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精彩推荐:
  • 5764阅读
  • 62回复

悬疑 > 迷幻香薰供奉各路邪神:五蛊檀香(更新完毕)
[复制链接] [复制手机版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0480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7907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1-19
在线
3495小时

只看该作者 40楼 发表于: 2010-12-28
 孙忆敏笑了笑:“那我去探听下人家的口气吧,不过,那地方不近啊……”孙忆敏说着,手指搓了一下,至崇犹豫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钱来,数了十张一百的给孙忆敏。

  孙忆敏的脸都笑开了花:“事情成了我给你打电话。”

  “好!”至崇又递给孙忆敏一张名片,上面有至崇的手机号,上面赫然印着某品牌服装公司的经理。

  孙忆敏本来拿着一千块钱想开溜的,但看着至崇的名片,她又打起了主意:至崇为了搞到这个孩子,到底肯花多少钱呢?

  两天后,孙忆敏主动给至崇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她挺为难地对至崇说,人家不愿意把孩子还回来。至崇在电话里着急了,逼着孙忆敏说出收养的是哪一家,如果不肯给孩子,就告他拐卖孩子。

  孙忆敏有些害怕,立即对至崇说:“我看算了,他们可能是想多要点钱。”

  “多少钱?报个价。”至崇的口气很硬,现在知道了孩子的下落,至崇有点势在必得。

  孙忆敏在心里反复衡量了下,一咬牙,报了个天价:“听那家人的意思,是要三万块钱……估计少了他们肯定不干……”孙忆敏琢磨着,至崇要是能给她两万,她也就乐坏了,可是,她没有想到,至崇一口答应了下来。

  “行,你答应他,不过我要先看到孩子再给钱,你可以带着那家人和孩子一起来,联系好了给我电话。”说着,至崇就把电话挂了。

  孙忆敏一阵窃喜,看来至崇确实是个有钱的主儿。

  可接下来,她就发起愁来,孩子,从哪里弄个两岁的孩子给至崇呀?

  不过,事情很快发生了转机。

  那是个偶然。

  孙忆敏决定找到当初她扔下孩子的地方,去查访下当年有没有人收养那个可怜的孩子。只要找到孩子,她就能想出办法,把孩子弄回来。反正不管怎么样,她也要为这三万块钱努力一下。

  想想,三万块钱,在这个城市里,这条小街上,她再怎么样接客,也要挣个两三年。

  孙忆敏凭着记忆,找到当年她偷离开医院时行走的那条路,两年,好在这里的变化并不是很大,孙忆敏很快就确定了她有可能扔下孩子的几个街口。

  孙忆敏原本计划在那几个街口附近,向住在附近的人查询,有没有人知道,两年前,这附近有人收养过被人遗弃的孩子。

  孙忆敏在一个街口的杂货店里买了一瓶矿泉水,然后向杂货店的老板打听起来。

  “这附近啊,经常有被人遗弃的孩子。”老板撇了撇嘴。

  “什么?”孙忆敏懵了,“哪有那么多孩子被人遗弃啊,老板你说得夸张了。”孙忆敏强烈怀疑老板在和她逗着玩。

  “一看你就不是附近的人。”老板高深地笑了笑,“这里住的人很杂乱的,大部分是民工,这些民工呢,多数又都是从农村来的,有携家带口的,也有单身的。有些农村人躲避计划生育,也跑到这里来,你想啊,农村人躲避计划生育,还不是为了生个男孩吗,但如果生了女孩怎么办呢?就扔了呗。”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0480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7907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1-19
在线
3495小时

只看该作者 41楼 发表于: 2010-12-28
老板一边和孙忆敏聊着,一边抽着烟。

  孙忆敏的眼睛亮了一亮:“那就是说,扔掉的孩子中,男孩比较少了。”

  没想到,那个老板却摇了摇头,“不能这样说,这里还有很多单身在外的打工男人,因为生理上的缘故,这里就应运而生了很多‘鸡’,这些‘鸡’多数也是农村来打工的姑娘,缺少相关的一些知识,往往容易怀孕,有些又不敢去医院做掉,于是躲起来生孩子,生完就扔掉。”

  孙忆敏有些不自在起来,仿佛那个老板在说他似的。

  老板却没有觉察孙忆敏的表情,继续说着:“这附近一年不说有几十个,有十来个孩子被扔掉是正常的。”

