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精彩推荐:
  • 13193阅读
  • 151回复

悬疑 > 诡异的冥婚惊魂:阴缘伞(更新完毕)
[复制链接] [复制手机版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3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30楼 发表于: 2011-01-08
 "小雨!"长夏把她的头扳过来,严肃道,"如果你是因为我不理你而生气,我向你道歉,但请不要说出我们不是朋友这种话!"

  "我说错了吗?你早就知道我是韩曳的遗产继承人了,对吧?所以在韩宅见到我你才一点儿也不吃惊。我们的认识也是你一手策划的,你故意在心理诊所等我,故意试探我想让我说出自己的遭遇,故意说要和我做朋友,其实你的目的都是冲着这份遗产吧?!"

  "苏沐雨!"长夏皱着眉,抓住她的肩膀,"如果你的猜忌是为了保护自己,那么太强烈的防备之心反而会让你伤得更重!现在,你冷静点,听我跟你说--"

  看着她的情绪稍稍平复了些,长夏才松手道,"我是在认识你之后,也就是前天,才知道你是韩曳的……未婚妻,我当时的感觉是他不应该把你推进韩家遗产争夺的火坑里来!你知道韩夫人和韩婕是多厉害的角色吗?她们不会这么轻易让你获得这笔钱!韩婕的态度你已经看到了,而韩夫人,你以为她让你考虑不要放弃继承是出自真心的吗?她只不过是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先稳住你而已。"

  "那你呢,你难道对遗产没有企图吗?"苏沐雨盯着他问。

  "我只在乎姐姐的利益,只要她们不为难我姐姐,我不会去和她们争夺什么。其实,她们对遗嘱里有我姐姐的名字也很不满意,因为姐姐没有替韩家生儿育女,她们认为她只是个外人……你想,在这种情况下,我一见你就表现出一副和你很熟络的样子,她们会不会认为我们串通好一起来'谋夺'韩家的遗产?这只会对姐姐和你更不利!"

  "我……"苏沐雨虽然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却依旧有些不甘。

  "至于你说我们的相遇是策划出来的……"长夏浅笑道,"那真是小孩子的想法!我怎么知道你会去采访孟冬谷,怎么知道你会走错房间,怎么知道那时刚好会下雨能让我送你?"

  "可是……"苏沐雨抿抿唇,气消了一大半。

  "还有什么问题留到你洗完澡出来再问!"长夏在隔壁的浴室里点上蜡烛,推她进去,"你快冲洗一下,我把姐姐的衣服拿来放在门口。"

  "那你不洗吗?你也淋湿了!"苏沐雨这时才感到过意不去。

  "你的意思是……"长夏又露出他惯有的戏谑笑容:"我们一起洗?"

  "混蛋!"苏沐雨狠狠地踩了他一脚,用力关上浴室的门。

  从浴室里出来,长夏已经坐在房间的椅子上等她了。苏沐雨闻到一股浓烈的姜味。

  "你真慢,我都已经洗完而且还煮好了这个……你才出来。"长夏举起一个小茶壶,壶口有热气不断地冒出。

  "这是什么?"苏沐雨问。

  "姜糖水,可以预防感冒的,你喝喝看味道怎样。"他倒了一杯递给苏沐雨。

  "很香嘛!小时候生病,外婆都会煮给我喝,很怀念啊!"苏沐雨抱起杯子轻呷一口,立刻感觉全身上下暖洋洋的,"没想到你还会煮这个。"

  长夏笑笑:"我也不能总是一无是处吧?"

  "谁说你一无是处了!你的漫画就画得很好……"苏沐雨说完,像想到了什么,跑到她换下的湿衣服前,翻找起来。

  "你在找什么?"

  "果然!"苏沐雨从外衣口袋里掏出皱巴巴的纸片,失望地说,"被弄湿了,墨水都化开了。"

  "你一直都带着我的漫画?"长夏的声音忽然变得很柔和,"没关系,你喜欢我可以再画给你。"

  苏沐雨笑笑,沉默了片刻,她突然记起一件重要的事:"长夏,你知道莫绣儿吗?"

  "莫绣儿?你是说韩曳的婶婶?"

  "原来韩逸风是韩曳的叔叔呀?他也过世了吗?"苏沐雨边问边打开墙角的柜子,却再也找不见那副灵牌位。难道,除了他们还有人来过这个房间?!

  长夏点点头:"他们两人都在二十多年前过世了……你怎么会问这个?"

  苏沐雨把之前发现灵位和看到黑影的事说了一遍:"韩宅'闹鬼'是不是和莫绣儿有关?"

  "从何说起呢?韩曳曾经告诉我,韩宅的确发生过一些诡异的事情,就是从莫绣儿'嫁'入韩家开始……不过,我始终认定,这世界上真正的鬼,只存在于人心之中!"

  "所以,你觉得刚刚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只是我的幻觉,或是我内心深处的想象?"

  "从心理学上说,确实如此……"长夏望着她顿了顿,"但是,我相信你,你既然说看到了,那它们就一定存在,只等我们来把这些谜团一一解开。"

  "谢谢你!"长夏的信任使苏沐雨感觉很温暖,"那么,你把莫绣儿和整个韩家的事都告诉我好吗?"

  长夏喝了一口糖水,低沉地说道:"这一切都要从二十年前的一场冥婚说起……"

  4

  屋内,烛光摇曳,屋外,雨打芭蕉。长夏和苏沐雨面对面地坐着,手中是半杯晃晃荡荡的姜糖水,这样的情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对甜蜜情侣在秉烛夜谈,只可惜,他们谈论的话题与爱情无关。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3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31楼 发表于: 2011-01-08
 "二十二年前,韩曳的叔叔韩逸风心脏病去世--对,这也是后来韩曳的死因,韩氏家族一直遗传有先天性心脏病。那时韩宅当家的是韩老爷子,也就是韩曳的爷爷,他决定马上给自己的儿子物色一个'新娘',莫绣儿就这样'嫁'进了韩家,和韩逸风举行了一场冥婚。"

  "你是说莫绣儿只是韩逸风名义上的妻子?她在'嫁'过来之前也已经死了吗?"苏沐雨问,"可是我却听说韩宅里曾冤死过一个女人,如果不是指莫绣儿,那会是谁?"

  "具体情况我也不太了解,这些都是韩曳告诉我的,那时他才五岁,对这件事也没多少记忆。"长夏深吸了一口气,"不过,外边的确有这样的流言,说是韩家一时找不到合适女尸,就花重金请人谋害了莫绣儿,让她成为韩家的'冥婚新娘'!"

  "可是为什么会选中莫绣儿来当'新娘'?那她死去了她的家人不替她报案吗?"

