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精彩推荐:
  • 7070阅读
  • 62回复

悬疑 > 迷幻香薰供奉各路邪神:五蛊檀香(更新完毕)
[复制链接] [复制手机版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98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35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20
在线
3600小时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0-12-23
 张志的心里冒起了一股强烈的寒意。

  “牛三斤,牛三斤,你的媳妇叫吕桂花……”张志的手机响了起来,张志拿出手机,是小亚打来的。

  “喂,小亚。”张志觉得浑身的寒毛竖立着,一种发自心底里的寒意让他有些忍不住要向小亚说实话,但他还是忍住了。

  “张志,你父亲现在怎么样?”小亚的声音里满是关心。

  “现在还没苏醒,医生说没有脱离危险。”张志不想多说什么。

  “你父亲是个好人,应该没事的。你要在那里看护吧?自己要注意身体啊。”小亚似乎也不知道说什么。

  “是的,会没事的。”张志心里有少许的感动,他怕自己忍不住会向小亚说出真相,忙对着手机说,“医生找我,有空再给你电话。”

  “好的,再见。”

  “再见。”

  张志挂上电话,不由得发呆,小亚是他在网上认识的一个女孩子,因为是同一个城市的,张志和小亚相约见了面,小亚漂亮可爱,出手大方,张志心里慢慢地把小亚定为目标。当然,他的目的并不是和小亚谈恋爱,可是为了骗取小亚的信任,他装作追求小亚。

  然而,没想到的是,小亚和张志共同认识的一个网友,在听说张志追求小亚后,满怀疑惑地告诉小亚,以前听张志说起过他有女朋友。

  小亚生气地质问张志,张志情急下编了一个谎言,他告诉小亚,他的前女友叫许艺(这个当然是真的,他这样做的目的是怕自己不小心曾和网友们提起过许艺的名字),但是前不久出车祸死了,张志一直很伤心,直到遇见小亚……

  小亚不是个笨女人,她一再追问张志,关于许艺出车祸前后的许多事情。为了让谎言更真实,张志编了很多细节。

  张志告诉小亚,许艺是在开车时,被一辆大巴追尾从后面撞上,一直推到行人道的护栏,并被挤在了里面,但许艺的死因主要是颅内出血,而许艺被撞后,身体上看不出一丝伤痕。

  张志把谎言编得相当完美,甚至他自己也开始相信谎言是真实的。

  小亚相信了张志的谎话。

  3

  “张医生,2号床的病人情况不好!”一个女音把发呆的张志惊醒过来。

  “怎么了?”站在走廊上和交警说话的张医生转过脸来问从抢救室里疾步走出的护士。

  “血压下降,肢体痉挛,呼吸不畅通,嘴唇紫绀……”护士还没有说话完,张医生已经转身向抢救室奔去。

  张志呆了一下,跟在张医生后面向抢救室走去,却被张医生身后的护士拦在了门外:“你不能进去!”

  张志有些尴尬地站在抢救室门口,就在这时,许艺的父母也被从抢救室里赶了出来,张志看见许艺的母亲用手紧紧地捂着嘴,不让自己哭起来,那哭声仿佛像是被捏在了嗓子眼里似的,又仿佛是受了伤的某种动物发出的呜咽。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98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35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20
在线
3600小时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0-12-23
张志看着仿佛苍老了几十岁似的许艺的父母,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这两个可怜的老人。

  “牛三斤,牛三斤,你的媳妇叫吕桂花……”张志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下意识的,张志有些怕接电话了,可是,来电显示是家里的电话。

  “喂……”张志慢慢地接起电话。

  “小志啊,你快回来,你爸进医院了。”电话里是张志母亲苍老的声音,声音里明显地有着哽咽。

  “怎么回事?”张志的心里有些不对劲,但一时间却又不明白哪里不对劲。

  “我也不知道啊,”张志听见他妈那几乎哭出来的声音,说话总算还明白,“他今天在家里打麻将,刚摸了一把清一色,忽然就晕倒了,邻居老王他们打的把你爸送去了市一院,现在在急诊科抢救,医生说是中风,抢救过来也要住院,我回来拿钱的。你快去医院看看你爸吧,我怕晚了……”说着,电话那头的张志母亲哭泣起来。

  “别瞎说!”张志烦躁地打断了母亲的话,“是市一院的急诊科是吧?我马上就去。”

