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精彩推荐:
  • 7051阅读
  • 62回复

悬疑 > 迷幻香薰供奉各路邪神:五蛊檀香(更新完毕)
[复制链接] [复制手机版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77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14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13
在线
3599小时

微信分享到朋友圈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2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大金华论坛。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一、迷幻檀香

  据说,有一种香,叫血檀香,此香的做法很特别,在制作的过程中,要加入十三岁童子和少女的血,经过九九八十一道工序制成,制成后还要用供奉者自己的血来浸泡,据说这样才有诚心,是专用来供奉各路邪神的。

  引子

  “包裹,请签收!”

  包裹是绿色的邮政纸箱,她看了看上面的名字,确实是自己的。可是奇怪,刚刚搬到这里来两天,新地址还没有告诉任何人,怎么会有人给自己寄包裹呢?

  难道,前一个房客和自己的名字一样呢?可是,这也太巧合了吧?

  晚上她给房东打了个电话,房东证实,前一个房客,甚至是前前一个房客,都没有人和她叫同样的名字。那就是说,这个包裹确实是给自己的。

  寄出包裹的地址,是本市的,而那个地址,她甚至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

  陌生的地址,却给自己寄了一个包裹。

  她忍不住打开了包裹,奇怪的是,里面只有一盒檀香。

  吴妍的鼻端嗅到了一种淡淡的,带着点淡腥的香味,一瞬间,这香味让她有点沉迷。

  这是什么香味?

  檀香是红色的,有点像刚刚从动脉里流出来的血。她母亲是个信佛的人,家里经常也供些香火,那些香有很多种,比如什么盘香、高香之类的,但她却从来没见过这种,鲜红如血的香。

  这香的味道,她喜欢,有种让人堕落和沉迷的感觉,就像——爱。

  她从一束檀香中抽出一根,点燃,一种像雾一般的烟从檀香燃烧着的火间发出。那种带着淡腥甜的香味,一下弥漫了整个房间。这香味比檀香没点着时浓了些,但却并不刺鼻,反而更有种更让人迷惑的感觉。

  这是一排临河的老房子。

  房间的后窗,正对着河堤。河堤上植被茂盛,但基本上都比较低矮,所以一眼能看见河面。河水并不是很清,但也不至于像某些地方一样恶臭无比。

  所以说,这里的环境,倒不是太恶劣。

  只是,这里的一片老房,确实太老旧了点,有很多房子都有些破损,墙角生着厚厚的青苔。几乎每幢房子都被浓密的爬墙虎给包裹住了,一走进这片地方,阴森的凉意立即渗透进皮肤里。

  城市里几乎都是高楼,这样的老区已经很少了。

  吴妍觉得自己运气还算是比较好的,能在这片老区找到这么便宜的房子。比起原来住的地方,这里是老旧了些,但环境却好多了,至少从窗户里看过去,能看见满眼的绿色。最主要的是,价格要比原来的地方便宜了一大半。

  其实,价格是最主要的因素。吴妍在发现自己那点积蓄快花光了时,就开始了她的省钱计划。
1条评分
浮云里的逸梦 威望 +4 按游戏规则,给分 2010-12-27
0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77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14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13
在线
3599小时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0-12-22
在没有新的收入来源之前,她最好的省钱计划,就是赶快从那不算便宜的房子里搬出来。

  所以,她租了一套老街区的廉价房。

  说是一套,其实只有两间,里间较小,就用做卧室,同时也是书房,外面大的一间,用做客厅兼饭厅。

  不过,这么老的房子里,居然还装了网线,这也是吴妍选中这里的唯一理由。

  “我开始了隐居生活……”吴妍搬过来后,上网的第一件事,就是把QQ里的签名给改了。看见吴妍出现,许多网友问她:“最近哪去了?搬家搬好了?”

  吴妍顾不上回答这些问候,只一个一个地看信息,小雪,小雪没来信息?

  小雪是吴妍的网友,从聊天看来,是个清纯得可爱的女孩子,据小雪说,她刚刚工作没多久,所以还带着很重的学生气。

  吴妍搬家前,小雪曾给吴妍发过一条QQ信息,小雪发给吴妍的消息是这样的:“妍姐,我被他骗了……我完了,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你说,为什么有人会卑鄙到这种地步,为了一点利益,他居然能用一年多的时间来欺骗我,引我上钩……妍姐,这世界真的这么可怕吗?”