  长夏摇摇头:"我也不知道韩家是怎么选上莫绣儿的,至于她的家人为什么不替她'申冤',恐怕是因为韩家太有钱有势了吧!这些事都发生在韩家的上一代身上,现在也只有韩夫人知道得最清楚了!"

  "如果我去问韩夫人,她会告诉我当年发生的事吗?"

  长夏冷笑道:"绝不可能,她是韩家'硕果仅存'的一个封建代表人物,誓死都会维护韩家的利益!更何况当年她身为韩家的长媳,也和韩老爷子一起参与了整件事,那些秘密她宁可带进坟冢也不会说出来。"

  "我就不信,莫绣儿的秘密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苏沐雨固执地道。

  "小雨,为什么你对莫绣儿的事这么好奇?仅仅是因为刚才的灵牌位和黑影吗?"

  "等你对我说完韩家的所有事,我再把我的全部遭遇和盘托出。"苏沐雨故意卖个关子。

  "好,那我接着说--"长夏站起来面向窗户,雨雾模糊了他的视线,"事情进行得很顺利,他们把莫绣儿的棺材抬进韩宅,就停放在……我们现在的这间房子里。"

  "难怪!"苏沐雨打了个冷战,"凤姑说,这是韩家例位'准新娘'住过的房间。后来,韩曳的那位'冥婚新娘',也停放在这里了,是吗?"

  "是的。"长夏转过身子,"所以当我得知凤姑安排你住这个房间时,很担心……停电后就忍不住下了楼。"

  苏沐雨突然感到自己的面颊发烫,赶紧岔开话题," 然后呢?不是说'闹鬼'吗?"

  "嗯。冥婚过后的第七天,韩老爷子被发现死在这间屋子里,死因是心肌梗死,也就是被吓死的!从那时起,关于莫绣儿的冤魂来报仇这种说法就流传开了。更有人说,听到莫绣儿遇害前的诅咒,说是要让韩家断子绝孙,韩家的所有男人都会死掉--不管谣言是真是假,现在看来倒也'实现'了。两年多后,韩曳的父亲去世了,三年前我姐夫韩宸交通事故身亡,上个月韩曳也因心脏病离开了人世……"

  "那么,真的是'鬼'所为吗?"苏沐雨替这个家族悲伤起来。

  "韩老爷子的死确实有点玄,但我姐夫和韩曳的死若真有问题,我觉得很有可能是人为的!"长夏坚决地说。

  "你怀疑韩宸和韩曳的死因并不单纯?"苏沐雨吃惊道,她从未想过长夏和她一样,也陷入了身边亲朋好友的死亡阴影中,"可除了莫绣儿,谁和韩家有这么深的仇恨?"

  "我也是最近才开始调查,有许多事都无法理清头绪。"长夏第一次在苏沐雨面前露出疲惫的神情,"回到主题,我继续往下说--韩老爷子去世后,韩家的诡异事件层出不穷……韩曳说,那时他每晚都会被一阵阵断断续续、分不清是男是女的幽咽声惊醒,韩家的用人们也私下传言说夜半时分看到宅子里有黑影游荡,每个人的神经都绷得很紧。直到有一天,韩曳发现了他父亲的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苏沐雨问道。

  "那时,韩家小妹韩怜刚满一岁,晚上常常在摇篮里哭闹,韩曳的房间就在她的房间隔壁,因而有时会起床去照顾她。一天深夜,他看到自己的父亲踉踉跄跄地下了楼,走进这间闹鬼的房子里……他悄悄跟了过去,把轻掩的房门推开一条缝隙,竟看到地板上直挺挺躺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双目紧闭面色惨白,没有一丝活人的气息,而他的父亲则跪在她身旁怜爱地抚摸着她的头颅!"

  "啊!"苏沐雨轻叫一声,不自觉地低头看脚下的木地板,"那个女人……是莫绣儿吗?她没死?!"

  "如果她没死,韩逸风的冥婚就不可能进行!我猜测,那或许是一具尸体,只不知用什么方法完好无缺地保存了两年!"长夏皱紧眉,"韩曳看到父亲在给她擦脸,在和她说话,然后才站起来关上房间的灯,他赶紧躲到楼梯下的储物室,等父亲回到楼上后,才壮着胆走进房间--但是房间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一连好几次都是这种情形。多年以后,韩曳回忆起这件事,总认为自己的父亲每晚都在和一个'女鬼'约会,他爱上了那个'女鬼'!"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3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32楼 发表于: 2011-01-08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苏沐雨说,"那后来韩曳的父亲是怎么去世的?"

  "就在韩曳考虑要不要把这个秘密告诉韩夫人时,他父亲却在这间房子里自杀了!第一个发现尸体的就是韩夫人,韩曳看到的情景是--韩夫人木然地跌坐在血泊之中,她身边倒着自己丈夫的尸体,一把锋利的瑞士军刀穿过他的心脏,然而他脸上却带着微笑,仿佛正做着一场美梦……"

  苏沐雨听到这,手一抖,玻璃杯立刻往下滑落,幸好及时被长夏接住。刺穿心脏而死,跟徐诺的死法一模一样!这其中有什么联系吗?

  "韩曳的父亲死后,韩家开始衰败,生意做得不好,用人也一一辞职,只剩下跟着韩夫人嫁过来的凤姑。韩夫人似乎也相信了这一切皆因'莫绣儿'引起,于是找来了一个'捉鬼'的道士,做了一场法事……韩宅一过十二点就断电也是那时规定的,说是不许点灯燃火以免惊动鬼魂,必须立即入睡方可求得平安……其实这都是些迷信骗人的把戏。不过,此后的十多年,宅子里倒真的平静了许多,虽然韩家的生意还是没有好转,但靠着原先的老本,也过得很不错,直到--"

  "直到什么,你快点说啊!"苏沐雨急促地推了推长夏。

  5

  "直到韩曳离开韩宅后,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

  "韩曳离开韩宅?为什么?"

  "因为他就在那时查出了心脏病,此后的十年,他都住在东州,一直由韩家的一个远房亲戚照顾,在这十年间,只有和他关系最好的韩宸经常去看望他,其他人根本没关心过他!"

  "韩家人的关系怎么会如此冷漠!"苏沐雨吃惊道。

  "因为,韩夫人不是他们的亲生母亲!而韩家的四个儿女也都是同父异母所生!韩曳父亲生前很风流,未婚之时就和不同的女人生下了韩婕、韩宸,韩老爷子看不惯他的放荡,硬逼他娶了韩夫人,但婚后他依旧没有收心,先后两次出轨,生下了韩曳和韩怜。时至今日,他们四兄妹仍无法得知自己的亲生母亲究竟是谁!"

