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精彩推荐:
  • 7057阅读
  • 62回复

悬疑 > 迷幻香薰供奉各路邪神:五蛊檀香(更新完毕)
[复制链接] [复制手机版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86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23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20
在线
3600小时

只看该作者 20楼 发表于: 2010-12-24
 年轻的警察深沉地看了小亚一眼:“是这样,昨晚张志在市一院的急诊科死了,他的死……有点奇怪。我们是负责这个案子的,你叫我小刘就行了,这位是我们王队长。”

  “什么?”小亚呆了一下,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怎么可能?昨晚我和他通电话时他还是好好的!”

  “你冷静点,冷静点。”小刘站起来,有些不知所措地摇了摇手。

  “是的,我们查了他手机的来电,发现来电显示,昨晚张志临死前你曾打过好几个电话给他,其中有两个是未接来电,说明他有两次没接你的电话。”王队长慢悠悠地说话了,直视着小亚,直奔主话题。

  “是的。”小亚眼里瞬间弥漫上一层泪雾,“昨天下午我和他在一起时,他的父亲忽然中风住院了,然后他匆忙地赶去医院,我一直不放心,打了好几个电话……”小亚说着哽咽起来,“昨天夜里,我睡在床上怎么都不安心,就给他打电话,共打了三次,前两次他没接,挂了,第三次才打通,他说他在病房里,怕手机铃声吵着他父母,所以挂了,跑到外面才接电话。”

  小亚注意到王队长和小刘对视了一下,她在心里盘算着,如何对付这两个高深莫测的警察。

  “昨天下午张志和你说他父亲中风离开时,大约是几点?”王队长摸了支烟,想了想又放了回去。

  “大约三点半钟。”小亚想了一下。

  “你肯定?”王队长怀疑地问道。

  “我是说大约,”小亚故意又揉了揉眼睛,好像在擦泪水似的,“因为我在他走后一个人坐了一会,然后从青藤咖啡厅走到超然大厦,当时大厦上的钟是三点五十几分,所以我估计张志走的时间大约在三点半左右。”

  “嗯,可是,医院病历记录上写的张志父亲入院时间是在下午四点十五分。”王队长慢悠悠地说。

  “啊?”小亚吃惊地看着王队长,“可他当时接了个电话,说是他父亲中风住院的,难道他骗我?”

  “他下午将近四点钟的时候在三院急诊科,他的女朋友许艺出了车祸在那里抢救。”王队长说着直视着小亚。

  “许艺?”小亚站了起来,“许艺不是早就出车祸死了么?”

  “你怎么知道许艺出车祸死了?”一直在客厅里东看看西摸摸的小刘问道。

  “是张志说的!”小亚呆了一下,慢慢地坐了下来,“我和张志是在网上认识的,后来开始恋爱,前两天我听朋友说张志以前说过他有个女朋友,我于是昨天下午约他出来问这件事,他对我解释说,许艺是他以前的女朋友,后来出车祸死了。还说许艺出车祸后在医院里抢救,最后忽然颅内出血不止。”

  王队长和小刘不解地对视了一眼。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86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23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20
在线
3600小时

只看该作者 21楼 发表于: 2010-12-24
“嗯,那你知道张志是怎么死的吗?” 王队长忽然转了话题问小亚。

  “张志是怎么死的?”小亚抬头看着王队长,眼睛里还有些许泪光,王队长也在霎时间把眼皮抬起来,与小亚对视着,小亚的眼中有一丝倔强。

  “这女孩有点偏执。”王队长心中暗想,然后把眼光转移到小刘身上,“小刘,你给吴小姐说说吧。”说着王队长自己站了起来,走到窗户边,背着手看向窗外。

  这个客厅连着两个门和一个走道,一个是大门,一个是厨房的门,走道里有三个门,一个门正对走道,从那门上镶着的花玻璃来看,那是浴室,那另外两个门应该是卧室。王队长一边装着看窗外,一边细细观察着小亚及她家里的情况。

  “你做好思想准备,张志死得很不可思议。”小刘有些同情小亚,温柔地劝说着。

  “没事,你说吧。”小亚长吸了一口气,眼睛盯着小刘。

  小亚是个漂亮的女孩子,小刘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把眼睛低垂下来,镇定了一下,然后抬起头,不带表情地说:“张志是死在市一院急诊科的厕所里,不过,死得很难看。”小刘说着看了看小亚,她没出声,紧咬着嘴唇,小刘继续往下说,“发现他的是急诊科的一个病人家属,去厕所时,发现张志他……正在从嘴里往外……往外拉……你想不出来,张志他拉的,是他自己的肠子……”小刘说的时候,觉得有种想呕吐的感觉。

