嘴,收起了玩闹的心思,抱着头躺了下来,吃饱喝足就差打个呵欠睡嗷嗷了:“想那么多做什么?蠢狗洗干净了,拎出来问个清楚不就行了?它是从陈家大院里面出来的,陈家大院里面在闹什么鬼,它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朔月托着脸,依旧在看着水里面沉沉浮浮的狐狸发呆。
        辰旭不爽了,伸出手指戳戳朔月的屁股:“媳妇儿,表看了,你要是真的那么喜欢看男人洗澡,回去我洗给你看。”
        朔月一巴掌拍开那只戳自己屁股的爪子:“别闹,我还在想事情!”
        辰旭:“又在想什么?”
        朔月:“我在想有什么宠物医院可以帮狐狸节育……哦不,我希望能有个鬼医生能把这只狐狸阉了——我希望在把他带回去送给阿城哥当宠物之前,先帮他节育了。”
        带把的、还觊觎她师父的,就应该先送去节育!
        但是这话落在辰旭的耳朵里,他顿时觉得蛋蛋一疼,连忙捂住了下面,嘀咕说道:“我希望这种医院不会有!”这太可怕了!
        不一会儿,水鬼就把湿漉漉的狐狸崽送上了案。
        狐狸崽站在岸边,颤抖了很久,这才缓缓地回过神来,猛地一抖,这才把身上的水都给抖干净!
        “嗷!你们太过分了,竟然这样把我说扔就扔,你们把我当成了什么?”狐狸崽大吼。
        下一秒,一只巨型et一巴掌踩在了它脑门上:“闭嘴。”
        狐狸崽顿时歇菜了。
        巨型et把狐狸崽提到朔月面前,用宠溺的语调说道:“媳妇儿~,你有什么问题,赶紧问吧,这小子要是敢有一句话隐瞒,我就打他屁屁。”
        “不要再乱叫了,刚刚不是已经恢复正常了么?怎么现在又变回去了……”朔月无奈地说,但是她明智地选择放弃驯猫,而是转过来驯狗:“狗崽子,我要问你问题了,你一定要如实回答,否则,我师父就会打你屁屁!”
        狐狸崽生气地叫道:“我是狐狸,不是狗!”
        啪!
        屁股立即挨了一爪子。
        狐狸崽泪飙,但是变得乖巧了许多。
        朔月问:“第一个问题,你是公是母?”
        狐狸崽子晕:“当然是公的了,难道你眼瞎吗?”
        啪!屁股上又挨了一记,狐狸崽泪飙。
        朔月问:“第二个问题,请问你今年贵庚?”
        狐狸崽乖乖地回答:“365岁。”
        啪!
        狐狸崽抓狂地大叫:“为什么又打我?”
        巨型et抠抠鼻屎:“手抖。”
        “嗷!”狐狸崽疯了。
        朔月问:“第三个问题,请问你三度是多少。”
        狐狸崽大耳朵一耸,问:“三度是什么?”
        朔月说:“女性问三围,男性问三度,你不知道吗?”
        狐狸崽:“不知道。”
        朔月说:“好吧,三度就是长度硬度持久度!”她伸手,恭敬地说:“请回答。”
        狐狸崽抓狂:“女孩子问三度来做什么?矜持!你要矜持!我活了这么多年,见到了那么多名门淑媛,还是第一次见到像你这样不害臊的姑娘家!你怎么可以这么不害臊?”
        朔月挑眉阴阴地笑了:“因为这三个数字将有可能是你未来追悼自己失去的身体的某一部分时候的最具有纪念意义的数字。”
        狐狸崽满头雾水。
        “可长可短,根据身形而定;可硬可软,根据心情而定;持久耐操,宝贝儿你可以放心使用。”按着某只狐狸崽的巨型et对着朔月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呃……”朔月被et的笑容给吓尿了。
        师父,问的是狗不是你,为什么你要抢答?难道说你迫不及待地想要把这句话当成未来的追悼辞?
        狐狸崽莫名其妙地露出了羞涩的红晕:“持久耐操……?”
        啪!
        又是一爪子拍了下来。
        揍完狐狸崽后,et对朔月说道:“媳妇儿~,你可以继续问了。”
        朔月叹气:“不问了。”
        et疑惑:“为什么不问了?”
        “这只狗不仅蠢还不诚实,从第一个问题起,说的话都是谎言,问也是白问。”
        狐狸崽生气地大叫:“我没说谎!我哪里说谎了?!”
        朔月冷冷地斜了它一眼,说:“会对着公猫发情,难道你能是公的?”
        狐狸崽受了一万点惊吓:“o_0!”劝他要弯的难道不是她???