  张志挂掉电话,看着坐在走廊上偎依在一起的许艺父母:“伯父伯母,我爸中风住院了,我得去市一院,你们在这先看着吧。”

  “这怎么行?你走了我们小艺怎么办?”一直低着头在哭泣的许艺母亲,在听到这句话时猛然抬起头,眼睛灼灼地盯着张志。

  “我先去看看我爸,如果他没什么事我马上就回来。”张志有些心虚地低下头,不看许艺母亲那灼人的眼光。

  “可是,我们小艺现在在抢救中,万一有什么情况,又怎么办?”许艺母亲不依不饶地盯着张志,一边说着一边又拍着腿哭起来,“小艺,我可怜的女儿,你千万不能扔下我和你爸啊,我们可就你一个女儿呀……”

  “可是,我爸中风了呀!”张志跺着脚,他心里有些烦躁,当然,他烦躁的原因不仅是因为许艺被车撞和他爸的中风住院,他烦躁是因为他忽然有些惶恐不安,这一切太凑巧了,今天他对小亚撒了两次谎,而这两个谎言在几个小时之内,全变成了真实的。

  “可是,我女儿也被车撞住院了,生死不明!”许艺的母亲瞪大了眼睛瞪着张志。

  “我父亲中风啊,难道我不应该去医院看看?”张志觉得有些怒火攻心,他也瞪大了眼睛瞪着许艺的母亲,但却在许艺母亲的逼视下把眼睛转开了。

  张志有些无奈地靠着墙边滑下去,慢慢地蹲在墙边,抱住了头。

  眼角的余光里,他忽然感觉到有个紫衫的女人站在走廊的尽头,那女人分明是今天他打的时从后望镜里的那个女人!女人的嘴角露出一种满意的微笑,她用带着讥讽的眼光看着蹲在墙边的张志,张志只觉得后背发冷。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98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35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20
在线
3600小时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0-12-23
 抢救室的门打开了,张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许艺怎么样了?”许艺的母亲跳起来,走过去紧紧地抓住张医生的白大褂。

  张医生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但很快又控制住了情绪,他转过身压低了声音对许艺的父亲说:“对不起,你女儿抢救无效,已经去世了。”

  这一句话使得许艺的母亲呆了一下,跟着放声大哭,一边哭一边还拉扯着张医生的白大褂:“我可怜的女儿呀,你不该就这么扔下我们老两口啊,你走了我们以后靠谁啊……让我也跟你去了吧……”

  许艺的父亲也老泪纵横,他一边流着泪,一边拉着许艺的母亲,劝她不要拉扯着张医生。

  张志在听到这个消息时,头脑猛地一震,希望自己听错了,可是,在听到许艺母亲的哭叫声,他确信自己的耳朵没出问题。

  张志的头脑里晕晕的,他开始讨厌许艺的母亲。

  “许艺是怎么死的?”张志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下意识地问张医生。

  张医生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原因是颅脑出血,原来扫描有四个小出血点,在用了止血药后已经止住,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又忽然大量出血,抢救无效,出血不止,导致死亡。”张医生的语气说起来平平淡淡,但说到不知什么原因时,也有些迷惑的样子。

  张志觉得他的心一下子沉进了一个黑暗的深渊里,冰凉冰凉的。

  他的头脑更乱了。

  张医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一片哭声的走廊,张志四周看了看,许艺的父母已经扑倒在抢救室里的许艺尸体上哭着,边上站着两个护士在收拾抢救物品。

  没谁注意到张志的存在。

  张志往走廊口退了两步,眼睛快速地向四周转动了一下,然后很快转身,大步地向医院外走去。

  转过身的一瞬间,张志仿佛听见一声低沉的冷笑,那是一个熟悉的女音。

  张志不敢回头去看,他觉得背后有两道比冰还寒的目光一直盯在他的背后,仿佛想用目光穿透他的身体似的。

  这种感觉让他很害怕,他大步走到走廊的尽头,那种寒冷的感觉还在背后。

  张志忍不住回过头去,但空荡荡的走廊上一个人也没有。

  张志的背后冒出冷汗来,他逃也似的离开了医院。

  烟雾弥漫的房间里黑暗而潮湿。

  女人依旧跪在龛前,龛前的香炉里插着三支血檀香,这龛前的血檀香仿佛是一天24小时不断的。

  此时,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小花毯子裹住的婴儿:“宝宝你饿了吧?哦,别哭别哭,妈妈喂你吃奶啊。”

  女人说着站起来,想走到另一面靠墙的床边给花毯子裹着的婴儿喂奶。可是,女人在站起来的时候,脚下一不小心滑了一下,女人摇晃了两下,竭力地想站稳,谁知道手里的婴儿却掉在了地上。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98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35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20
在线
3600小时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0-12-23
花毯子里的婴儿掉在了地上,却一声没哭。

  花毯子散了开来,只见花毯子里包裹着的婴儿,赫然是一具干尸!