  孙忆敏没从杂货店老板那打听出想知道的事情,有点闷闷不乐地沿着小街边走着。下午的时光,小街上几乎没人,打工的都上班去了,为打工者服务的女人们还在睡觉。偶尔有穿着拖鞋睡衣的年轻女人,穿过街道,到附近的小店去。

  就在孙忆敏头脑里转着怎么找回孩子的念头时,她忽然看见了一个小男孩。

  那个男孩站在路边,手里拿着一支快吃完的棒棒糖,男孩不过两岁左右,走路还不是很稳。街道前后没有其他人,而前面没几步远,就是小街的路口。

  孙忆敏走近男孩时心跳得很厉害,男孩的样子,让她一下子想到了至崇。

  男孩长得非常像至崇。

  街道边有两家的门半开着,不知道这男孩是从哪个门里溜出来的。看他那吮着棒棒糖的表情很开心。

  孙忆敏在男孩身边停了下来,她左右看了看,街道上此时一个人也没有。孙忆敏蹲下来,摸了摸男孩的脸,小声地问:“要吃棒棒糖吗?”

  男孩看了看手里吮得快没有的棒棒糖,犹豫着点了点头。

  “阿姨带你去买棒棒糖吃,好不好?”

  男孩笑了起来,向孙忆敏伸出小手。孙忆敏再次看了看前后左右,街道上确实一个人也没有,她立即抱起男孩,向着小街的路口走去。

  男孩很乖,还在吮着棒棒糖,一声也没有哭。

  孙忆敏在街口转弯时,迎面碰上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盯着孙忆敏和她抱的孩子看了看,孙忆敏的心跳加快,她慌忙转过脸,抱着男孩飞快地走了。孙忆敏那一刻很怕男人追上来,不过,男人也很快地转过街口走了。

  男孩很乖,几乎没给孙忆敏添麻烦。

  孙忆敏对男孩很好,看着男孩,她就好像看到了三万块钱的钞票。

  孙忆敏很快通知了至崇,她在电话里毫不客气地问:“你给我的酬劳是多少?我给你生了孩子,现在又要把他弄回来交给你,不会什么好处也没有吧?”

  讨论的结果是,至崇再另外给孙忆敏两万块钱。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0480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7907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1-19
在线
3495小时

只看该作者 42楼 发表于: 2010-12-29
 男孩长得像极了至崇,所以至崇看到孩子后,毫不犹豫地给了孙忆敏五万块钱。孙忆敏在拿到钱后,立即离开了原来住的地方,她害怕至崇带孩子去做亲子鉴定,发现那个男孩并不是自己的儿子。

  这是孙忆敏第一次偷别人的孩子。

  5

  三贵和株子搬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其实这里离原来住的地方,也不过过去三条街,但这里在巷子的最里面,很深,而且周围也住的都是单身合租房的民工,还有就是做那种“生意”的女孩子,三贵觉得比较安全。宝儿在这里就不会再走丢了,因为巷子深,也不会有人到这里来找安琪儿。

  最主要的是,这里不那么热闹,株子也找不到人打麻将了。

  三贵打电话回家,告诉母亲宝儿已经找到了,母亲再三劝三贵回家去,但想到现在一个月能挣不少钱,而回到家里,面朝黄土背朝天地苦干一年,也收不了多少粮食,更卖不了多少钱,三贵还是没有听从母亲的劝告。

  而株子也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虽然有时候有点神神叨叨的,但她每天早晚上香,然后就是带孩子,想着法子给孩子做好吃的,反而让三贵觉得还挺放心的。

  不过,奇怪的事情,很快就发生了。

  那天下午三贵办完了工地上的事情,在工地上转悠了一会,发现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做了,于是打算早点回家。

  离开工地,看看天色还早得很,三贵来了兴致,顺着工地不远处新起的小商业街走回去。三贵所在的工地正在建一个生活小区,这附近有好几片工地,都是建新生活区的,随着这些小区即将完工,附近的几条街也自发地开展许多商业,比如卖装修材料、开装修公司,还有卖家居用品的,渐渐地热闹起来了。

  三贵看见路边有个卖玩具的摊子,一个玩具熊吸引了三贵,他想到了宝儿。宝儿长这么大,三贵还真没给他买过什么玩具呢,三贵想着这个月手头挺宽裕的,于是起了念头要给宝儿买下这只玩具熊。