  "也就是说,韩夫人没有产下自己的亲骨肉,却还要抚养丈夫和别人的私生子?"苏沐雨无法想象韩夫人如何面对丈夫一次次的背叛,"韩家人的关系还真是错综复杂!"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韩曳躲过了那场火灾……"

  "可我一点也没看出这有大火焚烧过的痕迹啊!"苏沐雨打量着整间房,虽然装修简朴,但感觉还很不错--如果不是它"闹鬼"的话。

  "因为后来韩宅又重新翻修了一遍,但已经没有人愿意住下去了。"长夏说,"后来,韩宸告诉韩曳,火灾的那晚,韩家人都在睡梦中,突然被一阵浓烟呛醒,于是慌乱地爬起来各自逃亡……幸运的是发现及时火势也不算大,消防车很快赶来,韩宅才不至于家毁人亡!但不幸的是在这场大火中,韩家十二岁的小妹韩怜被大火烧伤,变成现在的模样。"

  "其他人都没事,怎么唯独韩怜被烧伤了呢?"苏沐雨对那个看上去和她差不多大的女孩有着无限同情。

  "当时,大家只顾自己的死活,根本没想到这个平时不起眼的小妹,更不可能会考虑年幼的她是否具备在大火中逃生的本领。等到消防队员把她救出来时,一切都无法挽回了……不过她之所以伤得如此重,是因为她当时就在这间着火的屋子里,换句话说,很有可能是她引起了火灾!"

  "天!这是怎么回事?"

  "事后,韩怜很恐惧地说,那天深夜,她摸黑下一楼的大厅取水喝,在经过这间屋子时,发现原本封上封条的房门居然微微敞开着,里面还有烛光浮动!她凑上前,悄悄往房内窥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正坐在窗前对镜梳妆,她描眉画唇,戴上凤冠霞帔,一副新嫁娘的打扮!尽管内心十分害怕,她还是决定走进去看个明白,然而刚迈开步子,就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等她醒来已经置身于火海中!"

  "没有人相信她看到的这些吧?"苏沐雨难过地闭上眼睛,她能体会得到那种痛苦,就像她也曾走进一间不存在的伞店,遇见已经死去的人!不过韩怜比她更凄惨,要忍受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

  长夏轻轻点头:"虽然火灾调查报告出来,起火原因确实是因为蜡烛燃烧了窗帘,但韩家人对此都有些将信将疑。韩怜的心理医生则认为,是她产生了某种幻觉,并在这种幻觉的催化下,做出了一些自己也不知道的事--如点上蜡烛然后不小心烧着了窗帘。"

  "难道没有人想过,或许韩怜看到的既不是幻觉也不是'鬼',而是真实的人,韩家长年以来的所谓'诅咒',也有可能是人为的呢?!"苏沐雨道。

  长夏用手指敲了敲桌面:"小雨,这一点你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不仅是韩怜,韩曳也曾在这里见过一个女子,再往深处推理,韩老爷子当初被吓死在这,很有可能也是看到了什么……所以韩家的最大秘密在于这间房和那个年轻漂亮的女人!"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3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33楼 发表于: 2011-01-08
这么算来,在这间停放过尸体的房里,包括徐诺一共死了三个人,还烧伤了一个人,这实在是很奇怪:"我总觉得这里面暗藏玄机,是不是有密道啊!"苏沐雨说着站起来,就要拿蜡烛去寻找。

  长夏笑着制止她:"别急,我们有的是时间,天亮再找也不迟,你先听我说完。后来,借着韩宅起火要重新装修,韩家的人解散了。二十四岁的韩婕以惊人的速度嫁给杨正并随他去上海定居。韩夫人也抛下家人,去东州市隋兴县的清安寺'隐居',一待就将近十年。韩宸考上了美国哈佛大学的硕士,刚好那时照顾韩曳的远房亲戚也过世了,他便带着韩曳一起出国。而韩怜,因为需要治疗,就一直住在东州最好的疗养院里,但事实上,从十二岁起她就无形中成了一个孤儿,再也没有亲人去疗养院探望过她,只是每年寄给她足够的治疗费!"

  "韩怜真可怜,韩曳在那十年中,至少还有个疼他的哥哥去看望他,可韩怜那么小就孤零零的一个人……"

  "是啊!韩家唯一存在着亲情的就是韩宸和韩曳两兄弟。当初韩宸坚持要带韩曳去美国,也是想借国外先进的医学技术,医治韩曳的心脏病。后来,韩宸在美国发展事业,创办了自己的公司,而那时我们家也刚刚从东州移民到美国。姐姐和韩宸相遇,然后相爱、结婚。我和韩曳也因此成为最好的朋友,可以说我们的默契是无人能比的!"说到这,长夏突然显得有些悲伤,"我们一直过得很幸福。韩宸对我很好,既像父亲又像兄长,让我感觉有了依靠。而姐姐对韩曳也悉心照料,让他找回了曾缺失的母爱……可三年前,韩宸在东州的房地产公司刚成立,他雄心壮志地回国,却意外死于一场车祸。此后,姐姐完全崩溃了,她的精神极度混乱,有时就像个毫无安全感的小孩……"

  "你的心理学学得这么好,也是为了你姐姐吗?"苏沐雨不知怎么安慰他。

  "一开始只是兴趣,想让自己过得更开心,但后来的确是因为姐姐了。"

  "你真是个好弟弟!我听江哲俊说,在韩宸的葬礼上见过韩曳和你姐姐 。"

  "是啊。韩曳和姐姐一起回国。那时我出了点儿意外在医院躺着,就没有回东州。大概是葬礼之后,韩曳开始怀疑韩宸的死因并不是车祸那么简单,所以剩下的三年时间,他东州、美国两头飞,一方面是处理东州房地产事务,一方面……我推测就是在调查!"

  "那他有没有告诉你查到了什么?"

  长夏摇头:"不过,我认为韩曳不是死于心脏病,我见过他的尸体,感觉很奇怪,又说不上来问题出在哪……"

  苏沐雨的心"咯噔"一下,他见过韩曳的尸体,看来韩曳是真的死了,可她那晚见到的又是谁呢?

  "韩曳是三月底回的东州,一直住在韩宅,只请凤姑照料他的日常起居。4月11日早,凤姑照常给韩曳送咖啡,却发现他死在房间的床上。她赶紧通知韩家的所有人回来。我和姐姐是最晚到的,4月15日傍晚才回到溯水。等我们到达时,他们才把韩曳的尸体装进棺材,并给他找了个'新娘'!"