  那是一具婴儿的干尸,像只小猫一样,两条小腿分开来,微微蜷曲着的双腿左右分开,两只小手向上举起并握成细小拳头。只是,婴儿身体已经干掉了,皮肤皱得像一块布,肉都干缩了,骨头却明显地呈现出来,像小骷髅一般。

  “唉呀,宝宝,摔坏了没有?别哭别哭,都是妈妈不好!”女人看见花毯子掉在了地上,忙跪下去,小心地把那具婴儿干尸包好,抱在怀里轻拍着,然后揭开衣服,把一个秀美得有些苍白的乳房塞向婴儿已经干瘪的嘴边。

  “月儿明,窗儿净……”女人轻轻地哼起了《摇篮曲》,用手拍着花毯子外面,身体随着节奏轻轻摆动着。

  本来这是一副很纯美的画面,可是,想到那个花毯子里包的却是具婴儿的干尸,那种感觉就变成了阴森感,觉得有丝丝的寒意仿佛是从脚底升起似的。

  “宝宝快快睡觉,睡醒了爸爸就回来了……”女人说着,嘴角却浮起了一个冷漠的笑容。

  边说着,女人边把手里花毯子包裹的婴儿干尸放在了床上。

  女人对着婴儿凝视了一会,嘴里轻叹了一口气,脸上呈现出一种无可奈何的幽怨,那种幽怨使得她苍白而美丽的脸部变的生动起来。“宝宝,我不敢告诉你,你爸爸不要我们了,他不要我们了……”说着,女人低低地抽泣起来,声音娇弱无力,有种让人不无爱怜的感觉。

  “他骗了我……他骗了我……”女人低声念着,但转脸停止了哭泣,脸上又现出一种无比的怨毒来,和刚才婉转娇啼的模样判若两人,那种怨毒的表情让她的脸看起来以至于有点扭曲,“我不会放过他的!绝不会!”女人越说越大声,最后居然笑起来。

  “砰砰砰”有人在敲门。

  “姐姐,吃饭了。”外面是个细细的清脆的女孩声音。

  “放门外吧。”女人停止了笑声,使声音尽量平静下来。

  “姐姐,你出来走走吧,天天闷在房间里也不是办法。”女孩的声音里也透着无奈,“那种男人,你为他这样,不值得……”

  “好了,我知道,你去吧。”女人脸上的怨毒又现了出来,但她压制着声音里的感觉,让声音尽量平静。

  外面的女孩低叹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女人把门开了一条细缝,然后很快把外面的东西拿进来,又再次关上了门。

  托盘里放着两样菜,一大碗米饭,还有一碗骨头汤。女人把托盘放在龛前,然后又在香炉里插了三只点燃的血檀香。

  女人跪下,在龛前虔诚地拜了几拜,才捧起托盘里的饭吃了起来,女人吃得很细,姿态优雅,和刚才的怨毒判若两人。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98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35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20
在线
3600小时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0-12-23
 很仔细地吃完饭,女人把托盘放在了门外,然后关上门,拿了一张白砂纸,走到龛前跪了下来,开始用手指在白砂纸上写字。