        朔月:“全身的毛都白了,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才365岁?谎报年龄吧?你看我师父,万年老妖毛发都还是黑的。”
        狐狸崽疯了:“这是天生的颜色!我从小就是少白头,不行吗?毛发白,不代表我很老!”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751楼 发表于: 10-15
     “最重要的是,你还故意隐藏三度,从这一点上看,你真的很不诚实,不是一条好狗。”朔月嫌弃地说。         狐狸崽泪流满面:“我是狐狸,不是狗……”
        et对比自己原型还要小的小动物都十分的“友好”,他拍拍狐狸崽,安抚他:“不哭不哭哦,你不是狗,你是一只叫做狐狸的狗。”
        “对……”狐狸崽终于听到有人肯定自己是狐狸了,心情好感动。
        “好了,别闹了……”王青终于忍不住了,开口说道:“还是问正事吧,那陈家大院的事情没有弄清楚,我心里面始终不安。”
        “好吧。”朔月说,她站起来,看向“陈家大院”的方向,说道:“要想知道真相,我觉得我们还需要再回到陈家大院去一趟,我不放心这只狐狸,我总觉得他不会说真话。”
        狐狸崽叫道:“你现在回去,也找不见他们的。那群死鬼从诅咒中释放出来,已经超升了,你回去,那陈家大院是空院子、那些坟墓是空坟墓。你回去,也什么都看不见!”
        “空了?”朔月吃惊,“那陈家大院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狐狸崽说:“就和你说得那样子,你把我的身体从陈家大院里面带出来了,陈家大院的诅咒就落到你的身上了。那是一间被诅咒的陈家大院,所以当诅咒被带走,那被诅咒锁住的鬼魂自然就能得到解脱,然后成佛,重入轮回。”狐狸崽蹭了蹭et,甜蜜蜜地说道:“谁把我带出来的,谁就是我的新娘。”
        et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
        “卧槽!师父,你还说不是你带出来的?!”朔月怒吼。
        et慌了起来,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急起来连爪子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摆放了,“不,不可能的,我怎么可能会把这只蠢狗带出来?诬陷!这绝对是天大的诬陷!”
        鉴于et只有3秒钟的记忆力,朔月和王青都用一副“原来是你”的表情看着这只愚蠢的et。
        et揪着自己的耳朵,不吭声了。
        朔月打消了返回陈家大院里一探究竟的念头,重新盘腿坐下,问:“好吧,笨狗,你现在能说说看,300年发生的事情吗?”
        狐狸崽说:“可以。”
        啊咧,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呢?
        狐狸崽开始说起了过去的事情:“300年前,那时候我还是一只才65岁的、天真的、活泼的、善良的、美丽的、可爱的……(省略1000个修饰形容词)……小狐狸,还没有修炼出完全的人身。”
        “在我65岁的时候,我和一只红色的火狐相爱了,我们选择了良辰吉日成亲,就在我们成亲的时候,山林里忽然闯进了一群恶霸,他们见到狐狸就射箭,我们狐狸跑的跑、逃的逃,把婚宴上的狐狸精都杀死了。他们射中了我,我没有死,但是他们却在我的面前射杀了我的新娘。呜呜……”狐狸崽哭得眼泪鼻涕哗啦啦。
        “那群恶霸捉住了我之后,就没有再继续杀戮,而是把我关进笼子里,带下了山。”
        朔月忍不住问:“他们为什么杀了那么多狐狸,却没有杀死你呢?”
        狐狸崽说:“因为我白。”
        朔月(=_=|||),卧槽,这也能的成为一个理由?
        狐狸崽说:“天地间,狐族分为红狐、黄狐、青狐、白狐、黑狐五种狐,其中白狐和黑狐最罕见,最稀少的是黑狐。在我们眼中,五狐最大的区别就是颜色不一样而已;但是在人类看来,五狐中白狐最具有灵气、最具有仙根,你看那些什么鬼怪小说,比如聊斋志异这类小说,里面描述的灵狐、狐仙都是白色的。尤其是九尾狐,一律说成白色,就连最出名的九尾狐妖苏妲己也是白狐。只要觉得稍微有点法力的就是白狐,善良的狐妖是白狐,邪恶的狐妖是红狐。你们人类的颜色定义太狭隘了!就连那窗帘,啊,蓝色代表忧郁、白色代表纯洁、绿色代表生机,反应了作者xxx样的心情!作者只想说:那窗帘真的是蓝色的啊~!”
        “对。”深受语文课阅读理解毒害多年的朔月深有感悟,问:“苏妲己真的存在吗?”