  吴妍看到这条信息时,小雪并不在网上,她担心小雪会不会出事。

  从最后一次收到小雪的信息,到现在,已经有一个星期了。

  吴妍坐在电脑前,有些心神不宁地看着窗外发呆。

  窗外的小河上起了许多小小的涟漪,柳树在风中微微摆着,天空阴沉,似乎就要下雨了。

  “嘀嘀”,就在吴妍发呆时,QQ忽然响了起来。

  一个美女的头像跳了出来,是猫爱。猫爱和吴妍、小雪都是在吴妍经常去的一个论坛上认识的,后来大家都加了猫爱的QQ群,这个QQ群里,全是女人。猫爱是个成天生活在网络上的女人,她说,因为她无聊。吴妍不明白,一个人天天泡在网上,现实中又靠什么维持生活呢?但吴妍并不是一个很八卦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

  吴妍打开猫爱的信息,猫爱发来的只有一句话:“好久没见小雪了,不会出事了吧?”

  猫爱和吴妍的担心,是一样的。

  吴妍对小雪的事情,知道的并不算多。

  一年前,小雪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男人,那时吴妍还不认识小雪。不能说她太不现实,据小雪说,她认识那个男人很久,也只是聊天而已。后来那个男人很明显地对小雪表示了爱意,开始小雪总是装傻,装作不明白。但终于有一天,小雪在生活中出了些事情,情绪很低落,那个男人则一直陪着小雪聊天,安慰她,终于打动了小雪的芳心。

  吴妍只知道那个男人的网名叫“阿波罗之眼”,小雪总对吴妍说“眼睛”什么什么,“眼睛”就是指那个男人。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77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14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13
在线
3599小时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0-12-22
 从知道小雪的事情开始,吴妍就有种不好的感觉,吴妍的感觉,在对不幸的事情上,总是特别准确。她提醒过小雪,但小雪很天真地问:“一个男人,追了我一年多,而我又没什么钱,他要是骗子的话,为的是什么?”

  吴妍语塞,确实,男人骗一个女人,除了骗财就是骗色,还有其他什么东西可骗?不过,财和色对不同的人来说却有不同的定义。

  猫爱对小雪的事情,似乎知道很多。

  也许,这些事情都是小雪说给猫爱听的,不过,吴妍却有种奇怪的感觉,猫爱向吴妍谈起小雪时,让吴妍觉得她好像认识现实里的小雪一般。

  她们谈论着小雪的事情,最终,所有的猜测都是不好的结果。

  “我说,要不,嗯……”猫爱发出了一条看上去有点吞吞吐吐的信息。

  “什么?”吴妍有些疑惑地回问了一句。

  “是这样,我听小雪说过,你和她是同一个城市的,现在我们在这白担心,要是你不怕麻烦,能不能,去小雪那看看?”

  吴妍没有想到小雪居然和自己住在同一座城市,不过,在网上认识的朋友,吴妍很少问起别人现实中的事情,所以,同在一座城市而不知道,也不算奇怪。也许在某一天,吴妍还曾和小雪擦肩而过,却不知道对面的就是小雪罢了。

  想到这里,吴妍有些哑然失笑。

  “怎么?如果你要是不愿意,那就算了……”猫爱看吴妍没回话,又追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不是……”吴妍回道,“这城市这么大,怎么样去找一个,见都没有见过的人呢?”

  “哦,这么说你同意去看小雪了?”猫爱似乎给吴妍下了个圈套,“我有地址。”

  吴妍看着猫爱发过来的地址,那是城市另一端的某个地方,在吴妍的记忆里,那地方也是片老区,但没有吴妍现在住的这里安静。那地方租住了很多外来人口,多数是到这个城市里来打工的。

  小雪,一个刚毕业,而且工作不算差的女孩子,为什么会住在那样一个凌乱的地区?