  "4月14日凌晨2点左右,我在溯水的'石鱼'酒吧里见过韩曳……4月14日傍晚,我应好友之邀,参加了她和韩曳的冥婚……"苏沐雨望着长夏一字一句地说。

  "小雨,这就是你'遇鬼'的经历吗?"长夏打起精神,听苏沐雨诉说自己的遭遇。

  6

  东方泛白,窗外的雨已经停歇,苏沐雨沉重的叙述也结束了,她顿时感到轻松了许多。

  长夏在房间里踱着步子:"小雨,你有没有觉得,你所遇见的这些事和韩家有很深的联系?虽然现在我还得不出什么具体结论,但我相信一环扣一环,只要弄清了其中的某个疑点,其他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可疑点那么多,该从何下手?"苏沐雨烦恼地说,"我现在最想知道徐诺为什么会在这里自杀,为什么会三番两次的让我'看见'她,她真的是韩曳的'冥婚新娘'吗?"

  "小雨,别想了,你太累了!慢慢调查总会有线索的!"长夏走到她身边,"你如果信任我,就给我时间把这些事理清楚,然后我们再把谜团一个个解开。"

  苏沐雨望着长夏,她能相信他吗?这个世界的人那么复杂,就算亲如父母兄弟都会各藏私心,何况她和他不过是刚刚结识的朋友!

  长夏自嘲地笑笑:"我忘了你的戒备心很强啊!不过没关系,我会用我的方式来帮助你--我也要调查韩家这二十年来发生的怪事!小雨,你可以防备我的'恶意',但你拒绝不了我的好意!"

  长夏的话语依旧那么霸道,可苏沐雨这次听来,却没有反感。

  楼上突然传来一阵响动,长夏抬手看了看时间,六点零四分:"小雨,我姐姐每天都在这个时候醒来,我得去照顾她了。你也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3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34楼 发表于: 2011-01-08
"嗯。你快去吧!"苏沐雨站起来送他。

  长夏转身道:"还有,你不要放弃继承遗产。因为如果把你写进遗嘱是某人的计谋,那你只有将计就计!相信我,待在韩宅你才能接近事情真相!"

  长夏走后,苏沐雨断断续续地睡着,总是做一些奇怪的梦。韩曳的形象在她梦中也越发清晰,一身西服一把红伞,还有那句咒语般的话--你是我命中注定的新娘!

  一身冷汗!苏沐雨猛然惊醒,正对上凤姑满是皱纹的脸庞:"苏小姐,大家都在餐厅等着你吃饭。"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现在几点了?"苏沐雨立即起来,她真是粗心,竟忘了锁门。

  "正午十二点!苏小姐你昨晚睡得不好吗?是不是做噩梦了?"凤姑没有要走的意思,看来是在催她快些。

  "你……怎么知道?"

  "因为,刚刚你在梦里叫着韩曳少爷的名字!"凤姑淡淡地说:"苏小姐知不知道我们溯水的一个古老风俗?"

  "什么?"

  "如果一对男女已经订了婚,而男方却突然去世,那么女方就必须殉情!否则……男方的鬼魂会生生世世纠缠着她!"

  苏沐雨心里涌上一阵凉意:"你,是在故意吓我吗?"

  可凤姑却没有回答她,面不改色地退出了房间。

  苏沐雨来到餐厅的时候,韩家的人已经开始吃午饭了。除了韩怜,每个人都在场,就连昨天不知所踪的江哲俊也在饭桌上和韩夫人高谈阔论,一见到她立刻问:"小苏,住得还习惯吗?"

  苏沐雨点点头,在他身边坐下,她对面正好是长夏,看上去显得有些憔悴,但还是佯装很精神,给旁边的长湘添菜,看到她,嘴角轻轻扬起一个弧度。

  "那个,韩怜小姐怎么不来吃饭呢?"苏沐雨问。

  "她习惯在房里吃,凤姑已经给她送饭了。你也知道,她的脸……"韩夫人说,"对了,苏小姐,你遗嘱的事考虑得怎样了?"

  韩家所有人都停下筷子望着她。苏沐雨低头道:"我,决定暂时不放弃继承权……"

  "哼!"韩婕把碗重重摔在桌子上,吓得她女儿赶紧往杨正身上靠去:"我就说天底下哪有不贪腥的猫!明明想要,昨天干吗还装出一副清高的样子,存心耍我们吗?"

  "我……"苏沐雨不知如何解释。

  "你如果吃不下,可以先回去,不要在饭桌上大吵大闹!"韩夫人边盛汤边对韩婕说。

  "好!我走,我现在就回上海!"韩婕起身抓住椅背上的外套,"江律师,我们这也算住上两天了,是吧?"

  "是、是!"江哲俊对她的泼辣实在没辙,"那从下个星期起,遗嘱正式生效。"

  韩婕一家走后,大伙也吃完饭了。江哲俊对苏沐雨接受遗产的事很满意,似乎感觉能完成韩曳的托付了:"小苏,待会儿你坐我的车回东州吧,我看你很没精神啊,回去好好休息,不要担心。"

  韩夫人也走过来,却道:"苏小姐,你还没有正式到韩曳的坟前祭拜过吧?我听凤姑说,上次你来我们都不在,所以你也没能追悼他。"

  "您是说……"苏沐雨不明白她接下来的话。

  "今天天气还不错,雨也停了,不如我们给韩曳上上坟?"虽然是个疑问句,她却叫来凤姑,"你去准备一下蜡烛纸钱。"

  听到这里,长夏停住了脚步,苏沐雨看到他眉心紧皱,似乎在考虑什么:"正好,带上我一起,我也想顺便给姐夫扫墓。"

  韩夫人点点头:"江律师要不要一起来呢?"

  "好啊,哈,我也正想找机会去祭拜呢!"

  韩家世代的坟冢都修造在一块地势很好的小山头。清明刚过,山上盛开的白花还未曾凋谢,经过一夜雨水的洗涤,更显娇艳逼人。

  "韩氏一族,从来都实行夫妻合葬。"韩夫人边对他们说,边命凤姑把祭祀用品放在一座新坟前,那就是韩曳的墓穴。

  大家简单地祭拜过后,苏沐雨突然发现坟的后边,停放着一口朱漆棺材,就好像她上次在冥婚上看到的!

  "那……是什么?"苏沐雨问,而此时韩夫人已来到自己丈夫的坟前,默默修剪着杂草。

  回答她的是凤姑:"那是原本给少爷配对的'新娘',后来尸骨不见了我们就一直把棺材停放在这里--反正总有一天能用得上,少爷不会没人陪伴的!"

  苏沐雨看见她说这句话时,脸上掠过一丝诡笑,又很快地隐去了--她是说让我来陪葬吗?