  小亚瞪大了眼睛盯着小刘,仿佛是在看一个外星来的怪物。

  “是真的。”小刘咽了口唾沫,“他在厕所里吐了一地的东西,地上还有很多的血,化验后初步可以知道,血有一部分是从胃里吐出来的,大部分是在他拉肠子的时候,流出来的……”小刘并不是个胆小的人,死人都见惯了的,但想起来张志的死状,还是从心底里升上丝丝寒意来。

  “为什么会这样?”小亚呆呆地问。

  “我们也很想知道。”小刘看着小亚说。

  一时间大家都没有说话,房间里的空气沉寂得让人有些窒息。

  “吴雪怡是你什么人?”站在窗边的王队长忽然发问道

  “是我姐姐。”小亚沉思了一下,转过头紧盯着王队长,眼睛里有些许紧张,她歪着头,那模样看起来仿佛有挑衅的味道。

  “据我们了解,吴雪怡曾和张志谈过恋爱,但后来张志把她甩了,当时她已经怀有身孕,应该是张志的。而且,我们查到吴雪怡曾在妇幼医院生过一个男孩,可是,她生完孩子出院后就失去了踪迹,你能给我们解释一下吗?”王队长有些步步紧逼的味道。

  “你错了,”小亚的声音忽然变得冰冷起,“我姐姐和张志根本不算谈恋爱,因为,张志根本不爱她,张志只是为了骗她的感情,她的身体,和她的钱。”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86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23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20
在线
3600小时

只看该作者 22楼 发表于: 2010-12-25
 “哦?那你很恨张志了?可你为什么还会和他交往?”小刘插了一句,王队长看了小刘一眼,小刘自觉有些说错了话。

  “是的,我恨张志,非常恨!”小亚居然坦然地对两人说道,“我和他交往,不过是为了让他先上钩,然后骗他的钱,最后再把他甩了,让他尝尝被甩的滋味!”

  王队长沉默了一下:“你和你姐姐的感情很好吧?”

  “是的,姐姐比我大五岁,但姐姐对我来说不仅仅是姐姐。父亲在我刚出生没多久就在一场工伤故事中去世了,我五岁那年母亲得病也离开了我们,年老的外婆很勉力地抚养我和姐姐。我能够读书,能够上大学,全是姐姐外出打工挣来的钱。”小亚说着说着,眼睛红了,眼睛里蓄满了泪水,但这次却不是像听到张志的事情那样,表情都是装出来的,“后来姐姐认识了张志,她以为找到了一个好男人,谁知道,这个男人欺骗了她的感情。张志在骗走了姐姐的钱,听到姐姐怀孕的消息后,就忽然失踪了,姐姐疯了似的到处找他,但找不到。倔强的姐姐不甘心,于是把怀着的孩子生了下来,谁知道……那孩子生下来两个月就死了……”小亚说着,已经泣不成声了。

  王队长和小刘默默地听着小亚说,谁也没打断她。

  “孩子死了,姐姐终于承受不住打击,疯掉了……”小亚抽泣着,“姐姐对我来说,就像母亲一样,你们不明白,我还记得母亲刚去世的时候,姐姐天天晚上搂着我睡觉,她为了哄我,学会了唱《摇篮曲》,姐姐的声音很好听。”小亚停顿了一下,仿佛在回忆童年的时光。

  “后来我发现了张志,我恨死他了,要让他感受一下被骗的痛苦,所以……现在他死了,真是报应!”小亚说得咬牙切齿。

  “你只是想欺骗张志一次?让他尝一下痛苦的感觉?”王队长反问小亚。

  “是的。”小亚机警地看了王队长一眼,发现他正望向小刘。

  “那,这是什么,你能解释一下吗?”小刘把手中半截红色的香举了起来,放在离小亚很近的地方,以便让她看清。

  小亚的脸色变了变,但很快恢复了正常:“这是香,有什么奇怪吗?”