  和地址一起发来的,还有一张一寸左右的小雪的彩照。照片中的女孩很漂亮,有些孩子气,和吴妍想象中的小雪差不多。

  吴妍答应猫爱,第二天抽空去看看小雪。

  猫爱在得到吴妍的承诺后,很快就隐身了。她是个生活在网络上的人,忙于她的网络生活,没有更多的时间来和吴妍消磨。吴妍看着QQ上暗下去的猫爱的头像,心里不禁猜测起这个女人来。

  这应该是一个年纪不算太小的女人,估计至少在25岁,或者更大一些。

  吴妍发了一会呆,想到小雪,再看看猫爱发来的小雪的地址和照片,有种寒冷的感觉,忽然从心底里慢慢地升了上来。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77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14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13
在线
3599小时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0-12-22
网络是多么虚幻!

  在网上,吴妍觉得对小雪已经算是比较熟悉了,两人的关系不错,小雪一直都“妍姐妍姐”地叫她。可事实上,吴妍对小雪的了解,无非都是小雪自己告诉她的,那些经历、学习以及工作。即使这样,吴妍一直也不知道小雪长啥样,甚至,连声音也没听见过。

  只凭打字通过网络交流的人,现实中,到底是什么样,谁又知道呢?

  吴妍忽然有些害怕起来,她盯着电脑看了一会,感觉寒意正从毛孔中渗出来,于是下意识地关上电脑。看着显示器“啪”地一声黑下去,吴妍忽然觉得远离了那个虚幻的世界,不由得松了口气。

  仿佛感应到吴妍关电脑似的,窗外的黑夜,忽然被一道闪电撕开来,蓝色的光划过天际,光尾直落在吴妍窗外的河面上。

  跟着一声巨大的惊雷,从空中急速地传来,由远而近,吴妍感觉房子都好像抖了几抖。

  几分钟的功夫,天空已经闪了几次闪电,雷也时远时近地暴响。

  不一会儿,雨像倾盆倒下一般,直落了下来。虽然已经是夜晚,但吴妍还是感觉到天地色变的那种压抑气势。

  记起小时候,每次雷雨,吴妍都会吓得躲到被子里。

  外婆说:只有妖精才会怕惊雷。

  吴妍就问:我是妖精吗?

  没准儿。

  吴妍已经很久不怕惊雷了,但今天这样的气氛里,她忽然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

  这是一条狭窄而又阴暗的小巷。

  由于昨晚的那场大雨,小巷的街道上还残留着许多的积水。小巷的街是沥青铺就的,但看上去到处是坑坑洼洼的,在某些积水比较深的地方,还垫着几块碎砖。

  吴妍小心翼翼地在这条小巷里走着。

  走过一个水坑时,水坑上铺的砖头不稳,一脚踩下去,脏水飞溅起来,沾了几滴在吴妍的裤角上,她不由得皱皱眉头。吴妍有些小小的洁癖,虽然在平时不太看得出来。

  小巷的两边,有破烂的平房,也有老旧的,两三层楼的楼房。

  吴妍皱着眉头看着手上的纸条,又看了看小巷两边的门牌,这里门牌比较乱,42号、43号,她都看见了,但找了半天,却就是没有看到44号在哪里。

  临街过来一个老太太,脸上的皮皱皱的,穿着一件老式的黑布褂,小小的脚可能是裹过的,总之给人很老的感觉。

  吴妍往边上让了让,老太太从吴妍身边走过两步,忽然停下说:“44号在右边那巷子里面。”

  说完,老太太头也不回地走了。

  吴妍愣住了,这老太太怎么知道她要找44号?

  她有种想问一问的冲动,不过,她不知道该怎么问出口。也许,是自己刚才不小心念了出来,给那老太太听见了吧。看着那佝偻着背,正在走远的背影,吴妍真难以相信,一个那么老的老太太,耳朵还那么灵光?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77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14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13
在线
3599小时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0-12-22
 往前又走了几步,右边果然有个很细的巷子,沿着巷子向里走了十来步,吴妍看见巷子的左边,有一扇门。刚才吴妍从这条细巷子边也走过,只是,探头看向巷子里时,没发现里面有人家,原来,那扇门被掩在了巷口的墙后面。

  门没有关,从外面就可以看见里面。院子很大,里面是两层的老式楼房,方方的那种,上面还有个四面像亭子一般的顶,细细的如鱼鳞片的青瓦。

  院子的门口挂着个门牌,已经旧得生满了锈,上面赫然写着:44号。

  就是这里了,吴妍小心地走进去。

  楼边上种着几棵很粗的法国梧桐,把小楼四周的光线都遮住了。小楼里面有条通道,楼道里黑乎乎的。通道边上有四户人家,最里面的那户,门边上用几个大字,吴妍站了好久,适应了那幽暗的光线后,才看清,那是用红笔写的:44号104。

  这就是小雪住的地方?