  “咦,这不是三贵吗,最近是不是发财了,搬哪个高级的住宅区去了,也不回去看看我们。”一个熟悉的中年女人的声音。

  三贵转过头去,身后正站着原来租房的那家房东的女人。

  “哪有发什么财……”三贵讪笑了一下,“我妈回老家了,这不是换个小点的地方住,好省点钱嘛。”三贵的情况,房东女人也是知道的,三贵并不想和她多说什么。

  “咦,我说三贵,你知道不知道,你家……你家宝儿那事,听说,有点头绪了……”房东女人左右看了看,压低了声音向三贵说。

  三贵愣了一下,他先想到了家里那个宝儿。

  但随后,他就明白房东女人说的是失踪的宝儿那件事。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0480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7907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1-19
在线
3495小时

只看该作者 43楼 发表于: 2010-12-29
“怎么着?”三贵有些紧张起来,他不仅想知道是谁害了宝儿,他更想知道,有没有人知道他的家里,还有个被株子拐来的宝儿。

  “你还记得有个经常和你家株子一起打麻将的女人吧?就是大家都叫她‘阿敏阿敏’的那个?”房东女人眼睛四处转着,看看没有人注意他们的谈话,又把眼光落在了三贵脸上,看见三贵一脸茫然,她有些着急,“就住在我们那条街边上横巷里的,长得挺漂亮的,年纪也不大……”

  三贵并不时常去看株子打麻将,因为他比较忙,但在房东不断地提醒下,三贵想起了一个女人来,那女人似乎和株子的关系非常好。邻居有人怀疑她是个暗娼,但她晚上却也不经常出去,只是偶尔才不在,大部分时间都在街上的某家里打麻将。三贵之所以对她有记忆,因为她确实挺漂亮,而且,曾经有一次,三贵下班早,去株子打麻将的地方找株子,那女人也在,她还直夸株子有福气,说三贵长得挺帅又能干。后来在街上也迎面碰上过那女人两三次,那女人有一次还故意伸手在三贵的身上捏了一把,这让三贵多少起了点欲望,他曾想,那女人要真是暗娼,哪天就去照顾一下她的生意,她确实比株子漂亮得多。

  “警察后来去我们家找过你,听那警察说,怀疑宝儿是被那个阿敏拐到山上去的,那天阿敏确实没有打上麻将,而且中途她说去上厕所,离开了好长一段时间。据说那天下午,前面那条街上开小店的曾经看见阿敏带着个男孩,很匆忙地走了过去。至于阿敏为什么那么做,警察说,怀疑这个阿敏可能和一个贩卖人口的什么团伙有关,那个团伙的头子是个女的,圈里人都叫她‘忆姐’,警察本来就一直在注意这个贩卖人口的团伙了……”房东女人说起话来像机关枪一样,虽然很快,但也很通顺,三贵很快就明白了。

  “她原来不是暗娼,而是人贩子……”三贵不自觉地叹了一声。

  “可不是,自从宝儿被找到后,那个阿敏就失踪了。对了,今天的报纸上就登了这事,你去看看好了。”房东女人又和三贵啰嗦一会儿,三贵已经没有什么心思听她啰嗦了。
  房东女人走了好一会儿,三贵还站在玩具摊前发呆。

  “要买玩具吗?”一个苍老的声音把正在发呆的三贵叫醒过来,玩具摊边站着个黑衣的老太太,她的脸极丑,仿佛被硫酸泼过似的。

  “那个,熊……怎么卖?”三贵指了指他看中的毛毛熊。

  老太太报了个价,三贵也没留意价格的高低,付了钱,一把拎起毛毛熊就走了。

  走了很远,三贵还回过头看了看老太太,老太太正张着嘴在笑,嘴里没有牙齿,像个黑黑的洞,三贵慌忙转身就走。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0480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7907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1-19
在线
3495小时

只看该作者 44楼 发表于: 2010-12-29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老太太的脸,让三贵有种惊怕的感觉。

  三贵回到家,发现宝儿正蹲在小院子的墙角里,嘴里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细听,像在对谁说话似的:“你也叫宝儿?你家住哪?”

  三贵愣住了,宝儿在和谁说话?株子哪去了?

  三贵走到屋里,发现株子正坐在屋里的地上,四处插着一圈的香,她嘴里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完全是没有意思的音节。

  “宝儿一个人在院子里干什么呢?”三贵冲着株子大叫起来。

  “宝儿?他们俩在玩呢。”株子细声回答。

  “他们俩?”三贵呆住了,院子里明明只有宝儿自己,还有谁?

