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精彩推荐:
  • 7286阅读
  • 62回复

悬疑 > 迷幻香薰供奉各路邪神:五蛊檀香(更新完毕)
[复制链接] [复制手机版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50楼 发表于: 2010-12-30
株子从来都没有主见的,她有什么事情就问孙忆敏,让孙忆敏帮她拿主意。

  不是经常都有生意的,孙忆敏在没有事情可做时,就混在株子这一帮人中,和她们聊天打麻将。孙忆敏对这两条街上的孩子,从来都不动手,她谨守兔子不吃窝边草的俗语。

  但是,看着宝儿,她却动心了。

  有谁面对着四十万能不动心呢?孙忆敏觉得她不能。只干这一次,干完这一次,她就不再干了。孙忆敏这样在心里一次次对自己说。

  机会很快就来了。

  那天株子在打麻将,孙忆敏出去上厕所时,看见宝儿自己在巷子里玩。此时,巷子里一个人也没有。

  “阿姨带你去买糖吃。”宝儿和孙忆敏很熟,他想也没想,就把手递给了孙忆敏。

  孙忆敏抱起宝儿,很快走出了巷子,一个人也没有看见。转过一条街,孙忆敏在街边的小店给宝儿买了一支棒棒糖。

  后来孙忆敏想起来,一切可能都和那支棒棒糖有关。

  孙忆敏把宝儿带到不远处的山上,为了不引起怀疑,她决定先回去株子打麻将的那里,等晚一点再上山把宝儿带走。孙忆敏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把宝儿绑在一棵树上。

  孙忆敏回去的时候,株子还没有发现宝儿不见了。

  孙忆敏假装陪株子找宝儿,一直找到天快黑。一抽出空来,孙忆敏就奔到了山上,然而,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她打着手电筒在山上找到绑着宝儿的那棵树时,她看见了可怕的一幕。

  宝儿的身上爬满了黑色的蚂蚁。

  宝儿的脸上都黑掉了,上面爬满了蚂蚁,那些蚂蚁甚至爬到了宝儿的嘴和鼻孔里,进进出出的,不知道在忙什么。孙忆敏吓坏了,她用脚踢了一下宝儿,宝儿动了动,睁开眼睛,但只一瞬间,那些蚂蚁立即把宝儿的整个眼睛都爬满了。

  孙忆敏看见了潮水般涌来的蚂蚁,她浑身打着颤,一路跌跌撞撞地跑下山去。

  为什么才那么几个小时,就会有那么多的蚂蚁?

  在无数次从梦中惊醒来后,孙忆敏想到了一个细节——那支棒棒糖。

  自从看见那个土丘下露出的白骨,不可思议的事情再次发生了。

  孙忆敏在那之后的一天晚上,正和山根吃着馒头时,忽然发现馒头上爬了一只蚂蚁,孙忆敏把馒头扔出去的同时,发出了尖叫。

  接着,孙忆敏看见泥坯墙出现了数条裂缝,裂缝里,开始有蚂蚁进出。

  山根蛮不在乎地把馒头捡起来吃掉,他责怪孙忆敏是个不会过日子的女人。

  “蚂蚁……”孙忆敏一边颤抖一边小声地嘀咕着。

  “蚂蚁怕什么?”山根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训斥着孙忆敏,“只有蚂蚁怕人,哪有人怕蚂蚁的?”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51楼 发表于: 2010-12-30
孙忆敏看见土坯墙上的蚂蚁,仿佛故意在招惹她似的,渐渐地爬成了一条黑色的小溪。

  “蚂蚁……”孙忆敏浑身颤抖着,她有种感觉,那个孩子是不是追着她到了这穷山僻岭来了,那些蚂蚁,就是一种警告。她一闭上眼睛,似乎就看见了宝儿满身爬满蚂蚁的样子,那小小的嘴里鼻子里还有眼睛里,到处都是忙碌着的黑色蚂蚁。

