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精彩推荐:
  • 23845阅读
  • 1036回复

灵异悬疑 >>44号棺材铺(更新中)
[复制链接] [复制手机版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643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9137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9-06-18
在线
3663小时

只看该作者 1030楼 发表于: 05-29

苏欣浅急了:“凭什么呀?这是我哈尼的房间,就算你们是他的爸爸妈妈,也不应该管这么多吧?该出去的应该是你们吧?”

        朔月也着急,听他们的对话,那一黑一白两双靴子的身份已经能够确定了,就是之前来捉捕她的那对黑白无常,可是他们为什么那么肯定,觉得她(第三个人)就一定在这房间里面呢?难道是外面蹲着的大白猫?朔月黑线,大白猫的身形太巨大了,整个天下应该就只有它一个造型的猫吧?

        那么显眼的目标,黑白无常若是还看不见,那不是眼瞎吗?

        但冷碧寒家里那么大,房间那么多,为什么黑白无常就那么肯定人犯是藏在儿子的房间里面呢?

        那戏谑的声音友好地提示:“你们可以暂时去别的地方谈恋爱,比如说,我觉得花园是不错的。花园里风景美如画,人少又安静,是最适合亲亲小嘴拉拉小手的地方了。”

        好开明的父母!

        朔月想要是她跟别人订婚了,快要结婚了,还跟别人搞一腿,老爸老妈肯定会打死她……呃,好像也不太会。

        但现在问题是真的太难了,他们真的肯定她就在这个房间里,如果不是因为大白猫而锁定她在哪一个房间里,那肯定就是因为他们自己种下的锁魂链了——锁魂链是他们种下的,那锁魂链上面一定有他们的气息,如果是这样,那她逃到什么地方,他们都能追得来了!

        好可怕。

        朔月躲在床底下,一点都不觉得地板冰凉凉的了,她感觉自己在不断地冒汗,生怕那对黑白无常父母和儿子一言不合就过来把床给掀了!

        不过他们还不至于那样。

        在儿子面前,这对黑白无常还是显得比较温文尔雅的,没有到动粗的地步。明明知道儿子在窝藏罪犯了,但是他们还是很淡定地和冷碧寒、苏欣浅二人聊天侃地。他们不像是冷碧寒的父母,更像是冷碧寒的朋友,但冷碧寒显然从小就是乖孩子,一撒谎就脸红心跳好怕怕,听他说话就是特别紧张的劲。

        苏欣浅战力十足,和那戏谑的声音你一眼我一语地打起太极来了,双方没有退让一步。久了,冷碧寒忍不住这唇枪舌战了,他哀求地对黑白无常说:“爸,妈,你们就给我一点面子吧,今天我朋友在呢,你们就先离开好不好?刚回来到家,你们是不是累了?累了就先去厅里面喝一杯茶好不好?”

        那戏谑的声音里也变得正经了起来,怜惜地对他说:“儿砸,不行,你知道吗?过不了多久,我和你爸爸就要退休了,这可能是我们在职的最后一个案子了,要是没有办好,说不定都退不了休了。”

        “你们难道就没有做过调查吗?”

        啪!

        朔月闭上眼,无语死了!

        那一巴掌声绝对是苏欣浅拍的,苏欣浅一定很心累,她说了那么多话,争取了那么久,冷碧寒的这一句话绝对就是“坦白从宽”了!

        接下来,应该就是掀床了。

        那戏谑的声音说:“铁证如山。”

        “真的铁证如山?”

        “寒儿,等我们把人犯捉拿归案,你再到局里面调案件资料看吧。虽然我也不敢相信一个小女孩能打伤九殿,但是事实就摆在眼前,她确实是伤到了。”

        “我可以去查吗?”

        “当然可以。”

        啪!

        苏欣浅恨铁不成钢地说:“冷碧寒,你在搞什么鬼啊?忽然之间你就投降了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是站哪一边的?!”

        “不不不,苏姑娘,你好像误会了,现在还没有弄明白情况的是你,不是他哟!”那戏谑的声音说道。

        朔月忽然间觉得身体一痛,无数条锁魂链从她身体里面刺穿出来,紧紧地锁住她的身体!

        一股无法反抗的力量将她拉了出去!

        “啊!”

        她惊叫未完,已经落入了黑白无常的手里!

        黑白无常一人一边按着她的肩膀,将她牢牢控制住而不让她逃脱。

        再看黑白无常,这两个鬼始终带着他们独特的黑白面具,朔月也是醉了,这两个无常鬼回到自己的家中也没有把工作服解下来,这明显就是直奔她而来的,她猜的没有错,锁魂链就是黑白无常追踪她过来的根本原因!

        有这365道锁魂链在,她跑到什么地方,这对黑白无常都能找得过来,而且她的力量被封印,根本就没有反抗他们的余地,这也就是他们为什么能放着她这个“罪犯”躲在床底下,而自己悠然自得地教儿子怎么把妹。

        但……

        朔月左看看,右看看。

        发现一个特别囧的问题。

        冷碧寒的老爸老妈长得一样高啊,左也平胸右也平胸,求解:黑白无常哪一个是爸爸,哪一个是妈妈?

        苏欣浅彻底急了,她想冲过去救朔月,但是却被冷碧寒给拉住了。她着急地说:“你们无常局不是说自己从不办理冤假错案的吗?如果这一次真的是你们冤枉了朔月,勾了她的魂导致她七日之内无法还魂而最终害死了她,你们还能对得起‘公正不阿’这四个字么?”