  吴妍站在门口时,几乎无法举起手来敲门。

  吴妍对于敲门后,里面会出现什么人,问吴妍找谁,以及干什么,吴妍要怎么回答,她想出了几十种可能。

  但现实却出乎吴妍想象的任何一种。

  就在吴妍站在门口发呆的时候,忽然从里面传出一声巨响,好像是什么东西落在地上打碎的声音。接着里面传出一声带着低泣的女人声音:“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吴妍愣在了门口。

  她听着里面的声音,有些想退开,但好奇心却又让她想听下去。就在吴妍犹豫不决的时候,门忽然被打开了。

  一个女孩子从门里冲了出来,正撞在吴妍的身上。

  吴妍一眼就认出来,从里面冲出来的女孩,正是她要找的小雪。

  “小雪!”

  撞了吴妍的小雪,抬头看了看吴妍,脸上有些泪水,但她不认识吴妍,因为她从来没有看见过吴妍的照片。小雪愣了一下,可是什么也没说,转身绕过吴妍的身边,继续向外跑去。

  吴妍一把拉住小雪,小雪诧异地回头盯了一眼吴妍,吴妍忙松了声,有些不安地叫了声:“小雪!”

  小雪疑惑的眼神,更疑惑了。

  “哦,我是吴妍……”吴妍虽然在网上和小雪聊得不错,可是真正面对面,一种陌生的感觉却横亘在了两人中间。

  “吴……妍姐……”小雪慌忙擦了一下眼睛,有些不安地看着吴妍。

  “你最近一直没上网,我们很担心,嗯,猫爱怕你出什么事情,所以让我来看看……”吴妍在小雪的目光下,有些不自在起来,她微微握住双手,向小雪解释着。吴妍有些紧张的时候,就会微握双手。

  “我……没事……”小雪忽然声音又哽咽起来,“妍姐,我……”

  这时,开着的门后,探出一个人的脸来,那是个女人,和小雪长得极像,但明显比小雪的年纪大,而且脸上的神色迷茫,头发有些蓬乱。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77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14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13
在线
3599小时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0-12-22
 “妍姐……”小雪终于哭了出来,声音里满是委曲。

  “小雪,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看着小雪的样子,吴妍仿佛又回到了网上,和小雪聊天的时候。

  “这是谁呀,小雪,怎么不让人家进来坐呢?”门后的女人忽然在这个时候说了一句话。

  小雪一时间有些呆住了,看了看门后的女人:“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快招呼朋友进来坐,我去带宝宝了。”女人说着,露出开心的笑容,但吴妍却明显感觉到小雪的脸色更阴沉了,她甚至还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女人不再理小雪和吴妍,径直走进了房间里。

  此时门大敞开着,吴妍看见屋里是个小小的客厅,有些凌乱。靠近沙发的地上,碎瓷片和饭菜,弄得一地都是。

  小雪有些尴尬:“妍姐进来坐吧,我收拾一下。”

  屋里的光线有些暗,这幢老楼窗户本身就很小,光线不足,加上外面巨大的树阴遮住,屋里似乎有些像地下室似的,不仅光线暗,还有阴湿的感觉。

  吴妍有些迟疑着坐在沙发上,沙发很旧了,是布的,但摸上去有些阴湿的感觉。

  吴妍坐得很不舒服。

  看见吴妍坐下了,小雪慌忙把地上的碎瓷片及饭菜收拾掉,然后给吴妍泡了一杯茶,坐到了吴妍的身边。

  “妍姐,我真觉得自己活够了。”小雪终于忍不住,双肩激烈地颤抖着,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别这样,没什么事情不能解决的,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也许我可以帮你。”吴妍说着,把手放在了小雪的肩头,小雪的颤抖渐渐停了下来。