  “这种香里含有一种迷幻成分,这种药原来是一家知名的国际化大药厂研制的新型麻醉剂,通过此药的气雾吸入就可达到麻醉效果,但是,在进行实验的时候,该药厂发现,这种药人体吸入后会产生强烈的幻觉,所以放弃了对该药的进一步研究。”小刘盯着小亚,慢慢地说,“但不知道为什么,这种药的配方却流失了出去……”

  小亚盯着小刘,脸上带着冷笑,“这关我什么事?”

  “据我们调查,那家药厂在国内有个合资厂,而你,曾在这家合资厂里做过技术人员,哦,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是学药学的。”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86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23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20
在线
3600小时

只看该作者 23楼 发表于: 2010-12-25
“那又怎么样?在那家合资厂工作过的人多了,难道个个都有怀疑吗?”小亚倔强地仰起头,直视着小刘。

  “那倒不是,”王队长慢腾腾地说话了,“小刘手上的那只香,是我们在张志的上衣口袋里发现的,而这一小截,是我在你客厅里发现的。”王队长慢慢伸开紧握着的手,他的手中有一小张白色的餐巾纸,纸上放着一截一寸来长,血红色的香。

  小亚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

  “这种迷幻剂,在温度达到35度,就会慢慢地挥发,效果持续,对人体的作用也很强,平常人只要嗅上一小会儿,就会产生强烈的幻觉。最主要的是,这种迷幻剂可令嗅到的人产生集体幻觉,所以,产生幻觉的人很难验证自己是在幻觉中还是在现实中,因为,他周围的人都会和他产生相同的幻觉,而且幻觉中的每个人所看到,感觉到的情节都会相呼应。”小刘一口气把迷幻剂的特点说了出来。

  小亚的脸色已经如同白纸一般了,她勉力咽下了一口唾沫,“你说得都没错,不过,这种迷幻剂的配方我并不知道,只是在那家药厂上班时,偶然发现了一小瓶,当时是好奇,带了回来。后来,我用在张志身上,是因为我知道他不会爱上任何女人,我是希望通过使用这种迷幻剂,让他相信他和我之间的爱情,让他陷入到这种爱情感觉中来,然后,我甩了他,他才会感觉倍加痛苦。”

  “可是,为什么要做成香?”小刘疑惑地问,“是不是做成香之后,经过燃烧,迷幻剂会挥发得更快,作用更强?”

  “那不是我做的!”小亚抬高了声音,可是,很快他又低下头去。

  “那是谁做的?”小刘不解地看着小亚。

  小亚低着头,没有说话,王队长向小刘使了个眼色,小刘顺着王队长的眼色,发现其中一个卧室的门下,有淡淡的烟气飘出来。

  “你姐姐吴雪怡现在在哪里?”王队长在沉默中,忽然出其不意地问到。

  “她在家。”小亚自然地回答,可是回答后,她忽然后悔起来,然后紧紧地盯着王队长,仿佛想要弥补什么,但一下子又想不起来如何说。

  “她不是精神不太好么?为什么没送去医院?”王队长小心地措辞,像朋友似的关切地问小亚。

  小亚盯着王队长看了良久,好像是在分辨王队长说这话的意思,“我不忍心送她去精神病院,她自己也不愿意去,她说她没有病。”

  “那你怎么知道她生病了?”王队长随便的模样,仿佛是朋友间随意的谈话。

  “我当然知道。”小亚长叹了一口气,“她和张志的孩子两个月时就死了,可是……”小亚停了一下,仿佛不知道如何措辞,王队长静静地看着她,没有催促。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86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23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20
在线
3600小时

只看该作者 24楼 发表于: 2010-12-25
“可是,姐姐还是一直当宝宝是活着的。天天喂他吃奶,哄他睡觉……”小亚的眼睛又红了,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来,楚楚动人的模样。

  “你姐姐生了孩子多久了?”果没有记错,在调查中,吴雪怡应该是一年零七个月前生的孩子。

  “一年半多了,大约一年七个月吧。”小亚想了一下回答。

  王队长再次沉默了一下问:“那你姐姐现在怎么样?”

  “她天天躲在房间里,说是要把孩子养大,还在供一个怪怪的神,叫什么九子鬼母的,姐姐说供了那个神,宝宝的爸爸,也就是张志,就会回来了。”小亚此时像个无助的孩子,王队长问一句她答一句。

  “这香是你姐姐做的吧?”