        “哦……七日呀?”白无常转头问朔月,“小姑娘你被我们勾魂勾了几天了?”

        朔月忐忑不安:“今天第四天。”

        白无常转头对冷碧寒说:“那看来你只有三天的时间来为这小姑娘平反了。值得一提的是,现在我们捉住人了,以阎王对这件事的重视,应该是当场就下判决,一般来说,行刑最慢也是三天后。”

        “还行刑呀?”朔月抓狂了!

        白无常说:“你见过哪一个罪犯不受处罚的?”

        “可是三天……这这也太短了吧?”朔月着急:“人间的死刑犯还有死缓的呢!”

        白无常耸肩:“小姑娘你好像漏掉了我说的‘最慢’两个字,这两个字如果没有人为你在阎王面前争取时间,恐怕你连三天的死缓时间都没有呢。阎王们最心疼他们的两个小弟弟了,这次九殿受伤导致昏迷不醒,令他们十分震怒,把你送到阎王殿里,没人拦着,他们分分钟会亲手撕了你!”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643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9137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9-06-18
在线
3663小时

只看该作者 1031楼 发表于: 05-29

  到了这一刻,朔月终于知道“面子”这两个字究竟有多么重要了。

        如果不是看在冷碧寒的面子上,这对黑白无常根本就不会和她说这么多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这两位爷(?)高冷得很,抓了就拉走,一句废话都不想和她说那么多,现在能和她说这么多显然很不错了。

        到了阎王殿,如果没有担保人,她根本就不能侥幸活过3秒钟,在阎王的怒火面前,她只有沦落成炮灰的份。

        白无常这话说得已经很给面子了,“最慢3天执行”——显然他们愿意为她争取一下3日的时间。

        真的太宠儿子了。

        朔月有点感动,忍不住问:“这次九殿伤得很严重?”

        白无常反问:“你伤的,你不知道?”

        朔月无语:“真的不是我伤的!我离开黄泉1路的时候,九殿他还好好的!”

        “哦。”

        这么平淡一个语气词,显然白无常根本没有把她的辩驳放在心上,依然肯定她是打伤九殿阎王的人,而她说的话只不过是她在演戏,以此洗脱自己的嫌疑。

        好吧……

        她果然不能对阴司抱有太大的希望。

        她沮丧地问:“那些阎王是不是超级愤怒?”

        白无常说:“阎王们的愤怒和九殿的伤势成正比。”

        朔月倒抽了一口凉气,这句简单的话就已经摆明了两个点:1,君衍真的伤势很严重,比她想象中的还要严重;2,阎王们的愤怒已经令他们失去了理智,这和君衍的伤势成正比。

        (tat)

        她现在能理解为什么阎王派出来捉她的人为什么都是一副不想听她辩解的样子了,因为他们的上司根本就没打算听她辩解!

        别说什么阎王应该秉公执法,不应该为感情冲昏头脑,这种站在不理解的立场上劝别人要理性解决其实本身就是一种傻缺的事,如果是44号任何人身受重伤,生死不明,她绝对比阎王更不理智。阿城被清玄宗的人打伤,生死不明的时候,清玄宗的人来一个她能杀一个,来两个她能撕一双!

        碰到这种事,只怪自己没本事,在阎王面前,一句话都说不上。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白无常指着苏欣浅对朔月说:“要不要和你的朋友告别?”

        朔月回过神来,含泪看着ta:“我现在有一句话想对你说。”

        白无常好奇:“要走了,你不想和你朋友告别,反而想和我说话?”

        朔月说:“既然你知道我去了阎王那里就会分分钟被他们撕了,那你可不可以省略掉这个过程,直接把3天的调查时间交给你儿子去调查事情的真相?如果3天后他什么都没有调查出来,那你就直接把我交给阎王,不用为我争取3天的死缓了,让他们秒撕了我,我也认了。”

        白无常摇头:“不行。”

        朔月哭:“为什么不行?”

        白无常:“因为一直捉不到人犯,受苦受难的就是我们这群直接接触阎王们的官员们了。”

        朔月默了。

        简单一句话就是说:你能帮我们挡阎王的怒火,那我们干嘛还要自己受苦?

        (t_t)

        “话说完了,走吧。”黑白无常扯着勾魂链,转身就走。

        这对爸爸妈妈太酷了。

        朔月心里好苦,她本来应该是激烈反抗的,但是这一次黑白无常对她的态度还不错,于是她反抗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走了几步,才想起来要对冷碧寒说些什么:“喂!你一定要记得帮我证明我是无辜的啊,你只要查出我的不在场证明就可以了,就算查不到真凶是谁也没关系的!还有,如果你什么都查不到的话,你一定要联系上我师父……就是我们一起七日游的时候,我带的那只黑猫,你知道了吗?”

        “好的!”冷碧寒于心不忍地追了几步,对他父母说道:“爸妈,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扯着她?朔月她现在已经不会再逃跑了,你们不必再像押解重犯一样押着她。把锁魂链扯了吧,尤其是……”冷碧寒看了一眼朔月的双肩,说道:“把锁住她琵琶骨的锁魂链的力量暂时隐去吧,她不会反抗,你们就不要再为难她了。”

        黑白无常互视一眼,很快就在对方眼里面看到了答案,白无常说:“好。”

        ta挥一挥手,朔月双肩的锁魂链的力量便就隐去了,缠绕了她三日之久的疼痛转瞬消失,她尝试着动了动手指——手指动了!

        抬一抬手——手抬起来了!

        就差没试法术了!

