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精彩推荐:
  • 2244阅读
  • 171回复

[转载分享]穿越~~引凤求凰:妖孽,离我远点(连载中)
[复制链接] [复制手机版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寂寞秋水
 
发帖
517
精华
0
奖学金
10
威望
530
注册
2012-11-02
登录
2018-10-15
在线
53小时

微信分享到朋友圈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08-22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大金华论坛。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推开门,看着客厅中的场景,叶倩墨自己都感觉奇怪,自己并没有没有想象中的歇斯底里,破口大骂,痛苦绝望…反正,在自己被好友荼毒下恶补的小说中,没有任何一种情节可以适用现在的场面。
叶倩墨似笑非笑地望着苏易,也是自己的未婚夫,对了,他们有多长时间未见了?叶倩墨皱了皱眉头,一个星期?三天?
叶倩墨换了拖鞋,把行李箱拉进来,倒了杯热水,然后考虑自己也是否应该痛骂一顿,再甩对方一耳光,然后收拾行李,头也不回的离开,可没等到自己行动,就有人先开口了。
“哟,我们的大才女回来了,”白玫得意的望着叶倩墨,还不忘把自己半裸的身子往苏易的身上靠了靠,故意露出自己高耸的胸部。
苏易看见倩墨的一刹那,下意识地推了推白玫,待看见叶倩墨的无动于衷,也来了气,用手臂又搂住了白玫,开口“你回来了!”
白玫僵了一下,又重新笑起来,高声道“叶倩墨,苏易现在和我交往。”
叶倩墨看着像连体婴黏在一起的人,无不自嘲地腹议:如果不是自己是主角,这必定是赏心悦目的一幕。男的英俊多金,女的貌美如花。叶倩墨深吸了一口气,转身进入房间,麻利地把自己的的东西装进行李箱,想了想,又从行李箱中掏出一个盒子。
苏易看见倩墨收拾行李,慌了手脚,一把推开白玫,拉住倩墨的手臂:“墨墨,你听我说,我和白玫只是…”看向倩墨望着白玫的方向,苏易说不下去了。
“易,…”白玫忙站稳身子,伸手拉住苏易握着倩墨的手臂,看着叶倩墨,泫然欲泣“倩墨,我和易是真心相爱的,你别总缠着他好吗?”
叶倩墨此时才真正体味到啼笑皆非感觉,不可思议地望着白玫,世界上怎么有如此让人无语的人呢?颠倒黑白也就罢了,反正这一贯就是她的强项,但是世界上怎么能有人把厚颜无耻进行的如此光明正大。深吸了一口气,勉强把自己即将爆发的怒火压了下去,叶倩墨笑着望着眼前的一对俊男靓女,眉眼弯弯,把盒子递给苏易,“白玫小姐,恭喜你得逞所愿,我不要他了,这是分手礼物,祝你们早进洞房,花开殿堂。”
3条评分威望+3
盛子明 威望 +1 来自手机客户端 09-11
影轩 威望 +1 来自手机客户端 09-08
李跃建 威望 +1 来自手机客户端 08-27
0
缘起缘灭,有缘千里自相见
离线寂寞秋水
发帖
517
精华
0
奖学金
10
威望
530
注册
2012-11-02
登录
2018-10-15
在线
53小时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8-22

合上书本,叶倩墨伸了伸懒腰,小丫鬟马上送上了一杯刚泡好的茶。
她摇了摇头,示意她放下。
望着窗外院子里开放的花卉,叶倩墨自己都觉得这一切发生得太荒唐。虽然来到这里已经三个多月了,还是觉得太不真实。
三个月前,这具身体掉进了池塘,在床上躺了几天,再次醒来,经换了一个来自现代的灵魂。
抚了抚额头,叶倩墨叹了一口气。离开苏易那里回到自己的小窝,睡了一觉竟来到一个在历史上毫不存在的朝代——大兴王朝,如果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
记忆会到三个月前,
刚醒来睁开眼的时候,满屋子静悄悄的,只有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为自己诊脉。一个年级中旬,相貌英俊的男子和一个一身古装的丽人相陪。
看见她睁开眼睛,那女人马上走到她的床边,拉着她的手喜极而泣:“大小姐,你终于醒了,你担心死我了,我和老爷一天一夜都没合眼,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叶倩墨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还没反应过来,正在发愣的时候,耳旁传来白发老头的的声音:“将军,县主的病因惊吓受寒所致,需静养,切勿再担惊受怕,下官再为其开一方子,按时服用,效果如何就要看县主自己了。”
随后又传来回答声,脚步声,说话声。叶倩墨还想要听个仔细,却不料力竭昏睡过去了。