  苏沐雨走过去,她想知道,徐诺的尸骨是否真的曾装在这口棺材里。双手不知不觉触碰到棺盖,却又记起那日在冥婚上的幻觉,怎么也没有勇气推开。

  一双大手毫不犹豫地将棺材打开,苏沐雨回过头,对上长夏含笑的眼眸。

  棺材里边除了一块白色的裹尸布和一些碎纤维之外,什么也没有,苏沐雨忐忑的心平静了下来。

  "这是什么?"长夏从碎布里翻出一小块亮晶晶的东西。

  苏沐雨接过去一看,是一枚纯银的蝴蝶胸针,上面有些地方已经被氧化而变得暗沉。

  "这不是徐诺的东西!"苏沐雨肯定地说,"她从来不佩戴金银首饰,她觉得这些太俗气!如果这是'新娘'身上的东西,是不是就可以证明那具失踪的尸骨不是徐诺的?"

  长夏摇摇头:"不一定,也有可能是'盗走'尸骨的人,或者是当年的'凶手'留下的。"

  "你们快来看,真是奇怪呀!"江哲俊站在韩逸风和莫绣儿的坟前叫道。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3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35楼 发表于: 2011-01-08
第六章 第一起谋杀

  凌晨一点多,他想起自己家的猪还没喂,就连夜赶了回来。经过韩宅附近的一个荒林时,他看到三四个年轻人在掩埋什么东西,便悄悄躲在一旁,等他们一走就过去挖开来看。可想不到他们埋的竟是一具浑身是血的尸体!

  1

  苏沐雨坐在江哲俊的越野车上,车子正朝东州市方向驶去。就快到家了,可苏沐雨的心却一直沉甸甸的,她还惦记着刚刚在韩家墓地上看到的情景--韩逸风和莫绣儿坟前的墓碑上,有人用红漆新添了几句碑文"魂兮归来,韩宅将死"!

  如果"魂兮归来"是说某人的冤魂要回来复仇,那么"韩宅将死"就是指住在韩宅里的人都将全部死去!太可怕了,这就像一份挑衅书,宣告着一切阴谋正式开始!

  韩夫人看到这句话时,脸色气得发白!那是苏沐雨第一次在她脸上看到除了淡定之外的其他表情。凤姑直骂道:"哪个挨千刀的混蛋,竟敢在韩家的墓地上搞这种鬼把戏?!"然而回答她的只有一阵嘲笑似的风声。

  众人都沉默地下了山,各怀心事。临别时长夏轻声对她说:"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可以证明我们的判断没错,所有事都是有人在刻意策划!"

  "小苏,我看这也许是韩家人自己搞的鬼。"江哲俊边开车边说,"她们为了遗产,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想用这种办法吓走其他的继承人,自己就可以独享遗产了--那个,韩婕就比较像做这种事的人。"

  "可她怎么知道我们今天会去上坟?"苏沐雨反问他。

  "呃……也许她早就安排好了,反正韩家人总会去祭拜的。"江哲俊越说越不确定,"其实我也只是推测一下,不想让你太担心了。"

  "你放心,我没事。"苏沐雨挤出一丝笑容,最近经历的事早就让她练出胆子来了,"对了,你昨晚吃完饭后去哪了?"

  "啊,我好久没到过韩宅,随便逛了一下。"江哲俊转过头,"下那么大的雨,我还能去哪?昨晚我也住在韩宅。"

  苏沐雨望着他,总觉得他在隐瞒什么,他这么积极地帮助她获得财产,难道仅仅只是为了完成韩曳的遗愿吗?

  "小雨,你马上出来一趟,我有重要的事!"苏沐雨接到方缙扬的电话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学长,你最近调查得怎样了,我也正想找你呢!"

  "见面再谈,你现在到以前我们学生会经常聚餐的那家大排档来!"

  苏沐雨到达时,方缙扬已经要了第三碗拉面,满嘴含糊地说:"小雨,坐!"

  每次看到他,苏沐雨总忍不住想笑,真不知凌微微看到他这样会如何损他。

  "学长,你慢点吃,我不急。"苏沐雨道,真想不明白,他吃那么多,为什么还是那么瘦呢?

  方缙扬用手抹掉嘴边的油,一脸满足:"好了,我直截了当点儿,我们已经抓到那次在溯水想谋害你的人了!"

  "太好了!"苏沐雨高兴得几乎要欢呼起来,这是这些日子以来她收到的最好的消息了,"审问他们了吗?他们当时为什么没有杀我,而是把我放在了村支书的家门口?还有,那个叫吴水根的,他卖给韩家的女尸是从哪里来的?"

  "还说不急,一口气问那么多问题!"方缙扬不紧不慢地逗她,"我抓人那么辛苦,你也不关心关心我,唉!人情冷漠啊!"

  "好好,我不和你贫嘴,这餐算我请你,怎样?"

  "早说嘛……"方缙扬抬手大叫道:"老板,把你们这最好的菜一样给我上两道!"

  苏沐雨赶紧制止他:"学长,别闹了,赶紧说!"

  "你那天打电话告诉我尹苓子和你谈话的全部内容后,我们配合溯水镇的公安在这个星期五抓到了他们。那时吴水根正躲在他叔叔家,而苗老六……"

  "苗老六怎么啦?"苏沐雨对那个欺骗她的凶狠男人记忆犹新。

  "他躺在自家的床上,不过已经疯了!"

  "怎么会这样?"

  "据胖子吴水根交代,那天他们正准备谋杀你,突然看到了很不可思议的景象--一个没有脚的女人正从树林深处飘过来!他说,老树林里一直'闹鬼',没想到那天真被他给撞到了!他吓得腿发软,便叫胆子大的苗老六去看,没想到苗老六的反应比他更严重,直接晕倒在地,口里念叨着'是她,是她!她回来了,她终于变成厉鬼回来了!'……吴水根一听到厉鬼二字,吓得使出吃奶的劲爬起来就跑,根本顾不上苗老六。后来他一直躲在邻村的叔叔家,也没去找过苗老六。"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3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36楼 发表于: 2011-01-08
"没有脚的女人?你们也相信那是'鬼'吗?"苏沐雨有种奇怪的感觉,或许是因为苗老六当时说的那句话。

  "我们是人民警察,怎么会相信这种东西!后来我们也到老树林里调查了一番,但是由于时间太久,已经找不到有价值的线索了。就我个人看法,我觉得那'女鬼'是有人假扮的,很有可能是为了救你!"方缙扬又要了两碗水饺,"不过'她'是谁?为什么要救你?"