        朔月还真的很想尝试一下施展法术,但是最后还是算了。她想既然冷碧寒亲自开了口,那就应该是真的自由了,锁魂链虽然没有消失,只是隐在她的皮肤下,但是她也算是获得了某种程度上的自由。

        黑白无常是看在儿子的面子上给她这点自由,但是如果她稍微有点异常的举动,黑白无常肯定会如惊弓之鸟一样立马将她重新锁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冷碧寒为她求情也就是白费了。

        “谢谢你。”朔月揉了揉手臂,对冷碧寒说。

        冷碧寒握紧拳头,认真地对她说:“我一定会帮你查清楚这件事的真相,还你一个清白的!”

        朔月嘴角抽了抽:“你只要能找出我的不在场证明就好了。”

        “会的!”

        黑白无常相视一眼,眼神有异,但他们并没有说什么,拉了拉朔月,带着她离开了。

        等他们走远,苏欣浅一巴掌扇上冷碧寒的脑袋,没好气地说道:“笨蛋!这下事情不好办了,你知道吗?!”

        冷碧寒一怔,问:“怎么不好办?”

        苏欣浅跺跺脚,既是生气又是难过地说道:“这件事难查!”

        “怎么难了?”

        “你没听明白朔月的意思吗?”苏欣浅白了他一眼,说,“她一直要你查她的不在场证据,一直要你查不在场证据!根本就不是要你去调查是谁打伤了九殿,这事你觉得能绕开真正的凶手,只查到朔月的不在场证据吗?”

        冷碧寒抖了一个机灵,说:“你的意思是,其实她知道是谁打伤了九殿?”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643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9137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9-06-18
在线
3663小时

只看该作者 1032楼 发表于: 05-29

早先说过,距离三途川最近的地方是一殿秦广王和二殿楚江王的阎王殿,而距离冷碧寒家最近的地方则是楚江王殿。

        还未进楚江王殿,黑白无常便先让阎王殿的通传小鬼把人犯捉到的消息传给楚江王了。

        “怕不怕?”白无常站在殿门外,轻声询问朔月。

        朔月摇头:“我没打伤九殿,所以我没什么害怕的。我只害怕你们的阎王都是昏君,是非不分,真的和你说的那样,审都不审就直接将我撕了。死没有什么好怕的,我就怕日后水落石出了,你们阎王面子挂不住!”

        白无常问:“直到走到这一步,你依然对我们阎王抱有幻想,认为他们一定会还你一个清白?”

        “嗯!”

        “你真的觉得我们阎王从来没有判错过任何一个案件?”

        朔月仰着下巴:“传闻中确实是这样子的!”

        白无常笑了:“你是不是傻?我们阎王判错案,还会明着告诉所有人?”

        朔月倒抽一口凉气,瞪大眼睛,等品味完白无常的这句话之后,她转身就跑,但只听到一阵锁链叮当作响,一道锁魂链勾住了她的脖子,她就识趣地刹住了脚步,再往前一步,黑白无常就要唤出锁住她琵琶骨的锁魂链了,那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现在怕不怕?”白无常笑着问。

        你丫是变态吗?朔月黑线,都走到殿门口了,恐吓她有意思么?

        “不、怕!”朔月用力哼!

        话音刚落,刹那间,楚江王殿内传出庞大的杀气,笼罩住整个楚江王殿、沉甸甸地压在所有人的身上。几乎是一瞬间,所有小鬼都抱着头趴伏在地,呜咽而颤抖!

        朔月刹那白了脸。

        以前一直都觉得杀气是很虚妄的东西,看不见又哪有传得那么神,能将一个人压弯了腰?

        但现在朔月不这么觉得了。

        她更感受到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凝重起来,在这无形杀气之中,她想动一根手指头都无法抬起,冷汗直冒,仿佛有千万柄寒刀利刃的锋刃抵在自己的皮肤上,每一寸!每一分!

        “怕了吧?”白无常问。

        朔月咬紧牙关,不服气地说道:“你那只眼睛看见我害怕了?!”

        “两只眼睛。”

        “你那面具上有四只眼睛,还有两只是瞎的吗?你们两个整天戴着面具,是不是脸长得丑啊?”为了不让黑白无常看出自己有什么害怕的,朔月不服气地说。

        白无常也不生气:“你看我们儿子的脸就知道我们颜值究竟是怎么样了。”

        这时候,朔月衣角动了动,她低头一看,发现黑白无常都蹲下来了,难怪她刚刚觉得白无常的声音是从下方传上来的。

        汗,为什么要蹲?

        扫一眼阎王殿内外的小鬼都是趴着的,好吧,朔月觉得黑白无常蹲着的姿势比他们好看多了。

        白无常友情提示:“蹲着比较舒服一点,你要不要试试?”

        “你以为我会害怕你们的阎王吗?我告诉你,我……算了,还是蹲着吧。”朔月秒怂,当她蹲下来之后,发现真的舒服多了,敢情楚江王的杀气还算空气密度的,只笼罩在上方,没有普及到下面。

        白无常笑着问:“是不是感觉好多了?”

        “嗯……”朔月承认这一点,但她不明白:“这个阎王殿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忽然之间就杀气大现,吓趴了那么多鬼?”

        白无常说:“这还用问?肯定就是通传小鬼把话带到了,老楚同志听说杀弟仇人就站在殿外,肯定就坐不住了嘛!”

        朔月怒:“什么杀弟仇人?不是‘打伤’而已吗?故意伤人罪和故意杀人罪在法律上是不一样的,你们不要混淆这两个概念,休想把那么大的帽子扣在我的头上!”

        “差不多嘛!”

