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精彩推荐:
  • 5760阅读
  • 62回复

悬疑 > 迷幻香薰供奉各路邪神:五蛊檀香(更新完毕)
[复制链接] [复制手机版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0480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7907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1-19
在线
3495小时

只看该作者 30楼 发表于: 2010-12-28
 可是,现在宝儿不见了,株子却怎么也找不到能给她出主意的姐妹。

  宝儿是株子唯一的儿子,才四岁半,长得漂亮而又逗人喜欢,邻居们都很喜欢带着宝儿玩。

  那天的周末,株子撮合了一帮人,在家里的小店内打麻将,宝儿坐在边上的小板凳上吃棒棒糖。株子打麻将中途起来去上了趟厕所,可是从厕所回来后,株子忽然发现宝儿不见了。株子询问一起打麻将和边上看麻将的,都说没注意宝儿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株子以为宝儿自己到外面玩去了,于是又坐下打了两圈,可是,越打心越不安,于是推倒了麻将去外面找宝儿。只是,打麻将的邻居加上看麻将的,一起六七个人,找了一下午,就是没有找到宝儿。

  宝儿就此失踪了。

  株子的丈夫三贵为此和株子大吵了一架后报了警,不知不觉,一个月过去了,警方却也没有找到宝儿。

  三贵是跟一个搞建筑的包工头来到这里的,包工头在这里关系很不错,连续接了几个工程,三贵也就跟着在这个城市里安居下来。三贵把株子接到城市里,在城市的城郊接合部租了一个带小院子的平房,三贵有点经济头脑,看这附近很多都是外来的打工者,便把院子搭建起来,搞了个小店。

  三贵每天去工地上班,小店就由株子看着。

  一晃时间,这一家人在这个城市里,居然已经住了有五六年了。

  然而,三贵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家里的生活越过越好的时候,他唯一的儿子,宝儿会忽然失踪了。

  宝儿失踪那天,三贵正在工地上干活。

  三贵不是个迷信的人,然而,他后来回想起那天工地上出事,他觉得似乎冥冥中有什么不幸的预兆。

  由于三贵的机灵,跟在包工头身边很是长眼色,因此,他早就不干什么粗活了,主要负责在工地上验收以及清点建筑材料。

  那天三贵刚验收完新送来的一批水泥,在工地上转悠着,却看见看大门的张伯向三贵招手。三贵刚往门口走了几步,身后忽然发出巨大的轰响声,一阵尘灰从三贵的身后扑过来,三贵觉得身后好像有股气浪冲过来,要把他掀翻似的。

  三贵愣在那里,耳朵里轰轰的,半天都听不见人说话。

  张伯显然也呆住了,一只手抬起,指向三贵的身后。

  三贵转过身去,发现脚手架整个倒了下来。幸好当时三贵向前走了几步,不然的话,三贵可能就被砸在了脚手架下。

  脚手架的倒塌,导致了两个民工受伤,好在伤势都不是很重。

  而导致脚手架倒塌下来的原因,却一直查不出来,脚手架上的每一根竹竿,都捆绑得非常牢,甚至在脚手架整个地倒下来之后,都没有一根竹竿散开。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0480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7907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1-19
在线
3495小时

只看该作者 31楼 发表于: 2010-12-28
可是,那脚手架又为什么会倒掉呢?

  就在那天傍晚,三贵下班回去后,听说宝儿不见了。

  这之后的几个月,简直就像噩梦一样。老婆株子每天一早就出去,总是到天黑才回来,说是去找宝儿。

  然而,真正的噩梦,还是在三个月后的某一天。

  三个月后的某一天,在离三贵住的地方,大约两百米远的一个山丘上(当地人称为黑虎山),有人发现了一具几乎已经完全腐烂的小孩尸体。警察通知三贵去认尸体,那具尸体大部分的部位都只剩下了骨头,还没有完全腐烂的头颅部,眼睛里、鼻孔里,不时有蚂蚁在爬进爬出,而三贵一眼就看见孩子边上的一只鞋子,那还是宝儿四岁生日那天,三贵买给宝儿的生日礼物。

  孩子的手被绑在身后,一小段已经发黑腐烂的绳子,向人们显示着,这孩子曾被反绑在身后的一棵小树上。

  这座小山丘延绵了好几里,正是这座城市的城区和郊野的分水岭。

  而离小山丘最近的地方,勉强还属于城区的这一片城郊位置,大片大片的平房,几乎全租给了外来的打工人员,只要提起这个地方,在城市里就等同于红灯区的代名词。

  株子像傻了似的,脸上几乎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在嘴里不停地喃喃着:“宝儿……宝儿回来了……”

  三贵觉得头脑里一片空白,这具已经只剩下骨架的尸体,就是宝儿吗?