  “是的,我不知道她怎么把迷幻剂找到做成了香。”小亚用手捏着衣角,“后来我想给张志用时,迷幻剂找不到了,我才发现被姐姐做成了香,好在我了解这迷幻剂的特性,所以直接拿了一截香夹在给张志的钱里,我看着他放进口上衣的口袋里。”

  小刘望了王队长一眼,王队长从他的眼神里了解到,小刘认为会不会是小亚用的迷幻剂导致张志产生了某种不好的幻觉,所以在厕所里把自己的肠子从嘴里拉了出来,最后导致死亡。

  王队长摇了摇头,他现在更怀疑吴雪怡在这里面的作用,小亚说的话看起来不像说谎,但吴雪怡,会不会是假疯的呢?

  “我们能看看你姐姐吗?”王队长温和地问。

  “姐姐从来不见人的,每次吃饭都是我送到门口的。”小亚摇了摇头。

  “有些情况想从她身上了解一下,我们不会打扰她太久,你能不能帮我们问一声你姐姐?如果她真的不同意就算了。”王队长恳切地说。

  小亚犹豫了一下,站起来走到卧室门口,用手轻轻地敲了敲门:“姐,有两个人想见见你,可以吗?”

  小刘在王队长的示意下,跟在小亚的身后走到了卧室门口。

  “姐,你在睡觉么?行不行你说一声就成。”小亚继续敲门,可是门里一点声音也没有。小刘和王队长疑惑地对视了一下。

  “砰砰砰……”小刘忽然走上前,用力地敲着卧室的门,“吴雪怡,你在吗?张志来了,你开开门。”

  小亚疑惑地看着小刘。

  小刘没理小亚,继续用力地敲着门,一边对里面说张志来了,可是,门里一片寂静,静得仿佛连呼吸声也没有。

  小刘看了一眼王队长,王队长冲小刘使了个眼色,小刘猛地抬起脚,向着卧室的门上踹去。

  “你干什么……”小亚急切地想拉住小刘,却被身后的王队长一把拉住了。

  卧室的门被踹开了,卧室里一阵烟扑面而来,小刘下意识地捂住了口鼻。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86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23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20
在线
3600小时

只看该作者 25楼 发表于: 2010-12-25
 卧室里黑乎乎的。

  “灯在哪?”小刘转头问小亚,小亚不满地看了他们俩一眼,半天才回答,“左边的墙边上,伸手就摸到。”

  小刘戴上手套,用手在左边的墙上摸了一下,“叭”,灯亮了。

  在明亮的光线下,小刘忽然呆住了,紧跟在后面进来的王队长也呆住了,卧室里的情景是他们在此之前想象过多次,却都无法想象的。

  卧室里唯一的大窗户上挂着厚重的窗帘,光线一丝也透不起来。卧室门对面的墙下放着一张双人大床,床的旁边,摆着一个龛,龛里供着一个怪异的女人,这女人的身材极好,但左右双手,肩上,左右手臂上,头上,两条细长美丽的腿上都各有一小儿,仰视如众星拱月般。女人的脸却是张极丑的脸,猛一看像是被硫酸泼过似的,脸上的皮肉都粘连在了一起,还有几处仿佛是血管爆出来似的,让那张脸更加狰狞可怕。

  “九子鬼母!”王队长说着,打了个寒战。

  龛前供着三只血红色的香,香才燃了一半,还在继续燃着。

  龛前还放着一个玻璃罐,罐里有一只怪异的虫,虫长约三寸,手指粗细,头比身体粗,头前有三个吸盘,还有几根像胡须一样的触须在空气中浮动着。罐子里有些红色的粉末,那条虫正在罐子里吃着那些粉末,它的身体不停地变粗,有些懒洋洋地蠕动着。

  这一切已经怪异到了极点,但还不是那么令人感到恐怖。

  最恐怖的是,那张双人大床上,睡着一个穿紫衣的女人,那女人的紫衣前半边染满了血,有一部分血已经成了干紫色,和裙子本来的颜色分不清了。

  “吴雪怡……”不知道为什么,小刘有些害怕,他一边叫着一边向床边走近。

  “呀!”小刘走到床边,忽然尖声叫起来,然后向后退了一步,跌坐在地上。

  王队长呆了一下,拉着小亚走向前,他此时惊恐地看见,床上躺着的根本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具干尸!