        “差很多的,好不……”朔月忽然明白了白无常的意思,她倒抽一口冷气,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这个黑锅好重!

        原来九殿的伤势岂止是“昏迷不醒”四个字能概括?那是到了生死边缘吧?不过和九殿打架的那个人也太厉害了吧?竟然能把他伤到这种地步的人也太变态了吧?!

        白无常拍拍她的肩膀,同情她:“所以,你有什么遗言,就趁现在交代吧,等会儿进了阎王殿后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我们谁也说不准。别指望和老楚同志说什么‘理智’,那两个字他不吃!”

        朔月泪目:“我这是必死无疑了吗?”

        “用概率学来说,生和死各占一半的概率,我们目前一共有9位阎王,你能活下来的概率就是二分之一的九次方,也就是0.1953125%。(ps:如果我算错,请找作者。)”

        朔月泪:“连1%都不到,这和必死有什么区别?”

        白无常同情她:“所以你要不要留遗言?”

        朔月一咬牙:“帮我问候白三叶,本姑娘身上还有一半人类血统是不是被他吃了?!”

        “好。”

        然后……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

        杀气依然笼罩在上方,朔月犹如便秘一般蹲得腿都麻了,还没有人来告诉她下一步要怎么做?这时候身边噗通一声,她转头看过去,发现黑白无常已经直接坐下来了。

        囧!

        又没过一会儿,黑无常躺下来,掏出一本小人书来看;白无常也躺下来,拿出手机在玩。

        囧!!

        喂,他们是来干嘛的?!

        算了,他们躺,她也躺。

        朔月躺下来,凑到黑无常旁边,跟他一起看书,这本书还很畅销,名字叫做《44号棺材铺》,还挺搞笑,有读者留言说这书太可怕,都不敢往下看了;朔月和黑无常看到这句话都忍不住笑了,那读者肯定没有发现有很多人说看了《44号》之后就不会怕鬼了呢。

        “哈哈哈!”

        虽然不明白现在到底是在干嘛,但反正过不了一会儿就死了,就让她放肆笑吧,啊哈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朔月看到女主和一个仇人躺在地板上一起看书的时候,一个干巴巴的声音传了出来:“阎王有令,传——人——犯——!”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643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9137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9-06-18
在线
3663小时

只看该作者 1033楼 发表于: 05-29

        终于传人犯了!

        朔月有种等到天荒地老的感觉,早就听说阴司办事慢吞吞,但也没想到会这么慢,在阎王殿面前排队见阎王竟然花去了那么长时间??

        但她扭头看去,然后她汗了。

        楚江王殿的门槛上,趴着一个气喘吁吁的小鬼,那小鬼好像是要爬出门槛来,但又好像已经没气要爬出来了。

        等等……

        难不成,

        这传话的小鬼是用乌龟般的速度爬出来传话的?

        不会吧?

        不可能吧……??

        朔月冷汗直冒。

        “终于可以见阎王了。”白无常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朔月一看,之前看小说玩手机的那两丫竟然已经站了起来,而且站得身板笔挺,衣服不带一点褶皱,那闪闪发光的样子跟刚才那散漫看小说玩手机的样子完全是两回事!

        这变脸的速度,朔月大写的一个服字。

        他们把朔月提起来,朔月愣愣地问:“干嘛?蹲着不是更舒服吗?干嘛要站着?”

        白无常说:“站着走路快。”

        然后就和黑无常架着朔月,朔月几乎是双腿悬空地跟着他们进去了。

        进了阎王殿的时候,朔月看见那趴在门槛上的小鬼也转头跟他们一起进殿,那可怜的小鬼真的是用四肢在地上吃力地爬,跟乌龟似的,朔月终于明白为什么会那么慢了,阎王的杀气秒杀一切,殿里殿外的小鬼只能是趴着,就算是出去传话也只能爬着……

        好可怜。

        头顶着巨大的杀气,朔月终于明白为什么禁卫军和黑白无常那么迫切地想要捉住她了,因为不是每一个官员都能站着和阎王说话的。

        脑补一下判官、禁卫军、无常局等等阴司官员或蹲或趴地和阎王们述职……这个画面太美,朔月忍住笑没哭出来……!

        终于见到楚江王了。

        “怎么那么慢!”

        见到楚江王的时候,就是先听到楚江王大发雷霆,杀气暴涨,他说出的话仿佛是气刀一般,朔月脸颊一痛,“嘶”,便见红了。

        “叮叮……”

        黑白无常面不改色,犹如英勇无畏的战士。

        朔月看着他们的面具,囧了,原来面具的正确用法是这样的,难怪他们不摘下面具,不然阎王一发怒,他们就会和她一样破相了!

        “你们太慢了!”楚江王愤怒地拍台!

        “嘶……”朔月脸上身上又几刀,这怒气伤人的部位都是随机的!

        黑白无常的面具:“叮叮……”

        白无常严肃地行礼说道:“启禀二殿,这不是我们太慢了,而是传话的小鬼太慢了。”

        楚江王又吼:“传话的小鬼呢?”

        朔月又伤了。

        她下意识地回头,发现遥远的大殿门口有一粒小黑点,那可怜的小鬼还在努力地往这里爬回来中,太敬业了。

        “先不管这个。”楚江王决定忽略这点细节,对黑白无常说:“把那臭丫头放上来,我要亲手杀了她!”

        “是。”

        “哎哎哎……!”当黑白无常把她提过去的时候,朔月慌了,有没有搞错啊?怎么可以这么演?你们也太没帅了吧?就这样一言不发就把她提过去给楚江王手撕?你们不是和你们儿砸说好了,绝对会帮我求个三日死缓的吗?