“小姐,您怎么站在风口呢?这病刚好,要是再来一次,怎么得了,老王爷和小少爷还不剥了奴婢的皮!”红缨进来看见叶倩墨站在窗前,跺了跺脚,放下手中的布匹,连忙小跑着关了窗户。
红缨口中的老王爷是叶倩墨的外公,小少爷是她的弟弟。
叶倩墨笑着点了点她的额头,“几天不说你,反了天了。”
“还不是小姐纵容的,这小蹄子越发上了天的。”绿柳笑着从外面走过来,手里托着色彩华丽的首饰,“小姐,您看,这又是二夫人送过来的……”
叶倩墨指了指红樱刚放下的布匹,说道:“放在老地方吧。”她这个二娘,自从自己醒后,东西是没小给,不过不知道是谁的罢了。
“我呸,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哪家能容的一个小妾轻狂,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将府是二夫人当家呢!”红缨大骂。
“你小点声音,小姐身子刚好。”绿柳无奈,这红樱脾气就是这么火爆,说了好多次也不听,这院子人多口杂,小姐病了这么多天,院子里不老实的越发多了,上一刻说的话,下一刻就会传到将军那里,二夫人逮到机会就会向老爷哭诉,给小姐上眼药,老爷也越发不待见小姐了。
叶倩墨坐到躺椅上,重新拿起书本,暗语:来到这里三个月,这个身子身边的两个婢女都对自己很好。红缨泼辣,肚子里藏不住事,绿柳文静,人比较聪明。翻到刚才自己看到的那一页,叶倩墨默思:据这本书《国史》记载,大兴王朝建国已有200多年,历经了三个皇帝,这几个皇帝还都是明君,在位时殚精竭虑,托他先辈的福,现在的皇帝慕容明在位期间国家还算平和。这片大陆共有三个大国,大兴,北齐,南燕。大兴陆地广阔,气候适宜,粮食丰裕。北齐多为草原,牛马肥壮。南燕经济发达,多为水域,多产盐。五年前,北齐发动战争,大兴大胜,自从那时起,北齐每年都会向大兴进献马匹。而南燕为了表达对大兴的敬意,每年也会派人送来丝绸等物。总的来说,现在自己呆的这个国家是一个强国,也不知道自己那个将军爹爹在这和平年代是否憋得发慌,每天都冰着一张脸。
“站住,谁让你进来的,外边的人都干什么吃的,你们的眼睛都瞎了吗?还好进来的是一个人,要是进来的是一条狗,看我不打断你们的腿”
“红缨姐姐,是我不好,是我不想麻烦他们,都是我的错,别骂他们了……”木槿拿着手帕,小声的哽咽起来,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
听着木槿说的话,看到旁边小丫鬟都低下了头,红缨气炸了胸膛,指着木槿就要破口大骂。
在屋内的叶倩墨叹了口气,放下下书本,揉了揉额头,这丫头,别人撩拨一句就上当了,接收到绿柳探过来的眼神,轻轻地点了点头。
“木槿妹妹,你哭什么,好像我们欺负你了似的,哪有丫鬟进小姐的门不需要禀报的?这里的小丫鬟是二夫人趁小姐病了的时候新添置的,时间短,没调教好不懂规矩也就罢了,木槿妹妹是家生子,难道连这个道理也不懂吗?再说红缨只不过说了他们几句罢了,如果让二夫人知道,可是要打板子的。二夫人可是一直讲究家规严明的,到时候别说脸面了,就是命也要去的八九不离十了。红缨,你这丫头,快把木槿扶起来,既然木槿妹妹已经知道错了,这事也就过去了。”
“是,”红樱欢快的应道,走过去,拉起她,顺便还帮她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木槿心中暗骂红缨的不知轻重,绿柳的伶牙俐齿,但也只得打掉牙齿往肚里吞,起身站起来“小姐,二小姐……”
“木槿,进来”
“是,大小姐”木槿低下头,掩饰自己的不耐烦,本来只是一句话的事,现在见了人,又得耽误一番功夫,也不知道二小姐那里等烦了没。
“谁派你来的?”
木槿进了房间,正在新奇大小姐什么时候换了品味,宝剑,鞭子都没了影,画和书倒是多了起来,就听到叶倩墨慵懒的问话。抬头望去,只见靠近窗户的躺椅上卧着一女子,背对着自己,只能看见长及臀部的乌发倾泻而下,覆满了整个背部,一瞬间,不觉就有些惊艳。
红缨看见木槿直直的盯着叶倩墨,顿时恼怒,主子问话哪有女婢不回答的?直直的走过去,推了她一下。木槿晃神,不禁觉得好笑,二小姐身为大兴第一美女,自己刚才怎么会被大小姐惊艳到,赶紧打起精神,回到:“禀大小姐,二小姐得知大小姐身体已经有所好转,特意请求老爷举办家宴,请大小姐准时到达。”
“喔?是二小姐派你来的。”
“二小姐一片好心,还请大小姐莫要辜负了……”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叶倩墨看见红缨皱起的眉头,只好打断木槿的回话。
木槿虽对叶倩墨打断自己的回话不高兴,也只得停下来,只在心里暗暗嘲讽,大小姐还是老样子,自己一提到二小姐就生气,病了一场哪能就改了性格呢。
“大小姐,奴婢告退。”木槿微微弯了下腰,转身离开。二小姐还等着自己的回话呢,也不知道今天能得到多少赏钱。
“小姐,难道没有二小姐,您就上不了家宴了吗?”红缨恼怒地跺脚。
叶倩墨看着窗外怒放的花木,微笑起来,来到这里的生活越来越有意思了呢!家宴,说不定或许是鸿门宴呢?不知道这次自己的二妹又会拿出什么把戏来呢?还有二夫人?