  干尸的旁边,还有一个小花毯包着的东西,里面郝然是一个孩子的干尸!那孩子的干尸看上去,仿佛刚刚出生的婴儿。

  王队长强抑住心头的恶心和恐惧,转头看向小亚。

  小亚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她挣开王队长拉着她的手,扑到床边,用手抱着床上那穿着紫衣的干尸:“姐姐,你终于肯见人了!这一年多你都不见我,我急死了呢,姐姐,我想死你了,你不要再一个人关在房间里了,好吗?”

  小刘惊恐地向后退着,直到撞到王队长的腿,才扶着王队长的腿站了起来,他脸色苍白。

  小亚说着爬了起来,从半跪在床边的姿态变成半坐在床边,然后她小心翼翼地把小花毯裹着的婴儿干尸抱了起来,脸上的高兴的笑容变成了安详的笑容。她像抱婴儿似的抱着干尸,轻轻地拍着。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86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23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20
在线
3600小时

只看该作者 26楼 发表于: 2010-12-25
 “宝宝,快睡觉,快快长大……”从小亚嘴里听到的,不再是清脆的声音,而是一个温婉低沉的女音,和小亚刚才说话的声音判若两人,“宝宝睡醒了,爸爸就会回来了。”

  小亚旁若无人地在哄着干尸婴儿:“宝宝饿了吗?来,吃奶,吃了要乖乖睡觉哦……”小亚一边说着,一边掀开了衣服,露出雪白丰挺的乳头,向着干尸婴儿的嘴里塞去。

  王队长和小刘不忍看,默默地退出了房间。

  “月儿明,窗儿净,树阴儿挂窗棂……”房间里传出小亚温婉的歌声。

  6

  小亚因为精神分裂被送进了精神病医院。

  据医生说,小亚因为承受不了姐姐死的打击,不愿意承认姐姐死了,所以在她的想象中,把自己的分裂成两个人,一个是平常的自己,一个是一心想报仇的姐姐。

  小刘负责处理小亚家里的干尸。

  在吴雪怡的干尸抬起来的时候,小刘惊奇地发现,干尸的十个手指都光秃秃的,仿佛被什么磨短了一小截,能看得见里面的骨头。

  而那天在龛前看见的玻璃罐里那条怪异的虫子却不见了,小刘估计是不是小亚把虫子放走了,小刘在房间里找来找去,却没找到那条怪虫。

  小亚家里那些红色的香,据一个信佛的人说,那香叫做血檀香,据说在制作的过程中,要加入十三岁的童子和少女的血,经过九九八十一道工序制成,制成后还要用供奉者自己的血来浸泡,据说这样才有诚心,是专用来供奉各路邪神的。此香还有一大特点,能令人产生真实的幻觉,甚至在这个幻觉的过程中,连被香所迷之人身边的人都会受到影响。

  当然,小刘知道,那种幻觉是因为香里加入了迷幻剂的缘故。

  小刘在小亚的客厅里发现了小亚的手机,但令小刘奇怪的是,手机里的资料显示,在张志死的那晚,小亚明明是给张志拨了四个电话,可小亚为什么说是拨了三个电话呢?而且,小刘如果没记错的话,张志的手机上显示的,也是小亚只打了三个电话,最后一个电话离张志死亡的时间约二十分钟左右。

  为什么小亚的手机里会显示出在那段时间拨了四次张志的电话呢?

  在小亚的手机里,小刘还找到了一小段保留的录音:“呵呵,你知道会有今天啊,你现在害怕吗?知道欺骗女人的感情和金钱,会有什么下场吗?”那声音根本不是小亚的,虽然那声音和小亚扮成吴雪怡时的声音有点像,但小刘确定那不是小亚的声音。

  吴雪怡和婴儿的干尸已经被送去解剖化验了。

  天晚了,小刘在小亚的家里没有找到什么更有价值的东西,别人早就走了,这里只剩下了小刘。

  小刘伸了伸懒腰,环视了一下房间,走到门口,也打算离开。
  “你说过的一切,都将会实现。每一个说谎者必将受惩罚,没有一个可以逃脱。”忽然,小刘的耳边隐约传来一个女人声音,那声音分明和小亚手机里的录音是一样的。

  小刘楞了一下,眼角的余光里,仿佛看见一团紫色的影子在眼角一闪而过。

  小刘忙转过脸去,发现客厅的穿衣镜里隐约有个紫衣的女人,然后忽然聚成了一团烟,最后淡淡地散开了。

  小刘揉了揉眼睛,一切并没有什么异样。

  眼花了吗?小刘心里想,或者是受了血檀香里迷幻剂的影响?