  在宝儿的尸体被认领回来,处理完宝儿的事情后,三贵的母亲从老家赶了过来,执意要三贵回老家去,三贵的母亲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对三贵说:“这里的钱咱不挣,你们都跟我回家去,回家……再生个孩子……咱再穷,也要平安把孩子养大。”

  三贵张了张嘴,想劝母亲,话却怎么也没有说出来。

  我还能再生个儿子吗?三贵在心里想,母亲真的不知道实情,可是,三贵又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告诉母亲实情呢?

  三贵的母亲在劝说三贵回老家无效后,又独自一个人回老家去了。

  而株子,整个人都疯了似的,她每天早上起来,会对着空空的床喊:“宝儿,该床了,来,让妈给你穿衣服。”株子一边说着一边就把宝儿以前穿的衣服一件一件地拿出来,似乎真的在给小孩穿衣服似的。

  三贵不由得捧着脑袋,他不知道,株子到底是疯了,还是见鬼了。

  2

  孙忆敏几乎要跳了起来,她一把推开那个拉着她衣袖的孩子。

  孩子被推得向后倒退了两步,立即张嘴哭了起来。孩子的哭声惊动了车厢里的人,有人走过来,探头向孙忆敏看了看。

  “我,我不认识他……”孙忆敏小声地嘀咕着。

  坐在孙忆敏对面的,一个胡子拉碴,穿着件旧布夹克的男人,伸手把孩子拉了过去:“不哭啊,爸一会儿给你买糖吃。”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0480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7907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1-19
在线
3495小时

只看该作者 32楼 发表于: 2010-12-28
孩子一边哭着,一边抽抽搭搭地说:“阿姨说要给我糖吃的。”

  孙忆敏忽然打了个寒颤,她确定她不认识这个孩子,可为什么这孩子会说,她说要给孩子糖吃的呢?孙忆敏想起来,她经常对孩子说:“来,阿姨给你糖吃。”

  孙忆敏旁边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妇女,脸蛋微红,看上去老实而忠厚。她看了孙忆敏一眼,然后从座位下拿出一个老旧的布包,在里面摸索了半天,拿出几颗糖来。糖已经揉得皱皱的,从包装纸上看起来,应该是很低价的那种。虽然这几颗糖看起来已经很不好看了,但当妇女把手伸向小男孩,孩子还是忍不住双眼露出渴望的光。他想伸手去女人的手中抓起糖果,但却又犹豫着看了身后的男人一眼。

  “给,拿去吃吧。”妇女的模样像个忠厚的农村人,手却白白胖胖的,那几颗花花绿绿的糖,在手心里很是显眼,“吃吧吃吧,不要紧的。”

  孩子舔了一下舌头。

  妇女看着孩子想吃又不敢拿样子,憨厚地笑了一下,就把手中的糖一把塞到孩子的手心里:“吃吧吃吧,别不好意思。”

  孩子把那几颗糖紧紧地攥在手心里,不再哭泣,只是转头看着身后的男人。

  “这咋好意思呢。”男人客气地对妇女说,一脸的羞涩。

  这个场面让孙忆敏有点难堪,不过她没有心情去理会这些,她只是转过脸,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这时,孙忆敏的手机从口袋里悄悄地滑落在了座位上,她却没有注意。这段时间,她一直关着手机,她在躲避,躲避某个人的电话,只有在需要打电话时,她才开机打个电话,然后立即就关上了。

  要去哪里呢?孙忆敏不由得有些烦躁,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今天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第一次,第一次是怎么做的?