缘起缘灭,有缘千里自相见
离线寂寞秋水
发帖
517
精华
0
奖学金
10
威望
530
注册
2012-11-02
登录
2018-10-15
在线
53小时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8-22
大概一刻钟的时间,叶倩墨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笑道:“我们也该准备一下了,少了我这个配角,恐怕这场戏就唱不下去了。”
绿柳拿来一件白色的衣服,递给她。叶倩墨摇了摇头,走到一柜旁,选了一件大红的颜色。来到这里自己对颜色的挑剔可是越来越狠了呢。
绿柳看到叶倩墨选了红色,欲言又止。小姐病了一场后,性格不仅变了,就来吃饭穿衣的习惯也变了。只从被人嘲笑过穿红衣服恶俗之后,小姐可是最讨厌红色了,一直模仿二小姐的打扮穿着,如果就这样穿过去……
叶倩墨看了一眼绿柳,暗暗好笑,绿柳这小丫头还真是细心。摸摸身上的红衣,就是这件衣服吧,曾经的自己被狠狠的嘲笑过,记忆已经有些模糊,只记得当时是的自己哭很伤心,回来之后就把所有的红衣服藏了起来,就是连红色也讨厌起来。
“小姐,该走了,这次我们一定要比二小姐先到。”红缨叽叽喳喳道:“小姐还是穿这件衣服好看,白色根本不适合小姐,一吹风就倒了的东西,还是留给泪水不断的天下第一美人吧。”
“咦?小姐你好美,好美,比二小姐美多了!”
“喔?有多美?”
“我也说不上来,不过就像曾经的郡主一样,令人一看见你就觉得很有威严,对,也像王爷。哎呦,小姐,你干嘛打我啊?”红缨捂着被叶倩墨敲过的额头抱怨道。
“打你还是轻的,就该把你的嘴堵起来,越发不知道规矩了,改明儿等我禀了老王爷,看不把你撵出去”绿柳笑骂道。不过,小姐这一个月越发像老王爷了,就连曾经的郡主恐怕也比不上如今的小姐了吧,绿柳望着一身红衣沐浴在阳光旳叶倩墨微微出神。
红缨朝绿柳做了个鬼脸,“绿柳姐姐将来定能嫁一个好夫家,如今越发贤惠了。”
绿柳被红樱的出口无禁忌闹的变红了脸,“小姐,这红樱真该打了,越大越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说不过人就找小姐,绿柳姐姐真不害臊,小时候就是这样欺负我,小姐这次才不帮你。小姐,您慢点”
“再慢,可就要误时了。”耳旁听着这两个小丫头的互相打趣,心情不觉好了起来。还记得自己再次醒来……
“小姐,您快点醒来吧,您再不醒,我怎么向老王爷、小少爷交代啊,都是奴婢不好,不该听三小姐的话离开您,都是我害的您落水的……”呜…呜…
自己口干舌燥,还来不及说话,就被一小丫头抱了个满怀,勒的再次昏睡过去。
“红缨,先让开,让小姐喝口水润润喉咙再说也不迟”
试想一下当你大夏天跑完3000米口渴难耐之时,给一一瓶水什么感觉?这无疑对我就如天籁之音,咽下送入口中的水,睁开眼睛,看见两张俏丽的脸眼巴巴地瞧着自己……
“小姐,您又发呆了”
“小姐这两个月动不动就发呆,发呆有什么好玩的,”红缨也小声的嘟囔道。
看了看脚下自己无意识中摘落的花瓣,皱眉,近来发呆的次数越发多了,自己越来越懒了呢?这可不是好现象。还是是赶紧走吧,这个时辰自己的二妹三妹也快到了吧。还有天佑,两天不见小佑了,还有点想那个人小鬼大的小家伙。想到弟弟,叶倩墨心内觉得有一股暖流,嘴角也上扬起来,眼里也噙满了笑意。
缘起缘灭,有缘千里自相见
离线寂寞秋水
发帖
517
精华
0
奖学金
10
威望
530
注册
2012-11-02
登录
2018-10-15
在线
53小时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08-22
来到正房,不出所料,二妹三妹已到。叶倩墨笑了笑,走的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定,默然不语。
“大姐,我和二姐早就到了,我们都知道你身体刚好,慢些也无妨,反正父亲和二娘也未到,可为什么四弟还没来呢?他也病了吗”三妹叶语蓉睁着一双大眼,盯着她轻快地问道。
“语蓉,不得无礼。”叶语兰放下茶杯,轻斥道。
“姐姐,我哪里错了,你看,四弟还没来嘛,我可是早就到了……”被自己的姐姐瞪了一下,叶语蓉的声音渐渐变小了。
“大姐,蓉儿还小,说话口无遮掩,等到回去,我一定会让娘亲教导她一番,或许四弟被学业绊住回来晚了也不见得,我们再等片刻也不迟。”
自己接触到的三小姐一直是一副天真活泼,讨大人喜欢的小姑娘,不管是装的,还是被保护的太好,只要以后她不对自己和小佑起歹意,自己也不会找一个小姑娘的麻烦,如果她起了那样的心思,自己也不会就此任之到时候也就不要怪自己了。叶倩墨打量着叶语蓉静静思索。
叶语蓉被叶倩墨似笑非笑的眼神盯得内心寒寒的,抖了一下,不自觉朝叶语兰的方向挪了挪。
“二妹多虑了,三妹心思简单性格率真,童言无忌,我又怎么会放在心上呢?至于天佑,”叶倩墨抿了一口茶,轻轻扣着茶杯,接着道:“天佑作为男孩子,回来晚了,相信父亲也不会多加责怪。”
放下茶杯,她坐正了身体,笑着看着叶语兰,眼睛里却不带一丝笑意,“还有,二妹,我怎么不知道这府里什么时候有了二娘?父亲又是什么时候再次娶了妻?”