        黑白无常走到楚江王的案桌前,轻轻松松地把朔月提起来,摆到案桌上。

        “请。”黑白无常往后退了三步。

        朔月觉得自己像是砧板上的死鱼,这么近距离地感受阎王的杀气,结果就是更加恐怖!

        “我杀了你,为衍报仇!”楚江王怒吼,双手按下!

        “非礼啊——!”

        “别别别乱叫!我哪有非礼你!”楚江王满脸通红,吓得收回了手,整个大殿的杀气一哄而散,那些被吓趴的小鬼连忙爬起来,快速走位。

        朔月捂着胸,泪眼汪汪地瞅着楚江王,她觉得楚江王的反应好奇怪,明明尊为阴间的至高神灵,可是在她面前却脸红得跟个猴屁股似的。楚江王的外表就像个二十五六岁的英俊青年一样,这种反应令他看起来就像个凡间普通青年一样,面对女孩会脸红心跳。

        他坐在阎王殿里,几千年甚至几万年来审讯着来来往往的鬼魂们,见过各种各样的男鬼女鬼,为什么却会有这么羞涩的反应呢?

        难道……

        白无常摇头叹息:“九殿都说了,阎王们确实是应该去找个女朋友了,不然发生这种事多尴尬,没尝过女人味道的阎王们跟个小处男似的,哪能对小女孩下手啊?”

        “谁说的!”楚江王怒吼,杀气再现,好不容易爬起来实现走位能力的小鬼们又扑通扑通给趴下了,黑白无常直接在案台前消失了,朔月转头一看,他们已经蹲下了,而自己……犹如死鱼一样,毫无间隙地躺在案台前,挺尸……

        直面阎王的愤怒,你以为蹲起来容易么……?

        “我杀了你!”楚江王凶狠地瞪着朔月,他的双眼通红,看上去真的想要杀人一样。

        朔月惊恐地闭上了双眼。

        然……

        半响……

        没事啊?

        我还活着?

        朔月偷偷地打开一条眼缝,发现楚江王满脸通红好尴尬的样子,这手悬在她的身体上方,完全都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放一样。

        “……”香蕉你个巴拉小处男,杀人拖拖拉拉,到底行不行?

        在案台上挺尸太久,神经绷得太紧,都有点累了。

        “算了。”机智的楚江王想出了一个办法,朔月刚松懈下神经,身体就腾空飞了起来,被抛到远远的,悬在半空中!

        这是……?

        楚江王别过脸,咬牙说道:“近距离杀她让我感到太不好意思了,所以我还是隔空杀了她吧!”

        卧槽!

        朔月大囧!

        这下真的死定了!

        她骤然感觉到压力从四面八方而来,挤压着她的身体,几乎要将她碾碎了一般!

        要死了!

        但很快,压力一松,她从半空中摔了下来,摔得两瓣屁股像是裂开了一般疼。

        她抬头一看,发现黑白无常拉住了楚江王的手,成功地阻止了他。

        这是要开始为她争取死缓了吗?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643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9137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9-06-18
在线
3663小时

只看该作者 1034楼 发表于: 05-29

       “你们在做什么?”楚江王怒气冲冲地说。

        白无常慢悠悠地说道:“二殿,重伤九殿的犯人已经找到了。我知道九位殿下都十分憎恨这个女子,但是阎王共有九位,而这犯人只有一个,二殿您现在杀了她,那让其他八位殿下如何泄愤?臣下有个建议,那就是召集另外八位阎王过来,你们一同动手杀了她。”

        朔月囧!

        喂,冷碧寒他爹或他娘!你不是答应了你儿砸,说你一定会帮我争取死缓的吗?现在你完全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啊!

        这种愚蠢的提议,老楚同志不会答应的吧?

        “好主意!”楚江王一拍手,同意了。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还不快去其他阎王殿请其他阎王前来处置犯人?”白无常指了一圈楚江王身边的小鬼,驱使他们去其他阎王殿传话,当朔月看到八只小鬼在地上吃力地朝殿门口爬去的时候,她终于明白了……

        原来,死缓是这么争取来的……

        =_=|||

        虽然让人很想吐槽,但白无常这招确实很高明,指使的都是最靠近楚江王的小鬼,要是想省事,那叫离殿门口最近的小鬼去报信那不是更快吗?

        现在估计是:

        传话的小鬼在楚江王殿里乌龟爬上几个小时;

        到了别的阎王殿里,又因为其他阎王的怒气,又趴在地上爬几个小时才能把话通传给其他阎王。

        就这慢吞吞爬的龟速,肯定够黑无常看完一本《44号棺材铺》了!

        原来,死缓是这么争取来的,照这种乌龟爬的速度,别说是三天死缓,哪怕是七天死缓都能争取得到啊!不过,她的肉身也就只剩下三天的时间而已。

        白无常看看窗外的蓝天,得意地吹吹口哨,满脸的与己无关高高挂起。

        朔月坐在地上,和黑无常继续看《44号棺材铺》,只有楚江王在像只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在等他的兄弟们快点来到楚江王殿,和他一起杀死这个仇人!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

        小鬼终于爬出了楚江王殿,一离开杀气范围,他们立马撒丫子以刘翔的速度朝其他阎王殿冲刺!