  这里呆不下去了,我要逃走。孙忆敏终于忍受不住了,她决定比原计划要提前逃走。

  山根顺着孙忆敏的目光,看见土坯墙上的那些蚂蚁,他吃下最后一口馒头,往地上吐了吐沫,就站起来,拎了个暖水瓶,一瘸一拐地走到墙边,把暖水瓶里的开水,向着墙面上浇了过去。

  土坯墙立即浸湿了,开水流过,仿佛是熔岩一般。蚂蚁们在开水里挣扎着,然后慢慢不再挣扎,漂在水上,随着水一起流到墙角。墙角很快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水坑,水坑上面漂着一层黑色的蚂蚁。

  孙忆敏的出逃选在一个凌晨,在山根出去做农活的时候。

  这时村里的人几乎都出去做活了,只有极少数的老人妇女和孩子留在家里。经过一个冬天,山根对孙忆敏已经放松了警惕,他在春天的时候,把锁着孙忆敏的铁链去掉了。这样,在山根忙活农田的时候,孙忆敏就好帮着洗洗衣服做做饭,照顾山根的基本生活。

  孙忆敏一早就起来做好了早饭,和山根一起吃过早饭,然后把山根换下来,肮脏的散发着一点臭味的衣服装在一个盆里,好像要去洗衣服似的。

  山根一边打着饱嗝一边扛着锄头出了门,孙忆敏立即把精心收藏的食物拿出来包好,塞在那些准备洗的衣服下面。

  确定山根不会因为忘了什么再回来时,孙忆敏就端上洗衣盆出门了。

  路上只遇到了村里的两个女人,她们对孙忆敏端着盆往河边走根本没有什么怀疑,还和她友善地打了个招呼。凡是被卖到这村里的女人,性子再烈的,也熬不过几个月被用铁链锁着的日子。熬到最后,慢慢地认了命,和买她的男人一起过起日子来,仿佛天生她就要嫁到那一家似的。

  所以村里的那些人都认为,孙忆敏已经被磨服了,她应该和山根好好过日子了。甚至还有些男人羡慕山根,一个长得丑丑的,没有父母亲人的半残废男人,居然能买到这么漂亮的一个老婆。还有些无聊男人私下打赌,说是用不了多久,孙忆敏一定会和别的男人好上,他们认为山根在这方面也应该是半残废的。在这样的村子里,没有什么娱乐的地方,男人女人的关系,就成了一种理所当然的娱乐。谁也不会把这种事情看得很认真,只要老婆不跑,就算男人们发现她们有什么出轨,大不了,也就是打一顿罢了。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52楼 发表于: 2010-12-30
孙忆敏把那盆脏衣服扔在了河边。

  往南。

  孙忆敏绕过村边的农田,她不敢走那条供村里人进进出出的路,只有沿着路边的树林向南走。整整一个上午,孙忆敏甚至不敢停下来休息一会,她从来没想到自己的体力还能支撑这么久。

  快到中午的时候,她终于轻轻松了口气,找了个山坡的树阴,坐下来休息。

  孙忆敏太累了,她一坐下来,头靠在树上,不一会居然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孙忆敏忽然惊醒来,她隐约地听见不远处有人的嘈杂声。

  在这样的山里,除了少数来打猎或是砍些柴火的人,很少有成群的人,莫非,是山根和村里的人已经追来了?

  孙忆敏顾不上多想,她从地上爬起来就跑,只有远离那些嘈杂声,她才感觉到安全。

  孙忆敏跑到两条腿几乎要抽筋了,才脚一软,摔倒在了地上。

  坐在地上,孙忆敏的两腿还在哆嗦着。她从随身带的布包中摸出一瓶水,大口喝了起来。喝了几口,孙忆敏感觉到肚子里咕噜咕噜的,饥饿的感觉瞬间就占据了胃肠。孙忆敏看看日头,估计已经下午三点来钟了,她一边注意听着周围的动静,一边又摸出半个馒头来,张嘴咬了起来。

  这些馒头,是每天孙忆敏从自己的食物中节省下来的。

  山根的生活本来就很穷,凑钱买下孙忆敏后,山根更是节省,两人每餐的食物,几乎都是定量的。

  孙忆敏吃着馒头,考虑着自己已经跑了多远,还有多少路能到达那个附近唯一的镇子上。

  忽然,孙忆敏感觉到自己的嘴里,有什么东西在一动一动的,弄得嘴里到处都痒痒的,而她咀嚼时,牙齿间发出细微的“咔吧”声,那绝不是嚼馒头时应有的感觉!