  小刘没有注意到,他脚边不远处的墙角里,正有一条怪异的虫在慢慢地蠕动着,向他爬了过来……

  你说过的一切,都将会实现。每一个说谎者必将受惩罚,没有一个可以逃脱。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86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23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20
在线
3600小时

只看该作者 27楼 发表于: 2010-12-25
 二、腐烂的心

  在两年前的那天凌晨,孙忆敏把孩子扔在了一个不知名的路口,如果那孩子很不幸运的话,可能已经死掉了。

  引子

  吴妍把小说发到了论坛上。

  谁也没有认为小说里写到的某些事情,是真实地发生了的,谁都把这篇小说当作只是一篇小说,只是吴妍讲的一个故事。

  小雪最近依旧没有上网,她似乎还纠缠在那一场感情中。

  群里的人还在热烈地聊着,看了看时间,吴妍离开电脑前,把中午做的饭菜热了一下,简单地吃了顿晚饭。猫爱和小雪还是没有来,其他的人此时也都离开了电脑,群立即冷清了下来,只有一个叫冰绿色橙子的女人还在群里挂着。

  有人比我还无聊。

  这样想着,吴妍笑了,她没有关电脑,只是换了件衣服,出门去河边散步了。

  吴妍现在已经习惯了这样简单的生活,她生病生了很长一段时间,医生说她需要静养,这也是吴妍选择搬到这么偏僻的地方的原因之一。

  现在每天吃完晚饭散步,成了她一天中必然要做的事情。

  吴妍沿着河堤来回走了一圈,这一圈的距离并不近,出门的时候天还是微黑,等到吴妍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这一次散步,一般都在一个半小时左右,吴妍的时间拿捏得很准,她不疾不缓,匀速地走着。

  白天的时候,这条河堤上还是有不少人的,有垂钓的有散步的,还有三两对小情侣。但天黑之后,这河堤上就彻底地没人了。这因为这条河堤上没有灯,河堤又比较窄,不小心就会滚落到河里。如果天黑之后,在这里掉下河去,连呼救都找不到人。

  吴妍为此还特意买了一个强光手电筒。

  从河堤上绕回来,此时的巷子里比较热闹。下班的人都回来了,每家的灯都亮着,巷子里不时有人经过,而巷口的小杂货店也围了不少人,有买东西的,还有老人在灯下打牌聊天的。比起白天来,此时的老巷才像是活了过来似的。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86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23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20
在线
3600小时

只看该作者 28楼 发表于: 2010-12-25
走到门口,吴妍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那香味是从她的房间里飘出来的。

  打开门,吴妍发现自己不仅电脑没有关,而且香也没有熄灭。这种香就是她搬来时,邮局送来的包裹里的,这香的味道非常好,清淡而不腻人,一直点着也没有关系。

  吴妍走进屋里,发现电脑上的QQ正在闪动着,她走过去点开,发现是小雪发来的消息,这消息来得很突然,而且只有一句话:“他死了,眼睛他死了。”

  吴妍再给小雪回消息,想问问她是怎么回事,小雪的头像却已经灰了。

  吴妍打开群,在里面喊小雪和猫爱,她才一说话,猫爱就单独发消息给她了:“小雪下了,她说眼睛死了,据说是因为胃内大量出血,而胃出血的原因是胃部大面积溃疡,但在此之前,眼睛从来没得过胃病……”

  “是吗?”吴妍惊了一下,这倒和吴妍小说中安排的张志的死法有些相近。

  “和你的小说有些相似。”猫爱似乎是无意中说到,但她给吴妍的感觉,好像又是有意的,带着点什么暗示似的。

  “诅咒真可以让人死掉,那我不写小说了,改做神婆好了。”吴妍发了一个鬼脸过去。

  “神婆,你别说,还真有人求你。”

  “求我?什么?”吴妍愣了一愣,向猫爱问道。

  “橙子说她那里有一个故事,想说给你听,让你帮她写出来,当然,风格也要像《血檀香》一样,让坏人在里面不会有好结果。”猫爱所说的橙子,就是那个冰绿色橙子,这个女人给吴妍的感觉,好像她有很深的心事,应该是个有经历的女人。