        当朔月看到《44号棺材铺》女主挥别小伙伴们,和老妈回家当女王的桥段了,感动得她眼泪哗啦啦的时候,忽然有人掐着她的后脖子,把她像个没重量一般的布娃娃给提起来了。

        她恍恍惚惚地从小说中的情节回过神来,发现黑白无常犹如英勇无畏的战士一般,英姿笔挺地站在自己的身边,如此正派的样子和刚刚玩手机看小说的样子完全是两回事啊!

        她眼一花,发现楚江王后面飘着八颗脑袋!

        妈呀,差点以为是见到鬼了!

        冷静下来后才发现,那不是鬼,而是高科技投影技术,楚江王身边慢慢显露出八道虚影,那八道虚影面容都与楚江王十分相似,长成一排,就像是从7岁到27岁的人物成长照片一样。

        她想,这十殿的排序应该是按照年龄来排的吧?

        她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年纪最小,还在抱着变形金刚的十殿,汗了,原来君衍还不是阎王里面最小的一只。

        “把该死的那家伙放上来,我要杀了她!!”阎王们一起拍台怒吼!

        这整齐的。

        “是。”黑白无常忠诚地把朔月这道菜摆到桌上。

        这情景为何似曾相识?

        “杀了她!”红着眼的阎王们一起下手,九双魔爪朝柔弱无助的小女孩伸出……

        朔月吸取了第一次经验,这一次做好了心理准备,气沉丹田,深呼吸,再将聚起的气一口气朝外迸发去:“非……唔唔!”

        不知道被那一双手捂住了嘴巴,让她喊也喊不出来!

        怎么办?

        阎王们的魔爪已经摸上了女孩冰清玉洁的肉体。

        怎么办?

        朔月挣扎着,急得快哭了。

        慌乱中,她无意间眼角余光瞥见白无常似乎在对她比划着什么,她连忙转眼看过去,泪眼中,看见白无常在对她做一个脱衣服的举动。

        白无常连续做了好几遍,朔月终于领会过来了,身体里爆发出能和九个男人相抗的力气,双手一下子挣脱开阎王们的桎梏,把衣服往外一扒……

        “……”

        寂~静~无~声~

        九位阎王的魔爪停在她身体上方,显得是那么的尴尬。

        靠之,一群小处男!

        (=。=|||)

        半晌,

        朔月嘤咛着说:“谁在摸我的脚?”

        “我没有!”也不知道是那个阎王喊,反正这一喊,所有阎王都齐刷刷地后退了好几步,面红耳赤,连刚刚伸出去的魔爪都变红了。

        十殿抱着自己的变形金刚,迈开小短腿,红着脸朝哥哥们跑去。

        朔月无语中(=_=|||)。

        她现在好想把亲爱的师父叫过来,指着这群老脸红彤彤的阎王们,对师父说一句:师父,原来你不是这个世界上的唯一一个万年老处男!

        但很显然,辰旭已经是个老司机,会开车了。

        这些阎王们太宅,n年没有离开过他们的阎王殿,明显还不会开车。

        阎王们纯洁到什么地步呢?

        纯洁到朔月只是把早先被苏欣浅扯坏的领口拉了一下,露出了双肩,没有露到胸的地方,连沟都没露出来,纯洁的阎王们便已经脸红得像个小苹果,头顶快冒烟了。

        就只是双肩而已,这也能脸红?

        好想让某个万年老处男来学习一下他们的纯洁。

        然后,就这样吧。

        故事到这里就卡住了。

        纯洁的阎王们尴尬了,你推我,我推你,没有一个人好意思上去对一个前面有料、后面也有料的名为“女人”的生物动手。

        朔月看着他们都快困了。

        白无常抬头看看窗外的蓝天,得意地吹吹口哨,一张脸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原来,死缓就是这么争取来的。

        别说是三天死缓,哪怕是七天死缓都行啊。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阎王们终于鼓起勇气,壮着胆子朝名为“女人”的生物迈出了一步!

        朔月眼见势头不对,连忙把裙子撩到膝盖处!

        阎王秒退三步!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643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9137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9-06-18
在线
3663小时

只看该作者 1035楼 发表于: 05-29

       朔月忍不住笑了。

        死缓就是这么争取来的。

        脸蛋红彤彤的阎王们把最小的弟弟推了出来:“小十,你还是个孩子,小孩子不怕摸女人,还没到分辨男女的阶段,你上!”

        十殿轮转王暴怒,狠狠地把他心爱的变形金刚砸到把他推出来的阎王头顶上:“笨蛋八哥!虽然我外表才7岁,但是我心理年龄已经上万岁了!吼!”

        朔月抠抠鼻屎,坐等九位阎王开会怎么处置自己,她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等阎王们往前一步,她就稍微把裙子提一点点,刚刚她保留太多了,只把长裙撩到膝盖处呢,等会儿还可以慢慢往上撩……

        很快,阎王们冷静下来了,齐刷刷一字型排开,当着朔月的面蒙上双眼!

        囧!

        还可以这样?

        蒙上眼后阎王们终于找对了报仇的感觉,一个个脸色变得肃杀起来,杀气弥漫……

        囧,怎么办?之前的那些招没用了呀?

        不过……

        朔月忽然觉得自己好蠢。

        阎王们都蒙上眼睛了,像个瞎子一样慢慢摸过来,那她干嘛还不趁这个机会逃跑?

        她连忙跳下案台,但下一秒,黑白无常就出现在她的身边,将她按回到了桌上!

        她挣扎了一下,发现动弹不了,锁魂链都被黑白无常唤出来了,紧紧地缠绕在她的身上,将她绑在了桌子上,就等着阎王们靠近过来,把她杀了!