  孙忆敏长得很漂亮,脸蛋总是粉红的,这可能是至崇喜欢她的原因。

  开始孙忆敏并不知道至崇已经结过婚的,她只知道至崇似乎很有钱,她想要什么,至崇几乎都可以满足她。孙忆敏原来是一家理发店的理发店的洗头女,至崇是她店里的一个顾客,一来二去地混熟了,至崇就约孙忆敏出去喝茶。

  孙忆敏看出来至崇对他很有意思,加上看着至崇出手阔绰,于是孙忆敏就和至崇玩起恋爱游戏来。

  很快,至崇在外面给孙忆敏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和孙忆敏同居起来。

  孙忆敏虽然知道至崇有钱,但当时她并不知道至崇有钱到什么地步,更不知道至崇是一家名牌服装公司董事长的儿子,是这家名牌服装公司的唯一继承人。

  自从孙忆敏和至崇同居后,孙忆敏就不在理发店工作了,她呆在家里,每个月等着至崇给她钱花。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0480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7907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1-19
在线
3495小时

只看该作者 33楼 发表于: 2010-12-28
 和至崇同居半年后的一天,孙忆敏发现,到月的例假没有来。

  孙忆敏怀孕了。

  孙忆敏在确实自己怀孕后的心情,是忐忑不安的,她不知道是要偷偷地把孩子打掉,或者是告诉至崇。告诉至崇也无非是两种结果,打掉或者生下来,可是,至崇会为了一个孩子就和孙忆敏结婚吗?孙忆敏没有把握,不过,她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把事情告诉至崇,至少,至崇是肚里这个孩子的父亲,不管是打掉还是留着,他都应该负责。

  可是,孙忆敏没有想到的是,在至崇知道孙忆敏怀孕的事情之后,却忽然失踪了。

  这是孙忆敏怎么也没有想到的,孙忆敏不停地打至崇的手机,手机里电脑机械而冰冷的声音告诉孙忆敏:“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不是暂时,就根本没有接通过。

  至崇的失踪,让孙忆敏一下子陷入了恐慌不安的境地,她忽略了是不是要立即打掉孩子,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寻找至崇。

  至崇没有再给孙忆敏的租房交房租,一个多月以后,孙忆敏被房东赶了出去。

  无处可去的孙忆敏又回到理发店做了洗头妹,每天除了上班,孙忆敏就四处去寻找至崇,时间一晃就是几个月,孙忆敏的肚子已经微微隆起了。

  孙忆敏的家在离这座城市不远的一个县城,但孙忆敏不敢回家,父母如果知道她未婚先孕,一定会骂死她的。

  和孙忆敏同住一起的小姐妹们,很快就发现了孙忆敏的异常。

  眼看逐渐大起的肚子逃不过众人的眼睛,孙忆敏向小姐妹们说了实话。姐妹们都劝孙忆敏把孩子打掉,可这时的孙忆敏被猪油蒙了眼睛,也蒙了心窍,非要找到至崇再做打算。

  轩眼孙忆敏已经怀孕六个多月了,至崇原来的手机早就已经不用,后来打,那冰冷的声音已经换了说词:“你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孙忆敏终于有点熬不住了,六个多月的肚子穿着衣服已经能看出来了,她只有穿上非常宽松的衣服遮掩。

  而意外的是,孙忆敏却在这时,无意中找到了至崇。

  那天孙忆敏毫无头绪地在街上走着,她并不是一个毫无思想过一天算一天的女人,但那段时间,她就是那样,她整四处游荡的目的,就是要找到至崇。可是,几个月下来,她已经不抱太大的希望了,她想,至崇是不是人间蒸发了?

  街边一家名牌服装店,装修得很是华丽,橱窗里的模特身上的时装,件件都价格不菲。

  孙忆敏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而正是多看了这两眼,孙忆敏就看见了店里站着的一个男人,开始,孙忆敏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不相信,在自己觉得不可能再找到至崇时,他居然会出现了。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0480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7907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1-19
在线
3495小时

只看该作者 34楼 发表于: 2010-12-28
孙忆敏回过神来,她几乎是撞进了服装店里。

  至崇听到身后的玻璃门发出巨大的开门声,还有店员惊奇的轻呼:“小姐……”他忍不住转过身去,然而还没有看到身后的情况,就被一个女人一把搂住了:“至崇,你,你这段时间跑哪去了?为什么手机也打不通。”

  至崇嗅到一股熟悉的气味,还有熟悉的说话声,他惊慌中,忙推开扑在自己身上的女人。

  孙忆敏还在唠叨着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就被至崇推开了。

  一个很漂亮的女人站在至崇的身后,正抱着双臂,冷冷地看着至崇:“这个女人是谁?”女人的眼光有意无意地扫过孙忆敏的肚子。

  孙忆敏在这一场毫无胜算的争吵中,终于明白,那个漂亮的女人,就是至崇的老婆,而至崇对他老婆的解释是,他根本不认识孙忆敏,孙忆敏不过是个神经兮兮的疯女人而已。至崇的老婆当然不会相信至崇的话,但她还是很果断地让人把孙忆敏赶出了服装店,然后像看犯人一样押着至崇上了车,那辆豪华的跑车飞快地消失在孙忆敏的视线里。