        狐狸崽激动地说:“妲己是真人,但是却不是狐狸!你们人类被害妄想症太严重,亡国是女人的错,亡国是狐狸精的错!跟我们屁点关系都没有,好么!”
        朔月:“看来传说是不可信的。”
        狐狸崽说:“是的,你们人类的妄想症太严重了,看到白狐狸就觉得是狐仙,所以他们才会捉住我,是以为我会变成狐仙。哼!我要是狐仙,我还能被他们捉住?一群愚蠢的人类!”
        他说这话的时候,身上冒出了黑气,很显然,那是他变作鬼魂之后带来的怨气。
        朔月看到这个怨气,心里就知道这只狐狸最初的死亡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如果狐狸是安享天年死亡的话,就不会有这么大的怨气。
        朔月问:“那些人捉了你之后,又做了什么事情呢?”
        狐狸崽说:“300年前,是清朝末期。那个小商贩想要变成全国首富,听信了一个游方道人的话,觉得狐仙能赐予他们无穷无尽的财富,所以他们进到山里面来,寻找白狐。他们找到了我,并捉住了我,他们把我带下山,交给那个游方道人,让那游方道人作法把我变成能实现他们愿望的‘狐仙’。”
        “但修炼本来就是循规渐进、急不来的事情,他们要把我一下子变成法力无边的狐仙,根本就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但是,有一个办法,可以让平凡的人拥有强大的力量、也能让平凡的狐狸拥有无边的法力!”
        “那就是,死亡。”
        “死亡是一件很奇妙的坎,犹如鲤鱼跃龙门一般,跨过去后就能瞬间拥有比活着的时候还更加强大、可怕的力量!”
        “那些人在我还是一只单纯善良活泼可爱的小狐狸精的时候,他们策划了我的死亡……”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752楼 发表于: 10-15
        “他们把我捉回了陈家大院,把我的身体埋在狐狸架下面,只露出一个头。每天都拿一块新鲜的肉吊在葡萄架下面,悬在我头顶上,但那些肉离我很远,我勾不到。”
        “我是被饿死的,正宗饿死鬼。”
        “陈家的人听游方道士的吩咐,每天都来放一串新鲜的肉吊在我的面前,每一次更换,就换一块比之前更大更鲜美的肉在我的眼前;每一次更换,都会降低一下肉块的高度。我忍饥挨饿,而身体身陷在泥土里面,动弹不得。饥饿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我饿得快疯了,****夜夜都盯着那一块近在咫尺的肉哀嚎着,但是不管我怎么挣扎,我都无法挣脱开泥土,无法吃到那一块肉!”
        “我至今都还记得,我死亡之前看见的那最后一眼,就是,那一块肉已经碰到我的鼻尖了,可是……我咬不到它……”狐狸崽一屁股坐到地面上,哇的一声,伤心地啕号大哭。
        对比自己原型还要小只的的小动物无比“友好”的巨型et默默地把狐狸崽的拥进怀里面,轻轻拍了拍它的背。
        朔月青筋暴跳,卧槽槽槽槽槽!死狐狸精,竟然知道用眼泪骗取师父的同情?记住自己的三度吧,你将会用余生来祭奠那三个数字!
        王青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明白了,对于脑子不开化的畜牲来说,食欲就是它们的本能,陈家人用这个方法饿死白狐,就是通过狐狸对本能的欲·望而产生出最疯狂最极致的怨恨,而那越来越近、越来越大块的鲜肉看得到吃不到更是增添了这种怨气。他们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捉住狐狸的鬼魂,利用狐狸鬼魂的怨气来逆天改命,实现自己的愿望!”
        狐狸崽揪着et的衣服擦了擦眼泪,说:“对。”
        “对你妹!”朔月一脚把死狐狸踹出et的怀里,为什么她越看越觉得这只死狐狸不顺眼呢?
        “那你为什么要娶妻呢?”王青问。
        狐狸崽爬了回来,说:“我不是说了嘛,我是在成亲的时候,被人类捉住的,而且还眼睁睁地看着未婚妻在自己的面前被射杀,这个画面也就成了我怨气的来源之一。那些人类弄死我之后,当我灵魂脱离身体的那一刹那,我疯狂地报复了人类,那天晚上我咬死了13个人!啊哈哈哈哈哈!”
        它笑起来,身上的黑气就变得更大了。
        朔月挥挥手,嫌弃那一身黑气:“北京雾霭已经很严重了,就不要再弄空气污染了,好不好?”