        她委屈地看了一眼黑白无常,真不明白这两个无常鬼究竟是站哪一边的?他们究竟是不是帮助她的?又帮她争取死缓,又不给她逃跑,他们究竟是想干嘛?难道说,他们的底线就是保住她的性命,但不容许她逃跑?

        可是,她还能怎么保住性命?

        她无助地看向白无常。

        白无常无奈地对她摇了摇头,表示他还没想到什么招。

        朔月沮丧地瘫在案台上,绝望地望着天花板,提出了自己的遗言:“好吧,你们要杀我,我不挣扎了,你们要怎么杀我都随你们吧!不过我临死之前有一个请求,希望你们能答应我。”

        阎王们停住脚步,楚江王沉稳地应了:“你说。”

        朔月看着天花板,一滴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溢了出来:“我还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孩子,所以希望你们下手的时候能对我温柔一点儿。”

        “好。”纯洁的阎王们脸又红了。

        朔月静静地流着眼泪,忧伤地说:“还有,你们可以杀我,但是不可以摸我的头发、不可以摸我的脸、不可以摸我的耳朵、不可以摸我的脖子、不可以摸我的手、不可以摸我的脚、不可以摸我的胸、不可以摸我的肚子、不可以摸我的屁股、不可以摸我的腰、不可以摸我的背!”

        阎王们囧:“请问我们还可以摸哪里?”

        朔月咬牙:“那你们还想摸哪里?!”

        咻~

        阎王们好不容易平静下去的小心脏又再次犹如小鹿乱撞一般扑通扑通乱跳了,虽然遮住了双眼,但是脸还是红彤彤的,像个小苹果一样。

        “其实我想摸·胸……”

        “我想摸腿……”

        “我想摸腰……”

        “二哥五哥,我和你们一样,想摸xiong也想摸腿吔……”

        (#▽#)

        朔月坐起来,听着阎王们小小声地讨论,自己已经无语死了。

        她感觉自己面对的根本就不是阴间里的至高神,而是一群六年级小学生,正处于懵懵懂懂对于女性十分好奇阶段的小、学、生!

        她无语地看看黑白无常,同情他们。

        “不对不对!我们是来杀她为小九报仇的!”五殿很快就收了心,严肃地批评自己的兄弟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不要因为对方是个女孩子就这样犹犹豫豫、婆婆妈妈的,以前又不是没有处置过女犯人!”

        小十吸着鼻血说:“可是从来都不是自己动手处置女犯人啊……五哥,我不行了,为什么蒙着眼,我脑海里想象的画面比直接用眼睛看到的还更香艳刺激呢?”

        五殿咆哮:“小十忍住!”

        但是,他自己一时没忍住,两行鼻血流了出来。

        朔月无语看戏中。

        楚江王鼻子里面已经塞了两团餐纸了,他托着脸,忧愁地望着天空(蒙着眼):“老五,怎么办?我很想动手,可是人家小妹妹说不能摸·胸不能摸腿不能摸屁股,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下手杀她了。你是我们中最聪明的,你快想个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啦。”

        “看来我只能牺牲自己了!”五殿阎罗王一把扯下眼罩,他咬牙,以壮士扼腕的决心,狠狠地盯着朔月,像是对他的兄弟们、又像是对自己说一般:“你们不用动手,我来动手,如果后人要骂色狼,那也只是骂我一人,不会骂你们的!”

        “小五……”、“五哥……”这话感动得其他阎王眼泪汪汪。

        阎罗王大步走向朔月,朔月看出了他眼神里的决心,看出了他的杀意,她知道什么招都没用了,她努力挣扎,但是挣脱不开锁魂链。

        眼见阎罗王和自己越来越近,绝望涌上了她的心头!

        她,

        不想死。

        眼泪,从眼角里流了出来,她绝望地对着阎罗王摇摇头,悲哀地用眼神求着他放过她!

        终于,阎罗王来到了她的面前。

        “请问,我可以摸你的胸摸你的腿摸你的屁股吗?反正你也准备要死了!”阎罗王红着脸问她。

        朔月囧!

        “不可以!”愣了三秒钟之后,朔月很快就回过神来了,但是阎罗王早在她的回答之前,已经流着鼻血朝她伸出了魔爪。

        “不——可——以——啊!”朔月闭上眼,崩溃地尖叫:“师父救我!t^t”

        然……

        没个动静。

        等了半天,没感觉到有人在摸她,难道是辰旭感应到她有危险,真的来救她了?

        她充满希望地扯开了一条眼缝,偷偷地往外瞧。

        发现……

        阎王们打做一团,眼罩都飞了。

        “靠,你个色老五,你竟然想摸她?你不准摸!知道吗?我是老大,让我先摸!”

        “不要嘛,我是最小的,哥哥你们应该让我先摸嘛!”

        “#%&……!@……”

        看着打成一团的阎王们,朔月终于明白了一句老话:

        男人是用来征服天下的,而女人是用来征服男人的……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643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9137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9-06-18
在线
3663小时

只看该作者 1036楼 发表于: 05-29

       “说好的为小九报仇呢?!”缠斗不休中,阎王堆中不知是那一人吼了出来。

        正蹲在地上斗地主的那三人下意识地抬起头来,看了那一堆阎王一眼,然后……

        “王炸!3条2搭张a,对k,好。我赢了,50000000冥币,再加上前面你们输给我的那些冥币,记得转账给我哦。”朔月迅速甩牌,赢了这一局。她站起来,看向那堆开始有休战苗头的阎王,思量着接下来自己又该出什么招去对付他们。

        唉,所谓神话,那就应该是摆得远远的给人顶礼膜拜就足够了,而且神话还不能扎堆出现,一旦扎堆出现,就成了笑话。

        阎王们打得也累了,停下来后狼狈不堪地坐在地上喘气,他们互相盯着对方,那眼神仿佛在说:我没摸之前你们也不准摸!谁摸我就打谁!