  女人秃秃的手指上很快流出了血来,但女人仿佛不知道疼似的。

  看着白砂纸鲜红的血字,女人的脸上流露出一种怨毒阴森的笑意,让人毛骨悚然。

  张志赶到市一院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

  医院门口那两盏惨白的节能灯仿佛是两盏白色的灯笼,把医院门口几个行色匆匆的人照得如同暗夜里的鬼魅一般。

  张志一直觉得背后有种寒意,仿佛有双怨毒的眼睛一直在盯着他似的。

  对市一院的急诊科,张志很熟悉,还在少年时,张志就多次因为打架群殴被人砍伤而被人送到市一的急诊科抢救。

  急诊科在门诊的左边。

  经过门诊,穿过中间的一片草地,就到急诊科了。

  门诊的灯挺亮的,但总有些让人不安的感觉,张志加快了脚步。草地上的光线很暗,走到草地中间时,张志隐隐听到有细细的哭声传来。

  “医院里又死人了。”张志心头暗想,头也不回地向前走。

  忽然,那哭声仿佛一下子近了好多,就在张志背后不远处,那女人一边哭一边还在嘴里细细地念叨着:“宝宝,你好可怜,从你出生,你爸爸就没有看过你一眼,你病成这样,他还在外面花天酒地……可怜的宝宝,你死了我可怎么办?你不能死啊……”

  声音有些飘忽,时断时续,但每一句飘在张志的耳内,仿若灌雷。

  张志忍不住停下脚步。

  只这顿了一顿,草地上忽然涌上一层雾气,那雾气来的古怪,只一会功夫,张志已经被浓重的雾气笼罩,看不见不远处门诊外那两盏惨白的灯了。

  “月儿明,窗外净,树阴儿挂窗棂……”

  细细柔柔的女音在雾气里飘动,一声声地传到张志的耳中,令他身上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冷汗不觉地渗了出来。

  恍惚中,他仿佛躺在一个飘着淡淡香气的房间里,身边躺着一个赤裸裸的女人,那女人极柔美,她一边用手轻拍着张志的背,一边轻轻地唱着:“月儿明,窗儿净……”

  “你怎么像哄婴儿一般哄我?以后你还是这样哄我们的宝宝睡觉好了。”张志神情恍然地对身边的女人说。

  “宝宝?宝宝已经死了呀……”女人阴切切地说,然后“咯咯”地笑了起来,“你看,那不是宝宝的坟墓吗?我舍不得把宝宝送去火葬,就偷偷地埋在那里了,宝宝说要等爸爸回来,和爸爸在一起呢,你去看看宝宝吧。”

  恍惚之下,张志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一个小小的土堆前,隐约的,土堆里传出来孩子的笑声:“爸爸来了!爸爸来了!爸爸,你来看我了……”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98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35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20
在线
3600小时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10-12-23
 张志有种发冷的感觉,那孩子细细的声音让他觉得熟悉而亲切,没错,那是他的孩子。恍若电光闪过,张志的心头浮现一副副画面。

  “张志,我……我怀孕了。”怡儿躺在他的身侧娇羞地看着他。

  “什么?”张志猛然从床上坐起来,紧张地看着怡儿。

  “你不喜欢?”怡儿满脸狐疑地问。

  “不是……”张志眼睛快速地转了几转,“只是,我们现在还没有结婚,这样不好,要不,你打掉吧?”

  “打掉?”怡儿惊惧地看着他,“你不是说我要是有了孩子就结婚的吗?”

  “可是,我现在没钱啊。”张志装出一脸可怜。

  “没钱不要紧,最多我们结婚就不办酒了,注册一下就行了,我不在乎场面上的事情,可是孩子是我们的,我不能打掉。”性格柔弱的怡儿在这件事情上一点也不含糊,“如果你不肯结婚,我就自己把孩子生下来!”怡儿赌气似的说。

  “牛三斤,牛三斤,你的媳妇叫吕桂花……”张志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喂……”张志下意识地接听了电话。

  “喂,张志吗?你爸现在怎么样了?”是小亚的声音,张志的心头恍了一恍,忽然,周围的雾气一下子全退去了,张志还是站在市一院门诊和急诊科之间的那块草地上。

  “还没死!”张志听到小亚的声音忽然心情无比烦躁。

  “你怎么了?”那端是小亚愕然的声音。

  张志背上的冷汗还在冒,被冷风一吹,激淋打了个冷颤,这时他忽然有些清醒过来,对刚才和小亚说的那句话万分后悔起来。

  “是小亚吗?对不起,我爸还在昏迷中,我已经急晕了,没听出你的声音来。”张志听见小亚鼻子里发出了轻轻的冷哼,“我爸一直不醒,我妈刚才也昏过去了,医生说是太过激动了,可怜我父母……我现在都急晕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张志说着说着,哽咽起来,这样的假戏,他不知道唱过多少回了,说哭都容易,别说假装哽咽了。

  “啊?”小亚显然被张志说的事情吓呆了,“那你妈怎么样?没事吧?你不要急,先看医生怎么说,要不要我去陪你?”