  吴妍坐在阴湿的沙发上,听小雪说了一个离奇得像故事一般的事情。

  吴妍坐在电脑前,反复想着小雪的离奇经历。

  一个男人,居然在骗了小雪的姐姐之后,又骗了小雪。不同的是,那个男人和小雪的姐姐是在现实里面相识的,和小雪却是在网上相识的。那个男人骗了小雪的姐姐,在她怀孕后,却又抛弃了她,以致小雪的姐姐受不了刺激而精神失常了。

  吴妍想,那个男人会不会是职业骗子?吴妍不知道,如果那个男人真是职业骗子,上过当的女人,一定不止小雪和小雪的姐姐两个女人,也许更多。谁知道呢?吴妍劝过小雪报案,但小雪不肯,吴妍想,就算有很多女人被骗,大概她们也会和小雪一样,选择沉默。

  房间里飘着淡淡的香,那是吴妍搬来那天收到的包裹里的香,这香味令吴妍产生很多的想象,而这些想象,有助于她的写作。

  吴妍决定把小雪的经历改写成小说,不过,她决定要在小说里惩罚那个男人,她要让所有的东西,都成为惩罚那个男人的道具。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77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14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13
在线
3599小时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0-12-23
 吴妍快速地在键盘上敲着字,然后把小说一段一段地发到网上。

  1

  房间的窗户上挂着厚重的黑色窗帘,大白天的,居然一丝阳光也照不进来。

  房间正北方的墙壁下供着一个龛位,里面供的是一个身材高挑,凹凸有致的女人,这女人左右双手各抱一小儿,肩上还攀着两个,左右手臂上也吊着两个,头上爬着一个,两条细长美丽的腿上还各有两小儿抱着其腿,仰视如众星拱月般。女人是侧面站的,偏偏脸却侧着半回过来,那张脸一看之下,让人不由得打个冷噤。那是张极丑的脸,猛一看像是被硫酸泼过似的,脸上的皮肉都粘连在了一起,还有几处仿佛是血管爆出来似的,让那张脸更加狰狞可怕。

  房间里很幽暗,只有龛上左右两边有两盏灯,一红一绿,灯的瓦数也很低。龛里供的那邪神,在这红绿灯光之下,显得更有说不出的诡异感。

  这是哪一路的邪神?难不成是传说中的九子鬼母?

  龛前供有香,那香的味道清淡而悠远,香味中还带着一丝淡淡的腥甜味。那绝不是一般供佛用的檀香,那香的颜色是血红色的。

  据说,有一种香,叫血檀香,此香的做法很特别,在制作的过程中,要加入十三岁童子和少女的血,经过九九八十一道工序制成,制成后还要用供奉者自己的血来浸泡,据说这样才有诚心,是专用来供奉各路邪神的。此香还有一大特点,能令人产生真实的幻觉,甚至在这个幻觉的过程中,连被香所迷之人身边的人都会受到影响。

  龛前跪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

  女人身穿淡紫色的衣服,但衣服前面却染着大片鲜红的血。

  女人跪在龛前,几乎头都伏到了地上,长发披散下来,把脸遮住了。女人的面前放着一张巨大的白纸,白纸上写着红色的字。细看时,那些字分明是用血写的!而地上的那张巨大的白纸,分明是一张白色的砂纸。

  那女人还伏在地上,用手指在白砂纸上划着。

  只见那女人划在砂纸上的手指早已经血肉模糊了!原来,女人是用手指上磨破了的血在白砂纸上写字!

  女人仿佛没有痛觉似的,用力地把手指按在白砂纸上,一下一下,手指在白砂纸上拖出一条条血肉的痕迹……

  当白砂纸上的字写满时,女人的手指前端早就磨得露出了骨头!

  女人把手指拿开,喉咙里发出了一声阴森恐怖的笑声,仿佛对用手指在白砂纸上写出的字很满意似的。

  白砂纸上的字迹歪歪扭扭,但勉强还是可以认出来一些:你说过的一切,都将会实现。每一个说谎者必将受惩罚,没有一个可以逃脱。

  这句话的后面还有几个更歪斜的字,已经看不出来写的是什么了。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77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14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13
在线
3599小时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0-12-23
女人满意而阴森的笑声已经从喉咙中扩大到了连续而嘶声的长笑。