以为自己不提,这事就算了么?在自己病了的三个月中,二夫人可是没少在她那放眼线,这府里也越发以她为尊,听红缨唠叨,前几天连小佑出门的马车都腾不出来了。
小佑,小佑,该到了吧,今天大概又去图书阁了,
叶语兰听了叶倩墨的话,面色一白。她从前从来不在意这些的,今天怎会拿这说事,而且今天的大姐好像改变了很多……
叶语兰轻皱了下眉头,抬起头向叶倩墨望去,身着一席火红的锦袍慵懒地躺坐在椅子上,长及腰际的黑发倾泻而下,只用一条发带束住,无丝毫旁物,丹凤眼似睁非睁的望着窗外,嘴角带着一丝浅笑,整个人就如一只涅盘重生的凤凰,不,凤凰哪来的如此魅惑?
叶语兰惊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值得狠狠的抓住衣袖,指甲狠狠地插进了肉里,只不过三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叶倩墨怎么会变成这样?她不是不会穿红色了么?为什么现在不仅穿了,还比以前更漂亮了?她只能紧紧地咬紧牙齿才能控制住自己不向叶倩墨大声质问,想当初,自己花费了多大的精力,才使她自觉的不穿红色…
“小少爷,您回来了?”门外响起红樱惊喜的问候。
叶倩墨笑着收回望向窗外的眼神,看向来人。十一、二岁的年纪,却比当下十三、四的孩童还要高一些,身上是冰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一双丹凤眼与叶倩墨如出一辙,眼神碰到她,笑容张扬了整个脸庞,颇有些风流少年的佻达,等到移开眼神碰到来人,马上敛了笑容,恢复成外人面前的面无表情。
叶倩墨低下头笑了起来,哎哟,这也太可爱了,这变脸的速度……,看来这三个月的努力还是蛮有成效的嘛。
缘起缘灭,有缘千里自相见
离线寂寞秋水
发帖
517
精华
0
奖学金
10
威望
530
注册
2012-11-02
登录
2018-10-15
在线
53小时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8-22
“孩儿,参见父亲。”叶天佑面向叶浩宇面无表情地拱手道。
“回来了,你大姐也好的差不多了,以后还是在一起吃吧。”
“是”叶语兰,叶语蓉,叶天佑同时答道。
“大小姐,你不说话,难道对老爷的话有意见?”二夫人夏氏用手帕捂着嘴唇娇笑道。
叶天佑皱着眉头恼怒的瞪了她一眼。二夫人选择视而不见,毕竟一个小孩子对自己毫无威胁,自己刚看过王太医,已经怀孕两个月了。至于大的,虽不成材,但好歹有着县主的封号和当王爷的外公。
“喔?病了三个月,我还不知道这家里除了父亲还有人可以质问我?”叶倩墨用右手轻轻地拍了拍天佑,还是小啊,这一点小事就是他恼了。
夏氏僵了一下,心中大恨,这小贱蹄子今天变聪明了,二夫人的位置多年来一直是是自己心中的刺,就连兰儿、蓉儿也多少有点影响,兰儿还好点,毕竟有着天下第一次才女、美女的称号,夏氏自豪地望着自己优秀的女儿,但蓉儿就…,蓉儿这孩子太天真了,夏氏轻皱了眉头。
等到抬起头,发现老爷正怀疑的望着自己,不由心中大惊,忙哭诉道:“老爷,您看大小姐,我不过随口问了一句,大小姐就抓着不放了,再说,身为长辈,我还不是关心大小姐嘛。”
“长辈?二夫人何时成为了姐姐的长辈,外公那里还不知道我们又多了一个长辈呢!”
夏氏看着老爷越发皱紧的眉头,暗暗埋怨自己,真是不该提哪壶提哪壶,也更恨让自己出丑的这对姐弟。
“父亲,饭菜都凉了,大姐的身体刚好,吃凉食会不好的。再说,您也劳累了一整天,还是坐下吃饭吧。”
叶浩宇听着自己平素疼爱的二女儿的话,点了点头。
叶语蓉也忙笑着缠住叶浩宇。
叶天佑的脸更冷了,叶倩墨好笑地点了点他的头,“别一副小老头状,吃过饭去我那里吧。”
他缓了一下脸色,答道“姐,明天我再去,今天有点晚了。我有好东西给你,你一定会喜欢的。”
第二天一大早天佑就去找叶倩墨。
“小少爷,小姐等了您一会了,您累了吧,让我拿着吧”绿柳走向叶天佑,就要接过他拿着的匣子。
“不用了,我自己拿给姐姐。”
叶倩墨放下刚剪好的盆景,“来了,那是刚做出的点心,尝尝喜不喜欢。”
“姐姐的手艺,一定好吃,连外公也赞不绝口,我的那些朋友都是用抢的。”
“还有余量呢,红缨,记得要少做一些了。”
“是,小姐。”红缨高声答道。
“姐姐,不要啊…”叶天佑赶紧拉住她的衣袖,凤眼硬是挤出两滴泪,哀求道。”
“好了,不逗你了,”叶倩墨捏捏他的脸庞。
“不要再捏我的脸,我长大了。”叶天佑腾地站起起来,抱怨道。姐姐从小就喜欢捏自己的脸,要是在外边也来一次,到时候我那些朋友还不要笑死,一想到那些笑的合不住的猥琐脸,他打了个冷颤,对,一定要对杜绝这类事情发生。
“姐姐,给你的。”看到姐姐还要继续,天佑马上狗腿的拿出礼物。
“这可是花费了好大精力找到的,怎么样,不错吧?”看到叶倩墨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古琴,邀功道:“红缨,要记得给你家小少爷多做点点心啊。”
“姐姐,如何?”