  孙忆敏忽然有种很惊恐的感觉。

  她停止了咀嚼,嘴里那种动来动去的感觉更重了。

  孙忆敏一时不知道是把馒头吐出来,还是继续吃下去。就在这时,她感觉到拿着馒头的手心里,有些痒痒的。

  孙忆敏下意识低头向自己的手上看了一眼,只见手指缝间,几只黑色的小蚂蚁,慢慢地爬了出来。

  孙忆敏一下子把手中的馒头扔了出去。

  那半个馒头,在地上滚了一会,停在了一根树下。随着馒头停了下来,只见馒头上忽然冒出很多的蚂蚁来。

  孙忆敏忽然反应过来,她跪在地上把嘴里的馒头全吐了出来。

  只见吐出来的馒头中,有至少十几只蚂蚁,有几只还在爬,尽力地想从被嚼得粘粘的,和着唾液的馒头渣渣中脱出身来。而最多的,则是像馒头中的点缀物一样,黑黑的一点一点,和被嚼成渣渣的馒头已经完全搅和在了一起。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53楼 发表于: 2010-12-30
孙忆敏不由得觉得喉头发痒,连胃里的东西一起吐了出来。

  那些液体覆盖在馒头上,几只还在爬着的蚂蚁,也慢慢地爬不动了。孙忆敏不知道吐了多久,只觉得整个人都吐空了似的。

  孙忆敏不想再看那些呕吐物,她换了个地方坐下,这一折腾,她更饿了。

  孙忆敏咽了几口唾沫,把布包打开来,她要仔细看看,到底还有什么可以吃的。

  布包里已经爬满了蚂蚁。

  那些蚂蚁在食物上,四处爬动。而孙忆敏辛苦攒的馒头,居然被蚂蚁蛀空了,馒头外皮干干硬硬的,被蛀空后就好像是个安全的小房子。

  孙忆敏四周看了看,蚂蚁是什么时候,怎么进入她收藏的这些馒头里来的呢?

  孙忆敏无法想象。

  这里四周都是树,山丘起起伏伏,孙忆敏忽然想到黑虎山。

  孙忆敏仿佛又看见了那个满脸都是蚂蚁的孩子,他正睁开眼看着孙忆敏。孙忆敏疯了似的,她忍受不了这种压力,扔掉了布包,撒腿又向南边跑去。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孙忆敏听见四周都是“沙沙”的声音,这声音,仿佛就像是一群蚂蚁在爬的声音。孙忆敏的脑海里,想象出铺天盖地的黑蚂蚁,正在她的身后如潮水般涌来。

  孙忆敏在自己的想象中狂奔。

  忽然,她感觉到脚下一空,然后,她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8

  孙忆敏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

  她左右看了看,确定这是一间病房,虽然很简陋,但这确实是一间病房没错!

  得救了!

  孙忆敏忽然有种再生的喜悦,她几乎又想象到了,返回城市后的生活。回去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先到饭店里大吃一顿。孙忆敏想着,咽了口口水。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开了,一个护士走了进来,跟在护士身后,居然是两个警察!

  警察!