  女人从身边拿过一个小玻璃罐,只见罐里有一只模样极怪异的虫,虫长约三寸,手指粗细,头比身体粗,头前有三个吸盘,还有几根像胡须一样的触须在空气中浮动着。

  女人又从旁边拿过一个碗,碗里放着半碗白色的粉末状的东西。然后,女人举起那只已经在白砂纸上磨出手指骨的手指,让手指上正在不断流出的鲜血滴进碗里,很快,那碗里白色的粉末就变成了血红色。

  屋里淡淡的甜腥味浓郁起来,玻璃罐里的那条虫开始兴奋起来,不断地在罐里扭曲跳跃着。

  女人又点了三支血檀香插在碗里的粉末里,血檀香燃烬后掉下的灰烬和血红色的粉末混在了一起。

  女人把碗里的粉末倒进了玻璃罐中,那些粉末把罐中的虫埋住了。

  房间里迷雾缭绕,甜腥的味道弥漫在空气里。龛里的九子鬼母仿佛也被这种味道吸引了,迷蒙的烟雾中,她仿佛笑了一下,笑容出现在那种狰狞的脸上,让人冷不丁地要打个冷噤。

  女人又将玻璃罐盖上,然后兀自拿了个剪刀,一下一下,把地上用血写上字的白砂纸绞了个粉碎,再把那些白砂纸的碎片放在一个机器里,只一会,那张白砂纸就变成了一小堆粉末。女人从墙边拿起几十个不同的小瓶,把小瓶里的东西用小秤称好,和白砂纸磨成的粉末混合……

  女人抬起头,长发滑向了背后,只见长发下是张极美的脸,只是,脸上却没有一丝的血色,两腮也深深地陷下去。

  玻璃罐里的粉末很快被里面那只怪异的虫吃光了,而虫的身体也比原来粗了一倍,躺在瓶底,有些慵懒地扭动着身体。

  女人再次满意地笑了起来。

  “小恨,你要快快长大哦!”女人双手捧起玻璃罐,仿佛看着情人一般,眼中满是爱怜的神色,而那双捧着玻璃罐的双手,十个手指,赫然都已经秃了,露出里面的森森白骨!

  2

  “牛三斤,牛三斤,你的媳妇叫吕桂花……”张志的手机响了起来,这个音乐是《手机》电影中的那只歌。

  张志瞟了一眼手机显示的来电号码,眼珠快速地转动瞄过小亚的脸,小亚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微微带笑地看着张志。

  “喂。”张志有些不安地接听了电话。

  “张志,许艺出事了,你快来三院急诊科!”电话那头是个焦急的中年妇女的声音。

  “怎么回事?”张志的语气里有些不耐烦。

  “她被车撞了,现在还在昏迷,总之,你快来!”对方说完收了线,张志愣了一下,不安地收了手机,眼珠子又在眼眶里急速地转了转,发现小亚有些疑惑的表情。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77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14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13
在线
3599小时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0-12-23
“怎么了?”小亚关心地问张志。

  “啊……”张志的头脑里快速地转了一下念头,“小亚,对不起,我不能陪你了,我得赶快去医院,我父亲……”张志说着,故意哽咽了一下。

  “你父亲怎么了?”小亚下意识地问着,她心里已经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

  “我父亲他……他忽然……中风了……”张志为了表演地更像一些,索性抹出了几滴眼泪。

  “呀!”小亚叫了起来,“那送医院了没有?”

  “已经送医院了,我现在要赶过去。”张志说着,眼睛再次转了转,观察着小亚的反应,小亚一脸关切连声催着他,“那你快去医院看看吧,情况不严重吧?要不要我陪你去?”

  “情况现在不太清楚,刚才我妈打电话来说,他还在昏迷中,正在抢救。”张志停顿了一下,“我现在过去看看,有什么情况再打电话给你吧。”

  “好,你快去吧。”小亚理解地点着头。

  “哦,对了。”张志的眼睛又转了转,故意装作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你身上有现金吗?我怕一会我到了医院……”

  “有,一千够吗?”小亚毫不犹豫地拿出包里的钱包来。

  “够了够了,我只是为了防止有什么急事,出来时没想到会出事。”张志心下暗暗窃喜,这女孩比较大方。

  接过小亚递来的钱,顺手放进了上衣的口袋里,然后张志故作感动地对小亚说:“我明天就还你!”