  "会不会是……诺诺?你不是说她可能没死吗?也许是真的,她救了我!可他们却以为她是'鬼'!"苏沐雨满怀期待地说。

  "你错了。"这次,方缙扬没有认同她的观点,"我当时就想到了这种可能,于是拿出徐诺的相片问吴水根,看到的是不是相片里的人,可吴水根说'虽然这个姑娘长得也很漂亮,但不像我们看到的那个女鬼!',而且后来,我们审问了他关于那具'女尸'的事,他的说辞再加上尹苓子告诉你的事情真相,让我动摇了之前认为徐诺没死的想法……"

  "他怎么说?"苏沐雨问。

  "他说,两年前的10月4号,他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他叔叔的生日,他到邻村去陪叔叔庆祝,喝酒喝到很晚……凌晨一点多,他想起自己家的猪还没喂,就连夜赶了回来。经过韩宅附近的一个荒林时,他看到三四个年轻人在掩埋什么东西,便悄悄躲在一旁,等他们一走就过去挖开来看。可想不到他们埋的竟是一具浑身是血的尸体!他当时吓坏了,也不敢看尸体的模样,赶紧重新埋上。等他回去细想,总觉得这是个赚钱的机会,所以隔天他又偷偷去了一趟荒林,在埋尸体的地方做上记号,等后来调查的风声过了,他才把尸骨挖出来,用棺材装上,埋在自家的后院里。"

  苏沐雨倒吸一口气,吴水根描述的居然和尹苓子说的相吻合,看来韩家的那个"冥婚新娘"真的是徐诺!"可他为什么一直没把尸体卖掉,非要等到两年后卖给韩家?"

  "他说,一是当时警方为徐诺失踪的事调查了半年,他胆子小所以没敢联系买家,二是溯水所有的'卖尸'生意都包揽在苗老六那伙人手里,他也不敢贸然行动。后来,他欠了一屁股赌债,实在没办法,恰巧韩家要买'新娘',他才卖的!后来他发现干这种买卖来钱又多又快,索性就加入了苗老六那伙人!"

  "败类!"苏沐雨愤然骂道,"你们一定要把那伙'卖尸集团'一网打尽!"

  "那是当然!我们现在就是在围剿他们!"方缙扬握紧拳头,"不过,如果救你的不是徐诺,还会是谁呢?说实话,我觉得一切的事情,只要能证明徐诺还活着就好办多了,所以我实在不甘心放弃她没死这想法……"

  苏沐雨也沉思起来,如果徐诺死了,那她就不可能三番两次地看到她,可如果徐诺没死,当时尹苓子他们埋的又是谁?看来她得尽快通过尹苓子联系罗雅倪和颜昕,了解更详细的情况。"对了,苗老六他现在在哪儿,我可不可以见见他。我也很想从他嘴里问出些'女鬼'的消息,虽然他已经疯了。"

  "他现在在市精神病院里,我明天正好也要再过去一趟,不如你和我一起去?"

  "好。"苏沐雨点点头,从包里拿出那枚蝴蝶胸针,"这是我在徐诺的'棺材'里发现的,我肯定这不是徐诺的东西,有可能是什么人留下的,你拿去研究研究,看看能不能靠它得出什么答案?"

  方缙扬接过来,眯起眼睛看了半晌,说出了和长夏一样的话:"是盗走尸体的人留下的呢,还是那个不可能存在的'凶手'留下的?"

  2

  苏沐雨刚从报社请完假出来,就看见楼下停着凌微微的宝马,她疑惑地走过去。

  "微微,你怎么在这里?今天不用上班吗?"

  "心情不好,就跷班啦!"凌微微嘟起嘴道,"开着车满大街瞎逛真没劲,就想在这里等你下班,我们一块儿吃个饭聊聊天。"

  "是谁惹到你啦?"

  "子熙哥!"凌微微抬眼盯着苏沐雨,"最近我约他出来,他总是在问你的事。小雨,你和子熙哥真的只是普通的朋友吗?"

  苏沐雨心虚地低下头:"是啊。微微,我今天实在是没时间跟你聊,我和方学长约好,一起到精神病院看一个犯人。"

  "精神病院?"凌微微突然兴奋起来,"太好了!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去过那里呢!小雨,你不介意多带一个无聊的人去吧?"

  苏沐雨无奈地摇摇头:"真拿你没办法!看在有宝马车坐,又有免费司机的分上,就带你去吧!"

  她们在东州市精神病院门口见到方缙扬时,他一脸严肃,今天他换上了正规的警服,看上去确实和平常不太一样。

  "哟……"凌微微下车后打量了他一番,"啧啧"道,"没想到换了一套衣服,倒变得人模狗样的!"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3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37楼 发表于: 2011-01-08
 "凌小姐!"方缙扬轻咳了一声,一本正经道,"你当众辱骂人民警察,警告一次!"

  "哼!什么呀!"凌微微朝他做个鬼脸,"警察都像你这么没文化吗?我这是在夸你呢!"

  "好啦好啦,你们怎么一见面就吵架呢?"苏沐雨做了个暂停的手势。

  "小雨,你不知道吧,我和凌妹妹那叫--打是'什么'骂是'什么'来着……"方缙扬话还未说完,凌微微的皮包就往他头上砸去,他边躲开边道,"我的好妹妹,不和你闹了,我跟小雨还有正事呢!"

  方缙扬找来苗老六的主治医生王主任:"他的病情怎么样了?"

  "比起前几天有进展,至少不会见到人就躲起来。不过,他还是时常说到'女鬼索命'的事……对了,我们最近还从他口中听到一个名字,什么莫绣……"

  "莫绣儿,对吗?"苏沐雨凑上去问。

  "对、对!就是这个名字!"王主任直点头,"我看他的精神负担,很有可能就是源自这个人。"

  "我们可以见见他吗?"方缙扬问。

  在304号病房,苏沐雨终于看到当初凶恶地想要谋害她的人。与那时的残暴相比,现在的苗老六就像只任人宰割的羔羊,他瑟缩在角落里,身体不住地颤抖着。

  "小雨,我觉得有点怕怕的。"凌微微走到苏沐雨身边挽紧她的手。

  "苗老六!"方缙扬大叫一声。

  过了半晌,他才有反应,缓缓地抬起头,却在看到苏沐雨的那一瞬间,惊叫起来:"你、你不要过来!你不要找我报仇!我当初杀你,也是受韩家的指使,你应该去找他们!"

  苏沐雨和方缙扬对望了一眼:"他在说什么?他是不是把我当成其他人了?"

  "苗老六,你看她是谁?"方缙扬走过去问他。

  "我不知道……不……我知道,她是鬼!她是二十年前死去的女鬼!"苗老六眼睛圆鼓,一副恐惧的模样,"莫……莫绣儿……"

  方缙扬突然心生一计,他再次靠近他道:"对,你说的没有错,她就是你们当年杀死的莫绣儿……你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杀她?你跟她有仇吗?"