  孙忆敏刚刚才品尝到逃脱那穷乡僻壤和喜悦,而牢狱的噩梦,就如附骨之蛆一般,又来到了她的面前。

  两个警察,一个年纪稍大,另一个年轻而帅气,他们的脸上略有些疲倦之色。

  “你醒了。”护士笑着给孙忆敏测量了一个血压,她不明白,为什么孙忆敏躺在医院里,还浑身不停地哆嗦着,“你不舒服吗?”孙忆敏摇了摇头,直直地看着护士身后的两个警察。

  “哦,是这两名警察把你送来的,他们找你要问些事情。”护士笑着把病房留给了警察。

  那个年轻的警察,轻轻地搓了搓手:“这们是王队长,我姓刘,你可以叫我小刘。”年轻的小刘警察说着,从身边的包里拿纸笔,“我们在离上家岗村不远的地方发现你摔晕了,就把送到医院来了,你现在告诉我们,怎么联系上你家人?”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54楼 发表于: 2010-12-30
“家人?”孙忆敏忽然想到了山根,她猛地摇了摇头,“不!”

  小刘警察和王队长对视了一眼,小刘警察拿着手中的纸,走到了病床边,他把纸递到孙忆敏的面前,上面是一张黑白的人像,虽然不是很清楚,但孙忆敏一眼看过,就觉得很面熟。这个女人,不是住在山根隔壁那家男人的老婆菊子吗?好像,她也是不久前被买来的。

  “你认识她吗?”小刘警察看着孙忆敏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肯定地问。

  孙忆敏在心里衡量了很久,终于点了点头。

  就这样,孙忆敏带着警察一起,又回到了那个村里。

  “山根的媳妇回来了!”村子里的孩子,老远看见孙忆敏,就怪叫了起来,而村里的男人们似乎都不在,只有女人。看见警察,那些女人立即远远地躲了开去。

  孙忆敏把两个警察带到了菊子家,王队长示意孙忆敏上去敲门。孙忆敏敲了敲菊子家的门,菊子应了声,抱着孩子过来打开了门。菊子看见警察很意外,她眼睛警惕地扫了扫警察,然后用有些埋怨的口气对孙忆敏说:“你跑哪去了?村里人找了你两天了,你还不快回去看看,山根不舒服,今天一天都呆在家里,连中饭还没吃呢!”

  说着,菊子就想把门关上。

  “你是陈秀菊?”小刘警察用手挡住了正在关上的门。

  菊子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眼睛看着怀里抱着的孩子,孩子不过才几个月大,这是菊子的孩子。

  菊子被人拐卖到这个村里,就卖给了山根隔壁的石头,石头年轻力壮,干活很拼命,家里生活也相对富裕。菊子刚被卖到石头家时,拼死拼活地要回家,也偷跑过两次,被捉回来后,就被锁在院子里。不过,石头没有打过菊子,倒是石头的妈,那个哑娘,用手掐过菊子的肉。时间长了,菊子看出来自己跑不掉,而且石头也不丑,对菊子也不错,生活比起菊子的老家来,也差不多,菊子反而安下心来,和石头过起了日子。

  “你家里报案,说你被人拐卖了。”小刘警察盯着菊子,王队长没有吭声,他看着菊子的表情,忽然觉得菊子和一般被拐卖的人,见到警察时的表情,完全不同。

  菊子看了小刘警察一眼,忽然哭了起来:“都这么长时间了,不找俺也就算了,现在又找来,俺都和石头有了孩子,现在找俺做什么?”

  小刘警察看着菊子,一下子愣住了。

  菊子不愿意跟警察回去,孙忆敏却紧紧跟着两个警察,生怕把她也扔在这个村子里。王队长从菊子那了解了些情况,知道这村子里的女人,多数都是买来的,而且有不少人恐怕已经不愿意回去了。王队长想了想,决定先和小刘回去,而这个村子里的问题要求助当地警察来解决,重要的是,那个贩卖妇女到这个村子的集团,要顺着这村子里的线索给摸出来。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55楼 发表于: 2010-12-30
“我们会带你回去的,不过,我们还是先看看那个,哦,买你的那个男人。”王队长对孙忆敏这样说。