  “是啊。”株子说着转过脸来。

  三贵惊恐地看见株子的脸上,没有鼻子没有眼睛也没有眉毛,只有一张黑洞洞的嘴,嘴一咧一咧地,似乎在笑。

  三贵差点叫出来,却忽然又感觉到怀里的熊在动,他低头一看,毛毛熊正张大了嘴,嘴里有黑色的蚂蚁,在不断地爬出来……

  三贵惊恐地把毛毛熊扔了出去,自己一屁股坐倒了地上。

  “妹子这是去哪?”对面那个农村妇女一样的女人赔着笑脸问孙忆敏。

  火车到了这里,车上的人更少了。孙忆敏有些坐卧不宁,到底去哪里躲躲才好?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孙忆敏是不会离开那座城市的,在那里,她已经生活了很多年,所有美好的,和不美好的记忆,都留在了那里。

  可是,几天前,孙忆敏从报纸上看到了那则新闻。

  那个孩子被人发现时已经只剩下了骷髅。

  自从看过那则新闻后,孙忆敏一闭上眼睛,似乎就看见那个孩子只剩下一双黑洞的眼睛。

  “你还是出去避一避吧。”刘路扔了几百块钱给孙忆敏。

  刘路是孙忆敏的新搭档,也是孙忆敏最新的情人。男人不可靠,孙忆敏早就从至崇那里了解到了,不过,像刘路这样翻脸比翻书还快,孙忆敏还是有些生气。孩子不是刘路找的客户要的吗?要不是为刘路,孙忆敏还不会冒险动到那孩子的脑筋,株子怎么也算是孙忆敏的姐妹了。

  但孙忆敏还是忍下了这口气,她知道,刘路够心狠手辣的,如果他感觉受到了威胁,他会把孙忆敏给推到警察面前的。

  孙忆敏于是像狗一样,从城市里逃了出来。

  没了孙忆敏,刘路也很难找到其他人,没有货源,刘路拿什么给客户?用不了多久,刘路一定还要找她的,孙忆敏恨恨地想着。

  “妹子是不是不舒服?”女人的神情中有些关切,她把头探了过来,盯着孙忆敏,孙忆敏猛然从发呆的感觉中回过神来。

  “哦,有点头疼。”孙忆敏皱了下眉头。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0480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7907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1-19
在线
3495小时

只看该作者 45楼 发表于: 2010-12-29
这排座位上,就剩下了孙忆敏和这个女人。当初匆忙到火车站,孙忆敏下意识地觉得,越往偏僻的地方去,应该越安全,所以,她买了这趟火车的全票,她想到哪下都方便点。

  “你一路不吃也不喝,能不头疼吗?”女人说话像孙忆敏的长辈似的,她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身边的袋子里摸出几个橘子来,伸手递给孙忆敏一个大的,“来,吃点水果。”

  孙忆敏匆忙上车逃亡,哪里想起来这些,此时看到橘子,她也不由得暗吞了下口水。

  “妹子好像有什么心事哦?”女人伸出来的手,僵在了那里。

  “没……”孙忆敏不好意思起来,伸手接过橘子,谢了那个女人。

  女人看孙忆敏接过了橘子,于是笑了起来,自己又拿了个橘子,剥开吃起来。孙忆敏看见女人吃橘子,口水慢慢地渗了出来,她忍不住这种诱惑,也把手里拿着的橘子剥开来。

  孙忆敏塞了一瓣橘子到嘴里的时候,她没有看见,女人的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彩。

  整个橘子吃下去后,孙忆敏感觉到了嘴里有丝丝的酸津。然后,一种困顿的感觉浮了上来,她感觉自己的意识模糊起来。

  这是一种很难描述的感觉,但隐约的,孙忆敏跟着那个女人一起下了火车。

  孙忆敏清醒过来的时候,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她被反绑着双手,侧躺在一张炕上。那是土坯砌的炕,上面铺了张席子,席子的边已经毛了,有些地方用线缝过。而且,炕上有股沉重的汗味,这让孙忆敏有想呕吐的感觉。

  这是哪里?