  "不,我不认识她,我只知道她好像是吴宝七的远房亲戚,一直在东州上学,放假她回到溯水,刚好被韩老爷子选上当韩家的'鬼媳妇'……我和几个兄弟收了韩老爷子的钱,就把她从吴宝七家绑了出来……"

  吴宝七?苏沐雨皱起眉,那不是上次救她的那个村支书吗?看来他一定知道莫绣儿当年的事!

  "那你们是怎么把她杀死的?"方缙扬又继续问。

  "在把她送往韩家的路上,我们给她喂了一颗'土毒药',就是村里人自己做的用来灭老鼠的毒药。人吃了以后短时间内死不了,但会非常难受,就像被几千几万只蚂蚁咬一样……所以,刚把她送到韩家不久,就听说她受不了自杀了--用刀子刺穿了心脏。"

  "你还知道些什么,全部说出来,这样莫绣儿才不会找你报仇!"方缙扬继续诱哄他。

  "我还知道很多韩家的秘密……"苗老六贴到方缙扬耳边,"韩曳少爷在死前也来找过我,问了当年他父亲的一些事,还叫我帮他的忙,他这次回东州就是为了……"

  苗老六说到这里,面部肌肉突然痉挛起来,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鬼,鬼来了,它就在你们身后!"

  方缙扬、苏沐雨、凌微微同时回过头,可后边什么人也没有。

  "根本就没有鬼!"方缙扬一把抓住他的手,"你快告诉我,韩曳为什么回东州?"

  苗老六疯狂地挣脱了方缙扬,朝门口跑去:"我不说,我什么都不能说,'它'会杀了我的!"

  幸好王主任带着几名医生及时赶过来,给他注射了镇静剂,才使他平静下来。

  "年轻人,凡事不能操之过急。"王主任拍拍方缙扬的肩,"你们这次刺激到他,可能会使他的病情恶化,再想见他,又得等上一段时间了。"

  从精神病院出来后,方缙扬说:"真是郁闷,问到关键的时候他居然又疯了!"

  凌微微说:"他本来就一疯子,太可怕了,我以后再也不要来这种地方!"

  "学长,其实我们已经得到挺多信息了,既然知道莫绣儿曾经在东州读过书,那你是不是可以查一查她的资料?"苏沐雨道,"至于吴宝七那边,我也会尽快去找他的。"

  "也只能先做这件事了。"

  苏沐雨赶回报社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忙了半天才把堆积的稿件完成。正准备休息一下,就接到了方缙扬的电话。

  "小雨,出事了!刚刚王主任给我打电话,说苗老六死了!"

  "什么?"苏沐雨吃惊得站起来。

  "他死在病床上--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把削水果的小刀,刺穿了自己的心脏。初步判断为自杀!"

  3

  晚上九点,苏沐雨和凌微微费了半天劲儿,才找到方缙扬那栋破破烂烂的单身宿舍楼。自从下午苏沐雨和他通过电话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他了。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3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38楼 发表于: 2011-01-08
 "我听他打电话的口气不对,有点不放心他。"苏沐雨边爬着楼梯边对凌微微道。

  "他平时挺开朗的一个人,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凌微微喘息着说,"我倒担心我们,中午才去看过苗老六,下午他就死了,警方要调查起来,第一个就会怀疑到我们。唉!早知道今天就不要和你去精神病院了!"

  "嗯。也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苏沐雨正说着,方缙扬的宿舍到了,门虚掩着,里面有微弱的蓝光透出来。

  "感觉有点怪怪的……小雨,他在家吗?"凌微微的话音刚落,苏沐雨就把门推开了。

  只见方缙扬躺在凌乱的铁架床上,手里拿着一把菜刀,正准备往自己的心脏刺去!

  "啊!你疯了吗?你要干吗?!"凌微微尖叫着跑过去制止他的恐怖行为,苏沐雨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才摇着头浅笑起来。

  "凌妹妹你别激动,我不是要自杀,我只是在推理。"方缙扬从床上坐起来,把菜刀扔到一旁,"小心,凌妹妹,没伤到你吧!"

  "你想吓死人啊!怎么推理不行,非得动刀子!"凌微微脸色苍白,又气又怒地走回苏沐雨身边,"小雨,好像你都没有被吓到嘛!"

  "放心,没破完案子,他是舍不得离开这个世界的!"苏沐雨道,"学长,我们来找你就是想听听苗老六死时的情况。"

  方缙扬撕开一桶泡面的包装袋,找来两把灰蒙蒙的木椅:"你们吃过晚饭没有?"

  "我们……还不饿!"凌微微嫌恶地看了泡面一眼,"你快说,苗老六是怎么死的,是自杀的,还是被人谋杀?"

  "调查小组坚持认为他是自杀的,所以,你们就好了,洗脱嫌疑了。我呢,被局里记过处分,现在正处于停职阶段!"方缙扬吃着泡面,把一卷录像带塞进机子里。

  "为什么?!"苏沐雨和凌微微吃惊地问。

  "因为,他们认为是我今天的行为刺激了苗老六,他才会自杀的。而且,苗老六是个犯人,警方还想靠他提供线索,抓捕'卖尸集团'的其他在逃人员,没想到却被我给搅了……"

  "对不起,学长。要不是我叫你带我去见他,也不会……"苏沐雨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不关你的事,反正苗老六知道那么多秘密,他迟早都会死。"方缙扬笃定地说,录影带放出来了,在电视上显现一些模糊的画面,"我觉得他不是自杀,而是被人谋杀的!"

  方缙扬接着往下说:"苗老六是中午两点半左右死在精神病院304号病房里。当时,他病房的门是锁着的,钥匙有两把,一把一直放在王主任身上,一把放在值班护士的钥匙柜里。事发后,这两把钥匙均在原处,说明没有人可以进入苗老六的房间。他用来自杀的那把水果刀,是平时护士们用来削水果的,她们说很有可能是带苗老六出去散心的时候,他借机偷偷拿走的。还有,他死前除了露出恐惧的神色外,并没有太多的反抗,双手也紧握着刺入他胸口的那把刀。现场没有任何特别的痕迹。"

  "听你这么描述,他的确是像自杀的。"苏沐雨说。

  "是啊。但我也从这里看出许多疑问。"方缙扬暂停了录像带的播放,苏沐雨注意到,那好像是精神病院门口的监视器录下来的景象,"首先,值班护士只有一个,并不是随时都看着钥匙,如果有病人按铃或她要上洗手间,就会离开。而放钥匙的柜子是不设锁的,若真有人想拿,其实是件挺容易的事。还有,他死前没有反抗,可能谋杀他的凶手是他认识的人或者是力气比他大能轻易制伏他的人!最后,也是我刚刚一直在想的问题,一个人用刀刺穿自己的心脏,需要多大的勇气,尤其是对一个贪生怕死的人。而且,他死时双手握紧刀把,你们不觉得这像凶手刻意制造的假象吗?"