  “我写出来的小说,好人也不见得会有好结果。”

  “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好人,只有绝对的坏人。”猫爱发了一个淡笑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表情,吴妍的脑海中就隐约浮出一张脸来,一张总是淡淡微笑的脸。

  “橙子,小妍来了,你不是找她吗?”猫爱在群里喊冰绿色橙子。

  “妍姐来啦?帮我写篇小说吧。”冰绿色橙子立即发出一张香艳的红唇。

  “说给我听听吧。”吴妍打开和冰绿色橙子的聊天小窗,冰绿色橙子向吴妍说了一件更离奇的事情,这件事情的离奇程度,绝对超乎想象。

  “那个丢失孩子的女人,是我老家小学同学的姐姐,而那个拐走她孩子的女人,在数年后被抓住的。可惜那孩子已经死掉了,找到孩子的尸体时……尸体都腐烂了,上面还爬着蚂蚁……”冰绿色橙子打了一个“唉……”字,“那个女人被抓住之后,才知道她原来是个贩卖孩子的团伙,但搞笑的是,她之所以在几年后才被抓住,是因为她被别人拐卖到了一个很远的山村里,而她用了几年才逃出来。”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86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23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20
在线
3600小时

只看该作者 29楼 发表于: 2010-12-25
 吴妍一边看着冰绿色橙子的消息,一边盯着窗口边发呆。

  老式的木制窗户,在窗户缝间,有几只蚂蚁正爬来爬去,不知道在忙着什么。

  “喜欢蚂蚁吗?”吴妍忽然问冰绿色橙子。

  “什么?”

  吴妍笑了一下,“好吧,就这样,我写了就**坛上吧。”

  看着冰绿色橙子的头像灰了下去,吴妍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地敲着。

  坏人是要怕蚂蚁的。

  1

  火车怎么还没开?

  孙忆敏在火车上有些坐立不安,她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

  她的眼睛不安地一会儿看看月台,一会儿看看车厢的走道,只要有穿制服的经过,她都会不觉意地轻颤一下。

  就在孙忆敏的眼睛在来回扫描的时候,她忽然身上不住地微微颤抖起来。

  只见月台上,离这列火车不远处,站着一个可爱的小男孩,男孩大约四五岁的模样,白白的皮肤,大大的眼睛,男孩站在月台上向这边望着,手里拿着一只快吃完的棒棒糖,还不时放在嘴里吮着。

  孙忆敏盯着那男孩,眼睛似乎不能转动了似的。

  男孩拿开了正在嘴里吮着的棒棒糖,咧开嘴笑了一下,只见嘴里、鼻孔里、耳孔里,慢慢地爬出来几只黑色的小蚂蚁,接着蚂蚁越爬越多,男孩的嘴唇也溃烂开了,像一个黑黑的无底洞……

  孙忆敏双手紧紧地捂在胸前,她生怕心脏会从嘴里跳出来。

  火车终于缓慢地开动了,月台上的小男孩随着火车的开动向后慢慢倒去,小男孩抬起拿着棒棒糖的手挥了挥,手上的皮肤黑黑的仿佛就要溃烂似的。

  火车越来越快了,月台,及月台上那个恐怖的小男孩被远远地扔在了后面。孙忆敏终于松了口气,她轻轻拍了拍胸口,正想把眼光转到火车里面来。

  忽然,一个声音有点惊寂的声音打破了孙忆敏的发呆,孙忆敏慌忙

  她僵住了。

  一个小小的手拉在她的衣袖上,一个男孩童稚的声音在身边响了起来:“阿姨,我要吃糖。”

  株子站在街边小店外,拨着电话。

  “你所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电脑那冰冷的声音,不断地重复着一句话。

  株子已经拨打这个电话好几遍了,每次都只听见那冰冷的声音。为什么关机呢?株子急的掉下眼泪来,阿敏每次接电话都是最快的,为什么这几天却一直关机呢?

  阿敏是株子的好姐妹。

  株子和打工的丈夫,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大城市里,最先认识的就是阿敏。阿敏是城里人,很热情,对株子不懂的事情,她总是帮忙出主意。时间长了,株子就把阿敏当成了姐妹。在这个慢慢由陌生变得熟悉的城市里,有什么事情,株子第一想到丈夫,跟着就是想到阿敏了。
fastpost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

      电话:0579-82133668
      工作日 8:30-17:30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