  孙忆敏虽然并不想再见那个残废山根,但也没法反驳王队长的意见。

  菊子倒是很热情,她看警察不再提出她家里人找她,或者是要带她走,她慌忙引着王队长走向山根家。

  “山根,你媳妇回来了!”菊子在山根家的门外叫了几声。

  小刘不由哑然失笑,还“媳妇”儿,这回把这女人带走,那个买人的山根可没媳妇了。

  菊子喊了几声,见没人应,不由奇怪起来:“山根今天没出门呀,怎么不答应声,不会是病糊涂了吧?”说着,菊子用力地拍拍门,门却没从里面锁上,应声而开了。

  几人走进院子,发现房间的门也没关,一眼能看见房间里,房间里乱乱的。菊子一边叫着山根,一边走进了房间,她向里间房瞄了一眼,忽然惊恐地大叫起来。

  孙忆敏忽然有种非常恐惧的感觉,她听着菊子的尖叫,双腿却不由走到了菊子的身边。

  孙忆敏看见了一幕噩梦般的场景,而那个噩梦般的场景,曾在她的睡梦里,夜夜出现!

  山根躺在床上,只见他的嘴微张着,有些黑色的东西,正从他的嘴里不断地爬进爬出。然后,是他的鼻孔里,冒出了几个黑色的小东西……很快,山根的脸,被那些爬进爬出的黑色小东西覆盖了……

  那些黑色的小东西,全都是蚂蚁!

  事后经过法医解剖,山根的死因,是被蚂蚁堵住了呼吸道而窒息的。

  但奇怪的是,没有人知道那些蚂蚁是从哪里来的,它们在山根活着的时候,又是怎么进入山根的呼吸道的?

  到解剖的时候,那些蚂蚁已经占据了山根大部分内脏,据说,山根的呼吸道和胃肠里内,已经爬得到处都是蚂蚁……

  王队长和小刘绝对没有想到,他们在追查一个人贩子组织时,能捉到另一个正在被通缉的人贩子组织的头目——孙忆敏。那是一个专门以贩卖儿童为主的贩卖人口的集团,这个集团大部分的人都落了网,而集团的头目,人称“忆姐”的女人,却一直没有抓到。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这个贩卖儿童的组织的头目,却被人贩卖到了一个偏远的小山村。

  孙忆敏很快交代她的罪行,包括她拐走宝儿,把宝儿放在黑虎山以致死的全部经过。孙忆敏的眼神涣散,透露出无比的恐惧,她说几句话就向四周看看,看到黑色的点点,就会忍不住惊叫起来。

  原先宝儿失踪一案,就是由王队长和小刘警察负责,给孙忆敏录供词一事,自然也落在了小刘的身上。宝儿的死,小刘印象深刻,当时他对拐走孩子的人痛恨无比,可是,现在小刘看着孙忆敏,却忽然觉得,她比死去的宝儿更可怜。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56楼 发表于: 2010-12-30
 内心对死亡的恐惧,比死亡本身更可怕。

  孙忆敏被暂时关在了看守所。

  她进看守所两天后,就被关到了一个单独的房间里,据说她总是在夜里尖叫,发出骇人的声音,和她关在一起的犯人都受不了。

  就在孙忆敏被关进看守所没多久,一个人男人去探望了他。

  男人是至崇。

  那几天,小刘一直在找黑虎山受害儿童的父母,那两个外地来的夫妻,但小刘按照当时给夫妻俩记录口供时留下的地址,找到那里时,夫妻俩却已经不住在那里了。旁边的邻居告诉小刘,因为孩子的事情,夫妻俩受不了打击,回老家去了。

  小刘有些发懵,如果夫妻俩不在,就少了重要的证人,来指证孙忆敏。

  关于黑虎山被害的儿童,小刘决定还是再次审讯孙忆敏本人。在前面审讯中,孙忆敏什么都交待了,而唯独对黑虎山被害的那个孩子一事,她绝口不提。小刘提到这件案子时,孙忆敏就目光发呆,不再说话,死死地盯着墙角,脸上露出恐惧的神色。

  虽然在黑虎山案件的整个侦查过程中,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孙忆敏,但现在受害孩子的父母不在,孙忆敏如果再不交代,这件案子将因无法结案,而成为悬案了。