  孙忆敏想了很久,自己对在火车上吃完橘子后发生的事情,几乎都记不起来了,只记得自己当时跟着那个给她橘子的女人下了车。

  孙忆敏感到了一些恐惧,她仿佛有些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她又不敢相信。

  房间里点着明亮的蜡烛,那破旧的木头窗格子上,还贴着些剪纸。剪纸的颜色鲜红,给这破旧的房间带来一丝的喜气。

  孙忆敏扭了扭身体,她试图看看绑着她的绳子会不会松动,以便找机会逃跑。

  可是,她失望了,那绳子绑得很紧,她扭动了两下,绳子蹭着她的皮肉,让她有疼痛感,手腕处的皮肤已经破了。

  就在孙忆敏考虑着怎样逃走时,外面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

  那脚步声有些踉踉跄跄的,好像是个醉鬼正走过来。

  孙忆敏忙停止了所有动作,细听这声音。忽然,房间的门被猛地撞开了,一个长得很丑的中年男人出现在门口。

  男人皮肤黝黑,身板看上去像是干体力活的,身板强壮。他身上的衣服有些邋遢,头发可能是刚理的,几乎就是光着的,头上有几块不知道是什么疤,感觉像是瘌痢头。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0480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7907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1-19
在线
3495小时

只看该作者 46楼 发表于: 2010-12-29
男人可能喝了酒,醉醺醺地。

  男人歪着脚步,向孙忆敏走过来,一边走,一边发出得意的笑声。

  6

  三贵看了报纸。

  株子的那个姐妹阿敏,居然是一个贩卖人口的小集团的头目。这个集团组织想当的严密,有专门负责拐带人口的,有专门负责寻找买家的,而他们互相之间几乎没有联系,所有的联系都是通过这个集团的头目,人称“忆姐”的孙忆敏来联系的。所以这给破案带来了很大的难度,按报纸上那意思,如果不是偶然的机会,这个集团的人还不会那么快被抓住。

  但是,集团的头目,人称“忆姐”的孙忆敏却没有抓到。

  而报纸上,那不太清楚的照片上显示,“忆姐”正是三贵见过很少几次面的,株子的所谓的姐妹阿敏。

  三贵回到家,把报纸扔在了株子的面前。

  “你的好姐妹就是害死我们宝儿的凶手!”三贵愤愤地说。

  “你说什么呀?”株子的眼睛往报纸上扫了一眼,笑了起来,“宝儿不是在家好好的吗,你不要瞎说啊。”

  三贵想起来那个被株子带回来的孩子,那孩子正在站在房间的角落里,用一种惊恐,不能了解的眼神看着三贵。

  三贵忽然觉得有些害怕眼前的这个孩子。

  “每一个说谎者必将受惩罚,没有一个可以逃脱。”孩子忽然发出很低的声音,那声音像是在念着某种咒语,孩子的表情有些阴森森的。

  “宝儿,你说的是什么?”三贵的手心里都是汗,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亲切。

  宝儿像做错了事的孩子,这种表情让他看起来像正常的孩子一样,“那个奶奶是这样说的……”宝宝小声地嘀咕着。

  “什么奶奶?”

  “那个很丑的奶奶,她给妈妈好多香。”宝儿两只小手不自在地绞在一起。

  三贵忽然闻到了那股香味,那种带着淡淡血腥味的香味。株子正在烧香,株子的脸上浮起了幸福的表情。

  三贵看着株子,忽然可怜起她来。

  自从结婚后,三贵一直在外面打工,家里里里外外的活,全是株子的。好不容易三贵打工赚了点钱,把株子接来城市里享福,没想到,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株子现在精神已经出现了问题,三贵想,也许,有了这个孩子以后,株子会慢慢好起来吧。

  三贵呆想了一会,再转过脸,忽然,三贵呆住了。

  三贵看见了两个孩子。

  两个孩子几乎长得一样,衣服也差不多,但三贵还是敏感地察觉,其中一个孩子是真正的宝儿,就是左边那个,那个才是真正的宝儿。

  可是,真正的宝儿不是被阿敏拐走,扔在城市那边的那座黑虎山上,已经死了吗?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0480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7907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1-19
在线
3495小时

只看该作者 47楼 发表于: 2010-12-29
 三贵觉得自己也犯起糊涂来。

  “宝儿!”株子喊了一声,两个孩子都答应了。

  三贵呆呆地望着两个孩子,右边的孩子忽然跑了开去,向株子那边走去。另一个孩子却站在那里,忽然张开了嘴:“爸爸,我好冷……”那孩子一边说着,一边向三贵走近。孩子的嘴越张越大,嘴里有黑色的东西掉了出来,掉在了孩子的衣服上,三贵细看,那掉出来的东西是黑色的蚂蚁。