        朔月有种预感,觉得就这凶恶的眼神,阎王们还能再玩一天。

        (=。=|||:我还是和黑白无常继续斗地主吧。)

        黑无常蹲在地上收拾扑克牌。

        白无常站了起来,对阎王们说:“诸位阎君,你们闹也闹得累了,臣下一个提议,不知诸位可否听臣下一言?”

        “说!”

        “我看诸位阎君争论不休,难以得出结论,不如处 决犯人一事就先搁后,等九殿清醒后再谈,如何?”

        “若是小九醒不过来呢?”楚江王愤愤不平地说道。

        这就是阎王们最担心的事情了,人还没死翘翘就先慷慨激昂一番,可是也就是这段时期里面是他们最为煎熬的时期,这都不如直接给他们一个“生”或“死”的结局痛快。

        白无常平静地说道:“可如果九殿清醒过来,说这女孩是他的朋友而非是打伤他的仇人,诸位阎君又该如何面对九殿呢?”

        “她怎么可能不是打伤小九的人呢?”阎罗王紧握着拳头,无比悲愤地说道,“在这个世间只有她一个修罗,而且小九在昏迷之前也亲口 交代说打伤他的人是修罗,你能在这世间里找出第二个修罗吗?”

        “如果能呢?”

        “不可能……‘能’?”阎罗王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变了变。

        白无常恭敬地说道:“世事无绝对,在此次抓捕人犯的时候,臣等做了一些基础调查,除了黄泉1路当家任职的个人资料上写着种族是‘修罗’之外,便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位小姑娘和打伤九殿有关系。而且我们与这小姑娘交过手,她的力量还稍显稚嫩了些,连我们黑白无常都打不过,更何况是九殿?”

        阎罗王很不开心:“打伤小九又不需要太厉害。”

        “怎么不需要?如果力量不在九殿之上,又怎么能在打伤九殿之后,又毫发无损地逃之夭夭?”

        “因为小九在和敌人打得正嗨的时候,低头逗了一下自己的小狗,然后就被打伤。”

        “……”

        等等,

        朔月她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什么……

        低头,逗了一下狗……

        尼玛!

        这就是九殿阎王君衍被重伤到差不多要挂的真正原因?

        就因为逗了一下狗,所以她就要帮人背这个黑锅?背到死?!

        卧槽!

        “这应该是君衍他自己的错吧?高手过招,半点分心都会输得一败涂地,这种要命的关头,他还逗、狗?!被打伤这能怪谁?要怪只能怪他自己逗狗玩吧?他明显就是自己活该!”朔月抓狂了!

        她就说嘛,君衍怎么会容易受伤?原来是因为逗狗!

        逗尼玛的狗啊……

        打完了再逗狗也行啊……

        朔月跪了。

        (t^t)

        白无常说:“诸位阎君气在头上,宁可误杀也不可放过一个,这也行。”

        朔月:“行泥煤!”

        白无常不理她,继续对阎王们说:“但还请阎君想一想,如果这世间还有第二个修罗现世,这是否应该要拉响sss级警报?这个小姑娘杀了就杀了吧,但第二个修罗又该如何处置呢?”

        “杀。”阎王们毫不犹豫地说。

        阎罗王眼珠子一转,问:“小白,你觉得这第二个修罗会是谁?”

        白无常说:“十有八九,应是15年前现世的修罗。”

        朔月明显地感觉到了阎王们屏住了呼吸,显然对这“修罗”的身份有些许忌惮,远不如刚刚说“杀”那个字的时候那般干脆利落。

        白无常转头看了一眼朔月,说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也应该和阎君们说实话了吧?你并非是打伤九殿的修罗,打伤九殿的另有其人。你知道那人是谁,你老实交代,自然就能洗清自己的嫌疑了,这样你也就能重获自由,恢复清白之身了。”

        朔月脸色一敛,连忙说道:“你们说的是谁呀?我不知道啊!我那天放学回家,连家门口都还没进呢,我爷爷就让我出门去办事,君衍路过还送了我两张黄泉七日游的旅游券,然后我出来的时候,黄泉1路就被大火烧得一干二净了,如果不是我跑得快,我也会被烧成灰的。我根本就没看清楚和君衍打架的是谁,你们要我指认一个人,我根本就指认不出来!”

        白无常:“你应该知道那人的身份的。”

        “我不知道!”朔月咬重音说。

        白无常:“那你为什么要我儿子帮你查出你的不在场证据,而不是要他去查那打伤九殿的修罗是谁?所以你肯定知道那打伤九殿的修罗是谁。都到了这里,你撒谎还有意义吗?”

        “我没撒谎,我真的不知道!”朔月着急地辩解!

        白无常笑了:“没有人能在二殿的面前撒谎。”他指着摆在大殿里的一面奢华的镜子,对朔月说:“听说过孽镜台吗?那就是孽镜,古往今来,无数亡魂来到阎王面前依然保留着作为人的撒谎恶习,连阎王都敢骗。那孽镜能照出一个人的平生过往,也能照得出一个人是否说话。在孽镜面前,你依然选择说谎,包庇那犯人吗?”

        朔月看着那光滑的镜子,犹豫了………………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fastpost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

      电话:0579-82133668
      工作日 8:30-17:30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