“不错,是把好琴。”上好的檀木质地,琴身雕这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琴弦紧若游丝,扶了一下琴弦,声音清脆,无丝毫杂音。
“哪里得来的?”
“这姐姐就不要管了,弹一首?”
叶倩墨轻笑摇头,“好琴无好景,为一大憾事。”
叶天佑想了片刻,站起身来“这有何难?”拉着她便走。
叶倩墨也不问他将要去哪里,抬步跟了上去。
————————————————————————
“姐姐,马上的感觉如何?”
好久不骑马了,好还念马上的感觉。策马奔腾,整个人都飘了起来,把困扰自己的无奈,困惑统统抛掉,可为何眼泪还是流进了嘴里,苦涩难言。自己再也回不去了吧,虽然强迫自己适应自己的一切,但还会彷徨,不知所措。
“姐姐,你慢了。”
望着前面狂奔的少年,叶倩墨笑笑,任风吹干眼泪,也许自己也该感谢上苍,毕竟自己有了血缘上的亲人,不再孤独一人。
“驾,驾…还有多远。”她大喊
“快到了,那里你定会喜欢,”俊俏的少年郎回头,哑着嗓子回喊。
驾!驾……
缘起缘灭,有缘千里自相见
离线寂寞秋水
发帖
517
精华
0
奖学金
10
威望
530
注册
2012-11-02
登录
2018-10-15
在线
53小时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8-23
“姐,给。”
接过天佑递过来的古琴,叶倩墨席地而坐。满目的枫叶,灿烂美丽的色彩,热情奔放的生命。闭上眼睛,回想着昏睡时这个身子的全部记忆。
病弱的母亲,慈祥的外公,聪慧的弟弟,严肃的父亲。骄傲的女孩骑在马上,挥舞着鞭子,追逐着前面英姿飒爽的美人,笑声爽朗;卧在母亲的怀中,抱着一个俊俏的小娃肆意撒娇……,失去母亲的痛苦,弟弟的眼泪,他人的嘲讽,一个小女孩努力改变着自己,希望获得亲人的喜欢,保护自己的弟弟,在无人的时候才会独自舔舐自己的伤口……,意外落水,努力挣扎……
猛地睁开眼睛,仰头望着着火红的生命,叶倩墨,率意地活下去吧,从现在起,我们将会活的率性而高傲,我会努力保护对你,对我,对我们重要的东西,不会再让别人在践踏我们的尊严。
抚着琴弦,一首高昂的曲调倾泻而出,笑着望着前面舞剑的弟弟,叶倩墨心中一动,唱到:
少年雄心总比天高
壮志豪情不畏风暴
春华秋实不老
岁月一笔都勾销
只留琴声空飘渺
秋月悬天共枫叶摇
夏日以朝暮分昏晓
年华几许磨消
究竟谁人能明了
不曾轻狂人枉年少
繁华红尘中任我逍遥
举杯望月醉看美人笑
今晚有君为伴夜色几多娇
同高唱一曲歌谣
人生漫漫艰险难料
英雄成败怎能断道
虚荣若浮云
转眼已消散
恩怨是非尽付谈笑
秋月悬天共枫叶摇
夏日以朝暮分昏晓
年华几许磨消
究竟谁人能明了
不曾轻狂人枉年少
繁华红尘中任我逍遥
举杯望月醉看美人笑
今晚有君为伴月色几多娇
同高唱欢乐歌谣
繁华红尘中任我逍遥
把酒尽欢莫虚度春宵
此后有君为伴缤纷几多朝
共沉醉轻盈舞蹈
富贵名利两手皆放
云游四方无所牵挂
名剑不孤单
有香花同在
一缕青丝随君天涯
一缕青丝随君天涯
一曲罢,闭上眼睛,她在现代就很喜欢董贞歌中的歌词,虽然委婉却不显做作,每首歌中都有着能触动人心的地方。仰躺在地上,满目火红的枫叶,叶倩墨知道从现在起自己将会真正的属于这个世界,有血有肉,因为她知道就在刚才她的骄傲,勇敢获得了这个身体残留的意识的共鸣,从那一刻开始,她们才真正的属于一体。
站在旁边一直静默地看着姐姐的叶天佑看见此景,心内松了一口气,虽然姐姐不说,他依然感觉到了她这些天的不对劲,虽然姐姐变得聪明了,慵懒文静了很多,但他还是觉出了姐姐的不安,他希望每天都能看见姐姐真心的笑容。
虽然,现在的他还需要姐姐和外公的护佑,但总有一天他会成为一个令姐姐骄傲的将军,再也没有人敢欺负她。所以,他会长大,保护姐姐。
走过去,和她同躺在一排,侧过头,低语道:“姐姐,等我长大……”
叶倩墨回头静静地看着这个与自己有着血缘的弟弟,愣了一会,探身到他头上,掐着他的脸颊,笑道:“再皱眉就变成小老头了,我家天佑这么帅,怎么说也得拐来几个小美女吧。”