        下一秒,狐狸崽身上的黑气忽然变成了粉红色,它握住的et的双爪,深情地表白说:“那游方道士制定了我的死法,自然也早就准备好了怎么收服我的鬼魂。但是那时候他失策了,他的法子虽然勉强地捉住了我,但是却不能控制我,让我变成他们想要的‘狐仙’。”
        “后来,那游方道士掐指一算,算出我的姻缘,这才知道我的怨气不单止是因为食物带来的怨气,还有婚姻带来的怨气。于是那游方道士就出了一个馊主意,用一个法术把我锁在了陈家,让陈家对我献祭出活祭品,以让我的鬼魂怨气平息,又能实现他们的愿望。”
        “那个活祭品就是女孩了,为了把我锁在陈家,陈家就只能是选择自己直系家属里面的适龄女子贡献出来做我的‘妻子’。每次结婚,都会令我心情愉快,也就不会在陈家里面作乱了。就比如说现在,我的心情就是上天的~~”狐狸崽高兴地蹭了蹭无毛的et。
        朔月忍无可忍,举起巨型et,一脚把狐狸崽像个皮球一样踢开了。
        “离我师父远一点!你这基佬狐狸!吼!”
        “……”王青看着被朔月高高举起的巨型et,默了。
        可怕,这个少女究竟是吃什么长大的?
        放下巨型et,朔月已经抚摸了一下自己额头的青筋,忍住怒气,嘀咕着说道:“理一下思路,我大概知道了。这种利用怨鬼生财的办法确实很好,但是却很容易遭受到反噬,因为怨鬼的怨越重越不好化解,反噬力量就越强……”
        狐狸崽爬了回来,笑眯眯地说:“没错,所以在20年前,我终于找到了机会,把他们陈家人都给弄死了!”
        “……”朔月斜了一眼这死狐狸,心想原来那些死掉的鬼魂全都是这死狐狸害死的!还笑?笑个屁啊?杀死了那么多人还在笑?可想而知,这只死狐狸多么冷酷无情,真不是个好东西。但转念想一想,那陈家也不是什么好鸟,用那种方式杀死了狐狸,还利用狐狸来生财,又怎么能怪狐狸报复呢?
        “现在就只剩下一个疑问了。”朔月揪住狐狸尾巴,把它倒提了起来,问:“为什么你弄死了陈家的人之后,却依然还要娶新娘?你的怨恨已经结束,那你应该解脱了才是,怎么没有去投胎转世呢?”
        狐狸崽说:“我也不知道。我也以为我杀死了陈家所有人之后,我就不会再有元气了,我也应该去投胎转世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没有办法离开陈家大院。那些鬼魂虽然死了,但是他们每天都会出现,每天都在重演20年前的那一幕。”
        朔月问:“20年前的那一幕究竟是什么?”
        “20年前,也就是我要换新娘的那一日,他们已经选好了新娘子,所有人都在灵堂里面等着布置好了。就等陈老爷最心疼的小女儿从闺房里面走过来了。他们所有人都站在灵堂里守着,不时地朝门外探出头去,陈老爷最是焦急,他在门口徘徊,不时地看看外边,嘴里一直在说:怎么还没来呢?怎么还没来呢?”
        “后来,良辰吉时到了,所有人都没有等到新娘子,只看见一个穿红衣服的婆子慌慌张张地跑来了,那婆子说:老爷,大事不好,小小姐不堪受辱,悬梁自尽了!”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753楼 发表于: 10-15
          “时辰到,新娘子没来,我和陈家的契约结束了,于是我展开了疯狂的报复,陈家上下数十人,全死在我的爪牙下!”狐狸崽说,它每次提到这些大快人心的地方,它的身上就开始散发出黑色的气体,双眼充满血红,虽然外表是一只很萌很软的狐狸崽子,但当它变成这个样子的时候,都会让人心里一寒!
        “陈家人死了,我却没有得到解脱,我也感到十分纳闷。在那之后的20年里,那些死去的陈家人都会在灵堂里面重复演着20年前的那一幕。我无聊的时候就打瞌睡,高兴的时候就出来揍他们,他们生前囚禁我、利用我,死后活该被我虐待!啊哈哈!”
        “但在这20年里面,也不是每一日都是一模一样的情景,陈老爷也不是每天都在门口徘徊,不停念叨着说:怎么还没来呢?新娘子怎么还没来呢?”
        “那特殊的日子就是每三年的今日……”
        听到这里,朔月忍不住举手发言:“不好意思,已经过了凌晨0点钟了,所以应该说是昨日。”
        “好吧,每隔三年的昨日,”狐狸崽改口说,“陈家都会迎进一个女子,那些女子或多或少都有陈家的血统,这样我就明白过来了。我之所以还不能解脱,那是因为陈家的人还没有死绝,这个被狐狸诅咒的血脉,只要沾点血缘关系就必须回到陈家大院里,等待死亡!”