  小刘从档案室借出黑虎山一案的卷宗,卷宗里的资料不是很全。因为受害的孩子,居然从小到大,没有一张很清楚的照片。而他父母能拿得出来的唯一一张照片,还是别人给孩子拍的,那是一个侧影,孩子正蹲在地上玩泥,开裆裤里露出半边小屁股。

  小刘到看守所的时候,至崇也找到了看守所。

  小刘看见至崇感觉有些面熟,但他没时间考虑那么多,他急着要提审孙忆敏。

  “刘……刘警官……”那个男人在后面喊住了小刘,男人快步走上前来,“刘警官,还记得我不?我上次在你那报过案,我的孩子不见了……”

  男人这些话让小刘想起来些什么,他点了点头:“哦,有事吗?”

  “嗯,我听说你们捉住个人贩子,那个女人,我以前认识她,而且有些矛盾……”男人似乎努力在想怎样向小刘解释,“你知道,我的孩子失踪了……嗯,我知道她是人贩子后,就想,就是想去问问她……”

  “哦,你怀疑你的孩子被她拐卖了?”小刘明白了男人的意思。

  “对!对!”至崇用力点了点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你说,你以前认识她?”小刘忽然觉得眼前的男人,对突破孙忆敏关于黑虎山一案有些作用。

  “是的。”至崇搓了搓手,“这事情,唉,说来复杂……”

  “没关系,你和我说说,没准我能帮帮你。”小刘笑了笑,“孙忆敏现在还只是人犯,没有定罪,原则上,外人是不允许去看她的。”小刘说着停顿了一下,“不过,你要是能说明白点,也许你可以当面问问她,有没有把你的孩子拐卖了,以及拐卖到哪了。”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57楼 发表于: 2010-12-30
至崇第一次向外人,完全坦白了和孙忆敏的那段爱情。

  小刘听至崇说的这一切,他忽然觉得,孙忆敏之所以成为一个人贩子,似乎和眼前的这个男人有些关系。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小刘还没有完全想明白,孙忆敏给至崇生的孩子,又被至崇在两年后要了回去,这中间,到底还有些什么关联呢?

  孙忆敏看见至崇的时候,眼睛里忽然发出光来。

  “至崇,你救救我……”

  孙忆敏伸出手,似乎想隔着桌子去拉至崇的手,但至崇却把身体向后缩了缩,这个动作给孙忆敏一个不好的感觉,她盯着至崇看了一会。

  孙忆敏瘦了很多,脸色发暗,看上去比她的实际年龄,显得老了很多。

  至崇刚看到她第一眼时,差点没认出来,在至崇的记忆里,孙忆敏应该还是个漂亮的女人。

  生活,人生的经历,真的能让一个人的外表,在短时间内有那么大的改变?

  “嗯,我只是想来问问你,我的孩子,宝儿不见了,是不是你……你……干的?”至崇似乎不知道该怎样问孙忆敏,但他又确实没有别的话和她说了,他想问孙忆敏,宝儿是不是被她拐卖了,话到了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你的孩子?”孙忆敏斜着眼睛,似乎翻了一下白眼。

  “嗯,他也是你的呀!”至崇觉得,人都说虎毒不食子,孙忆敏就算把孩子拐走,也未必卖掉,就算卖掉,估计也会留下对方的信息,此时,至崇打算以情感动孙忆敏。

  “我的?”孙忆敏的眼睛转了转,忽然笑了起来。

  笑声有些怪异,而且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似的,这让至崇吓了一跳。连小刘也对这女人发出的怪异声音有些不舒服,皱了下眉头。但小刘没有说话,他想从至崇和孙忆敏的对话里,找出一些线索来。

  “我的?我的……”孙忆敏笑出了眼泪来,“你真的以为,那是我的孩子?”