又来了,又来了一到他认真的时候,姐姐就变成这个样子,挣开她的魔爪,匆忙跑远,“姐姐,不许再掐我的脸,不许……”
“咯咯,”枫树林中回荡着这对姐弟的笑声,渐行渐远。
缘起缘灭,有缘千里自相见
离线寂寞秋水
发帖
517
精华
0
奖学金
10
威望
530
注册
2012-11-02
登录
2018-10-15
在线
53小时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8-23
“长公主,刚才那对姐弟已经走了,您看是否需要人打探一下。”
一只保养得当看不出年纪的手伸出车帘,马车外的侍女赶紧走前几步,扶住手的主人,
“雅儿,十多年不回京城了,岁月不饶人,你和我都已经老了,扶我下去走走吧,”
“是啊,好久没回来了,京城已经改变了很多,就连老奴也不认识回来的路了,幸好这片枫树林还是老样子。”
触摸着树皮,接住飘落的枫叶,慕容丹南的眼前浮现出一张英姿飒爽的面容,耳旁仿佛听到她高声喊着自己:“阿南,你看这里是那么美,这里的每棵树、每片叶子都在跳舞,我喜欢这里,每次来到这里我都觉得自己仿佛离开了皇城,离开了王府,离开了京城,我在马上奔跑,奔跑,没有尽头……”
傲珊,我终于离开了京城,但我不得不回来,回到这个你逃离了一辈子的地方,一滴泪顺着脸庞留下埋没在泥土中。再次来到这里,已经物是人非了……
雅山望着悲伤的长公主,只能长叹一声,康成郡主也走了,现在连一个安慰公主的人也没了,“公主,我们该走了,小侯爷差不多该到了。”
“走吧,”长公主低喃道:“这里大概永远也不会来了吧。”
一架不起眼的马车渐渐消失在的曲径的小道上。
“雅儿,刚才那名女子的琴技不错,曲子…嗯…太狂傲了”
“她毕竟还是年轻,有点傲气也无妨,”
“不要成为另一个她就好,就好…”长公主闭上眼睛。
“公主,…”
“无碍,到了再叫我吧。”
好一个‘不曾轻狂枉少年,红尘俗世任我逍遥。富贵名利两手皆放,云游四方无所牵挂。’简直比你还要狂妄,傲珊,你会喜欢她吧,可世间哪能无所牵挂呢?慕容丹南苦笑。
走进这座皇城,又有多少人能平安的走出去呢?
“长公主到,景侯爷到”
“长公主到,景侯爷到”一级一级的通报下,长公主慕容丹南来到了孝寿宫。
“儿臣参见母后,参见皇上,”
‘臣参见太后,参见皇上。”
“皇儿,快快起来。”太后挥掉宫女过来搀扶的手,忙扶起慕容丹南,用手抚过她的脸庞,满眼含泪“皇儿,你瘦了,想死母后了,我可怜的皇儿。”
看着母后的激动,比走时苍老许多的面容,长公主更觉心酸,“儿臣不孝,望母后别太悲伤……”
皇帝慕容明站在一旁,望着太后和长公主相聚的场面,面色尴尬,毕竟当年是他同意皇姐远嫁的,“母后,皇姐车马劳顿,您看是否应该让皇姐洗漱用过完饭再聊,这一次明轩也来了,正好可以陪您好好聊一聊。”
太后假装没看见皇帝的不自在,放开长公主,拉过景逸轩“明轩。来让外祖母看看,几年不见明轩长成翩翩公子了,好!好,来,我们先用膳,,用完善陪着祖母说说话。”
景逸轩忙搀扶住太后,笑着对太后说道:“这次来我特意为您寻了一件东西,您一会儿帮我参谋参谋看看如何,我把家里的厨子带来了,给您做两道南边的特色,您也尝一尝……”
望了一眼搀扶着太后走在前面的儿子,和皇帝走在一起的长公主笑道:“皇弟,十多年不见,你也显老了。”
“是啊,有十六年了吧。我们都老了,还记得那时候皇姐带着我偷偷跑出皇宫的趣事,一眨眼,明轩他们都到了这个年纪。”
“明轩这孩子,最爱琴。”
“皇姐,你怨我吗?”
怨吗?自己有资格怨吗?虽然解了他的燃眉之急,但这却是她自己选的结局,那时候太想逃离这个让自己窒息的地方了。望着这里的雕龙画壁,亭台楼阁,那时的场景仿佛依稀发生在昨天,一切都没改变,还可以把酒言欢,可以无话不谈。
“我从来没有为自己怨过你。”
“她呢?”
看着长公主张张嘴唇却没有说话,皇帝扭头望向远处“即使她会怨我,我也从不后悔自己曾经做过的一切。”
不后悔吗,那为何到如今还不能释怀?