  孙忆敏感到了绝望。

  一是她根本不知道至崇原来是结过婚的;二是,虽然找到了至崇,但他居然说不认识孙忆敏。

  孙忆敏在床上躺了三天。

  如果说以前至崇失踪,孙忆敏伤心,并猜测是目前这种结果的话,那毕竟还是没有证实的,毕竟孙忆敏的心里还抱着一丝希望,可是,现在连这一丝希望都没有了。现实证明这一切,比孙忆敏想象的还要可怕,男人,原来是可以如此绝情的。

  孙忆敏想到了死,带着肚子里的至崇的孩子,一起死。

  可是,真正想到怎么死的时候,她又害怕了,想到了父母,想到了生活中的美好,想到了自己还年轻。

  这样苦撑了一个多星期,在姐妹们的劝说下,孙忆敏决定去医院打掉孩子。

  她哪里知道,因为怀孕将近七个月,已经没法做吸宫或是刮宫,如果孙忆敏坚持要终止妊娠,就只有引产,但引产要住院,而且危险性很大。医生当然竭力劝孙忆敏留住孩子,她向孙忆敏描述了将近七个月的胎儿是什么模样,以及引产后对孙忆敏本身的影响等等。

  孙忆敏无法向医生讲述她的怀孕是未婚先孕,更无法讲述孩子的父亲是个有老婆的男人,而且,他不会承认孩子是他的……

  孙忆敏犹豫着,在医生最后总结性的一句话中离开了医院:“你回去考虑清楚吧。”

  孙忆敏左右为难,挺着个不算小的肚子坐在小姐妹中,希望姐妹们给她出出主意,可是,大家听了她转述医生的话,又看看她那个肚子,一时也都没了主意。

  这事一拖,胎儿已经有七个月了。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0480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7907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1-19
在线
3495小时

只看该作者 35楼 发表于: 2010-12-28
 让孙忆敏意想不到的是,七个多月的胎儿,毫无征兆地早产了。

  株子跟在一个黑衣丑老太的身后,已经跟了两条街了。

  丑老太不理株子,脸上却带着一个神秘而淡然的微笑。

  这里是城郊区,大片的平房,几乎住的都是外来打工的民工,白天里,大家都上班去了,不上班的妇女们,就找个地方躲起来打麻将,街道上很空旷,几乎一个人也没有。

  丑老太的身上有股很好闻的香味,她虽然又老又丑,但穿着的衣服看上去却并不是廉价的货,而老太走路时腰板挺直,虽然走得慢,却有着些许富贵之气。

  株子跟着丑老太走到一处细巷的尽头,丑老太打开最后一个门,院子里一片绿色,各种树木和花草,郁郁葱葱,一股更浓郁的香味,从院子里飘了出来。

  “进来吧。”丑老太进门的时候对株子说,却连头也没回。

  株子“嘻嘻”地笑着,那表情有点傻,她跟在丑老太身后进了院子,感觉自己立即被香气包围了。

  株子后来已经不记得和丑老太说了什么,她从丑老太的院子里出来的时候,怀里抱了一大包的香,那些香是红色的,味道很好闻,香味仿佛直透进鼻端,一直钻到人心里。

  走出那条细巷,株子发现,自己迷路了。

  株子漫无边际地走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一片高楼之间,这里显然是那种高价的住宅区,街道的两边全是漂亮的小区,小区都有着大片大片的绿地、喷泉和人工湖,还有一幢一幢的小别墅。株子一直知道,在城郊地有一片高档的住宅区,住的都是有钱人,但她却从来没有来过。

  株子觉得像逛公园一样,边走边看,心里乐滋滋的。

  “可惜,今天怎么没带宝儿出来呢?”在株子的眼里,宝儿还是活着的。

  就在株子这样想的时候,她看见路边站着一个男孩,那孩子一手里拿着个棒棒糖,一手抱着个小皮球,四处张望着,好像在找什么人。

  那男孩穿得非常漂亮,株子向男孩走去。

  “宝儿……”从背影,这男孩和宝儿非常像,株子有些高兴起来,轻声呼着宝儿的名字,男孩听见株子的呼叫,转过脸来,株子一下子愣住了,这不正是宝儿吗?