  走出咖啡厅,张志招手拦了一辆的士,就在他坐进副驾驶位的时候,他从倒后镜中忽然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孔,那是个极漂亮的女人,那女人的脸上带着神秘的笑容。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张志的心一下子凉了,猛地转回头去,可是,车后什么人也没有,再看倒后镜,镜中并没有什么女人。

  “司机大哥,你……你刚才看见车后站了一个女人吗?”张志不安地问。

  “哪有什么女人?”司机不解地看了张志一眼。

  “一个穿着紫色碎花长裙的女人,你没看见吗?”张志怀疑地盯着司机,一脸不相信。

  “你眼花了吧?”司机的语气里带着嘲讽,“要不,就是你见鬼了!”

  “见鬼?”张志觉得背后有一股寒意升了上来,“那,司机大哥,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

  “鬼么,这个东西是信则有,不信则无的。”司机若有若无地笑了笑,“不过,有些事情很难解释,也许,真的有鬼也说不定呢。”

  张志没有说话,他觉得脖子上仿佛有丝冷风刮过,寒毛孔都竖了起来。

  三院的急诊科。

  张志一到急诊科就看见许艺的父母坐在走廊上,许艺的妈妈一声声地抽泣着。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177
精华
3
奖学金
6992
威望
18614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07-13
在线
3599小时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0-12-23
“伯母,许艺怎么样了?”张志换上一副准女婿的模样,满脸焦急地问着许艺的母亲。

  “张志,小艺她还没醒过来……”许艺的母亲一看到张志,马上哭声放开来,从原来的抽泣变成了号啕大哭。

  “嘘!”这时一个护士走过来,不满地对他们说,“医生正在进行抢救,你们不要在这里扰乱好不好?万一出了事情,你们负得了责吗?”

  许艺的母亲用手捂着嘴,从号啕大哭转成低声的抽泣。

  “许艺怎么会出车祸呢?”张志不解地问。

  “她今天中午回家吃饭,说是忘了带一份材料。吃完饭,时间不早了,于是就打的去上班,谁知道,她走了不到半个小时,就有交警打电话来,说她坐的的士出事了,让我们到这里来。”许艺的父亲阴沉着脸,一边轻轻地拍着许艺母亲的肩膀,一边向张志解释着。

  正说着,急诊科抢救室的门打开了,一个医生走了出来。

  “许艺的家属在吗?”医生一边不停步地向前走,一边望着张志他们。

  “在,在!”许艺的父母从走廊的长椅上站了起来,张志没有出声。

  “现在病人的颅脑里有几处出血,很危险,虽然我们已经尽力抢救,但现在病人还是没能脱离危险,随时都有可能……你们要做好思想准备。”医生说话很含蓄,但他的话还没说完,许艺的母亲就又放声哭起来,“求求你,医生,救救她吧!”

  “我们会尽力抢救的。”医生用惯有的语气对许艺的母亲说,“你们现在可以进去看看她,不过,不要太大声,以免对病人造成不好的影响。”医生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张志跟在许艺父母的身后进了急诊科的抢救室,许艺躺在雪白的病床上,眼睛紧闭,身边放着一些不知名的仪器,还有些管子连在许艺身上。

  “小艺……”许艺的母亲忍不住想扑上去,却被护士拦住了:“不要碰病人,张医生说了,只能让你们远远地看看。”

  张志看着病床上的许艺,恍惚间他仿佛看见许艺对他睁开眼笑了一下。张志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后背轻轻地撞在了墙上。

  张志看见许艺的父母没谁注意到他,慢慢地退出了抢救室。

  “许艺醒了没有?她的家人来了吗?”

  张志刚退出抢救室,就看到一个交警正站在走廊上问一个护士。

  “那个人好像就是许艺的家属。”护士向张志指了一指,“她还没醒,现在的情况很不好。”

  交警好像和护士很熟,点头笑了一下,向张志走了过来。

  “你是许艺的家属?”

  “我是她男朋友。”张志犹豫了一下,“车祸是怎么发生的?”

  “一个大巴的司机酒后驾驶,从后面追尾撞上了的士,把的士一直挤到了人行道的护栏上,的士司机当场就死了。”交警说起来很平淡,“出事时许艺是坐在副驾驶上的……”
fastpost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

      电话:0579-82133668
      工作日 8:30-17:30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