  就在这一瞬间,孩子的嘴里涌出了大量的黑色蚂蚁,那些蚂蚁还搬着很多的东西。

  这情景就像那天宝儿的尸体在黑虎山上被发现一样。

  蚂蚁手中搬的东西,都是蚂蚁的食物,但三贵知道,那些蚂蚁的食物,都是宝儿腐烂的身体……

  孙忆敏穿着一件半旧的老棉袄,坐在墙根边晒太阳。

  冬天了,时间真快,已经过去半年了。

  孙忆敏看着门外的景色,望眼过去一片白黄相交的颜色,土地和覆盖在土地上,未完全融化的雪。这和她生活的城市相差有多远?而以前的那些生活,仿佛都已经是前尘往事,前生的记忆了。

  孙忆敏时常在想,这可能只是一场梦?

  然而现实残酷地总是提醒她,这一切并不是梦。那个名叫山根的男人,就是那个最残酷的提醒。

  孙忆敏在这半年里,如同从天堂忽然掉到了地狱。

  只是,比地狱要好一些的是,那个像幻觉一样的景象没有再出现过。孙忆敏时常在想,难道连鬼也不喜欢这鸟不生蛋的地方?所以也不再出现了。

  这是个贫瘠到极点的地方,土地上种出的庄稼连这片土地上的播种者也无法养活。

  所以,这地方的人越来越少,特别是女人,有点姿色的女人,都嫁到外面去了。这里留下来的,几乎都是体弱有病的,无法外出的老人、男人和孩子。

  山根就是其中一个,他从小身体就不太好,而且头上有两块瘌痢,不时地口水就不由自主地从嘴里流了出来。正是因为这样,山根只有死守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过着他贫困的生活。山根过了三十,眼见直奔四十了,还没有娶个媳妇。就在这时,一群陌生的神秘人来到了这里,他们带来了漂亮的女人,卖给村里有些钱的男人做媳妇。

  山根从这些人身上看到了希望,他咬着牙苦苦地存钱。存了些钱,再加上东借西借了些,终于,他有了可以买得起一个女人的钱。

  被卖给山根的女人,就是孙忆敏。

  孙忆敏做梦也没有想到,她在逃亡的时候,居然被一个看上去像农村妇女一样的女人给骗了,并把她拐卖到这里。孙忆敏吃下去的那个桔子里,有一种迷药,那种药令孙忆敏意识模糊,听从女人一切暗示。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0480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7907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1-19
在线
3495小时

只看该作者 48楼 发表于: 2010-12-29
那药性过去的时候,孙忆敏已经在山根准备好的洞房里了。

  孙忆敏目光呆滞地看着门外,在这半年的时间里,她有几次试图逃跑,但最终都没有逃出去。她不知道这是哪里,又要逃到哪里。这附近几乎都是山,那种不高的山丘,有的山上长满树木,有的还光秃秃的。每次孙忆敏逃跑,村里的人,不管老的少的,就会倾村而出,一起寻找她。

  在这个村子里,这种事情已经达成了共识,因为,这村里的女人们,至少有一大半是买来的。刚买来的女人,总会逃跑的,所以,村里几乎每家都会有需要寻找这些女人的时候,既然有需要别人帮忙的时候,那就要先帮别人的忙。

  有一次,孙忆敏逃跑后并没有被追到,她在那些大大小小的山里绕了一天,最终还是没有找到出去的路,她不得不摸索着,又回到了村里。

  孙忆敏在那一次,感觉到了更深的恐怖,她的一生,就要耗在这个鸟不生蛋,吃都吃不饱的地方了吗?

  每次逃跑后,孙忆敏被找回来,都会饱受一顿毒打,然后被像栓狗一样拴起来,那是村里每户人家都有的铁链,长度只能在院子大小的范围里转转。

  在后来的时间里,孙忆敏没有再逃跑,她开始装作已经驯服的样子。

  孙忆敏开始接触村子里的人,特别是那些女人。许多女人都是买来的,但她们现在却像是这里的主人,有的甚至已经生了孩子,还不止一个。她们现在和村里的人一起去寻找逃跑的女人,像孙忆敏这些刚被卖来的女人。孙忆敏曾想过,那些卖她来这里的人,一定还会来。但半年的时间里,这些人却没有再来第二次。