  “什么?”至崇忽然懵住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成为人贩子?”孙忆敏用衣袖擦了擦眼角的眼泪,带着嘲弄的神色问至崇,看着至崇目瞪口呆的样子,她继续道,“我给你的那个孩子,就是我拐的第一个孩子。”

  孙忆敏坐在凳子上,眼光看向墙角,陷入了回忆中。

  “你抛弃了我之后,我的生活就成了问题,而大着肚子的我,也不能出去工作。我有考虑要把孩子打掉,但到医院里一问,时间长了,要做流产的话,得住院,我哪有钱住院?”孙忆敏咬了咬牙,冷哼了一声,“好在小姐妹可怜我,让我住在她们那里,我每天一睡着就做噩梦。终于,到了孩子出生的时候,我只好在路边找了家小医院,小姐妹们凑了点钱给我。生完孩子,还没到出院的时候,我就逃了出来,因为,我没钱付剩下的住院费。我抱着孩子,像是被人追赶的路边野狗……我受不了这样的感觉,在一个没有人的偏僻路口,我把孩子扔了……”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58楼 发表于: 2010-12-30
“什么?”至崇忽然高叫起来,他激动地站了起来:“你把我……我……的孩子扔了?”

  孙忆敏撇了下嘴,没理他。

  “谁知道,两年后你居然找到我,还要出高价要回孩子。”孙忆敏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为了钱,我只有找个孩子给你了。”

  “你……你是说,你给我的那个孩子……不是我的骨肉?”至崇脸色惨白。

  “是我拐来的,那是我第一次拐孩子。”孙忆敏再次笑了起来,那声音,让小刘觉得像童话中的老巫婆似的。

  “你胡说……”至崇有些慌乱,他无力地反驳着,“你胡说,你肯定是把孩子拐走了,才编了一套谎话来骗我……”至崇死死地盯着孙忆敏。

  孙忆敏冷冷地笑了:“我说实话时,你说我骗你,我骗你时,你却信以为真。”她说着,顿了一下,“那个孩子出生时就有个很明显记号,也许,以后你能把他找回来。”孙忆敏又笑了,笑得有些得意,她看见至崇的眼瞪圆了,直直地看着她,仿佛要把她撕裂开似的。

  “什么记号?”至崇压制住怒火,低声问。

  “在孩子右边的屁股上,有两颗黑痣,很大,几乎连在一起,如果你看到,一眼就能认出来,因为,我想不会有人长两颗那么大的痣,而且,长在一起。”孙忆敏说完,就不再看至崇,把目光移向了桌角。

  小刘听到孙忆敏这样说,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那两颗痣,经孙忆敏一描述,他就觉得好像在哪里看到过一样。

  小刘想了一下,忽然脸色有些苍白起来。

  小刘打开他带来的,关于黑虎山被害儿童一案的卷宗,里面那个被害的孩子,父母能提供的唯一的照片,就是一张彩色的侧面照。孩子正在撅着屁股玩泥巴,而开裆裤使得孩子半边屁股都清楚地露在了外面,这孩子的右半边屁股上,正有两颗那样的黑痣!

  小刘忽然觉得,瞑瞑中,似乎有一只大手,正在安排着这一切。

  第一次,小刘的心里产生了一种不安和恐惧的情绪。

  “你……你说的……记号……”小刘颤抖着手,把卷宗递到了孙忆敏的面前,那一页上,正是孩子的那张照片,“你说的记号,是不是……这样的?”

  孙忆敏有些不屑地向着卷宗看了一眼,但这一眼看过去,孙忆敏的全身立即僵住了,她脸色苍白,嘴唇颤抖着,忽然发出一声怪异的尖叫,然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猛地扑向小刘……

  孙忆敏被看守所的看守人员制住了,但她还在浑身颤抖,发出怪异的叫声,那声音,根本不像是一个人应该有的声音。

  至崇看着摊在桌子上的卷宗,完全愣住了。

  9

  小刘离开看守所,思绪有些混乱。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2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59楼 发表于: 2010-12-30
他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等到他有些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离黑虎山很近的那个区。原来黑虎山死掉的孩子的父母,就住在离这不远的地方。

  小刘身上微微出了些冷汗,为什么自己会走到这里呢?