长公主没有问,也不能问。当年的事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不能再让更多的人卷进来。
“皇上,长公主,太后已经吩咐摆好了完善。”
长公主回过神,说道:“你下去吧。”
小奴才请安离开后。
“皇姐,我们走吧。”
缘起缘灭,有缘千里自相见
离线寂寞秋水
发帖
517
精华
0
奖学金
10
威望
530
注册
2012-11-02
登录
2018-10-15
在线
53小时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08-23
将军府。
“父亲,今天我会和天佑去一趟外公那里。”放下茶杯,叶倩墨道。
“去宣王爷那里一趟也好,你病了一场,老王爷也颇为担心,不要待太久就是了,”
“是。”
叶天佑兴奋地看了她一眼。
“父亲,姐姐病刚好,天佑年龄还小,还是我陪姐姐去一趟吧。”
“大姐,我也去。”
看见父亲想答应,叶天佑有些着急,望向姐姐,叶倩墨朝他摇摇头,重新端起茶杯,放入一片菊花,看它慢慢伸展开,铺满整个水面。自己的外公,小妾的女儿同去探望,真是好笑。
也许叶浩宇也想到了一面,看向叶倩墨,如果是她自己答应的,老王爷也不会说什么了。
恐怕要让他失望了,现在的自己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了。叶倩墨在父亲开口之前道:“多谢二妹三妹挂念,但外公年纪大了,禁不住太多人打扰。而且我自己还有些武功底子,不像二妹,落水生的病早已好了,”叶倩墨故意重重的强调落水两个字,不出意外看见二夫人夏氏变了脸色,叶语兰僵了一下,马上微笑起来,叶语蓉脸色无丝毫变化。
叶倩墨把三人的脸色看在眼中,低下头喝了一口茶。
“行了,都不要说了,倩墨和天佑早去早回。”叶浩宇皱了一下眉头,站起身,“我出去了,不要生出太多事。”
夏氏哆哆嗦嗦站起来,低声答道:“知道了,老爷。”等到叶浩宇不见了身影,坐到椅子上好一会才平复下来,老爷走之前撇的那一眼,令自己心惊胆跳,他知道了什么?不可能,他不可能知道的,对,不知道,夏氏拢了拢发髻,坐正身体,“来人,帮大小姐准备轿子。”
“不用了,我已经派人准备好了。”叶倩墨似笑非笑地瞅了她一眼。
夏氏气的眼前一黑,竟然有人听她的话。
“母亲,”夏氏睁看眼睛,看见二女儿担心地搀扶着自己,拍拍她的手,安慰道“没事,只不过气急了。”“蓉儿,你再干什么?”夏氏皱眉问道。
叶语蓉吓了一跳,放下手里握的丝帕,“没干什么呀,怎么了,母亲?”
蓉儿为什么满眼怨恨的望着兰儿,自己看错了吧,夏氏摇摇头,想让自己看的清楚一些。
“母亲,您刚才太大声了”叶语蓉拉着夏氏的胳膊撒娇,
“母亲,我觉得叶倩墨变了很多……”
望着女儿的欲言又止,夏氏放下刚才的思虑,道:“没事,一年一度的赏花节快到了,到时候进宫,你只要在那时取得头筹,得到皇后或者贵人们的赞赏,叶倩墨也就不足为惧了。”一想到那对姐弟这几天的表现,她就后悔当初没有重重的收拾他们。
虽然还是觉得哪里不对,但想想母亲说的也对,自己的大姐除了武功,对琴棋书画都是马马虎虎,到时候只要她得到三殿下的注意……,叶语兰若有所思。
两人商量着赏花节那一天要准备的事,谁都没有注意到叶语蓉看过来时眼中的愤恨。
缘起缘灭,有缘千里自相见
离线寂寞秋水
发帖
517
精华
0
奖学金
10
威望
530
注册
2012-11-02
登录
2018-10-15
在线
53小时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08-23

“大胆,还不快走,将军府的车架也敢阻拦。”车夫想着马车内的那对小主人一直告诫下人不得仗势欺人,因此也没对突然窜出来挡住马车的小乞丐多加责难,只愿他能赶让离开。
马车内闭目养神旳叶倩墨被突然的停车惊醒,揉了揉额头,为何总有一个模糊的人影出现在梦中。
叶天佑放下书本,问道:“发生了何事?”
“少爷,一个小乞丐挡住了路。”车夫回头地答道。
听到是将军府的轿子,驻足观看的人群都不由得可怜起这个小乞丐来,这孩子也是傻了,撞到了达官贵人的马车,还不快跑,竟然傻愣愣地坐在那里,但却无人去搀扶,这年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对方还是贵人。所有的人都瞪大眼睛看着从马车上下来的人。
一袭华贵绸衣,头发以竹簪束起,少年脸如桃杏,姿态闲雅,瞳仁灵动却皱着眉头打量着坐在那里发愣的乞丐,蓬乱的头发,刚能遮体的破烂挂在到处都是伤疤的身上,有的还在红肿发炎。
“天佑,过来。”一只手伸出窗外。手如柔荑,肤如凝脂。让人们不禁猜测有着这样一只手的女子到底长得又该是怎样的倾国倾城。
“难道是将军府的二小姐?”
“将军府的二小姐?”