  株子走到宝儿面前,摸了摸宝儿的头:“宝儿,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

  男孩迟疑地看了株子一眼,歪着头躲过株子摸他的手,向后退了一步。

  “宝儿,你穿的是谁的衣服呀。”株子一边说着,一边很自然地伸出了手,想要牵住男孩的手。

  男孩看着株子,犹豫了一会,眼神开始充满了怀疑,跟着就柔顺起来,他把小手递给了株子,很自然地让株子牵住。株子牵着男孩,往回家的路上走去,虽然她现在已经分不清家在哪个方向了。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0480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7907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1-19
在线
3495小时

只看该作者 36楼 发表于: 2010-12-28
就在株子刚牵着孩子从路口拐过去,一个中年妇女就从一个小区里匆匆跑了出来,一边跑还一边喊着:“宝儿……宝儿!你去哪里了?”

  株子一手抱着一袋香,一手牵着宝儿,她脸上满是幸福的光芒。

  三贵在傍晚走到家门口的时候,他有点怀疑这里是不是他的家。家里有一股很淡很好闻的香味飘了出来,而且,还有饭菜的香味。三贵怀疑自己走错地方了,自从宝儿失踪后,株子就再也没有做过饭菜,她只是每天神经兮兮的到处寻找宝儿。

  三贵仔细地看了看门口,这确实是他家。

  三贵推开门走进去,他听见株子说话的声音:“宝儿,今天妈给你做红烧肉吃,你最喜欢吃的,来,先尝一口,怎么样,很香吧?”

  三贵摇了摇头,他本来在闻到香味和饭菜的味道,还幻想着株会忽然间好了起来,可是听见株子的说话,三贵的一颗心又沉了下去。

  三贵拖着沉重的步履向房间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三贵的眼睛亮了起来。

  株子真的在和宝儿说话!

  株子的怀里抱着孩子,一手拿着筷子,正把一块红烧肉送到孩子的嘴边,孩子犹豫了一下,张开嘴,把红烧肉咬在了嘴里。

  这孩子真的很像宝儿!

  可是,三贵却可以断定,这孩子不是宝儿,虽然和宝儿很像,但是,他确实不是宝儿,这孩子比宝儿稍胖一点,个头也稍高。

  株子忽然抬头看见三贵:“宝儿呀,爸爸下班回来了。”

  三贵愣住了,他慌忙走进房间,回身关上门,问株子:“这孩子是哪里来的?”

  株子没有理会三贵的问话,只是用手轻轻拍了拍孩子:“宝儿,快叫爸爸呀,连爸爸都不认识了吗?”

  “爸爸!”孩子的眼光里还有些疑惑,但还是很听话地叫了三贵一声。

  三贵的慌张被这一声“爸爸”弄的没了影子,他不管这孩子是哪里来的,但这孩子确实很像宝儿。三贵想,他就是宝儿啦,就是宝儿!

  三贵决定,他立即重新找房子租,从这里尽快地搬出去。

  3

  孙忆敏在那天夜里,抱着孩子从那家小医院里溜掉了。

  她没有钱住院,但意外早产,姐妹们不得不把送到医院。生下孩子后,孙忆敏欠了医院一大笔医疗费,她知道要办出院手续,可她根本拿不出钱来给。

  抱着那个早产的,瘦得像小猴子一样的男婴,孙忆敏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天的凌晨,在天亮之前,格外的黑暗,早产的男婴一声也不哭,孙忆敏怀疑他是不是死了,可是打开包袱来看,孩子正眨着蒙胧的眼睛,安静地看着这个未婚妈妈。孩子很像至崇,想到了至崇,孙忆敏的心里就腾起一股怒意。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0480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7907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1-19
在线
3495小时

只看该作者 37楼 发表于: 2010-12-28
 想象着今后的生活,孙忆敏不禁打了个冷噤,带着这个孩子,今后自己怎么办?