  这条街上此时几乎没有什么人,这个区都是平房,住的大多是外地来的打工者,和全先城郊的菜农。

  小刘看了看四周,然后转身折返向路口。

  走了几步,街边有条小横巷,只见横巷最里面,蹲着一个孩子。孩子面向着墙,似乎在看什么。小刘不禁停住脚步,看向孩子,细看之下,小刘才发现,横巷的墙边,有许多蚂蚁,正在地上爬着。那些蚂蚁非常多,但又非常整齐,排着队,从巷口向巷子里面移动,以至一眼看见去,墙边出现一条很粗的黑线。

  这些蚂蚁匆忙地往哪里去呢?

  小刘向着横巷里走了几步,只见蚂蚁们形成的黑线,在小巷子的最里面那家门口,就不见了。而那家门口,正是那个孩子蹲着的地方。

  黑线穿过了门下那条宽宽的裂缝,全都进到了最里面那户人家。

  蚂蚁为什么会都爬向那户人家?

  小刘忽然有不好的感觉。

  就在这时,那户人家的门忽然开了,在门开的一瞬间,小刘的鼻端嗅到一股异样的香味,那香味让小刘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门里走出一个女人,她走到门口,喊蹲在地上的孩子:“宝儿,回家了,你蹲在那儿干什么?”

  这个声音小刘感觉也有些熟悉,他看向女人,却赫然发现,那女人正是他一直要寻找的,黑虎山被害孩子的母亲!

  只是,这女人脸色青黄,脸颊消瘦,和原来丰润的模样比起来,一下子像老了许多,而且,那张脸,给小刘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以致让小刘有种不想接近的想法。她不是回老家了吗?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而地上那个孩子又是谁?为什么她会喊他“宝儿”?黑虎山上死掉的那个孩子,小名不正是叫“宝儿”吗?

  正在想着,那孩子已经站了起来,他把手递给女人,被女人拉向了院子里。

  孩子进了门,忽然转过脸来,大大的眼睛死死地盯向小刘。

  这孩子的那张脸,和黑虎山一案卷宗里照片上的孩子,一模一样!

  小刘感觉到了一种诡异感,背后的冷汗一滴滴地渗了出来,他忽然觉得自己是在做梦,而此时,看着孩子那张脸,小刘只希望这个噩梦快点醒来。

  小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他没有回局里,而是回到家,洗了个冷水澡。

  小刘躺在床上,像催眠似的对自己说,刚才的一切一定是一场梦,一场噩梦。

  然而,第二天,小刘回到局里的时候,忽然接到了看守所的电话,孙忆敏在看守所里忽然死掉了。

  小刘和王队长一起赶到了看守所。

  孙忆敏被单独关在一个房间里,那个房间门口围了很多人,其中包括看守所的所长和医生,这些人的脸上都是惊恐的表情。

  小刘跟王队长穿过人群,挤到门口,只见孙忆敏躺在床上,她的全身,都爬满了蚂蚁——黑色的蚂蚁。

  看守所的医生说:“她是被这些蚂蚁堵住了呼吸道,窒息死的。早上我刚接到消息赶来时,那些蚂蚁正从她的嘴里和鼻子里爬进爬出,那时,蚂蚁还不多,她还没死,眼睛还在动。但我刚找人来,想把她送进医院去抢救,那些蚂蚁就不知道从哪里涌了出来,爬得她一身都是,她在床上抽搐了几下,就死了……”

  小刘忽然想到了,昨天在那个小巷子里,那些不断地爬进宝儿家的蚂蚁。

  小刘觉得喉咙里一阵翻动,他慌忙跑了出去,找个墙角,呕吐起来。

  令小刘感到更恐怖的是,他看见在自己呕吐出来的液体中,有几只黑点正在挣扎着,细看,却是几只黑色的小蚂蚁……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fastpost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

      电话:0579-82133668
      工作日 8:30-17:30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