  孙忆敏从村里的女人那了解到,几乎这个村里被买来的女人,都是那帮人卖的。

  孙忆敏还从这些女人的嘴里了解到,要从村子里逃出去,是非常不容易的,因为村子周围七八十里之内,都没有别的村庄,而最近的一个小镇子,离这里有一百五十多里路。只有到了镇子上,才有车能出这片山区去。

  孙忆敏开始偷偷在节存食物。

  一百五十多里,完全没有车的山路,孙忆敏估计按自己的体力,怎么也得走上两天。万一要是在山里迷路的话,还不知道要走多少天。

  孙忆敏看着门外的雪,心里暗暗地想,等到春天,雪化后,她就可以逃走了。

  门外的雪地斑斑驳驳,有些地方雪已经化了,有些地方还积存着。门外对面那片庄稼地里还是一片雪白,雪都积成冰了。

  孙忆敏正在发呆想着事情,忽然看见那片庄稼地里的雪正在融化。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情景,雪的融化速度,就好像被人浇上了开水似的。孙忆敏再看看别的地方,雪依旧积存着,没有一点融化的迹象。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0480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7907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1-19
在线
3495小时

只看该作者 49楼 发表于: 2010-12-29
 可是,那片地里,为什么雪在融化呢?

  就在孙忆敏直直地盯着那片融化的雪地时,雪地下的土堆忽然拱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土丘。土丘微微拱动着,仿佛下面有什么要破土而出。

  孙忆敏感到背上渗出冷汗来,她隐约觉得有什么想要向她展示似的。

  她微微颤抖起来,好像有冷水在浸入她的身体里。

  就在这时,那土丘最顶上,忽然暴出一个小洞,然后像火山爆发一样,里面流出一道黑色的水,那些水一到土丘下,就四散开来。

  不,那不是黑色的水!

  那些,全是黑色的蚂蚁!

  在这样寒冷的冬天里,为什么隐居在地下的蚂蚁,会像流水一样,从地上涌上来呢?孙忆敏再次感觉到了恐惧。

  7

  春天的时候,雪融化了。

  门对面的那片土丘下,露出一堆白骨,当然,那不是人骨,那是一具猪之类的动物的骨头。孙忆敏想不出来,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一只动物被埋在那土堆下。

  孙忆敏再次感到了恐惧,她觉得,这似乎是个预示。

  孙忆敏的眼前又出现那天的情景,她拐走宝儿的时候,她绝对没有想到后来发生的事情。

  刘路接了一单大生意,对方要个不超过五岁的男孩。

  卖家开出的价钱,是孙忆敏不敢想的。拿到这笔钱,她和刘路就完全可以不用再干下去了,在这个城市买套房子,剩余的钱还可以再做点小生意什么的。

  四十万。

  对方直接给这单生意开了四十万的价。

  刘路甚至没敢加点价码,他怕卖家把这笔生意给了别人。刘路回来跟孙忆敏说时,孙忆敏拍着手直叫,估计再加个十万的价码没问题,不宰这种有钱人,那宰谁呀?

  然而,孙忆敏没有想到,这一单生意却很不顺利。

  孙忆敏找了几个货源,孩子都太大了点。

  好不容易发现了一个合适的孩子,可是在拐带的时候,孙忆敏的一个小弟却把事情弄砸了,差点让孙忆敏一头栽到警察手里。好在孙忆敏见机早,甩掉了小弟自己溜了,而那个小弟就这样傻不拉叽地进去了,知道的都交代了,直接被判了刑。孙忆敏冷汗直冒的同时,庆幸自己没把底都露给下面那班人,小弟只知道她叫“忆姐”,其余再也交代不出什么。

  眼看要交货的最后限期就要到了,孙忆敏急坏了,那可是眼睁睁看着四十万就这样打水漂了,不是便宜了别人?

  就在这时,孙忆敏注意到了株子的孩子——宝儿。

  宝儿才四岁多,长得白白净净,眼睛大大的,很逗人喜欢。孙忆敏一看见宝儿,仿佛就看见了一堆的钞票。可是,这孩子是株子的孩子啊。孙忆敏住在和株子隔了一条街的地方,她从来不带那些人来这里,知道她这里有处住所的,只有刘路。每次做完生意回到这里时,孙忆敏才觉得像是真的回到了自己家似的,而株子,就是一个很好的邻居加姐妹。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fastpost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

      电话:0579-82133668
      工作日 8:30-17:30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