  看着那张像极了至崇的脸,孙忆敏一咬牙,她不能替至崇养孩子,而且,她还没嫁人呢,带着这个孩子,无疑是断送了自己今后的一切幸福。

  一路在黑暗中行走,孙忆敏一路思考再三,终于,在一条小巷子口,孙忆敏把孩子扔了下去。

  事情过去很久之后,孙忆敏根本都没有办法想起来,她那天凌晨,到底把孩子扔在了哪里。

  甚至,孙忆敏都不记得那个孩子是胖是瘦,不过,她记得孩子的右半边屁股上,生着两颗很大的黑痣,两颗黑痣几乎连在了一起。

  扔下孩子后,孙忆敏也没有回到原来工作和住的地方,她凭着口袋里仅剩的一点钱,在城市的另一头,找到了一份工作,仍然是洗头妹,不过,这次她看得开了,和原来单纯在理发店洗头不同了。

  在一段时间里,美容理发店,在某些地方,就是那些暗娼聚集点的代称。

  店铺里的那些美容师或是洗头妹,都穿得很少,她们不光为顾客做洗头的服务,还做别的服务,只要顾客肯给钱,比如,性服务。

  这种现象在一些大城市的城郊部,民工聚集的地方很多见。

  孙忆敏长得很漂亮,生意也比别人好,在同一理发店的洗头妹中,她是让人嫉妒的,不过,她的这些钱,对那些有钱人来说,又能算什么呢?孙忆敏本来已经很知足了,这样过了两年,然而,一件意外的事情,又改变了她的生活。

  孙忆敏并不知道,在她生完孩子一年多之后,至崇就开始到处找她。

  至崇是家里唯一的儿子,他结婚了几年,因为经常在外面泡女人,和老婆在一起的时间并不是很多,几年的时间里,老婆都没有办法给至崇家生下下一代的继承人。至崇对这事倒不是很急,可是至崇的父母却着急了。

  至崇在家庭的压力下,和老婆在一起呆了三个月,一天晚上也不出门,可是,老婆仍然像不会下蛋的鸭子,肚子瘪瘪的。

  至崇的岳丈,是个握有实权的官员,所以,至崇虽然在外面拈花惹草,但对老婆却也不敢不敬。这两家人家,都只有一个子女,而眼前这对小夫妻总怀不上,两家父母都很着急,于是逼着两人去医院,让两人彻底检查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知道这一检查,就检查出问题来。

  医生说,不孕是至崇的问题,精子没有活力,无法使老婆受孕。

  这个结果,对两家来说,无疑是一颗重磅炸弹。这两家,有钱有权,现在这对小夫妻不能生育,以后品牌服装公司的硕大生意,到第三代将会由谁继承?

  家庭里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至崇,老婆骂她没用,父母天天唉声叹气,岳丈岳母责怪他在外面拈花惹草太多。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0480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7907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1-19
在线
3495小时

只看该作者 38楼 发表于: 2010-12-28
至崇情急之下想到了孙忆敏。

  至崇可以确定,孙忆敏怀的孩子是他的,在他和孙忆敏好的那段时间里,孙忆敏每天都粘着他,所以根本不可能有别的男人。当他知道孙忆敏怀孕之后,因为怕孙忆敏以此要挟他要结婚,所以他才偷偷地离开了孙忆敏。后来再次遇到孙忆敏,也是因为老婆在身边,迫使他不敢承认孙忆敏怀的孩子是他的。

  至崇偷偷把这事告诉母亲,母亲私下帮至崇一琢磨,能找到孙忆敏,把孩子要过来,就算至崇今后真的不能再生了,也不至于绝了后啊。

  至崇于是瞒着老婆,开始偷偷地找孙忆敏。

  从孙忆敏当初做过事的理发店,至崇了解到,孙忆敏果真生下一个男孩,只是,孙忆敏为了逃掉医院的住院费,带着孩子偷偷跑了再也没有回来。

  至崇在心里大骂这女人真蠢,可是,别无他法,至崇只好继续寻找。

  甚至,至崇打听到孙忆敏父母的住址,找人查到孙忆敏父母的住处,左右邻居四处打听了一下,发现孙忆敏也根本没有回家。

  几经周折,至崇的人查到孙忆敏曾给父母寄过钱,而地址就是至崇所在的城市某个民工聚集区。

  孙忆敏自从做了特别服务的洗头妹,总是过不了多久就要换一家,因为这条街是有名的红灯街,过不了多久,就会被警察们彻查,而这一趟彻查中,难免会有几家店子要倒霉。这行业的性质决定了不稳定性,也决定了孙忆敏不时要换店、要搬家。