  “不用了。”张志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医生在叫我,我先进去看看,一会给你打电话。”

  “嗯。”小亚的话还没说完,张志就挂上了电话。

  很快地,张志几乎是飞跑一般穿过那片本来并不大的草地。

  急诊科里一片忙乱,张志向一个正匆忙走过的中年护士询问他父亲住在哪一号病房,那个护士用疑惑的眼光上下打量着他:“你是他什么人?”

  “我是他儿子。”张志微微勾了腰,显得谦逊地说,他不明白,护士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了,难道还要查过户口才能见病人么?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98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35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20
在线
3600小时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10-12-24
“你怎么才来呀?”那中年护士毫不留情地对张志表现出不满,“你爸一直昏迷未醒,你妈一个人在这跑前跑后,刚才她也急晕过去了,躺在你爸身边的床上呢!到现在才跑来,你可真孝顺!”

  “啊?”张志的身上又浮出一层冷汗来,他忽然想起,他对小亚说许艺出车祸,结果许艺真的出车祸了,他对小亚说他父亲中风住院,结果他父亲真的中风住院了,刚才在电话里,他对小亚说他妈急晕了,现在,他妈真的急晕了……

  张志越想越害怕起来。

  “在第二个房间,3号4号床,你发什么呆?”那中年护士一边不满地斥责张志,一边快步跑向办公室去了。

  张志回过神来,有点害怕似的走进急诊科的二号房,一眼看见他父亲和母亲并排躺在房间里,脸色惨白,仿佛已经去世了很久似的。

  房间里还有一个医生和一个护士,正在观察着病床上的两个人。

  4

  夜已经很深了,张志半躺在座椅里,看着病房里的老夫妻俩。

  他觉得背上有丝丝冷汗直冒,心里有着不知名的恐惧,但却说不出到底为什么恐惧。除了恐惧,他还有一些不解,为什么对小亚说过的谎话全变成了真的?

  张志想不出什么来,于是站起来揉了揉太阳穴。

  病房的门无声地开了,张志惊恐地转过身去,原来是夜里当值的护士来检查病人的情况,那护士看了看病房里记录的仪器,又看了看两个老人身上一直在挂着的输液,转身交代着:“有什么情况及时喊我们,那边上是按铃。”

  “知道了。”张志有些不耐烦地回答,这些他太了解了,这急诊科他不知道来了多少次了。

  护士翻了他一眼走了出去。

  张志觉得有点尿急,于是跟在护士身后走了出去。厕所里,张志解开裤子,对着小便池撒尿,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忽然响了。

  张志拿着手机看了看,没有显示的来电号码,狠狠按下了挂断键。

  “牛三斤,牛三斤,你的媳妇叫吕桂花……”刚挂断,手机又响了起来,张志被那手机铃声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看也没看,直接把手机关了。

  张志一边抖了抖,一连拉上裤子的拉链,心里为刚才的不畅快暗暗骂娘。

  “牛三斤,牛三斤,你的媳妇叫吕桂花……”手机忽然又响了起来。

  张志猛然打了个冷颤,眼睛飞快地转了几转,冷汗再次从背上冒了出来,他犹豫着要不要接听电话,那音乐声就像个淘气的孩子,不停重复着那几句简单的歌词。

  张志咬了咬牙,正准备接听,手机的铃声停了。

  张志拿起手机,他惊恐地发现,手机是处于关机状态的!

  他下意识地打开手机,手机未接来电一栏里,根本没有这三个没来电显示的电话。张志觉得有一种夺门而逃的冲动,但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再次响了。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98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35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20
在线
3600小时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10-12-24
“喂!”张志不假思索地接听了电话,他觉得自己快被这手机铃声弄疯了。

  “张志,你爸妈好点了吗?”