        王青听狐狸讲故事的时候,一直都是皱着眉头的,听到这里,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明白了,我送来的女尸,她的祖先一定有一位是陈家的旁支血脉,所以才会被引回陈家大院去和你完婚。”
        狐狸崽说:“谁知道呢?我对这些不感兴趣,反正他们喜欢给我找老婆,我就娶呗。”说完,它又抱住了巨型et,蹭蹭,陶醉地说:“那些人给我找老婆不上心,亲爱的,你别生气哟,在我的心里面,只有你才是最适合的新娘子!”
        啪!
        巨型et一巴掌拍下去,生气地说:“老纸是攻!”
        朔月幽怨:狮虎,这个时候你应该说“老纸是直的”而不是“老纸是攻”,吼!
        没有人想要去深究陈家大院里面的故事,但是王青却不得不在意,他托着下巴喃喃自语:“每隔3年……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陈家的人都死绝了,新娘子都是外来的,就算是受到诅咒血脉的影响而要回归本家,可是这一次的女尸又该怎么解释呢?这背后一定有人在促使这些事情发生,否则陈家流落在外的血脉不会回归本家……”
        看着那三只还在闹腾的,王青做下了决定,开口说道:“小女娃娃,你和你师父回家吧。你如果愿意,就把这只狐狸带走,我看得出来,你们两师徒都是有本事的人,这只狐狸害不了你们两个。”
        朔月一怔,停止了蹂躏狐狸崽的暴  行,吃惊地问:“王叔,你想去做什么?”
        王青说:“我想弄明白这整一件事情的经过。”
        “反正我们都从大院子里出来啦,又何必回头追究那些细节呢?”朔月不解地问,她劝道:“王叔,依我看,你还是别回头调查这一件事情的始末了,有句话是怎么说的了?知道的越多死的就越快!先不管陈家大院是怎么样的,我们回去调查这一件事,就有可能会被卷入大麻烦之中,难道,你不怕麻烦?”
        王青叹了一口气,说:“我已经被卷入了。”
        “嗯?”
        王青忧愁地叹气说道:“从我开始接这一单生意开始,我就已经被卷入这个大麻烦中了!湘西那么多赶尸匠,为什么他们不挑选别人,而单只是挑选了我?”
        朔月:“他们不是找了很多走脚的,但是最后却没有找到合适的,所以才找上你的吗?”
        王青摇头,说:“不,他们是在我家门口求了三天三夜,我看他们心诚,这才帮他们的忙的。现在想来,那并非是一个巧合,湘西赶尸匠那么多,为何偏偏是我?这其中定是有什么缘由的,怕是我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得罪了人,所以那人把我骗了来,是想借陈家鬼王的手来杀了我!”
        朔月听他这么一说,也连忙说道:“那这件事就必须要查个清楚啦,王叔你在明,那敌人在暗,如果不把那个坏人查出来,那个坏人今天害了你一次,那他以后一定还会再害你第二次的!”
        王青讶异地说:“小女娃娃,你……你这意思是……?”
        朔月:“当然是跟着你啊。”
        王青“啧”了一声,连忙说道:“你这小屁孩,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你难道不知道我这一次返回去调查事情,将有可能会卷入危险之中?这一次回去,你将有可能会被杀死!”
        朔月笑嘻嘻地说:“不怕不怕,反正我和我师父闲着也是闲着,就当做是跟着王叔你回去长长见识啦。你不用担心我和我师父,我师父是打不死的妖怪,就算出事了,我师父也会罩着我的。你可以把我当做是空气,我无所谓的哟~!”
        巨型et舔舔爪子,说:“唉,养大的徒弟竟然不跟我走,而是跟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走了,我得盯紧点儿,不然我就没徒弟了。”
        “亲爱的,我要一直跟着你。请你答应我的求……”
        啪!
        朔月和巨型et一爪子把狐狸崽打落入水中,吓坏水鬼一只。
        朔月:“我要带它去阉了!(=_=#)”
        et:“宝贝儿~,我以为你会直接不要它了呢。为什么到了这一刻你还不想放弃他?(=_=|||)”
        朔月:“阿城哥说他想养狗很久了。”
        et:“他还说他想养兔子很久了呢。”
        朔月:“总之,捡到的狗不要白不要,不过如果这只笨狗最后选择阿城哥做新娘,我觉得这可能会是最好的结局。”
        et:“为什么这句话听起来怪怪的……(=_=|||)”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fastpost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

      电话:0579-82133668
      工作日 8:30-17:30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