“二小姐你都不知道!那可是天下第一美人,琴棋书画样样皆通。”
“怪不得有这么英俊的弟弟。”
听着旁人的七嘴八舌,叶天佑把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些。掀开车帘,过了片刻又走了出来。径直走到一直坐在那里发呆的乞丐旁边,推了他一把怒斥道:“赶快起来,再不走,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车夫,走吧。”叶倩墨看着弟弟的不自在,笑着开口。
车帘再次被掀开,透过尚不及遮掩的缝隙,一片红色一闪而过。
望着逐渐的走远的马车,小乞丐摸了摸胸口,默默出神,随后隐没在人群中。
“三哥,马车里坐的那个就是他们说的大美人叶语兰吗?”趴在窗户上看热闹的慕容紫雪回过头冲着慕容昊嚷嚷道。
“那她为什么不给那个乞丐钱呢?”
“小雪儿心疼了?”慕容宸摸了摸她的脸蛋,调笑道。
“七哥,你别总是神出鬼没的,”慕容紫雪打掉他的手,捂着狂跳的心脏,“你这次又从哪里进来的?”看看还是关着的门,她好奇的问道。
被问的男子敲了一下她的额头,绕过他,躺坐在椅子上,丢了一颗葡萄进嘴里,吐出籽“佛曰:不可说。”
不说就不说,有什么了不起的,还有明轩哥哥呢。“明轩哥哥,你是不是也觉得那个女子心底不好啊,”
看着被打断的棋局,放下手中一直握着的棋子,景逸轩笑笑“他给了那个小乞丐银票。”
“我怎么没看见。”
“那个小孩推他时把东西放在了他的胸口。”好聪明的女子,人多口杂,小乞丐孤身一人,假意呵责,就能避免心怀不轨的人抢夺小乞丐的东西。慕容昊回想着刚才一闪而过的红影。
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慕容两兄弟,景逸轩低下头,昊的棋艺越来越好了,这次或许只能险胜两子。
缘起缘灭,有缘千里自相见
离线寂寞秋水
发帖
517
精华
0
奖学金
10
威望
530
注册
2012-11-02
登录
2018-10-15
在线
53小时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08-23
这里的一切还是没变,整洁的房间说明了主人家对这里的爱护。拿起梳妆台上的耳环,小小的一对却雕刻着五官精致的福娃娃。
“你母亲嫌弃它小家子气,一直不肯带,也就搁置了。”
“外公当初寻找它花了大力气吧。”不凡的玉质,高超的手艺,可遇不可求。
“你母亲太倔了”老王爷叹了一口气。就像烟花,只为了那一霎那的绚丽,耗尽了自己的生命。
如果一生都浑浑噩噩,何不追求那一瞬的华丽,“我喜欢我的母亲,她是一个勇敢的女人,”
“你错了,那不是勇敢,是逃避,逃避她抗拒不了的事实。”宣王盯着她“不要学她。”
望着老王爷甩袖离开的背影,她苦笑,外公又该伤心了。母亲曾经告诉过她,她是外公独身一人养大的。走到床边,躺下来嗅着枕头想象着那个记忆中那个已经模糊了的慈祥背影。
“王爷,不要再看了,您已经看了一个时辰了。”福伯看着老王爷自从进了屋子就一直拿着那幅画,劝道。
“福伯,你知道吗,倩墨那丫头越长越像她母亲了,看见她,我就害怕二十年的悲剧再重复一次。”抚摸着画中人的眉眼,他叹了口气。
福伯小心地卷起画轴,这是小姐留下的为数不多的东西了,看 着 画 中 那 个 静  坐 在 花 园 中 弹 琴的妙龄少女,王爷说得没错,小小姐越来越像她的母亲了,眉眼极其相似,都泛着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但小小姐眼中却有着小姐没有的东西。
那个一身是火的少女,却有着看透俗世的风淡云轻,有着她这个年纪没有的沉着坚毅。
这是不属她这个年龄的一切.
“赏花节就要到了。”
“是啊,时间过得很快,当初的小姐就是在赏花节上开始……”
宣王有女初长成,一首琴曲艳京城,多少男儿倾颜色,花落谁家谁堪折。赏花宴之后,宣傲珊开始盛冠京城,却也是她命运不幸的开端。
屋中有片刻的沉默,气氛压抑,沉重。良久宣王才叹了一口气,“幸好倩墨那丫头没有学琴。”
王爷一直不赞同小小姐学琴,书画也是应付了事,在她很小的时候就为她选了师傅,教她武功,现在她的功夫即使赶不上一流高手,也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地。
看来小小姐很喜欢手腕中的镯子,福伯在心中暗暗赞赏叶倩墨的眼光,那是王爷精选天蚕丝请江湖上有名的鬼匠打造而成,纤细如丝,锋利如剑,是一件不可多得兵器。
希望这次赏花宴可以平平安安地度过,如果不是他逼得紧,自己怎么可能舍得倩墨那丫头进宫,即使片刻也不行,想到那人,宣王就不可抑制的生出杀意,手中旋转的珠子一顿,在伸开手时,已成了粉末,“福伯,一会儿不要提这件事。”
“老奴知道。”王爷还是担心小小姐吧,这里不提,将军府更没有人告诉她,不让她早先知道,事先也就毫无准备,唉,或许狼狈也比出彩强得多。
缘起缘灭,有缘千里自相见
fastpost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

      电话:0579-82133668
      工作日 8:30-17:30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