  “你想要干什么?不要再烦我了!”张志已经失去了理智,他冲着电话里恶狠狠地嚷着。

  “张志,你怎么了?是不是太累了?你爸你妈还没醒过来吗?我是小亚呀!”电话那头传来小亚关切的声音,小亚的声音里有些不解和委屈。

  “哦,小亚……”张志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们都还没有醒,我心里烦,你别生气。”张志的眼睛又转了转,他很困,想赶快挂了电话去眯一会。

  “你忙来忙去的,累不累啊?吃了晚饭没有?”小亚仿佛没感觉到张志的不对劲。

  “没,今天可能太累了,胃不好,有点想吐……”张志打了个呵欠说,“唉,我现在想吐……不行……回头联系你……”说着张志对着厕所装着呕吐的样子,发出“呃呃”的声音。

  “张志,你没事吧?张志……”电话那头是小亚急切的声音,张志暗笑。

  忽然,手机里小亚的声音小了下去,里面却出现了另一个女人的声音!

  “呵呵,你知道会有今天啊,你现在害怕吗?知道欺骗女人的感情和金钱,会有什么下场吗?”手机里传来的是一个极为柔美的女音,那声音分明是怡儿的!

  张志呆了一下,停止了假装的呕吐声。

  “你看看镜子里……”那声音阴切切地说,然后手机忽然就断了,手机里传出断线了的“嘟嘟”短音。

  张志觉得背后又开始冒冷汗,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忙把手机关了,然后转过身准备离开厕所。转身瞬间,他眼角处的余光,隐约看见厕所外面的盥洗间里那一排大镜子,镜子里有个紫衣的人影一闪而过。

  张志转过头去,盥洗间的镜子里只有张志的镜像,根本没有什么紫衣女人。

  张志呆呆地看着镜子,他从厕所里一步一步地走到盥洗间的镜子前,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镜子里,他发现镜子里的那个张志,脸在慢慢地扭曲,嘴在蠕动着,仿佛在咀嚼什么一样,可是,他自己根本没有动。

  张志浑身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忽然,张志觉得喉咙深处有些痒痒的,胃里有种抽动的感觉,张志咽了口唾沫,压制住想要吐的感觉。

  就在这时,张志忽然看见镜子里的自己,扭曲的嘴张了开来,那张嘴像兔唇一样,分了几瓣,然后嘴里伸出了一个像蛇头一样的东西……

  “呃……”张志的胃里猛然强烈一抽,有些东西向他嘴里涌了来,味道酸酸辣辣的,一下子溢了满口,还带着淡淡的腥臭味。

  “哇……”张志抓着盥洗池的边缘,猛烈地吐了起来,开始吐的是他下午和小亚一起时吃的东西,咖啡、蛋糕还有一些水果。但吐了一会,胃里就空了,晚上张志还没顾上吃东西。张志几次想压住这强烈的呕吐,但终于没能成功,他的胃反复地抽搐,反复地挤压,反复地翻动……仿佛有只手不停地在玩弄着他的胃,把他的胃当作一只可以随意揉捏的皮球……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98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35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20
在线
3600小时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10-12-24
 吐了一会,张志觉得胃里已经吐空了,可是还是止不住想要呕吐。

  终于,吐出来的东西变成了淡绿色的液体,然后,淡绿色的液体变成了淡红色的液体,然后液体的颜色慢慢变深,最后变成了仿佛血一般的红色。

  张志惊恐地看着吐出来的东西,他一只手抓着盥洗池的边缘,生怕自己会支撑不住而倒下去,另一只手紧紧地抓在他自己的胃部,仿佛不紧紧地抓着,胃就会和那些吐出来的液体一起被吐了出来。

  可是,最令他惊恐的是,他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止住呕吐。

  他想向人呼救,可是他的嗓子里被呕吐物塞着,除了“呃”和“哇”,他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此时张志多希望有人走进厕所,看见他的惨状好叫医生来救他,可惜,这大半夜的,没有一个人走进厕所甚至走过盥洗间门口。