  所以,至崇虽然知道了孙忆敏还在这座城市中,还有一个以前的地址,但要真正找到她,却也没那么容易。

  然而,有些事情是注定的。

  在一次警察对红灯区的突击检查中,孙忆敏被抓了。

  当晚的突击检查,还跟着城市电视台的记者,他们扛着摄像机,跟在警察身后,拍下了警察突击检查某条街,抓获卖淫嫖娼者多少多少名。在这些卖淫嫖娼者中,就有一个镜头,从孙忆敏的脸上一闪而过。

  至崇这几天在家很老实,因为岳丈透露出来,这几天城市里进行突击扫黄检查工作。虽然知道女婿不老实,但岳丈还是不希望他被抓住,让他这个岳丈的脸面丢人。

  至崇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幸灾乐祸地坐在客厅里看突击扫黄检查的新闻。

  老婆在房间里正看一出三八得不得了的言情剧,哭得比女主角还凶,好像那些不幸都发生在了她的身上似的。

  电视里忽然闪过的一张脸,让至崇一下子愣住了。

  他找到了,孙忆敏!

  那张脸,就是他一直要找的女人。

  4

  火车有节奏地晃着,周围的人都打起了瞌睡。

  忽然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孙忆敏忙去摸口袋,为什么忘了关手机?可是,她的口袋却空空的,而此时,手机铃声已经停止,她后面座位上的一个男人讲起了电话。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0480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7907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1-19
在线
3495小时

只看该作者 39楼 发表于: 2010-12-28
手机哪去了?

  孙忆敏在座位附近找了找,没有找到,她的举动惊动了座位上其他的人,孙忆敏慌忙坐好,装作没事的样子。

  孙忆敏的神经绷得紧紧的,她不时偷偷打量周围的人,有乘警过来,她立即就把眼睛望向别处,却用眼角的余光注视着乘警一举一动。

  孙忆敏有点头疼。

  其实她后来始终没有想出来,至崇是怎么找到她的,不过,他的到来,却让她的生活,从一个境况,转向了另一个境况。

  当至崇出现在孙忆敏面前的时候,她呆住了。

  在低矮的平房里,孙忆敏的脸色很不好看,因为扫黄的突击检查,她再次失去了工作,而且这段时间里,她也不能再出去找工作,必须要避过眼前的风头。

  一起被抓的人,全都罚了巨额的款,只有孙忆敏一分钱没罚,她不知道这是至崇搞得鬼。

  孙忆敏回到租住的地方,考虑着避过这阵风头,再换个地方。

  然而就在第二天,至崇就找到了她。

  孙忆敏沦落到这个地步,她当然已经不会再相信至崇是因为爱她,才返过头来找她的。她和至崇绕着圈子谈了很久,话题终于扯到了孩子身上,孙忆敏的心里“咯噔”一下,孩子已经扔了,因为她没有想过,至崇会来找孩子。

  看着至崇总追问起孩子,孙忆敏咬紧口不松,坚决不让至崇见到孩子。

  几个回合,至崇被孙忆敏弄得失去了耐心,他临走丢给孙忆敏一句话:“我只是觉得孩子跟着你受罪,你供养不了,也无法给他好的教育。你要是肯把孩子交给我抚养,我不会亏了你的。你考虑清楚,我会再来找你的。”

  孙忆敏到哪把孩子还给至崇?

  在两年前的那天凌晨,孙忆敏把孩子扔在了一个不知名的路口,如果那孩子很不幸运的话,可能已经死掉了。

  孙忆敏想到那个孩子,不由打了个寒颤。

  孙忆敏很快就把这事忘到了脑后,可是,第二天,至崇果然又来了。孙忆敏当然不能告诉至崇,那孩子已经被扔掉了,甚至,可能死掉了。孙忆敏对至崇搪塞说,孩子被她送给别人家养了。

  至崇听说孙忆敏把孩子送了人,立即着急起来,他追问孙忆敏把孩子送给了什么人,还能不能找回来。

  看着至崇着急的样子,孙忆敏忽然感觉到至崇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他迫切地想找到孩子,看来,孩子对他非常重要。

  孙忆敏的头脑转了转,似笑非笑地对至崇说:“你不要孩子,我只好送人了,你现又来要孩子,你让我怎么去找人家把孩子领回来?”

  至崇听孙忆敏这话,似乎能把孩子弄回来,立即笑了起来:“只要你能把孩子找回来,收养的那户人家,我可以给点钱,当然,钱的数额不要太过分就行。等孩子找回来了,我还会给你报酬的,怎么样?”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fastpost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

      电话:0579-82133668
      工作日 8:30-17:30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