  "哇,方缙扬,我今天算是重新认识你了!如果能证明苗老六是被谋杀的,你就不用停职了?"凌微微有些崇拜地看着他。

  方缙扬得意地仰起头,但很快又垂了下去:"可惜推理是一回事,真正找凶手又是另一回事。我现在很盲目,非常盲目。你们说,那凶手究竟是谁,苗老六又知道他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所以,你就从精神病院借来监视器的录像带,想从今天进出这里的人中寻找可疑者?"苏沐雨问。

  方缙扬点点头,播放录像带,招呼她们一块儿来看:"这精神病院的安全措施真差!只在大门口设置了一个监视器,而且还是最旧的那种!要是它在所有的走廊病房都安装监视器,不就好办多了……"

  "他们又没疯,谁会想到有人要来精神病院杀一个疯子呢?"凌微微盯着录影带中来来往往的人说。

  看了半天,那些进出精神病院的大多是医护人员,或者一些看起来行为正常的病人家属,似乎根本不存在他们所设想的"凶手"。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离线宠爱女人
发帖
21356
精华
3
奖学金
6997
威望
18843
注册
2007-06-25
登录
2018-10-15
在线
3620小时

只看该作者 39楼 发表于: 2011-01-08
"有没有可能……"苏沐雨突然想到,"凶手原先就计划要杀苗老六,然后一直藏匿在医院里,伺机行动。今天刚好碰到我们来看苗老六,所以在我们离开后,他马上就采取了行动。"

  方缙扬沉思道:"值得考虑……"

  "不会吧,那我们岂不是要看很多盘录像带?"凌微微不可思议地说。

  恍然,苏沐雨看到带子中出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她立刻叫道:"停。"

  方缙扬及时按了遥控器,画面定格在中午十二点三十五分,一个穿浅绿色衬衫的年轻男子走进医院:"小雨,你认识他?"

  方缙扬把画面放大,苏沐雨更加肯定她没有看错,那个人就是--俞子熙!

  "子熙哥?!"凌微微低叫了一声,"小雨,你……不是在怀疑子熙哥吧?"

  4

  接到苏沐雨主动打来的电话,俞子熙是很高兴的,尽管她的声音有些冷漠。

  "今天中午有空吗?我们一起吃个饭吧。"苏沐雨淡淡地说。

  "好啊!"俞子熙放下手中的文件,"地点我选,去吃比萨怎样?"

  他和苏沐雨一共去吃过两次比萨。第一次是理工大和十七中的学生会联谊,搞完活动后,作为理工大学生会主席的他,建议到附近的比萨店吃晚饭。那是他和苏沐雨的初次见面,她就坐在他身边,喝奶茶的时候,他不小心拿错了她的杯子--因为他们点的是同一种口味。他还记得自己一口气喝了半杯,苏沐雨的脸涨得通红,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那个……那个是我的!"他望着她,突然觉得那模样可爱极了。第二次,是他们认识整整一年,苏沐雨刚高考完,他准备在比萨店里向她告白,可没想到,她带来了徐诺……

  稍有迟疑,但苏沐雨还是答应了:"好吧,十二点见。"

  "我开车去报社接你!"

  "不用了,我坐公交车。"苏沐雨说完便挂上电话。

  俞子熙盯着手机,有片刻的怅然失落,接着,他按铃叫来秘书:"通知各部门主管,下午的会议推迟一小时举行。"

  "是,俞总。"

  公交车上,苏沐雨一直在想用什么态度去面对俞子熙。昨晚,为了他的事,她和凌微微闹得颇不愉快,可她就是忍不住想质问他,为什么恰好是那个时间他出现在那里!所以,她问凌微微要了他的手机号……

  "小雨!你干吗要怀疑子熙哥?"凌微微不满地问,"他又不认识苗老六,为什么要杀他?"

  "你怎么知道他不认识?他是怎样的人你有多清楚?"她冷冷地反驳道:"他那么巧,刚好在我们离开不久到精神病院,又刚好在苗老六死不久--二点四十分离开?"

  "按你这么说,我们更加有作案的可能!因为我们都去看过苗老六!"凌微微第一次很认真地生起她的气来,"你分明是对子熙哥有偏见!你觉得他和徐诺分手是他的错,所以你才讨厌他!"

  "微微,我并没有说他一定杀人了,我只是在怀疑……"

  "好啦,都别争了,那个什么子熙的,是谁啊?竟让两个好妹妹动起气来……"方缙扬显然不知如何化解这种情况,只好岔开话题。

  "可能你不认识,他以前是东州理工大的学生会主席,和我们学生会举行过几次联谊,但那时你已经毕业,考上警官学院了。他……也是徐诺的前男友。"这一段,是她最不愿提起的记忆。

  方缙扬陷入沉思中,半晌他道:"二位妹妹,不早啦,先回去休息吧。我还有一条重要的线索,明天大概就可以见分晓了……小雨,明早等我电话。"

  上午十点半,方缙扬的电话如约打来。

  "小雨,我刚刚把昨天值班的护士美眉约出来,从她口里问到了很重要的情况,据此,我已经弄明白凶手是怎样作案的了!"方缙扬兴奋地说。

  "真的?那……和俞子熙有关吗?"

  "怎么,你担心他?呵呵,我就觉得你对他有点不一样喔……"久久没见她回答,方缙扬才清了清嗓子道,"小护士说,昨天中午十二点多,也就是我们刚走不久,俞子熙就来了。不过他是去看一个朋友,巧的是那人的病房和苗老六的在同一层,都归那小护士管。她说,大概在两点的时候,俞子熙突然跑来找她,说自己的朋友出事了。她赶忙跑到311号病房查看,发现那位病人不知怎么的从床上摔了下去,而且是头先着地,已经昏迷了。她当时很紧张很慌乱,叫了许多护士医生过来……弄了半天才处理好这件事,那会儿已经两点半了,俞子熙吩咐他们照顾好病人就走了。"

  "你是说,凶手趁乱杀人?"

  "聪明!凶手可能是故意把那位病人推下床或用什么重物弄伤他的头部,造成他昏迷不醒。因为这样值班的护士就会离岗,医院也变得很混乱,大家的精力都集中在311房的病人身上,也就放松了对其他病人的注意。凶手在这个时候去值班室的钥匙柜中,取出304病房的钥匙,顺手拿走护士削水果的小刀,然后在没有人察觉的情况下,打开304的门,谋杀了苗老六,锁好门再把钥匙放回柜中。我算了一下,如果凶手是惯犯,那么整个杀人过程只需要十几分钟……"
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
fastpost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

      电话:0579-82133668
      工作日 8:30-17:30在线