  镜子里的张志已经不吐了,他嘴里吐出一条长长的虫,那条虫正在努力把自己的尾巴从镜子里的张志的嘴里拉出来,然后缠绕在镜子里的张志身上。

  张志仿佛是从冷水里才捞上来的,衣服全湿透了,汗水一点一点往下滴。

  镜子里的张志在冲外面的张志笑,那笑容有着说不出的阴森,还有说不出的得意。

  这时,张志觉得呕吐开始停止了,他站在盥洗池边微微喘气,嘴里充斥着满是酸甜苦辣说不上来的滋味。

  镜子里的张志还在笑,那条他吐出来的虫在他的身上爬着。

  “我一定是在做梦!”张志恐惧地闭上眼,希望他再睁开眼时是在床上。

  可是,还没有等到他睁开眼,他喉咙深处痒痒的感觉又来了,张志惊恐地瞪大了眼,长大了嘴,等着呕吐如潮涌一般再次来临。

  可是,那痒痒的感觉已经从喉咙深处慢慢地移到了嗓子眼。

  “哇……”终于,有什么东西向外猛地涌来,张志张大嘴巴,任由那东西从嘴里冲出来。

  可是,盥洗池内并没有呕吐物掉落。

  张志呆了一下,他感觉到嘴里含着个什么东西,而东西的一边挂在嘴唇边,另一边却还在嘴里,在嘴里的那一段仿佛还在蠕动着。

  张志一下子吓呆了,惊恐如同无处不在的空气,从他的毛孔里丝丝渗到他的身体里,然后再渗透到全身,令得他的每一丝肌肉、每一个细胞都被惊恐感给冰冻住了。

  张志慢慢地抬起头,看向镜子里。

  刚才镜中那个向他阴笑,身上缠着虫的张志已经不见了。

  他看见的是,他自己满脸通红,嘴角和衣服的胸前还挂着肮脏的呕吐物,一手扶在盥洗池的边缘,一手紧紧捏着胃部。而最令人感到恐怖的是,他的嘴里含着的那个东西!

  那分明是一条虫的头!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98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35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20
在线
3600小时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10-12-24
 虫的头挂在他的嘴外,如同拳头大小,虫的身体有一小段露在嘴外,灵活的蠕动着,令得虫头可以四处活动。

  “啊……”张志想惊恐地大叫,可是他叫不出声来。

  窒息感慢慢地升了上来,张志觉得喘不上气来。

  而嘴里的那条虫,依旧四处转动着头,眼睛圆圆的,不停地转着,身体还在张志的嘴里慢慢蠕动。

  张志有种要疯掉的感觉。

  张志用手一把拉住从嘴里伸出来的虫子头,拼命地向外拉,虫子头软软的,握在手里还热乎乎的,微微蠕动着。

  虫子的身体热热的,经过张志的喉咙,一下一下地被拉出来,张志伸直了手,虫子的身体已经被拉出一两尺长了,可是仿佛还有很多在张志的嘴里,或者说在张志的身体里。

  张志扔了虫子的头,伸手拽住虫子在他嘴边的那段身体,又向外拉了起来。

  不知道拉了多久,虫子的身体已经从张志的嘴边挂到了地上,可是虫子的尾部还没出现。

  张志疯了似的向外拽着虫子,一边拽一边在心里骂着:“我TMD就不信,你能比我的肠子还长!”

  张志觉得自己已经有些站不稳了,他头晕得厉害,可是,他不甘心,这死虫子似乎成心在和他作对,他不能让那该死的虫子得逞。

  “啊!”张志听到门口传来一声惊恐的尖叫,他转过脸去,盥洗间的门口站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

  张志呆了一下,他低下头看看自己,发现自己的身上的衣服全被血染红了,双手上也满是鲜血,地上和盥洗池里,满是他的呕吐物,还有红色的血在地上流的四处都是,那条虫还在血中的地上蠕动着,恍惚地,他觉得那条虫在嘲笑他。

  张志站不稳了,他摇晃着,眼前满是紫色的影子,耳边还有“嘻嘻”的笑声:“你说过的一切,都将会实现。每一个说谎者必将受惩罚,没有一个可以逃脱。”

  最后,张志听到自己重重倒下去的声音。

  5

  “叮咚……”

  小亚听到门铃的声音,她走到门边,先从猫眼里向外看了看,门外站着两名警察。小亚不觉笑了一下,然后放平静表情,伸手打开了门。

  “请问,你是吴雪亚小姐?”面前那个年轻帅气的警察很客气地问。

  “是的,有事吗?”小亚也客气地回答。

  “嗯,是这样,你认识张志吗?”

  “张志,认识啊。”小亚不解地看着那年轻的警察,“怎么了?”

  “那我们可以进去谈吗?有些事情,想向你了解一下。”年轻的警察笑了一下。

  “哦,不好意思,请进请进!”小亚让开门口,伸手客气地把两名警察引了起来,引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然后紧接着追问了一句,“张志他,怎么了?”
fastpost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

      电话:0579-82133668
      工作日 8:30-17:30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